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叶
春眠不觉晓 周叶互玩鸟
恳请所有文包工作者绕行

[周叶] 吉光片羽 2

第二章

叶修被刺眼的日光唤醒,他用手背遮住脸,艰难地睁开眼。昨晚好像没睡好,他像是一口气跑了几公里或是做了某项使人流汗的剧烈运动,又或是陪着苏沐橙、陈果两人逛了一整天的街,总之他觉得浑身酸软,太阳穴还突突地跳着疼。窗帘是半敞开的,叶修朝窗外看了看,太阳高悬,从日光刺眼的程度判断,他起晚了,晚得离谱,儿子上学一定迟到了!这个认知使他像充满电一样迅速从床上弹坐起来,并喊了一声:“叶英俊,起床了!上学迟到了!”说完这句话他才觉得不对,这不是他的床,这里也不是他家,他环顾四周,这房间倒像是酒店的客房。为什么他会在这里?记忆快速串联起来,他想起了昨晚发生的事。

叶修是一名律师,受雇于兴欣事务所,不久前他接了一起离婚官司。老实说,其实他并不想接手这个案子,因为这类官司十起有九起是一本说不清的烂账,夫妻双方不是从庭上吵到庭下,就是为了分割财产连马桶都要切成两半。但是他的老板陈果对案子很感兴趣,在听完委托人对自身婚姻状况的叙述后,她愤怒地说:“让渣男倾家荡产吧!”

他的委托人张女士控告她的丈夫对婚姻不忠。她说,虽然没有证据,但是她知道她丈夫有很多情人,她丈夫身边围着一群莺莺燕燕。婚后的这几年,她对家庭尽心尽责,熬成黄脸婆,她丈夫就变心了不爱她了。前面的话真假姑且不论,后面那句“黄脸婆”实在很没说服力——张女士年轻貌美,衣着时尚,仿佛要去走T台,她精神状态饱满,糟糕的婚姻生活似乎没在她身上留下任何不好的痕迹,她看来光彩照人。叶修觉得,她的本意大概是想找私家侦探调查丈夫和他身边女性的关系,只是走错了地方误进了律师事务所。

只是不管怎样,叶修还是接下了这个案子。为了取得丈夫婚内出轨的证据,叶修已经盯人一段时间了。昨天事情有了进展,张女士的丈夫与一个年轻女孩共同坐进敞篷小跑车,风驰电掣一路开到酒吧。到达目的地后,两人下了车,揽腰搂肩,举止亲密地走了进去。女孩的高跟鞋踩出一串哒哒哒。实际上,张女士口中的“很多情人”叶修都没找到,这次终于逮到一个,也不枉他每天辛苦盯人。叶修把一枚胸针形状的微型摄像头别在胸前的口袋上,也跟着进了酒吧。

只是这么耽搁了一下,进去后就找不到人了,吧台、舞池都没有那对男女的身影。叶修不想引人注意,就先坐到吧台点了杯酒。酒保是一只松鼠兽人,拖着蓬松的巨大的尾巴,浑圆的肚子把马甲撑得紧紧的。他戴着一顶牛仔帽,帽边插着三根长长的野鸡毛。酒保调了一杯特制酒,浅蓝色的液体像舀起的海浪,他把酒交给叶修,露出招牌笑容,就去招待其他客人了。

虽然叶修不想引人注意,但其实从他进入酒吧就已经被人盯上了。在他没注意到的吧台的一角,小年轻正紧紧盯着他。小年轻像没骨头似的上半身瘫在吧台上,招手叫来酒保,朝叶修一努嘴,压低声音说:“那个人好像是新来的,像是来找伴的,还戴着兽耳,比这里的弟弟都浪。”他用露骨的目光把叶修从头到脚扫视了一遍,从兜里掏出一粒小胶囊,晃了晃说:“给他下点料,我把人带走。”酒保有些犹豫,小年轻笑着担保:“放心,绝对不会连累到你。”

酒保又调了一杯酒,推到叶修面前,笑着说:“第一次来啊?看你面生。是不是喝不惯特制酒?给你调了一杯甜的,尝尝?”

叶修酒量很浅,一杯就倒,刚才要酒只为了装装样子,并没有喝。现在酒保重新给他调了一杯,他只好轻轻抿了一口,趁机向酒保打听那对男女的去向。那口酒入腹没多久,叶修就觉得手脚渐渐没了力气,跟着身体莫名地热起来。他觉得不对,不是那杯酒度数太高,就是被加了东西。他站起身,想先回到车里,再打电话叫魏琛来帮忙。运气好的话,也许魏琛来的时候那对男女还没走,还能够录下一点证据。

小年轻正密切注视着叶修的一举一动,见他要离开,忙跑过来,一手搭在他肩上,说:“要去哪啊?跟我玩玩?”叶修没理会,他只想快些回到车里去。小年轻见他面色潮红,倒没想到药效发挥得这样快,不由一阵狂喜,这是极品货!小年轻一把将他揽进怀,在耳边笑嘻嘻地说:“我保证你会度过一个难忘的夜晚。”

