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叶
告诉你一个秘密,周叶特别好
恳请所有文包工作者绕行

[周叶] 影帝的故事 19

第十九章

叶修生病的事,周泽楷还是从网络上看到的。又是热搜头条,新闻里配着几张在医院打吊瓶的照片,写叶修在片场忽然昏倒,被送进医院打葡萄糖,疑似得了厌食症,云云。看到的时候,已经是一天前的旧新闻了。

周泽楷请了假,去出租房,也顾不上狗仔不狗仔了。楼道里响着急切的脚步声,心跳得也一样快。用钥匙开门拧不动,他心里被生病的事情扰得乱乱的,以为叶修搬走了,准备去片场或是工作室看看,结果门喀的一声开了,叶修看他的样子有些意外,说:“咦?是你,还以为是哪个酒鬼走错了门。”

他走进门,这时才想到原来换了锁。

叶修倒不是病殃殃的样子,不像新闻里写的那样吓人,只是瘦得厉害。他穿了件去年的旧毛衫,因而也就更明显,两肋的位置衣服都是空荡荡的,腰也细了。周泽楷的目光自上而下,移到脚踝那一圈黑色的袜子边,然后是那双脚套着的棉拖鞋,仔仔细细将人看了一遍后,又心痛又气地说:“为什么不告诉我?”

“告诉你,也要打得通电话。”叶修摘下抽得剩半截的烟,两指夹着,凑到茶几边轻轻敲了敲,烟灰簌簌掉落。

“你也换了号码。”周泽楷想起那个雪天,在电影院里那通没有打通的电话,“您拨打的电话是空号……”听到这句话的瞬间,心仿佛也空了。

“你的电话,先打不通的。”

“你还换了锁。”家具也换了,冰箱、沙发,连床都是新的,房间大变样,看得周泽楷又惊又慌又怒。

“房东换的,不能怪她,整个家都被搬空了,她以为进贼了。”

“你狠。”

“别谦虚,没有你狠。”

好不容易见面,却吵了一架,到最后谁都不理谁,一个坐在沙发生闷气,一个在厨房抽烟,好像各自划分了地盘,再晚一些到吃晚饭的时候,叫外卖都是各叫各的。也看不出叶修是在生气,无波无澜的样子,但这一点才更气人。

周泽楷本来是想问他身体怎么样,医生怎么说,吵了架赌着气就问不出口,托经纪人也能打听到叶修助理的电话,但他仅知道对方的名字叫陈果,并不认识,冒然去问,不方便,也奇怪。只好借助网络,把相关报道都看了一遍,看粉丝间的讨论,前线站子怼媒体乱写,“我叶好着呢,你才厌食,你全家都厌食。”他不知道这是真的,还是为了安抚粉丝。看得手机快没电,眼睛也发干,虽然看了很多,却不能减少一分担心。

叶修已经从厨房出来,在卧室看剧本背台词。背台词时声音很轻,听不清内容,只看到嘴唇小幅度地一张一合,像风吹动树叶,听不到声音,只感到树影落在脸上摇动。虽然吵了架,也还生着气,那种因为长时间不能见面而产生的患得患失的感觉却消失了,好像站在悬崖边,向后退了一步,一转身发现身后仍是春光和煦,花开遍地,一颗心落到实地。那种安心与踏实,让周泽楷看着叶修,不知不觉睡着了。到了半夜,叶修起来方便,回来摇了摇他,说:“起来,去床上睡。”

躺到床上,却无心睡觉了。叶修背对着他,不知是否睡熟,周泽楷伸出手环上他的腰,以前搂能掐出肉,现在觉得胯骨硌手。他环着人往怀里一带,脸埋在他肩窝,说:“你瘦了好多。”

叶修转过身,似乎在黑暗中笑了一下:“拍戏嘛,演的就是这样的角色。”

因为懂得那份执着与认真,所以无法去怪他,好多话闷在心里讲不出。周泽楷看着他,仿佛目光也在颤抖,说:“你要珍惜自己。”

他们侧躺着,面对面聊天,天快亮时又睡了一小觉。那时候吵架周泽楷不会离家出走,后来或许被叶修气得多了。生活里常见这样的,吵完架生着气离开,一种“我们都冷静一下”的姿态,但周泽楷的和那些不一样。

