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叶
春眠不觉晓 周叶互玩鸟
恳请所有文包工作者绕行

[周叶] 影帝的故事 20 完

第二十章

他们牵着手,从一家店逛到另一家店,手心闷出汗水,却不松开。买什么样的床、什么样的窗帘、什么样的烟灰缸,这件将来放在哪里,那件将来又放在哪里,一路逛一路聊,近中午时到商场吃饭。

商场顶楼是餐厅,有小吃店、冷饮店,其中一家冰激凌店生意火爆,有人吃过后曾在网络推荐,口碑很好,于是慢慢红遍全网。周泽楷也听说过,据说这家店可以把冰激凌打到纸杯里,倒过来不会掉下去。他用手机上网查了一下,确定是这家店没错。叶修占座,他去买吃的。买了炸鸡翅,一纸袋,提着。排队买冰激凌,点了彩虹杯,单纯的视觉选择,觉得五颜六色很好看,一抬头发现广告牌子上印着自己的脸,他不记得为这家店代言过,不过他也不准备起诉,如果冰激凌好吃的话。

周泽楷拿着东西去找叶修。他把冰激凌倒过来,向叶修演示,看,掉不下去。叶修显然不知道这家店的特色,看得挺神奇,不过后来他就开始研究,会不会是添加剂放多了。然后就出事了,最先认出他们的是一个吊马尾辫的学生妹。

学生妹端着餐盘走,大杯可乐放在盘子中央,外围堆着汉堡、薯条。餐厅人很多,一个小男孩一阵风似的溜过,撞到了她,杯子一晃,褐色的液体左摇右荡,险些洒了,好不惊险,汉堡却掉下一个,正掉在叶修脚边。叶修捡起来,放回她的盘子。学生妹一下认出他,道谢的话还没滑出嗓子眼就急转了个弯,化成一声尖叫:“啊啊啊啊——叶修!周泽楷!”

餐厅的人都看了过来,叶修用纸巾搽了搽手,周泽楷提着剩下的鸡翅,牵着叶修的手,快步走向电梯。随便按了某一层的数字,到后又被门外等电梯的人认了出来,最后整个商场的人都被惊动了,不管听没听说过他们的,都知道商场里来了两个明星。

他们先是被困在电梯里上上下下,出来后又被人群追着跑,有人大声问:“你们真的在交往吗?”有人哭着说:“周泽楷!我恨你!叶修你凭什么勾引他!”大家都想近距离看看他们,明星耶,和普通人不一样;都想摸摸他们,虽然那只是出于喜欢或好奇,并无恶意,但太多的喜欢和好奇加在一起就会变成伤害。他们被左摸一下右摸一下,被指甲划伤,胳膊上满是手印子,周泽楷护着叶修,连衬衫也被扯破了。夏日的热浪都不及这人潮汹涌,他们仿佛要被揉碎了。保安十分仗义,帮着挡了挡。

记者闻风而来,使出吃奶的劲破开人群,挤进去,不停按快门,长枪短炮对着他们,连声问“你们在交往吗?”“能回应一下你们之间的恋情吗?”挤不进去的只好在外围报道,“商场里人非常的多,已经把他们完全围住了,现在看不到他们的人……”

周泽楷给公司打了电话,公司派了两辆车来救驾,一辆接他们,一辆坐着外国保镖。保镖开路护送他们离开商场,周泽楷先把叶修塞上车,车门一关,他的心也跟着落了地。四面八方伸出无数条手臂扯他拉他,他最柔软的部分已置于安全之处,此刻他已无所畏惧。

经过这一次,他们的恋情彻底曝光了,记者整日围堵在家门口,报了警也没用。两家粉丝积怨已深,互相拆台子的事也干过不少,眼看竟要结成“亲家”了,纷纷表示接受不能,周泽楷的粉丝更是闹到公司抗议,喜欢阿猫阿狗也好过喜欢叶修。

真是一片混乱,叶修想起来还记忆犹新,他被记者堵门,吃饭都要靠人送。楚云秀问他:“业内都认为你与周泽楷有望入围今年的金梧桐角逐最佳男主角奖项,你个人怎么看?”

叶修笑道:“一年还没有过完呢,这样想对其他演员不太友好吧。”

楚云秀也笑了笑,换了种问法:“你怎么看待你与周泽楷之间的影帝之争?”

叶修晃了下头:“没什么特别的看法,他得奖我跟他讲恭喜,我得奖换他跟我讲恭喜。”

“有人认为周泽楷最终会替代你,创造另一个影坛传奇。”

“我没那么老吧,他也不需要替代我,每个人都是一个独特的传奇。”

楚云秀步步紧逼,都到最后了,一定要让他讲出点什么,不然好挫败,“那你个人呢,对周泽楷怎么看?”

