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叶
告诉你一个秘密,周叶特别好
恳请所有文包工作者绕行

[周叶] 影帝的故事 6

第六章

次年夏,周泽楷参与拍摄的推理剧在暑期档上映,卖了电视台和网络平台的独家。剧本良心,拍得良心,周泽楷本身也很喜欢,每晚拉着叶修一起追剧,一人抱着一盒冰激凌坐在电脑前边吃边看,电视台播的他们时间赶不上,下班回来都放完一集了。

看剧的时候,周泽楷还能回忆起拍戏时的热情,导演、编剧、原著作者为了一处细节反复修改讨论,那样的认真,让他感动。周泽楷在二十集后出场,叶修看完后没有过多的评价,就只是竖起拇指,冲他笑。

看完剧,周泽楷去洗澡。叶修等他洗好再去洗,伸个懒腰,瞄准厨房的垃圾桶把冰激凌的空盒子扔进去,一个进了,一个没进,他也没去拾起来,就扔在那里不管了。

叶修点上烟,看了一会网络上关于推理剧的讨论,听到周泽楷叫他。周泽楷才刚进去洗了五分钟不到,叶修回过头,诧异地说:“你这么快就洗好了?”

周泽楷说:“要停水了。”

叶修立刻紧张起来,三下五除二脱了衣服,直奔浴室。

他们租住的这一带旧居民楼经常停水,尤其是夏天,睡前都要冲个凉,地下水管管线老化,赶上这样的用水高峰,水压上不去,淋浴就会放不出水来,洗个澡都要争分夺秒。前几个月房东还不打算出租了,要他们找房子搬出去。房东的女儿要结婚了,准备把这套房子卖掉,再添些钱换套大的给女儿做婚房。

周泽楷和叶修就忙着在网上、中介四处找房子,心里都在想还要租在一起么,似乎也没什么理由一定要住在一起,然而心里又有些舍不得,说不出什么原因,或许仅仅是因为在拍戏方面的志同道合,找房子的标准也都是按着两人合住的标准找的。

后来房东的女儿和未婚夫情海生波,婚事告吹,房东不必卖房子了,他们也不用搬出去了。大概房东也觉得对他们蛮抱歉的,收租的时候还挺热络地跟叶修聊了会:“你表弟长得挺像那个演员的,就是之前演的电视剧,有好多明星那个。”

她指的是周泽楷拍的那部偶像剧,叶修呵呵呵:“很多人都这么说过。”

房东还关心地问:“你表弟大学还没毕业呢?”

叶修都已经忘记曾经编过的谎话,愣了一下才道:“他留级了。”

房东露出我都懂的表情,不知道她对这句话展开了怎样的联想,或者是受到了什么刺激,总之她突然把话题扯到了堕胎上,“现在的年轻人不得了哦,认识几个小时就能开房,未婚先孕啊搞大肚子啊又流掉啊,很平常的,你说说,这像话么?”

话题跳跃得太快,以至叶修都呆了一下才说:“我表弟没有搞大过别人的肚子。”

说完他忽然想起来,周泽楷搞没搞大过别人的肚子他又不知道,也许真的搞大过呢,他为什么要帮他打包票澄清。说起来和周泽楷合住的这两年,倒没见过他带女人回来,似乎一门心思都用在了拍戏上。

“哎呦,他表哥你别介意,我不是在讲你表弟啦。”房东谈兴正浓,拉着他聊起了女大学生的八卦。

叶修苦着脸说:“前几天房子又漏了,我们每天都生活在水深火热之中,你看房租能不能再少点了?”迅速终结了话题。

叶修奔进浴室,和周泽楷挤在一起洗澡。热水器放出的水流似乎又小了些,弱弱地砸在身上,打香皂时叶修想把热水器关掉,节约着用,又怕等会再打开就真的放不出水来。他拿洗发露洗头,瓶口的喷嘴好像坏了,按了一下,挤出一大坨来。叶修抹了一些在头发上,然后对周泽楷说:“给你点,挤多了。”周泽楷就侧过头去,叶修说:“低点,低点。”把洗发露抹到他头上。

两个人头对着头揉洗发露,揉出满头泡沫,水流冲下来,洗发露流进周泽楷的眼睛,他甩了甩头发。叶修抬头看他,说:“进眼睛里去了?”

