周💋叶
告诉你一个秘密,周叶特别好
恳请所有文包工作者绕行

[周叶] 吉光片羽 3

提前祝:叶神生日快乐,神弟生日快乐

第三章

陈果租用写字楼的五层做事务所,而后陆续有人租用了其他层,兴欣事务所的牌子被那些“后来居上”的牌匾包围了,几乎遮得看不见。叶修没有乘电梯,和儿子比赛着跑上五层。进了事务所,叶英俊找到爸爸的办公桌,坐下写作业。桌子上堆满了卷宗和资料,他低着头,就露出一双尖耳朵。垒得高高的卷宗好像城堡,包围着他,使他觉得特别的好玩。

陈果见到叶修,像松了口气,说:“你终于出现了,打你电话也不接。”她放低声音,朝会客室指了指,“有个警察找你。”叶修看过去,心里觉得奇怪,说:“警察找我?我可是抽烟都去吸烟区的守法市民。”

会客室里坐着一个男人,因为是坐在门边,正是背对着叶修的方向,叶修没能看到他的样子,只看到他面前的桌子上放着摘下的警帽,和一瓶茶饮。虽然只看到背影,叶修却觉得似曾相识,那个人好像是周泽楷。周泽楷深植于他心里,记忆太过鲜亮深刻,有时候他走在街上,看到相似的背影,也觉得像周泽楷。只是从高中毕业到今天,毕竟有十年了,仅凭背影,叶修也不能确定那个人是不是周泽楷。他推门走进去,看到那个男人的脸,心里想:真是他。嘴上说:“咦?是你。”

周泽楷听到开门声,转过脸去,看到叶修,眼中闪过一丝诧异,心里有种认命的想法。昨天白雪因为身体不适,没有参加欢迎会,今早大家才知道昨夜她过得很凶险,肚里的宝宝险些没了,医生建议她静养保胎。白雪请了假,手头的案子都移交给了周泽楷。她不放心那个独自跑来警局的孩子,总觉得那孩子在等着她去拯救,所以特别拜托周泽楷一定要调查清楚。其实周泽楷是有点拒绝的,但还是按照笔录上孩子的父亲留下的地址,来事务所调查情况。来的路上他的心一直悬着,他很难说清希望那个人是叶修,还是希望不是。

叶修坐到对面,一边说话,一边看着周泽楷。周泽楷见到他,不免想起昨晚的事,叶修盯着他看更使他不好意思。从昨晚遇到叶修起,有一句话一直盘旋在周泽楷的心头,当时没机会问,这时他问道:“你结婚了吗?”口气轻描淡写,像久未见面的老同学间寒暄时该有的问话,心里却有数把小刀子在戳。他知道叶修结婚了,还有一个七岁大的孩子,但是他一定要问,问出口时还带着隐约的期待。

这个问题使叶修觉得很难回答,因为即使过去了那么多年,他还是没有忘记他。一见到周泽楷,过去尘封的情感也跟着复苏,像破冰的江水在他心里涌动着。也许周泽楷从没把他们的交往当成是交往,对于周泽楷那只是一个玩笑,所以此时他才能够以一个老同学的身份平静地问出这句话。同样的问题在叶修心里滚过几遍,他很想知道周泽楷的答案,却踌躇着无法问出口。他向周泽楷手上看了一眼,没有戴戒指。结婚的事不是三言两语能够说清楚的,他只好说:“算是结了吧。”

这个答案周泽楷已经等待很久了。他问出来,听到叶修亲口回答,就是为了使自己死心。周泽楷把不该有的感情埋葬起来。他心想,结就是结,没结就是没结,算是结是什么意思?他勉强笑了下,说:“结婚了还去那种地方,老婆让吗?”

哪种地方?叶修不明所以,也没心情在这个问题上绕来绕去。他随口敷衍说:“我老婆不管我。”周泽楷盯了他一眼。周泽楷面子上淡淡的,但叶修是了解他的,他决不像外表看起来那么良善,以前叶修是吃过亏的,所以现在看着周泽楷,觉得他有点来者不善。叶修说:“你怎么到我这里来了?什么时候回来的?”

周泽楷说:“叶英俊是你儿子吗?”

