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叶
告诉你一个秘密,周叶特别好
恳请所有文包工作者绕行

[周叶] 影帝的故事 14

第十四章

“OK,过!”导演高喊一声,周叶两人接过工作人员递来的毛巾,擦着身上的水,跑过来看回放。

导演从马扎上站起,拍拍手说:“今天就到这里,大家都辛苦了,收工!”

工作人员互相招呼着“收工了收工了”开始整理器材,收拾现场。叶修擦着头发,周泽楷擦好后把毛巾挂在脖子上,视线盯着摄像机,手却快速地在他腋窝挠了一下,叶修怕痒地一缩,仍是声色不动地看回放,周围的人来来往往的,有一种偷会似的隐秘的快乐。

导演没有察觉到他们之间汹涌的暗潮,张开手臂一把搂住他们,激动地说:“好爱你们哦,我好爱你们哦!”每次看周泽楷和叶修的拍摄,导演都热血沸腾,为两人出色的演技而兴奋得手舞足蹈。

时间将近凌晨,把器材搬运上车后,大家返回酒店。周泽楷和叶修是在回去的路上换的衣服,司机是个大叔,都是男人也没什么避讳。车子一路开去,他们在后座脱下湿nei.ku换上新的,周泽楷的手沿着座位一点点蹭过来,勾着叶修的nei.ku边缘往外拉,再啪地往回一弹。叶修捉住他的手,伸进nei.ku按在自己幸qi上揉。司机跟他们说话,两人就收回手,边回话边继续穿衣服。

到酒店后,叶修刷卡开门,导演在身后和编剧聊着什么,周泽楷走在最后,经过叶修时伸手在屁股上捏了一把,走到房间门口,周泽楷刷卡,回头看他笑。叶修就冲周泽楷的方向,对空气啵了一下,然后进了房间。

次日先补拍因为下雨而中断的部分,然后是金爷和阿云的戏。

警方开始收尾,道上已经有帮会出了事,弄得声势很大,时代变了,上头的风向也变了,过去打打杀杀那一套成为老皇历,时下的东西快变得让人看不懂了。金爷知道很快就会轮到他头上,他也在劫难逃,虽然明知如此,可还是不信、不服、也不怕,隐隐有种宝刀犹未老的气概,好像身体里剩下的最后那点热血也沸腾起来。

但是阿云还年轻,没必要硬蹚这趟浑水。金爷打算送阿云出国避风头,找他来商量,不想却遭到他的反对。

帮会有难,义父有难,他怎么能独自一走了之?况且他放走了阿笑,自认有负义父,义父想要阿笑的命,就让他代替阿笑偿还。

送他走,他不肯,金爷也不勉强,拍拍阿云的肩膀说:“留下也好,上阵须教父子兵。”

这场戏周泽楷只有一句台词,金爷要送阿云出国,阿云说我留下来帮你,其他的都是靠表情、眼神来演绎,周泽楷本身也很擅长这样的演绎方式。金爷与阿云不单有父子之情,还是上对下的从属关系,当听到义父准备送自己离开,阿云的内心惊讶、感动、愧疚,各种情绪杂陈,周泽楷的眼中有了波澜,跟着极快地垂下目光,他心中有愧不敢和金爷对视,也怕金爷看出什么,这一情绪的转变只是一瞬间的事情,周泽楷还是演绎出来了,导演也没有安排面部特写镜头,很自然地拍摄。

叶修站在一旁看拍摄,周泽楷的眼神有一种力量,冷时如刀锋,软时如春水,不自觉地就被带入戏中,被他所感染,跟着他喜跟着他悲。周泽楷又变强了,叶修有一种被人追在身后的紧迫感,也忍不住热血沸腾起来,准你来挑战。

这场后午休,之后要拍摄的几场戏是打戏。刑堂的人怀疑阿云偷放走阿笑,来找他麻烦,警方的人也来抓他,三方人马乱斗,骑摩托在市井间穿梭追逐,阿云开出了城,一路冲到山上,与对方在山间捉迷藏。飞车的戏有两组高难度的镜头,都用了替身,安全完成拍摄。

山间追逐戏,摄像跟车拍摄,导演也跟车指挥,举喇叭哇啦哇啦地喊:A区落叶铺得自然一些;B区怎么窜进一只松鼠,赶走赶走。拍摄时,周泽楷一脚卷起落叶,导演放下喇叭,转头对叶修说:“这个男人真是好靓哦!”叶修对他上下扫视,然后一拍大腿:“是啊,他怎么这么帅呢!”

