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叶
周泽楷向叶修的心进军
叶修向周泽楷的心进军
恳请所有文包工作者绕行

[周叶] 影帝的故事 15

第十五章

楚云秀说:“演员很容易融入戏中,拍摄期三个月啊半年啊那么长时间琢磨、演绎一个角色,会不会把自己也代入其中,不是经常传某某和某某假戏真做了,你有过这样的时候吗?我听说你在片场非常投入的。”

叶修避开了假戏真做的问题,直接谈演戏:“投入是我的工作状态,工作起来肯定要投入,不然是在浪费经费和胶片,对同剧组的演员也不尊重。演一个角色,肯定会代入角色的行为模式和情感,但是听到导演喊卡就会从戏里抽离回到现实的世界,导演那声卡就像童话故事里十二点的钟声,钟一敲响南瓜车、魔法都消失了。

“而且我很忙的,一部戏拍完还有下一部戏,中间休假的时间也都在忙着看剧本,忙到没空想自己是不是入戏了这种心事。有句话讲,演戏的是疯子,看戏的是傻子,我们是疯狂的理智者。”

台下有个汉子突然高喊一声:“心甘情愿为你当傻子!”全场爆笑。

如同氢弹爆炸的气氛稍微平息后,楚云秀问:“和同性演感情戏会不会觉得尴尬?”

“还好,因为是角色之间、阿云和阿笑的情感,”身后的大屏幕播放了那场带有强迫性质的戏,现场顿时尖叫频频,叶修胳膊搭到沙发背上,回头看了一会,“这场戏当时拍了很多组镜头,到后期修片时又差不多都给剪掉了,只留下这么八分钟,后来送审还因为这八分钟出问题了,但是导演坚持一定要保留,压了很久才给通过……其实拍的时候,有点别扭。”

“怎么说?”楚云秀问。

“我演的角色是被强制的一方,要表现的弱势一些,但是我很强大啊,演弱……呃……有点别扭。”叶修又看了几眼,转过头说,“但是我演得还挺不错的,就是这么厉害。”

电影的拍摄进入尾声,到了后期导演在片场发火也已经放开手脚,整天“痴线痴线”地吼,叶修开玩笑说:“你们认真一点啊,不然导演又要吃线了。”叶修的戏份已经拍摄完成,周泽楷的还剩最后一场,确切地说是剩一个镜头,阿云坐飞机离开的画面,而另一边金爷等人正在接受法律的审判。

义兴会被警方捣毁,帮会里的兄弟有一些在反抗中被击毙,剩下的根据犯罪情节不同被判以不同程度的有期徒刑,金爷被判以死刑。这部分内容以文字和各人在狱中服刑的画面呈现在片尾,镜头跟着从监狱转出,转向天空,一轮红日冉冉升起,电影落幕。

之后又补拍了一些观感效果不佳导演不满意的镜头,录制电影插曲,后期制作,宣传等等。电影拍摄完成演员的工作就已经结束了,后续那些环节与他们关系不大,但是导演压力依旧很大,而且没钱了,宣传经费还是朝朋友借的,对方没指望他还,拍一部赔一部嘛,就当请喝茶,所以导演更气了。当时正是新媒体开始彰显力量的时候,这股刚刚掀起的东风将他们带向了胜利的彼岸。陶轩没有使绊子,不是不想,是没空,那时他正焦头烂额,自顾不暇。

在叶修等人紧锣密鼓拍摄电影的时候,嘉世旗下几个当红艺人联合起来闹解约,一纸诉状告到法院,控诉公司苛待艺人,资源分配不均,强迫艺人签订有违劳动法的不合理条约。这种闹剧对于见惯大风大浪的陶轩来说本来不算什么,判决下来最快也要一年,吃亏的总不会是他,但是事情在网络上发酵后愈演愈烈,各方角力,对嘉世的名声很不利,就因为这个宝哥新投资的剧也告吹了,公司股票也直线下跌。

这也都不算什么了,比较可恨的是刘皓,解约风波刚闹出来的时候他正和公司谈续约,见势不对立刻转投别人的怀抱,接受记者采访大谈特谈在嘉世的辛酸往事,声称自己遭受公司打压,早期只能演反派。气得陶轩想砸电脑。