“对他怎么看……”叶修沉吟一下,笑得有些含蓄,“四个字吧,一生所求。”

事业上的伙伴,生活中的伴侣,懂得共同的苦,懂得共同的乐,你知我,我知你,一生的追求。很幸运,他得到了。

楚云秀没想到他会那样说,愣了下,心里有些羡慕。她想这个男人真讨厌,很快又调整好情绪,做结语:“相聚的时间总是短暂的,又到了和大家说再见的时候,与叶修聊天很开心,希望他能为我们带来更多更精彩的电影。”两人起立,鞠躬,台下响起掌声,有人冲上来献花,拥抱。

叶修进后台与工作人员道别,大家鼓掌庆祝节目顺利录制完成,他也一欠身说:“辛苦,辛苦。”时间已近黄昏,出了电台大楼,粉丝仍等在那里,这次倒没有一拥而上,而是很乖地站在一旁,他走过去,粉丝就往手里塞礼物,两手塞满了就往上放,直抵到下巴,他坐进车子,才松了口气。

回去的路上,叶修接到陈果的电话,问节目的录制情况。叶修说:“问了很多与电影无关的话题。”

陈果说:“是吗?电台搞什么?”口气很有些意外。

“你不要装傻,你会不知道?摆明了设套让我钻。”

陈果嘿嘿笑:“近朱者赤,近墨者黑,跟你学的。”

叶修没话讲。他挂了电话,一边拆礼物一边想,其实这不是他的综艺首秀,以前也参加过一次,嘉宾与主持人分队做游戏那种,气氛轻松欢乐。节目组以纪念《夜奔》、剧组成员再聚首的名义发出邀请,他与周泽楷自然在受邀之列,他没有拒绝。周泽楷的公司不希望他们在工作上再有交集,但避他如洪水猛兽就刻意做作了,况且其他演员已经确认参加了,所以公司也让周泽楷来了。

那是恋情曝光之后,他们又有一段时间没见面了,倒不是回避,而是真的没办法见面,被记者粉丝围着追着,严重的时候影响到工作,拍摄只能暂停,搞得片场的人都笑他说,叶哥人气爆棚。周泽楷那样腼腆的人,或许从没想过恋爱会谈得惊天动地,他也没想过。来录制节目时也是一样,电台大楼外停着十几辆媒体的面包车,他和周泽楷的车子一停定,刚打开车门,对方就训练有素地冲过来,那场面好像武装袭击。

公司不准周泽楷乱讲话,涉及恋爱的问题统统不作回应,节目开始录制后,经纪人就站在台下盯着,以防主持人问出台本上没有的问题,以免尴尬、不愉快,好在录制过程很顺利。他们分成两队比赛,玩了抢椅子大战、变声猜人等等令现场观众爆笑不已的游戏,到最后周泽楷那队赢了。按照比赛规则,赢的一方要输的一方做一件事,对方不能够拒绝。一般大家都是要求输的人抛搞怪照片或是素颜照到微博上,节目组再一转发就算完美收宫。

问到周泽楷,周泽楷先笑着说:“就说我从没输过。”

主持人哪里猜得到他们之间的哑谜,打个哈哈圆过去,问道:“小周有没有想好,要叶修做什么事?”

周泽楷温柔地注视着他,脸有些红,说:“我要他永远和我在一起。”

媒体追着问,你们在交往吗,你们在一起了吗;粉丝说,你们凭什么在一起;公司不准乱说话,周泽楷就要说,他们在一起了,他们不需要隐瞒。

饶是主持人应变丰富,这时也接不出一句话圆场。叶修还记得自己的回答,他想这一段后期一定会剪掉,他家老头应该不至于气个半死,所以他当着所有观众的面说:“换一件事,这个不算,你的愿望已经实现了。”

经纪人在台下,两眼一翻,装死过去。

手机响了,叶修拿过来看,是周泽楷的短信,仍是三个吃饭的表情。他笑了笑,把手机扔到一边,继续拆礼物。

周泽楷那边,一天的拍摄已经结束,收了工去吃饭,助理琳看到他发短信,笑着说:“你们不是在冷战吗?还不到24小时你就举白旗了,给人家发短信?”

周泽楷说:“这不一样。”

助理琳撇撇嘴:“怎么不一样?”