提到叶英俊,叶修就明白了。上周他儿子又跑去警局,这已经是第三次了,警局的人大概都认识他们父子了。一个小孩总往警局跑,任谁都会觉得奇怪,警察免不了怀疑他这个爸爸有问题,过来调查。叶修点点头,说:“原来是为了这件事啊,其实我也不知道,我儿子为什么要去警局,我问过他,他根本不理我。”很苦恼的样子。

周泽楷想,是小孩子淘气吧。只是不管怎样,都和白雪猜测的虐童事件无关,她可以放心了。虽然周泽楷还没见过那个孩子,但心里已经隐隐有了些好感,可能是因为那是叶修的孩子,只要是关于叶修的,他都喜欢。只是那喜欢里,也带着一种悲伤。

从昨晚遇到叶修起,他的心情就一直摇摆不定,一方面他不希望叶修知道昨晚的事,因为知不知道都没什么意义,他也不想去打乱叶修的生活,但今早结账时他却留下了一个名字。但看叶修的样子,似乎不记得昨晚的事,周泽楷又忍不住想说出来,看一看叶修的反应。他说:“昨晚……”

这两个字挑动了叶修的神经。他等了半天,没等到下文,只好顺着重复了一遍:“昨晚……?”

周泽楷看他是真的不记得了,心想:还好,你的袭警记录还在。他解开领口的扣子,叶修看到他锁骨上有一块暧昧的痕迹。起初叶修有些茫然,随即反应过来,那是吻痕。一定吻得很用力,得反复吮吸才会留下那样明显的痕迹。他忽然联想到什么,又觉得怎么可能,还是不要自己吓自己的好。他脑袋里乱糟糟的,努力回想着,然而什么都想不起来。他心情复杂地说:“昨晚,那个人是你?!”

周泽楷就笑了一下。叶修怎么也想不到那个人竟会是他,呆了呆才说:“你怎么会在那里?”周泽楷把事情简略一说,叶修听他说完,末了还对自己表示感谢,说是因为他,警方逮捕了小年轻,顺藤摸瓜查出药物的来源。叶修心想,自己还立功了。他看看周泽楷,手里也没拿着表扬信锦旗什么的。

叶修说:“原来你是调职回来的,以后还走吗?”

周泽楷说:“不一定。”

叶修想到之前他那句“结婚还去那种地方”,觉得他可能对自己有点误会。叶修说:“我去那里也是有原因的,只是我们……怎么会……”

他在那里纠纠结结的,还是很难接受的样子。周泽楷心想,让你看看其他证据好了。他把衬衫上的其他扣子也都解开了。叶修心里一惊,忙拦住,说:“我知道了,我知道了,你快把衣服穿起来吧!”他从桌子对面探过身,帮周泽楷系扣子,两人的手指碰到一起,他才觉得不对,别开视线,坐了回去。周泽楷也感到意外,心里慌了一下,扣子竟然系错了一个。等叶修坐回去,他不禁又有些怅然。

两人半天没说话,仿佛在各自整理心情。叶修还在回想昨晚的事,只是不管怎样想,记忆都是空白的。他想到周泽楷身上的吻痕,就会想当时自己是怎么吻上去的,是这样吻,还是那样吻。这种发散的想法很糟糕,而且不只是吻吧,一定还做了别的事吧!那么到底是他把周泽楷怎么样了,还是周泽楷把他怎么样了……叶修想了半天,终于还是说:“我们没发生什么吧?”

周泽楷没有直接回答,而是说:“你准备怎么办?”

那意思仿佛他们的确发生了什么。压在心底的情感翻腾起来,叶修几乎以为周泽楷是在暗示什么。他说:“你别吓我啊,我们到底怎么了?”

周泽楷看着他笑:“你真的不知道?”

叶修一看那笑容,过去吃亏的感觉又浮出来。他说:“不知道,一点印象也没有。”

周泽楷说:“我把你敲晕了。”

叶修以为他们怎么样的时候,心里有些慌乱有些担心,现在确定他们没有怎么样,反而觉得失落起来。周泽楷走了,这次只是先来打个招呼。叶修觉得他不只是来打招呼,他主要是来找自己麻烦,看自己笑话的。

送走周泽楷,陈果问他:“那个警察,你认识?”