嘉世的衰落就是从这个时候开始的,解约风波平息后,嘉世又继续活跃起来,但已难再现曾经的风光,好像浓妆艳抹的名角儿,偶尔退到幕后歇一歇,再登台时发现属于她的时代已经过去了,别人的热闹让她觉得茫然,那不再是她可以玩转的世界了。

叶修这边办杀青宴,导演动容地讲了好些感谢的话,在近一年的拍摄时间里感谢大家齐心合作共同完成了这部电影,因为经费有限吃住条件都很一般,在片场发火骂人也是为了工作不是针对谁。大家表示我们都懂的,导演与每个人拥抱,拍摄结束,明天就都要离开了。

这样一直闹到深夜才散场,所有人都喝高了,飘飘然踩棉花似的往酒店走。导演醉得最厉害,因为每个人都跟他喝过,被两个演员扶着走,他一喝醉就开始讲自己拍烂片的心酸史,死死搂着两人高喊:“我真的想拍一部好电影啊!”两人把他从马路中央拉回来,“我们信,我们信。”

叶修也醉得不轻,被周泽楷和编剧一左一右架着,别人找他喝酒,他是能躲就躲能逃就逃,周泽楷也帮着挡了几次,但抵不过酒量浅,喝一点人就软了。三个人走得摇摇晃晃,陈小山说:“学长,我就知道你一定能演好,我就知道我们的电影一定能行!”

叶修晕晕乎乎:“你平时就是这样忽悠你女朋友的吧!”

陈小山也晕晕乎乎:“不是,我没有忽悠她……学长,我就是知道,我有预感……”

叶修突然停下来,把陈小山抓到面前看了看,发现人不对又一把松开,陈小山本来就站不稳被他一搡险些一屁股坐地上。叶修转向周泽楷,歪着脑袋看,这回人对了,搂上去就亲。周泽楷环着他的腰,热切地回吻,叶修喝醉后变得和平常不一样,上一次就把他压在床上扒衣服,还强行在他脸上签名。

陈小山站在三步外瞪大眼睛神情呆滞地看着他们。

街上窜起浓烟,被风吹淡一股股地飘过来,陈小山被酒精麻痹的神经并没有对这种刺鼻的气味产生什么反应,不远处一栋写字楼里隐隐冒出火光,周围忽然乱起来,不少人都往写字楼跑,一片嘈杂的声音里有人喊道:“着火了,那边好像着火了。”

周泽楷和叶修松开唇,一齐转头看那边的热闹。周泽楷没有醉得那么严重,所以他马上意识到发生了什么,抛下叶修飞也似的冲过去,沿途还撞到了人,剧组租用了写字楼的地下仓库存放胶片。

叶修伸手去抓他,只来得及碰到羽绒服帽子的毛毛边儿,然后就看着帽子一耸一耸穿过人群跑远了。

“怎么走了?”叶修愣在那里,不明白周泽楷怎么亲着亲着就跑了。

“看我抓到你!”他笑笑,跟着追了上去。

起火点正是地下仓库,白烟滚滚向上涌,好像倒置在地底的火山口,四周围着不少看热闹的人用手机录像,有人报了火警。

叶修追着周泽楷进了仓库,被烟一呛火一熏酒醒了大半,只是身体还有些软。地下仓库很大,他们用衣服捂住口鼻找到剧组租用的那间,周泽楷抄起墙角的灭火器朝门狠狠一砸,正要进去抢救胶片,头顶的灯管啪地炸开,烧断的金属支架跟着砸下来,火苗一寸寸窜高,眨眼间吞没了整个房间。

高热下玻璃噼啪地炸裂,碎屑飞溅,他们没办法过去了。叶修朝周围看了看,火势蔓延过来,四周都着了起来,再不走就有危险了,他拉着周泽楷要退出去,周泽楷却像失去理智一样往里冲,叶修几乎拉不住他,从身后一把抱住腰,吼道:“你不要命了吗!”说完被烟呛得直咳。

周泽楷是被叶修拖出来的,消防车在地面上来去,警笛声大作,消防员拖着长长的水管朝地下灌水,看到他们就大声喊道:“这里还有人!”把他们接了上去。

陈小山的酒已经醒了,被消防员拦在安全线外,木然地看着眼前的一切。救火声,议论声,一片纷乱下,剧组的人异常的沉默,没有人讲话,只有导演仰头望天,喃喃地说:“我喜欢拍电影,真的喜欢拍电影。”声音有些哽咽,好像在哭。