之后的记忆是模糊的。那时叶修已经有点意识不清了,只隐约记得和小年轻拉扯到酒吧门口,其间挣扎了几次都没能够摆脱对方。好像来了一个人,把小年轻赶走了。他记得有一双手臂稳稳地扶住他,那人的脸却是空白的。后来又发生了什么?一个被下药的意识不清的男人在酒店的客房里醒来,这中间发生了什么不言而喻。

叶修掀开被子,他是全裸的。打开床头的抽屉,酒店备用的安全套不像用过的样子,但是也不能排除那个人没有道德的可能性。身上很清爽,但那也许是因为对方很小心,不想留下任何痕迹,事后帮他清理过了。叶修想到微型摄像头,会录下什么也说不定。他从衣服上取下,衣服倒是折得整齐,没有夹着“甜心宝贝儿期待下次再见”之类的小纸条。叶修把摄像头联接到电脑上,希望不会看到挑战他神经的不可描述的画面。

起初镜头是朝向酒吧门口的,拍到了理石地面、门口的装饰树、门外的街道。从小年轻的言行判断,有人拦住了他,那人应该是站在背后,因为没有出现在镜头里。一个戴鸭舌帽的男人走了过来,镜头剧烈晃动,三个人似乎打起来了,最终小年轻和鸭舌帽离开了,那人却没有走。他非常沉默,小年轻和鸭舌帽都有说过话,他却始终一言不发。

就是这个家伙吧。叶修正想着,镜头忽然倾斜了,好像是他要倒下去,那人马上扶住他,镜头正了回来。然后镜头又倾斜,又正回来,这样来回三次……搞什么?看得出那人对接下来要做的事也很纠结,但是还是做了吧,不然他怎么会光溜溜地躺在酒店的大床上。录像还在继续,那人揽着他走出酒吧,上了的士,之后的十几分钟里镜头一直对着司机的后脑勺,然后画面啪的黑掉了。那人发现了摄像头,把它关掉了。叶修本以为对方会在帮他脱衣服时出个镜,或是上床时闪亮登场,这样就会留下影像,虽然不那么容易但总能找到他,结果都没有,他怎么也没想到对方会发现摄像头,还发现得那么快。

那个家伙很谨慎,从头到尾没说过一句话;也很警觉,这样的微型摄像头如果不是经常接触,或是受过某些特殊训练,一般人很难注意到;也很聪明——叶修又看了一遍录像,那人发现摄像头后先用手遮住镜头,然后再关掉,而一般人的反应是先凑近看一下,以便确认是什么东西,这样就会被拍到脸。没有留下任何证据,几近完美的犯罪。不要让我找到你,不然我一定告得你倾家荡产,连底裤都不剩!叶修愤怒地拿起手机。

他看了眼时间,已经快上午十一点了,看来昨夜进行到很晚。手机里十几条未接来电,陈果打来的,苏沐橙打来的,还有他儿子的语音留言——“爸爸,你什么时候回来?”“爸爸,我睡不着。”“爸爸,天好黑,我不敢睡。”后面是长达一分多钟的哭声。他听着那细细的有些尖锐的哭声,心里滋味难言,手机响了,一接起来就听到苏沐橙的声音说:“你总算接电话了,昨晚你没回家?”

发生了那样的事,不便解释,叶修只好说:“盯人的时候出了点麻烦。”叶修很少有夜不归宿的时候,特别是在有了儿子以后,苏沐橙没等他说完就问道:“不会出了什么事吧?”叶修忙道:“没有没有,就是一点小麻烦,已经没事了。我儿子还好吧?我没回去,他是不是哭了?”

“你没回来,可能把他吓着了。我以为你只是晚点回来,昨晚哄他睡着后就走了,今早送他上学,发现他眼睛都哭肿了。我走以后,他可能又自己醒了。”苏沐橙叹了口气,问道,“一会儿,你去接他吗?”

叶修这才想起今天学校只上半天课,忙道:“我去接。”他挂了电话,到前台退房时,被告之有人结过账了,对方登记的名字是美人鱼。那家伙什么都没留下,却明目张胆地留下一个这样的名字,是嘲笑他一定找不到他吗?美人鱼,叶修恨恨地想着,等我找到你,就让你变成水煮鱼!