拍摄结束后,大家一齐鼓掌,因为拍打戏真的很辛苦。周泽楷靠着树干喘息,身上都是打斗时沾的土,接过毛巾和矿泉水,拧开瓶子咕咚咕咚猛灌下几口,叶修朝他走来,工作人员有条不紊地清理现场。

周泽楷休息了一下,然后站直身子面向太阳的方向,双手做喇叭状举到嘴边,大声喊:“叶修——”

叶修——叶修——

四处都是回音,好像有无数人在喊。

叶修低头笑了下,也把手举到嘴边,大声喊:“最帅——”

周泽楷回头看他,本来是想接着喊“喜欢你”的。周泽楷继续喊,这次是自己的名字,回音仍是“周泽楷——周泽楷——”地散去。

叶修也笑着继续喊:“是笨蛋——”

大家笑起来,也狼哭鬼嚎地跟着乱喊:《夜奔》必胜!剧组最棒!导演最棒!我们最棒!

夕阳落在山头,仿佛一伸手就能够得到,金色的光辉从四面八方穿入山间,照在树叶上,照在地面上,照在每一个人的脸上。 

“那个山叫狮头山,编剧推荐的,他以前旅行时经过那里,觉得风景秀丽,我们专门过去取景,在那儿待了差不多一星期,住在当地农户家里。”叶修说,“山里环境很好,没有被过度开发过,晚上收工的时候看到太阳就在你对面,仿佛触手可及,现在那里变成旅游景点了,周边沿线的旅行团把它扩展进去,我在网上看,我们以前拍戏的那个地方还特别竖了个牌子——《夜奔》剧组取景地,感觉像到此一游。”

“后来还有去过那里吗?”楚云秀问。

“休假的时候和朋友去过一次,农户还记得我们,他女儿还找我们签名。”

叶修说到“朋友”,台下的女孩子就长长地“哎”一声,叶修解释:“朋友,真是朋友。”台下又是长长地“哎”一声。

楚云秀问台下粉丝:“你们有没有去过狮头山旅游?”台下答:“有——”楚云秀说:“有没有谁遇到过叶修?”台下答:“没有!”

叶修把手臂搁在膝盖上,矮下身子很认真地问大家:“你们是什么时候去的?”

台下激动得尖叫:新年,暑假,粽子节,十一……

叶修直起身子,笑着说:“好的,我会错开这些时间。”

“这个家伙真坏。”楚云秀面向粉丝问,“他这么坏,你们还爱吗?”台下高喊:“爱——”楚云秀又转向叶修,“拍摄《夜奔》的时候,发没发生过有趣的事情,跟我们分享一下?”

叶修回忆了一下,说:“周泽楷演的角色在电影里是一头银发的造型,但是编剧最开始的设定不是这样的。”

楚云秀惊讶道:“银发是后来改的吗?”

叶修点头:“对。最初阿云在性格上的设定是沉默寡言不善表达,他对阿笑的情感也是隐讳的,要怎么表现他那种喜欢的心情,编剧就想要么让他去染发,因为有了喜欢的人把头发染成粉红色,每次他心情变化,头发就跟着换颜色,但是这个太搞怪了,又不是拍搞笑片,最后还是放弃了,人物的性格也做了修改。”

“当时还拍过定妆照,不知道有没有流出来,周泽楷头发被染成粉红色,很不甘心,撺掇剧组的人也要给我染一个,大家摩拳擦掌准备给我染个绿色的。”

楚云秀顿时热情高涨:“那后来染成了吗?”

“当然没有,他们一堆人来抓我,都被我逃掉了。”

其实也不是真要抓他去染头发,造型不能随便改,大家只是闹着玩,叶修躲得挺隐蔽,结果还是被周泽楷找到了。两人一起藏着,看外面的人跑来跑去,周泽楷说:“亲一下,就当没看见。”叶修不为所动,周泽楷作势要喊人,叶修只好在他脸上亲了一口。

在狮头山取过景,剧组又马不停蹄地返回J城继续拍摄。

警方准备将义兴会一伙人一网打尽,在金爷的别墅、阿云的仓库、帮会其他头目的据点,以及存放走私货物的仓库都派去了警力,阿笑提供了抓捕路线,因为卧底的身份特殊,他没有直接参与抓捕行动。