周泽楷“嗯”了一声,眯起眼睛,仰头继续冲水。水流沿着下巴滑过喉结,一路流下去,流到乳头又被分成更小的几流,浴室里灯光晦暗不明,照在他的肉体上有一种暧昧的感觉。

太色情,太禽兽了。

叶修心说,忽然有些不自在。他一不自在,搞得周泽楷也很不自在。

他们挤在狭小的空间里,肢体上的触碰不可避免。叶修往架子上放洗发露,胳膊蹭过周泽楷胸前的两点;周泽楷够毛巾,身体碰到叶修的后背;两个人背对着站在淋浴下冲水,屁股还贴在一起,还能感觉到对方臀部肌肉的力道,洗到最后老二都半硬不硬地挺着。

周泽楷洗好后,套上内裤,到外面吹头发。头发被吹得半干不干的,他就拔了电吹风,准备去睡了。经过厨房,看见被扔在外的冰激凌纸盒,拾起来扔进去。

叶修没有马上去睡,用毛巾把头发擦得像丛乱草,坐下来摆弄电脑。周泽楷站在楼梯上看了他一眼。叶修像知道他会说什么一样,对他摆摆手,说:“我上会儿网在睡。”周泽楷就先去睡了。

叶修继续看网络上关于推理剧的讨论。周泽楷饰演的狙击手虽然只是个小角色,但他摘下口罩露出庐山真面的那一刻,不禁让人眼前一亮,特别是周泽楷那张帅脸,给这种亮相增添了更震撼的效果。微博上开始有关于他的讨论。

叶修注册了账号,ID叫什么呢?看别人叫永爱某某,一串火星文字,于是随手写了个永爱楷楷,顶着ID在周泽楷的话题下四处留言:周泽楷最棒!周泽楷最帅!给力表情,加油表情。起哄似的刷了一会才去睡觉。

叶修只是在网上闹一闹玩一玩,过后就把这件事情忘记了。后来他再到微博看新闻,系统自动登录了这个ID,一上线就被私信轰炸了,都是周泽楷的粉丝给他的留言:妹妹是新fan吧,我也喜欢周泽楷呢,他超帅的,这是他以前的资源(高清大图、视频地址),好好欣赏~比心~妹妹加群吗?群里都是同好呢……诸如此类。

极具非法传销组织的气质。不过叶修很为周泽楷开心。

有关注总会引起公司的重视,被公司重视就会分到更多的资源,戏路更广,周泽楷也就有更多的机会去施展他的才华,去演喜欢的角色。

这是一个好的开始。

周泽楷理应飞得更高,站在更广阔的舞台上,被更多人注意到和喜欢。虽然叶修没有表露过,以前还讲他卖红薯,但心里却是这么希望的。

因为推理剧,周泽楷小火了一把,网络上铺天盖地都是他的消息,以前他打过酱油的那些剧也都被翻出来,广大网友的力量是无穷大的,还好周泽楷不混迹社交平台,不然会被扒得底裤都不剩。

周泽楷演的狙击手技能满点,因而在剧中有个枪王的绰号,年轻的女心理医生也就是女主并没有和他走到一起,而是按套路和男主终成眷属。于是网友们都在刷,医生不要你,我们要你;我为枪王奶一秒……这一类的话题。

叶修还开他玩笑说,你现在出门需要戴墨镜了,然后两个人就真的跑去买墨镜了。回来的路上,叶修双手做撒花状,在他左边转一下右边转一下,还讲我暂时当一下你粉丝,你提前适应下在大街上被人拦住要签名的状况。