叶修先到酒吧取车,本想顺便打听下那家伙的情况,结果酒吧挂了个停业的牌子,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他看看时间,儿子就要下课了,不敢再耽搁,开车去了学校。放学时间,都是家长来接孩子,路两侧停满了车,叶修找不到空位只好停到远一点的地方,走过去。门卫打开学校的大门,孩子们像是飞出笼的小鸟,他儿子的班级排着队,由老师领着往这边走。叶修在队伍中央看儿子,他背着书包低着头走着,耳朵也耷下去,有点不高兴的样子。

他儿子叶英俊今年七岁,在这所小学读二年级。他稍懂事一些的时候曾问过叶修,为什么要给自己起这样的名字。叶修这么回答,叶是我给你的姓氏,英俊就是好看,也就是我儿子真好看。叶英俊似懂非懂,还挺高兴。苏沐橙却扶着头笑,真不知道小俊长大后怎么面对自己的名字。叶英俊是一只赤毛小狐狸,他还太小不能完全变化成人形,头顶竖着一对狐狸耳,屁股后面拖着一条长尾巴。他的头发是橙色的,在太阳下看非常耀眼,落在发丝上的阳光是闪闪的,可爱的。

叶英俊看到叶修,眼睛亮起来,垂着的耳朵也腾地竖起来。他从队伍里跑出来,书包在背后一摇一晃,跑到跟前抱住叶修。他才到叶修腰际那么高,脸贴到叶修的肚子上,小小声地叫道:“爸爸。”

叶修摸摸他的头,把书包摘下去,往肩上一背。叶英俊的老师是一只白兔,她走过来,还没讲话人先笑了,然后才说:“叶先生,来接小俊啊。”叶修看看她,说:“白兔老师,你怎么变粉了?”白兔就不好意思似的拉下一面耳朵,眼里带着点期待,说:“我去美容店染的。”叶修没注意到她的期待,低头同儿子说:“跟白兔老师说再见。”

父子俩离开学校,上了车子。叶英俊拉出安全带自己系好,叶修把书包扔进后座,开了车回事务所。昨晚叶修一夜未归,叶英俊把房间里所有的灯都打开,还是觉得害怕,他担心爸爸不要他了。现在见到叶修,知道爸爸并没有不要他,放心的同时又生起气来。他绷在那儿,故意把头扭向一边,看也不看叶修,叶修问他“今天学了什么?”“老师有没有留作业?”他理也不理。

叶修知道自己是得罪他了,不只昨晚没回家的事,之前就有前科。像昨天,是学校的园艺活动日,学生把种植的花卉、植物、农作物带到学校展示,邀请家长来参观,和学生一起投票评选出优秀作物,是培养学生动手能力,和家长互动的活动。之前叶英俊就问他:“爸爸,你会来吗?”叶修不敢打保票,只说不一定。但是显然叶英俊把这个“不一定”理解成可能会来,一直期待着。结果叶修忙着盯人取证,叫苏沐橙代替自己参加园艺活动。活动开始前,他接到叶英俊的电话,叶英俊不说话,沉默了大约一分钟,就挂断了。他平常也是一个安静的孩子,但是在生气时这一点特别明显,不说话,不理人。

叶修看着他,想起一个人,苏沐橙也说过这样的话,你看他像不像周泽楷?那个名字使他的心颤了一下。他同周泽楷交往过一段时间,分手后就再无交集了。周泽楷考去了外地,他曾去他的学校找过他,看到他身边有一个漂亮的女孩,之后就不了了之了。苏沐橙和周泽楷是同班同学,她说他很少参加同学会,叶修也就很少听到他的消息。叶修想,或许他早有女朋友了,更可能他早已经结婚生子了,不知道他的小孩是不是和他一样不爱说话。

现在不是怀念逝去的爱情的时候,他还有重要的事要做。叶修把声音放得软软的,很苦恼的样子,对儿子说:“你不要不理我嘛。”叶英俊还是扭着头不理他。叶修就伸出一只手胳肢他。叶英俊绷不住了,笑起来。他笑起来也不像其他男孩子格格格哈哈哈的大声笑,声音小小的,软软的,像含羞草,一碰就卷起来。叶修觉得他不像狐狸,偶尔还会自责地想,是不是没把儿子养好?

叶修说:“早上,是小姑姑送你上学的?”叶英俊笑过后就绷不下去了,点头说:“我不认识去学校的路,起床后给小姑姑打了电话。昨晚你去哪了?”昨晚他睡到半夜,起床方便,发现苏沐橙不在了,叶修也没回来,房间里黑漆漆,黑暗中屋里的陈设仿佛都变成会吃人的怪物,吓得他哭起来,后来哭着哭着又睡着了。

叶修心疼了:“我很抱歉,昨晚不该留你一个人在家,我工作上遇到点麻烦。”叶英俊看了他一眼:“你也没参加园艺活动。”叶修说:“我要上班嘛,大家喜欢你种的南瓜吗?”提到南瓜,叶英俊高兴起来,点了点头。叶修就笑着说:“小姑姑不是去了么?有她陪着你也是一样的。”叶英俊马上道:“可是,南瓜是我们一起种的,爸爸你都没有来!”他和爸爸一起买种子,一起种植,一起看着它发芽,结藤,长出小南瓜,结果到了验收成果的日子,爸爸却没有参加活动。虽然有小姑姑陪着,他还是觉得失落。叶英俊红了眼圈,委屈得想哭。叶修摸他的头,他把头扭向一边。这时正好经过卖棉花糖的小推车,叶修下车买了一根给他,叶英俊这才又高兴起来。

评论(22)
热度(471)

© 雷小菜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