他们的电影,他们近一年的努力和心血,都随着大火化为灰烬,也许他们真的很衰,并不是输不起,只怕没有重来的机会。

剧组的女生抱在一起痛哭,副导演挤进人群跑过来,朝起火点张望,石破天惊地说了句:“这火着得不小啊,好险好险,还好我昨天把胶片转移了。”

哭声顿时停了,好像被突然按下暂停键,强行中止了悲伤,脸上还保留着上一秒的表情,所有人一齐扭头,目光箭一般刷的射向副导演。副导演吓得倒退一步,叫道:“干吗!你们要干吗!”导演冲过去,一把抓住他,“你说什么?!”

“我说什么了?我说干吗,你们要干吗?还好我昨天把胶片转移了,好险好险……”副导演倒着念叨,看了看众人,恍然道,“你们不会以为胶片被烧了吧?”

导演状如癫狂:“刚才你怎么不说!”

“刚才……喝多了尿急,到酒店就急着去方便了,方便完就过来找你们了。”副导演一副理所当然的样子,又对导演说,“而且我昨天跟你讲过啊,仓库有老鼠,我先把胶片拿走了,总归也要剪片了嘛。”

众人的心情如同坐过山车,听到胶片没事,集体松下一口气。周泽楷紧紧拥住叶修,脸上和羽绒服上蹭了一道道黑灰,刚刚在地下仓库,大火在烧,仿佛他也被放在火里烧。

“你跟我讲过吗?”

“讲过啊!”

“没有吧。”

导演和副导演还在争论,众人哗一下围成一个圈子,把他们围在中间。两人警觉地双手交叉护在胸前:“你们想干什么!”

众人一拥而上,将他们抛起,接住,两人啊啊乱叫。

像对待英雄一样再抛起,副导演在半空飞,仿佛听到了欢呼声,喝彩声,他陶醉地说:“其实我也没做什么啦~”

集体向后一退,两人像麻袋一样砰砰摔在地上,副导演看着众人离去的背景,吐着血挣扎地说:“我是你们的英雄……”

叶修扯扯周泽楷,说:“看,摔傻了。”

因为消防队来得及时,火势没有进一步蔓延,很快得到了控制。至于起火原因,据说是仓库管理员长时间使用取暖炉,引燃了旁边的易燃物,而造成的悲剧,仓库里的东西都付之一炬,损失重大,这个人现在已经吓得躲起来了,警方正在四处寻找他。苦主们闹着赔偿,后续事情纷纷乱乱,不做细表。

周泽楷和叶修回到了B城,生活也回到原来的轨迹,也有些不一样,以前他们不会在浴室、阁楼、沙发、厨房做爱,也不会在家里的每个角落都藏上一盒安全套,周泽楷还投诉说为什么要放进冰箱,那种感觉他不想体验第二次。叶修提醒他,那是房东来时你自己扔进去的。有一次在楼梯间遇到隔壁那对情侣,互相一点头算是打过招呼后,男的看着他们忽然露出一种了然的笑容,叶修觉得他笑得很诡异。

《夜奔》上映后他们去看,电影画面和基调都有些压抑,云笑最后的离别戏赚了不少女性观众的眼泪。散场后,他们随着人流走出影院,听着周围的人谈论剧情和人物的命运,外面下了雨,周泽楷到地下商场买了折叠伞,撑着走进雨中。

他问:“阿云会回来吗?”

“也许吧。”叶修说,“十几年后衣锦还乡,见到不再做警察混得很惨的阿笑,就原谅他了。”

“陈编剧告诉你的结局?”

“不是,随便想的,我只是觉得阿云是个温柔的人。”

周泽楷点点头:“阿笑是个好人。”

叶修看着他:“你怎么突然发卡?”

周泽楷笑着将叶修搂过来亲了一下,突然折起伞,拉着他冲进雨里。叶修觉得周泽楷很开心,也许是因为出演了一部畅快淋漓的电影,也陪着他疯。他们像十几岁的少年那样在雨中恣意地奔跑,回到家,在沙发上zuo.ai,湿衣服丢了一地,周泽楷压着叶修恩恩恩,都迫不及待地在对方身上留下属于自己的痕迹。

 

评论(8)
热度(451)

© 雷小菜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