吵过架后,他们的关系反而回到了从前的状态,甚至在心理上更进了一步,像生活里也如取经路上一样有九九八十一难,闯过一关,关系就加固一分。只是媒体不肯放过他们,揪住周泽楷秘探出租房这点大做文章,仿佛敲锣打鼓昭告天下:这两个人正在交往。然而粉丝并不买账,只是朋友关系,拜托媒体有点道德,不要乱写,wuli楷只是去探病。

赶上都有空的时候,他们会在周泽楷的公寓见面。狗仔认得周泽楷的车,所以他常借经纪人的车去找叶修,陈果也帮他们打掩护,她就是在这个时候知道这两个男人的关系的。经常是叶修先开车,在路上与周泽楷碰头后,换到他的车上,然后陈果再开车,独自兜一圈回去。她意外周泽楷是个有些腼腆的人,那么个大明星,被那么多人注目,竟还会不好意思。也觉得自己厉害,不管有没有甩掉狗仔的车。

这次他们也是在公寓见面,一见面就滚到床上,衣服从客厅丢到卧室,一件件的连成一条情热的路。两个人抱成一个人,互相嗅着对方的味道,让对方身上染上自己的味道,正面,侧面,背后,躺着,骑着,疯到深夜才罢手。搂着睡到后半夜被饿醒了,找吃的,冰箱里只有鸡蛋,可能是经纪人买的,墙角堆着一麻袋洋葱,周泽楷练习刀功用的,新接的戏里他演厨师。

周泽楷煎了蛋,距离他秘探出租房已经过去数月,叶修长回些分量,从那时起周泽楷开始学做饭,虽然调理有营养师,做饭有家政阿姨,都没用武之地。最先学的是煲汤,先照着网络教程做,味道不对再打电话请教妈妈。

这些背后的故事叶修都不知道,叶修只知道周泽楷对做饭产生了浓厚的兴趣,所以当他看着面前冒热气、浮着翠绿小葱花的奶黄鸡汤时,怀疑地说:“你确定喝了不会有事?”

周泽楷一生气,那碗汤就进了自己肚子。

叶修又说:“你真的没事?”

周泽楷用眼睛乜他,他还在那里笑。

其实有些时候叶修是故意惹周泽楷生气,因为周泽楷生气的样子很可爱,忍不住就要气气他。

周泽楷煎好蛋,叶修洗澡出来,两个人一起吃了,然后又抱着看了会电视,睡到第二天中午才起。因为难得长假,放了一星期,所以这几天都这样疯得黑白颠倒。

这天起得稍早,起来后叶修到浴室刮胡子。这时近立夏,天气已经热开了,但这时候的热不像真正的夏天那样毒,风从窗子送进来清清凉凉的,小区很静,偶尔还能听见小鸟啾啾叫,公司给周泽楷找的公寓保安措施和环境都不错,不过周泽楷想换了,买一套他们住,再买一套给父母住。周泽楷父母不是B城人,不知搬过来住不住得惯,这个想法他暂时还没有向父母提。

叶修刮着胡子,周泽楷也起来了,进来方便。他和叶修一样都只穿了内裤,站在那里,还闭着眼,一副没睡醒的样子,像只懒猫。听到剃须刀的嗡嗡声,他方便完把脑袋凑过去,叶修就顺手帮他刮。周泽楷抿着嘴,这时仍闭着眼,也不怕刀头刮到自己,凭感觉去亲叶修。叶修连忙把剃须刀移开,与他纠缠住,舌头翻花似的勾着,四片唇紧紧吮吸,周泽楷一边吻,一边环上他的腰,将手伸进内裤。亲热了一会,才去洗漱。

而后叫了外卖,因为时间不上不下的,不是饭口,外卖很快送到。吃过饭后,周泽楷照旧去练习刀功,剥了洋葱切丝,人站成稍息的姿势,头微低,边下刀切,手指边按着洋葱后移,刀刃下响出一串嚓嚓嚓的声音,有模有样的,已经练得熟了,只是依旧习惯不了洋葱的气味,辣得流泪。

叶修在客厅看电视,换了几个台也没有意思的节目,听厨房里菜板与理石台面之间传出一阵又一阵有节奏的声响,就过去看。进厨房时,周泽楷正在那里揉眼睛搽泪,眼梢都揉得有些红了,叶修说:“刘经纪人给你买的洋葱?怎么不用土豆练?”