叶修有点感慨:“以前,我们读一个高中。”

陈果说:“他找你什么事情啊?”

叶修又气又无奈:“还不是叶英俊闯的祸,不知道他怎么回事,总往警局跑。现在,警察来调查我了。”说到这里,他突然冒出个念头,搞不好这就是他儿子的目的。对于儿子,叶修真是没办法。

陈果怀疑地看着他:“是吗?”刚才她一边整理文件,一边关注着会客室里的情况,她觉得事情没那么简单。陈果说:“你们说话时为什么还要脱衣服?刚才你们的样子很像发生了什么事情,但是一方不认账。电视剧里经常这样演,未婚有了孩子的妈妈带着孩子找上门,但是爸爸负心薄幸,完全不认账……”

叶修咳了一声截断她:“停!再乱讲,我告你诽谤。”

陈果还挺纳闷,心想,我说什么了,你至于这么激动?

魏琛叼着烟,趴在叶修桌子上的卷宗堆上。他逗叶英俊说:“你爸爸最臭了。”叶英俊正拿着橡皮擦掉写错的字,抬起头说:“你才臭!”魏琛说:“你爸爸臭,你爸爸最臭。”叶英俊说不过他,生气地皱眉头,然后扒着眼睛,吐舌头,做了个鬼脸。再逗逗,也没反应,魏琛就过去陈果那边,正听她说了一声:“你激动什么?”魏琛马上接道:“老叶又当爹又当妈,把自己折腾成老母鸡,你就别再刺激他了。”

叶修说:“老魏,你可得抓紧啊,我儿子都七岁了。”

魏琛说:“你儿子越来越没意思了,逗他都不哭。”从前他说“你爸爸最臭”,会把叶英俊气哭。现在叶英俊跟他熟了,这个把戏玩不转了。

叶修也叼上烟:“他哭多没意思,还是你哭一个吧。”两人正要去吸烟室,就听叶英俊欢快地喊了一声:“小姑姑!”苏沐橙走了进来。苏沐橙对他笑了笑,对叶修说:“刚才在楼下,我看到一个警察,好像周泽楷。”

叶修点头:“你没看错,就是他。”

苏沐橙感到意外:“周泽楷来我们事务所?是来找你?发生了什么事?”

叶修叹道:“来找我麻烦。”

苏沐橙因为见到故人,不禁回忆起高中时候的事,感慨道:“他穿着警服,我都不敢认了,不过他还是和从前一样帅。”一个人从少年时代到青年时代,外貌、言谈举止甚至气质都会发生变化,苏沐橙参加同学会时就能够感受到,但是周泽楷给她的感觉还和以前一样好,只是眉宇间似乎带着点忧郁。只是匆匆见的一面,也不一定看得准。她看看叶修,这个人也是一样的好。叶修看她似乎是有些感慨,就笑道:“你也和从前一样漂亮。”

苏沐橙上午去见了张女士,离婚案是她和叶修一起办理的。她说,张女士撤诉了。张女士的丈夫因为工作的关系,外界诱惑多,张女士就担心丈夫会变心。她想了一个办法试探丈夫,雇了一个年轻的女人去勾引他。这场大戏还没唱出结果,她先和丈夫闹了矛盾,大吵一架后气得要离婚。昨晚那女人和她丈夫一起去了酒吧,百般挑逗下,还是被她丈夫拒绝了。张女士得知后感动不已,与丈夫和好如初,今早就约了苏沐橙谈撤诉。

叶修听完,在那里念叨:“把律师当成什么!把我当成什么!”陈果也是无话可说,想到之前还对张女士说:“放弃渣男,走向新生活吧。”她觉得自己特别的傻。

下班后,叶修和儿子回了家。叶英俊拖鞋也不穿,一溜烟跑进去。叶修拎着书包、超市里买来的菜跟着走进去,看他撒欢小野狗似的没心没肺的样子,真是又气又好笑。叶修说:“回来的时候,怎么跟你说的?去,去,到墙边罚站去。”

叶英俊低着头,一步步往墙边挪动。叶修进了厨房,把菜放进水池,看了他一眼,说:“快点。”叶英俊故意用撒娇的口气说:“我脚疼!腿也疼!”叶修说:“是吗?你屁股疼不疼?”叶英俊终于挪到墙边,好不情愿地站在那儿。叶修走过来,蹲下身,问道:“知道错在哪了吗?”叶英俊把手背在身后,看看爸爸,摇了摇头。

叶修问:“为什么去警局?”

