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叶
告诉你一个秘密,周叶特别好
恳请所有文包工作者绕行

[周叶] 影帝的故事 9

小周生快^^

第九章

怕宝哥再在背后放冷枪,那段日子周泽楷出门都是单独行动,偶尔和叶修一起,也要他离自己远远的,叶修却说两个人总好过一个,打架也有帮手,不让他单独出去。那次袭击后,不知宝哥又动了什么心思,总之再无动静了,毕竟是法制社会,横死街头的事不常见。

陶轩以前对手下的经济人团队强调过多次,嘉世管理艺人的理念,主要有两点:一、不听话的艺人不是好艺人,不听话就调教成听话,不然就让他在公司消失;二、不为公司赚钱的艺人没有存在的必要。

简而言之,艺人要听话,还要能赚钱。嘉世上下把老板的两点方针贯彻执行得彻底,周泽楷的和约还有半年到期,本来之前已经准备正常续签,宝哥的事发生后,嘉世自然不会再留他。周泽楷只是一个没有背景的、刚有些走红趋势的小艺人,与各方均无利益瓜葛,陶轩就真的按他所说的“按流程走”,等着和约到期,一拍两散,他没有为难周泽楷,因为没有为难的价值。

半年冷冻期,无戏可拍无事可做,周泽楷一下子闲起来,也不用再早起和叶修挤地铁赶去片场,一时间还有些不适应,还是会早早起来,多年养成的习惯了,生物钟到了那个时间自动会把他叫起来。

有一次,叶修在地铁站等车,发现忘了带手机,急匆匆地回来取。他上了楼,看到周泽楷装影碟的箱子被扔在门外,早上离开时门口还没有呢。叶修是跑着上来的,看到那只箱子不由缓了脚步,走上楼,站在楼梯口。

周泽楷以前说起过,这些电影CD是他从小时候开始一张张收集来的,有他喜欢的,还有那些在电影史上留下浓重一笔的经典片子。叶修知道,他一定也想演出那些经典的电影来,他们都想。

现在那只箱子被扔在那里,和一堆生活垃圾在一起。他们的梦有多重,叶修不知道,他只觉得周泽楷的箱子真是又沉又重,还没有扣手,他弯腰去搬,手滑了一下,没有搬起来。正准备再搬,门开了,周泽楷站在门口看着他,眼神好像在说你怎么回来了。

这种像被撞破了什么事情一样的时刻应该周泽楷尴尬才对,结果周泽楷好像没怎么样,反倒是叶修手僵在那里,有些讪讪地说:“啊,我手机忘了带,回来拿。”

周泽楷给他让了路。叶修走进来,看周泽楷到门口,两手托底把箱子搬了进来,心想果然还是舍不得丢。

夏天快结束的时候,周泽楷走了。走得很突然,走前也没知会任何人,叶修回到家,看到冰箱上贴着的便签才知道他已经离开了。周泽楷说是去旅行,冰箱里塞满了食物,泡面冰激凌零食熟食,都是给叶修留的。

叶修把身子探出厨房,朝阁楼望了一眼,周泽楷的影碟箱子还放在那里,他再看看手里拎的晚饭,多买了一份。

新雪落下的时候,叶修收到周泽楷的视频录像。周泽楷像是在海边,海浪声滔滔,一张晒得略黑的脸出现在镜头里,周泽楷像个蹩脚导游介绍说:“X国,XX海。”大海与天空连成一线,碧波微漾,阳光洒在他身上,像涂了一层蜜。穿着比基尼的外国妞晃来晃去,还对着镜头打了个招呼,然后缠着他问:“嗨,帅哥,今晚有约吗?”视频一暗,就此断了,看得出是周泽楷慌忙关掉的。

叶修看向窗外,小雪还在下着,而周泽楷去旅行的国度却是阳光明媚。

这之后,周泽楷也经常发些旅途中的视频过来。有时是一段音乐,流浪艺人在街头拉着小提琴;有时是一段风景,像一大片薰衣草田,耀眼的阳光下,浓郁的紫色延绵开去,风浪吹过,薰衣草轻轻摇晃,仿佛能闻得到花香。大概周泽楷也觉得那样的景色很美,还在视频里说,真想你也能看到。他骑着一头水牛在田野间走,戴着草帽戴着太阳镜,装束像本地的农民。