周泽楷说:“戏里切的就是洋葱。”

“不能用土豆练?有什么不一样?”

周泽楷不理,目光轻飘飘地瞥过去。他把切好的洋葱堆到菜板另一端,堆得高而整齐,都顺着一面,像雪山外缭绕了一圈淡紫色的云。风吹进来,他的衬衫粘到背上,勾勒出流利的线条,下摆微卷,露出后腰,灰色的运动裤像没系似的松垮垮地挂在胯间。

叶修靠在门框上抽烟,读出那个眼神的意思,不会做饭的人懂什么。等那阵风吹过,他说:“这是人生常识,不会做饭我也知道。”

周泽楷还是不说话,叶修就做了个“不管你”的表情,说:“随便你啊。”站在旁看了会儿,又说,“你不会想练到不流泪吧?太反人类了吧。”正说着,手机响了,听铃声是周泽楷的,叶修去拿手机,问道:“你放在哪里?”

这几天都没有电话打进,周泽楷也有些记不得,说:“好像在沙发。”

“是在书架上啊。”叶修拿着手机回来了,电话是周泽楷的同事,一个叫杜明的艺人打来的。叶修接通后,正要给周泽楷听,就听杜明突然唱起歌:“甜蜜蜜,你笑得甜蜜蜜,好像花儿开在春风里,开在春风里。”然后像连珠炮一样说道,“后面一句是什么?快快快,唱出来!唱出来!”

叶修愣了一下,下意识按照杜明的话唱了后面的歌词,唱完后笑了笑,说:“我不是周泽楷,他在切菜,你等一下,换他来听。”

杜明那边传来一片笑声,好像人很多,气氛也很轻松,有人不断撺掇他说:“问他是谁?问他是谁?”杜明便问道:“你是谁?”

“叶修。”他笑笑。

那边立刻静了,似乎有人不确定,又问了一遍:“你是谁?!”

“叶修。”他也再答了一遍。

电话突然断了。杜明正在录制真人秀,这是一档竞技类的直播节目,观众通过比赛可以看到明星最真实的一面,节目组放出的噱头也是无后期处理,这类节目向来是被备受群众关注且喜闻乐见的。当时比赛正进行到某一环节,要求参赛的两队嘉宾各自给朋友打电话唱歌,朋友接出下一句,为赢。节目组安排的歌非常生僻,专挑冷门的,为的就是难倒大家,有些连嘉宾都不会唱,杜明抽到这首传唱大江南北的经典老歌真是幸运之神附体,另一队立刻不干了,嚷着说不公平,要重新抽过。

杜明也没想给周泽楷打电话,他和周泽楷很熟,知道对方不爱说话,跟周泽楷对歌想都不敢想。杜明的第一人选是江波涛,但是电话没打通,杜明又找了第二个人,依旧没打通,大家都笑他人缘差,对方一看到他的名字就不接了。不得已只好打给周泽楷,不想这通电话还打出了事。

撺掇杜明问“你是谁”,和最后问“你是谁”的人是节目主持人,杜明听到那声“叶修”,意识到事情不对,不及多想立刻挂断电话,吓得出了一手冷汗。只是这样刻意反而欲盖弥彰,像节目录完后剪掉了这一段,也是一样,多少人看直播,消息早传得满天飞了,这一剪,没问题也变成有问题,不知道的也都知道了。周泽楷与叶修的绯闻愈演愈烈。

此后,又出了一件事。那时已经又过去数月,到了夏天大热的时候,阳光不再那么温柔,风也不再那么清,他们在逛家具店。周泽楷在东城区看好一间高档公寓,叶修也抽空过去看过几次,没意见。他对住的地方一向没意见,周泽楷了解他,已经决定买下了。

彼时电话风波仍没落幕,像突发的十几级大地震,震得天崩地裂,余波不散,他们的故事在别人口中轰轰烈烈上演过无数回,他人说他人的故事,他们谈他们的恋爱。经纪人提醒周泽楷小心点、注意点,出行防狗仔,能不见面就不见面。周泽楷也早表示过他们没什么好瞒。

 

评论(8)
热度(418)

© 雷小菜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