之前无论怎样问,叶英俊一律采取不理睬的态度,这次倒是开口了:“我想回家,可是迷路了……”虽然他觉得这件事是爸爸的错,他才不得不跑去警局,但心里也知道自己这么做不对。说话时就低下了头,声音也小小的。

叶修实在搞不懂他:“……所以你就去了警局?不认路还敢乱跑,不是叫你在学校等我么?说好了,我去接你。”

叶英俊马上抬起头,大声说:“你没有来!同学们都走了,你还没有来,学校里就只剩下我一个!”

叶修也知道这件事是他做得不够好,但还是为自己找了找理由:“怎么只剩你一个,白兔老师也在啊,我只是稍微晚到了一会……”还没说完,叶英俊就抢着反驳道:“才不是!我等了很久很久很久很久。每次都是这样,爸爸你总是迟到,我不想一个人在学校等着!”说着仿佛又回到每天等爸爸接他放学的光景,同学们都走了,可是爸爸总也等不来。

这时候叶修也明白了他儿子为什么三番五次往警局跑,因为他总是不能够按时去接他。之前叶英俊也有向他提过意见,但是没有引起他的重视。他觉得自己只是迟到了一小会,但对于叶英俊,那段时间就很难熬。叶修也只好装可怜说:“那你就跑去找警察叔叔啊。”

叶英俊本来委屈得快哭了,这下又高兴起来,遮着嘴偷乐。他也有搬出爷爷奶奶,“爷爷要你这样”“奶奶要你那样”,奈何爸爸根本不听。爸爸可以不听爷爷奶奶的话,却要求自己听他的话。所以他只好跑去警局,找更高级别的管一管爸爸。

叶修叹道:“警察来找我麻烦,你是不是特别开心?”

叶英俊特别开心。他不想被爸爸发现,把脸转向一边,只是还笑得尾巴一摇一摇的,他又把尾巴抱起来。大尾巴刚好遮住他的脸。叶修在他的脸蛋上捏了一把,说:“笑吧,你就笑吧。站好了,站好了,靠墙立正。”

叶修去做饭。这样独处的时候,不免想到周泽楷,一想思维就朝着糟糕的方向发散:当时他是把周泽楷推到墙上接吻,还是压在床上接吻?周泽楷身上星星点点的吻痕浮现在眼前,他吻了几次?关于这部分周泽楷只是一句话带过,估计也不好意思说,但是仅是他身上留下的“罪证”,就足够叶修心烦意乱了。

锅里热着油,叶英俊要吃炸虾。叶修分神的工夫,油沸了,冒着烟直往上窜,厨房里油烟滚滚像着火似的。叶修忙打开油烟机,窗户也推开了。这边他噼里啪啦炸虾,就听那边叶英俊喊:“爸爸——爸爸——”

叶修搽搽手,推开厨房的门,探出头问:“怎么了?”叶英俊说:“动画片演了。”叶修认命地过来给他电视机,说:“电视你都不会开了?”叶英俊超认真地说:“我罚站呢。”

他罚着站看完了动画片。吃晚饭的时候,叶修决定和他谈一谈。叶修说:“爸爸没有按时去学校接你,是爸爸不对,但是你要体谅爸爸。我不是有意的,是因为工作忙。爸爸为什么要工作?”叶英俊想了想,说:“因为爸爸要养家。”叶修就摸摸他的头:“乖宝,爸爸向你保证,以后一定尽量不迟到。”叶英俊的眼睛一下亮起来:“真的?”叶修点点头。叶英俊马上伸出手说:“拉钩!”叶修的大手勾上他的小手,笑道:“好,拉钩。那你呢?还去不去警局啊?”叶英俊拉着爸爸的手,扑到他怀里撒娇:“我以后都乖乖的。”

 

评论(17)
热度(427)

© 雷小菜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