有一次他们聊天的时候,周泽楷突然发上来一个“句号”。因为是句号不是别的符号,因为是周泽楷,这个话少的且能简略就简略的家伙,叶修还认真想了想这是什么意思,对话结束?旅行结束?周泽楷发完就下线了,叶修想着想着也睡着了。后来叶修再提起,周泽楷很疑惑,叶修截图给他看,周泽楷回想了半天,说,哦,可能不小心碰到键盘了。

新年过后,周泽楷回来了。他回来得也很突然,像走时一样没通知别人,叶修回到家,看到门口放着的行李箱,意识到他回来了。周泽楷像是刚睡醒,头发乱糟糟的,坐在沙发上吃泡面,听到动静回头看了一眼,嘴角微微勾起,笑了一下,然后转过头继续吃面。

泡面像是刚做好的,袋子还扔在台子上,厨房的窗户覆了一层水汽,路灯的光映上去,黄澄澄的,温暖的颜色。

周泽楷给叶修带了礼物,一条装饰性的贝壳项链,很长,在脖子上绕两圈都绰绰有余。周泽楷说,我想你一次,就串一只贝壳上去。言下之意,想你多多,项链才会那么长。叶修吓得退后一步,惊悚地看着他,说:“你可悠着点,我刚吃完饭。”

与嘉世的和约到期后,没有新公司来找周泽楷,周泽楷也没去找新公司。他没再拍戏,改行做了模特,摄影灯照下来,打光板立在那里,好像仍和拍戏时一样。江波涛找他聚过一次,先是吐槽他去“蜜月”旅行,后来说起宝哥的事难免觉得抱歉,劝他再等等,机会总会有的。江波涛也只是个半红不红的艺人,在这件事上帮不上什么忙。

新的工作地点离片场不远,工作结束后周泽楷照旧会去找叶修,两个人一起回家。琦琦见到他,笑着说:“大帅哥,好久不见了。”又神神秘秘的小声讲,“打得好!那个渣渣以前还占过我便宜,不管怎么样挺你!”几个年轻的女工作人员聊起宝哥沾花惹草的八卦事,可谓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流,琦琦翻个白眼说,那就送他去做鬼啦。几人笑成一团。

这天周泽楷到了片场,听琦琦在那里喊:“叶哥,叶哥,伟大的叶哥,你就收了它吧。”他走过去看,几个负责造型的staff都在,剧中饰演女主角的红星也在,大家逗弄着一只小奶狗朝叶修起哄。

小奶狗是剧里的狗演员生的,因为拍摄的都是一些远景镜头,狗只作为背景的一部分,所以也不是专业的狗演员,就是剧组买的普通土狗一只。该狗和流浪狗鬼混,被搞大肚子,生下一窝狗崽,本来是养在剧组,只是戏快杀青了,小狗的去处成了问题。另几只都被送人了,剩下最后这只没着落。

叶修摆手:“不行,我哪有时间养它啊。”他看向琦琦,“你变得可真快啊,有事就叫叶哥,没事就是老叶。”

琦琦早与他混熟,被揭底也不见不好意思,把小狗托到他面前说:“叶哥,你忍心看这个小可怜无家可归,流落街头,在寒风中刨垃圾箱吗?你忍心吗!”

叶修把人和狗都拨到一边:“你不忍心,你养啊。”他看了一圈,“你们是不是都不忍心?”把小狗丢过去,“来,拿去养。”

琦琦说:“你以为我不想养,室友不让啊,狗毛过敏。”

叶修拉过周泽楷做挡箭牌:“我室友也不让。”

周泽楷蹲下身子,朝小狗招招手。小狗跑过去,因为太小了走路还有些不稳,摇摇晃晃的,周泽楷挠挠它下巴,摸摸脑袋,觉得好软好蠢,一瞬间心化了。

琦琦几个女孩子还在撺掇叶修收养小狗,女主角说:“我负责买狗粮。”琦琦立刻说:“我负责给它洗澡!怎么样嘛,你只出个地方养就好了,其他都不用你管。”

周泽楷抱起小狗,对叶修晃了晃,说:“养吧。”

叶修瞪他,你到底站哪边?

大家一起喊:“养嘛~~~”声音很大,又嗲声嗲气的,路过的工作人员听到,还以为发生了什么,探头看了一眼,心说老叶和这帮女孩子又搞啥呢?