阿云的仓库被捣,他知道帮会出事了,义父出事了。一番苦战后,阿云在小弟的掩护下冲出警方的封锁,前往别墅去救金爷。快到别墅时,蓦地阿笑冲出,截住了他的去路。

阿笑知道,如果阿云要来,一定会走这条路,他没有把路线告诉警方,而是自己提早在这里等着。他希望阿云永远不要来,不要傻得自投罗网。

“你还有胆来这里?!”他们一齐吼道,互相揪着对方的衣服,准备干一架的样子。

阿云连摩托也没停稳,直接甩在路上,吼完才想起,这已经不是义兴会可以横行的时代了。阿笑把阿云拽到别墅附近一处隐秘的地方,把护照、新的身份证件交给他,要他离开这里,去国外重新生活。阿笑解开警服的扣子,要和他换衣服。

说话间,警方包围了别墅,负责人先举喇叭喊话,缴枪不杀,要金爷一伙投降出来,没有得到回应后,负责人就打了个手势,先遣小队持枪冲入,别墅里立刻飞出子弹,双方交火。阿云几次想冲过去,都被阿笑拦住。

枪声只密集地响了一阵,就停了下来,越来越多的警员涌入别墅,义兴会的人一个接一个地被押出来,最后是金爷,垂着头,被警员扭着胳膊,踉踉跄跄地带出来。

阿云这时才发现他的义父老了,好像被押出来的那个不是叱咤风云、跺跺脚地也跟着颤一颤的金爷,而只是一个垂暮的老者,脸颊的肉耷拉着,头发也白了。阿云哪里还忍得住,甩开阿笑就要冲过去,却被阿笑一把抱住腰。阿笑死死搂住他,猛地吻了下去,他怔了一下,仍望着金爷的方向,阿笑就扳过他的脸,加深了那个吻。

周围都是警笛声,在那样刺耳的声音里,他听到阿笑颤抖地说:“求求你,走吧!”

滚烫的泪猝不及防地从眼眶跌落。情义终究两难全。

周泽楷从小到大无论工作中还是生活中从没哭得这么惨过,上气不接下气,连嘴唇都在抖,浓长的睫毛被泪水打湿,随着闭眼挤泪的动作一根一根地沾在眼下,导演喊了卡他也没听到,仍沉浸在戏中无法脱离。他还是阿云,帮会没了,义父没了,爱着的人虽然紧紧抱着他亲吻,却好像距离很远,他失去了所有,像被金爷捡到前的那个孩子,流浪要饭也茫然的不知道该走哪条路。阿笑在求他,卧底身份曝光时阿笑没有开口求饶,被沉江时也没有求他放过,最后的最后他求的居然是自己离开,于是似乎连恨意也无法再维持下去,支撑他的东西都消失了,残留在心底的一点余情尚无力去弥补这样巨大的空缺。

拍摄结束了,周泽楷的泪还在流,叶修意识到他入戏太深还没有走出来。叶修抱着他慢慢地轻轻地晃:“拍完了,别哭了。”导演和工作人员也发现不对,要过来帮忙,叶修冲他们一摆手,示意自己来搞定。他把双手竖到头顶做兔耳状晃了晃,扮鬼脸逗周泽楷开心。

叶修说话时,周泽楷就已经清醒过来,他被叶修的演技所带动,沉浸在阿云的世界和情绪里无法自拔。叶修的演戏很厉害,与他演对手戏的周泽楷最清楚不过,但他一直觉得“虽然你很强可我也不弱”,好像同台竞技不分上下,然而刚才那段戏让他毫无还手之力,完完全全的被叶修的演技所征服。

他看着眼前扮鬼脸的男人,这个男人从身到心完全地俘虏了他。

他被他所征服,也渴望征服他的一天。

周泽楷一抽一抽的,都有些哭呛到了,看到叶修那个样子又想笑,结果是又咳又笑的。他才刚确定自己更喜欢叶修一些,而且虽然出戏了,但生理上的泪水还是止不住地流,他不好意思地转过身去。叶修居然也跟着转过来,还低下腰,仰头看他,说:“你真是弱爆了,别哭了。”

周泽楷仰起头,好像这样眼泪就不会流下去似的,遮着眼说:“你很烦。”

 

评论(8)
热度(422)

© 雷小菜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