“他以前因为不吃饭生过病,我要提醒他。”

助理琳把脸一捂,啊地叫了一声,或许是觉得他话讲得太腻了,一个人先跑了。

一周后,叶修参与录制的《非常大明星》播出,周妈妈看到电视上他那张脸就气不打一处来。这时周泽楷的父母已经搬到B城,之前他考虑的住不住得惯的问题没有发生,他休息时,父母会住过来陪他,平常在老家,当是旅游,过得十分潇洒。

周妈妈冲进儿子的房间,样子委屈得不得了,怒气冲冲地说:“你看看,你看看,他在电视上,当着那么多人的面讲你坏话,这种人,这种人,真是……”

周泽楷发烧了,歇了半天,抱着一盘葡萄吃。深紫色的大圆粒葡萄,是秋天里的最后一季葡萄了,被霜打过分外的甜。周妈妈见儿子不理她,气得嘴巴抿紧,再张开扯出一串老生常谈:“你阿姨介绍的女孩子,你什么时候去见?”

周泽楷伸出手,对她晃了晃无名指上的戒指,说:“已婚。”

“已婚回自己家去,隔三差五往我家跑算什么!”

周爸爸在客厅劝:“年轻人的事,你就不要管了。”

周妈妈更气了,旋风冲到客厅:“儿子不学好你说我不管他,我管了你又说‘年轻人的事不要管’,哎呦,好人都叫你做了!”

周泽楷听得好笑,继续吃葡萄。

晚些时候,叶修来了。周妈妈没给好脸色,周爸爸递个眼色,意思你不要理会。叶修坐了会,进了周泽楷的房间,周泽楷背对门躺在床上,似乎睡着了。叶修走过去,手搁在额头试了试体温,还烧着,他俯身在他头顶上方说:“看到你的粉丝站更新了几张片场的淋雨照片,我就猜到你一定又发烧了,每次拍淋雨的戏,你一定发烧。”

周泽楷转过身,他没有睡,好像特意在等他。周泽楷张开手臂向上一环,把叶修抱进怀里,在颊边吻了吻。

晚上,他们回家了。

数月后的某天,B城东城区某高档公寓楼里传出砰的一声门响,声音之大仿佛震得墙壁也颤了颤。叶修狠狠甩手一丢,抽的剩半截的香烟冒着一点火光朝门飞去,他朝门怒吼:“你的绯闻也不比我少!”

周泽楷提着行李箱下楼,一路拖着走进停车场,脚轮发出吱吱声。走到停车位,他打开后备箱,泄愤似的把箱子塞进去,再发狠地关上。开车,嗖地冲了出去,像一阵风,怒火比车速还猛。

不一会儿,隔着一条街,对面的公寓楼里跑出一个男人,体型肥圆,边往头上扣鸭舌帽,边急三火四地冲向路边停的面包车,追着周泽楷去了。

楼上盯着他的小平头见车开走了,掏出手机给魏琛打电话:“老大,对面那对明星又吵起来了,我叫小胖去跟了。”话讲得有气无力,那对明星隔几个月就爆发一次大战,已经不新鲜了,总这么搞他也很疲惫的。

“什么?”魏琛哇哇大叫,“叫小胖去跟?他骑自行车都能撞树,跟得住周泽楷?!”一时间真不知该心疼到手的猛料飞走了,还是该心疼日后的修车费才好。

小平头说:“我还要为娱记事业奋斗终生,没命了怎么奋斗,上次跟他出了车祸,我在医院躺了三个月。”

魏琛正想骂一句“滚蛋,躺了三个月,也该舒舒筋骨了”,就感到脑后一痛,好像被什么东西砸了一下。他转过身,看见穿超短裙的女人站在两步开外,一手叉腰一手提着小皮包。

“妈的,又是这个婆娘。”魏琛低骂一声。

对方拎起皮包朝他脑袋拍去,也道:“死色狼又是你!看老娘不拍死你!”大有为民除害的架势。

隔壁的熊孩子依旧在玩命儿地弹琴,依旧有人在小区草坪遛狗,这次被物业抓了现行,写了保证书才放人,某国换了总统,某国闹出政治丑闻。钟表的时针走过一圈又一圈,白昼与黑夜轮替,宇宙自有其运行的规律,生活是一场周而复始的灾难,也是一场周而复始的幸福。

世界和平

相爱到老。

 

-完-

 

==

江波涛同志大吼一声:“你们不是说自己不是gay吗?!”

宝哥没有再兴风作浪的主要原因是没空,他被另一个恶霸也就是他哥镇压了,每天被这样那样,所以没空找周泽楷的麻烦……

文里视角没办法写到了,补充一下

然后之前写周叶拍完戏看回放,好像胶片电影看不了回放,数码拍的才行,但是喜欢那段小动作,所以还是写了

文中关于娱乐圈、电影、拍摄、粉丝的种种描写都是胡诌

继续努力,搞下一个文去了,挥挥

哦,对了,留言没回复是因为真的不知道回什么,囧

评论(73)
热度(694)

© 雷小菜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