小狗被周泽楷抱回了家,叶修对他说:“你还要养狗?连你都是我在养,你半年没交房租了。”周泽楷出国旅行,花光了所有积蓄。

剧组几个女孩子对小狗很上心,在网上买了狗窝、磨牙玩具,连喂的奶粉都是精装品牌货,琦琦还准备煮猪肝给它吃,叶修觉得狗的待遇比自己好多了。晚上,他和周泽楷拎着一大堆东西回家,知道的是在养狗,不知道的还以为他们喜得贵子,荣升奶爸。

叶修给小狗起名阿周,当然是为了恶搞周泽楷,周泽楷就给小狗按了个姓,以至琦琦几个妹子听到叶阿周这种名字都大呼难听。

周泽楷拿磨牙玩具逗狗,小狗冲他汪汪叫,周泽楷也汪,小狗汪一声他汪一声。叶修看着他们,很无语,说:“你和它倒是话蛮多的。”他用手机拍了一些小狗的照片,周泽楷看了看他,有些意外。叶修就解释说:“夏尔总跟我说想看看小狗,给她拍几张。”

夏尔就是剧中出演女主角的明星,已经出道很多年了,一直走红。她不是女星中最漂亮的,但一定是最有气质的,人斯斯文文,讲话也斯斯文文,像是这个喧闹浮华世界里的一缕清风。

夏尔这缕清风与别个不同,她和叶修很谈得来,并不避嫌,周泽楷去片场时,经常见到他们在一起聊天,现在叶修养了狗,话题就更多了。

夏尔看着叶修手机里的小狗照片,发现了那个“永爱楷楷”的微博账号,她的表情很吃惊。叶修想解释,但是已经被看到了,解释也无济于事,只说:“我随便注册的一个。”

夏尔笑了好一会,还是很难接受的样子:“可是你为什么会起这样的名字,很难想象是你会做出的事,你和小周关系这么好?”

周泽楷刚来,没有听到他们在说什么,他看到叶修的表情有些慌,难道叶修喜欢这一款的?夏尔眼角眉梢都漾着笑,她看叶修的眼神让周泽楷觉得有麻烦了,出国旅行几个月,再回来冒出一情敌。

周泽楷再去片场,有一次,大家在一起聊天,他突然贴到叶修耳边说话。叶修很奇怪,推了他一下,说:“搞什么,突然贴过来?”他们关系一向好,大家都没当回事,还是说说笑笑的,只是夏尔看他们的眼神有些不一样了。

还有一次,吃冰的时候,周泽楷把自己那杯递给叶修,叶修本身不太注意这些,就着他的吸管吸了几口,这一幕也被夏尔看到了。

不久后戏杀青,夏尔那缕清风轻轻吹走了。

那只小狗,他们也没有养多久。小狗进入磨牙期,乱咬东西,常常把家里搞得大乱,周泽楷装影碟的箱子首当其冲被咬烂了四个角;他们下班晚,给小狗准备吃的,多了怕撑坏它,少了它饿得哀哀叫。

“我负责买狗粮。”

“我负责给它洗澡。”

“你只要出个地方就好,其他的都不用管。”

叶修看着满屋疮痍,祖国山河惨淡,家里的东西全换了位,心说真是信了你们的邪。

叶修给小狗找了个去处,打包送回自己家。

叶秋把车停到街口,给叶修打电话,过了一会,叶修抱着狗,周泽楷拎着狗的家当,两个人一起来了。叶修先把东西和狗塞进车,而后简单向两人介绍了一下。叶秋朝周泽楷打了声招呼,周泽楷觉得他们虽然长得像,气质却大相径庭,不说话还没什么,一动起来完全是不同的两个人。

叶秋看看小狗,说:“怎么是只狗?不是接你流落在外的私生子回家吗?”

叶修关上车门,没好气地说:“私生子?你生的?”

叶秋朝他伸手:“抚养费。”

叶修一把拍开:“记得每天喂根火腿肠。”

叶秋开车走了,不一会又把车倒回来,追上叶修问:“你见过李招财?”

叶修想了半天才想起这个人是谁,说:“他本人没见过,倒是见过他弟弟,怎么了?”

叶秋说:“之前在商业酒会上碰到他,他突然提起你,我以为你们认识,他弟弟还在娱乐圈搞投资啊。”

叶修想起那次水枪袭击后,宝哥那边一直风平浪静,据说一改以往沾花惹草的性子,安分得像个良家妇男,也许和李招财有些关系。

 

评论(8)
热度(418)

© 雷小菜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