公司似乎也真的想趁着推理剧的热潮重新启用周泽楷,崔立帮他挑了三个剧本,要他从中选出一个,接下来。以前有工作,崔立就只是在电话里通知他一声,然后发份邮件把剧本电子版传给他了事,何曾这么郑重其事过,搞得周泽楷很不适应。

崔立给了周泽楷一周时间,要他尽快选好剧本,给自己一个答复。周泽楷找叶修做参谋,B城的夏天闷热,鸽子笼似的房间变成蒸笼,晚上他们吹着风扇看剧本,很容易忘记时间的流逝,停水前匆匆忙忙挤进浴室洗澡,玻璃上映出他们的肉体,风扇把纸张吹得沙沙响。

剧本看了没几天,崔立又一个电话把周泽楷叫到公司,告诉他之前的剧本统统砍掉,公司为他接了一部新剧。周泽楷虽然觉得挺莫名其妙的,但是他也没权利质疑公司的安排。

同事对他的态度变得微妙起来,不管之前有没有过交集,现在见到他都要搭上几句话;而以往那些关系还算不错的也变得不一样了,毕竟大家都是竞争对手,曾经不错是因为处境相同;不过还是有几人真心诚意地恭喜他,勾着他的肩膀要他请吃饭,开玩笑说真的红了,不要忘记他们云云。

周泽楷只是笑,心里想,真红了就带着大家吃香喝辣,也带着叶修。

他要和他演对手戏,总会有那么一天的。

周泽楷是和崔立在公司十八线艺人专用的工作间见的面,立在工作间中央的小黑板上写着他们这些十八线的名字和简略的行程安排,他因为突然走红,之前那些行程便都作废了。让周泽楷感到意外的是,陶轩居然也在,他没想到这么快就受到老板的重视,于是也便明白同事对他的态度缘为何。

陶轩盯着他打量,眼神里带着探究的意味,然后露出意味不明的笑容,说:“以前还唱过歌吧?好好努力,你会红的。”好像一句话就能定他的生死。

周泽楷以为陶轩眼里的探究,只是老板在观察手下艺人有没有大红大紫的潜质,后来发生的事才让他明白那个眼神,还有那个笑容,究竟意味着什么。

陶轩走后,崔立不放心地问他:“你还和叶修住在一起?”

周泽楷说:“租不到房子。”

租不到房子?在一个大都市租不到房子?你讲你看上叶修都比租不到房子有诚意!崔立简直被他气得脑溢血,“你少和叶修往来,别总和他混在一起,他这个人,从骨子里就和咱们不是一路的。”崔立似乎还想说什么,却欲言又止,最后只说,“算了算了,反正要不了多久你就会搬的。”

周泽楷想,公司可能很快会给他安排新的住处了。崔立里又交代了一些事,便放周泽楷回去了。

“所以,之前的剧本都pass了,公司又给你接了一个新的?”

叶修翻着新剧本,看到封面上写着某知名大导演的名字,这个人出手必是精品,从无烂片,几乎成了行业内的一种品牌保障。他大略看了看剧本内容,是根据当红作家的同名小说改编的民国剧,同样由名编剧操刀,在这部剧里周泽楷终于从跑龙套升级到男二号。剧本够分量,导演也够分量,可见嘉世对周泽楷的用心。

叶修合上剧本,随口问了句:“资方是谁?”

“华娱传媒。”周泽楷说。

“华娱啊。”听语气似乎并不意外。

不过叶修也没再说什么,而是转了话题:“这个月的卫生你搞。”

周泽楷睇给他一个为什么的眼神。

一个月扫除一次,两个人换着来,上个月就是周泽楷扫的。

叶修说:“你粉丝分享给我一个压缩包,据说里面都是你的黑图。”

“……”

周泽楷也不是很怕很在意那些糗照,不过扫除就扫除吧。

==

我还没吃饭呢!!赶紧觅食去= =

评论(21)
热度(428)

© 雷小菜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