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叶
春眠不觉晓 周叶互玩鸟
恳请所有文包工作者绕行

[周叶] 影帝的故事 5

卖本^^ 双人赛  轮回  刀马旦  恋爱敏感体

第五章

六月的B城天气开始热了起来,周泽楷往冰箱塞了一箱冰激凌,保鲜层还放着一箱泡面,叶修买的。厨房太小,多出一箱泡面都没地方下脚,放不下的东西一律塞进冰箱,对于他们来说冰箱和储藏柜一个性质。

周泽楷新淘到几张碟,都是过去那种黑白片,等着叶修回来一起看,平常这个时间他们已经吃饱喝足或倒或躺挤在沙发上看片了。隔壁那对男女开始嗯嗯啊啊起来,比平常提前了两个小时,十二点的时候这种声音又响了一次,原来不是提前而是多加了一场。

周泽楷没有等到叶修,他睡的时候没有关灯,也忘记关风扇,电风扇仍立在沙发前摇着脑袋沙沙地吹着。

叶修回来得很晚,进门后坐在沙发上抽烟,发现周泽楷还给他留了晚饭,楼下扬记的什锦炒饭。周泽楷睡得不沉,听到开门声就醒了,从充当门帘的T恤后钻出个脑袋看他。

叶修朝阁楼看了一眼,说:“哎,把你吵醒了。”周泽楷直觉他不对劲。

周泽楷的直觉很准,今天确实发生了一些事,叶修在片场遇到刘皓,说起来他们也算老相识。

刘皓也是嘉世的艺人,当年叶修还在嘉世的时候,他就烦他烦得要死,觉得自己的光辉才能都被掩盖了,叶修被雪藏他高兴得差点在家门口放鞭,后来叶修走了,他却没能如愿坐上嘉世一哥的位置,陶轩又签了一个新人。从业以来刘皓一直演反派,演技在线,尤其是这两年在一些史诗级灾难演技的对比下,他的好就显得格外突出。于是多年的媳妇熬成婆,他终于红了,陶轩也终于肯拿正眼看一看他,公司开始让他尝试转型,还给了不少好资源。

刘皓虽然不是红得发紫的一线明星,却也片约不断,接的新戏撞档期,完成上部戏的拍摄后,中期才进剧组。

进剧组后,拉着导演的手声情并茂地说,一直想跟着您学习,这次终于有机会了。话说得虚伪,脸上的笑容也很虚伪。对剧组其他艺人,态度友善;对工作人员,没有架子;总之对上对下,都是一团和气,虚伪的和气;对叶修——发现和他同剧组后,刘皓故意NG,上午让他在泥地里滚了两小时,下午在大太阳下躺了两小时。

叶修演的那个尸体望着天死不瞑目,眼睛都被阳光晃得有些花了,下戏后眯着眼向远处看。刘皓打发走端茶送水的助理,跑过来,用乍逢故人的惊喜语气说:“我就说嘛,这具尸体怎么演得这么逼真,原来是大影帝倾情出演。”他装模作样地向周围看了看,“叶哥,你助理呢?这么热的天,他怎么把你丢在这儿不管了?”

刘皓把小风扇一递,说:“用我的吧。”叶修没接。

刘皓呵呵一笑又收了回去,自顾自地继续说:“叶哥,咱们好久不见,你过的好吗?听说你总在片场演尸体,你演技那么好总演这种角色是不是很寂寞呀?要不要我和导演说一说,给你加几句台词?”接着他马上拍拍头,笑道,“抱歉抱歉,我忘记了,这部不是玄幻剧,尸体不能诈尸。”

他期待着从叶修那张淡定得让他恶心的脸上看出点别的情绪,然而没有,他的话似乎没对叶修造成什么伤害,叶修依旧是那副样子,说:“论演戏,我哪里比得上你。”

他说的是演戏不是演技,刘皓当然听得懂这嘲讽的意味,心想,你就装逼吧装逼吧,你已经跌到谷底,也就只能装装逼了,除了嘴上快活还能怎么样。他走近几步,贴到叶修耳边,脸上又露出那种虚伪的笑容,但在外人看来他们一定是和睦亲切的。

刘皓笑着说:“尸体不能诈尸,咸鱼也别想翻身,你拿过影帝又怎样,你永远没机会上场了,这个舞台早就不属于你了。”然后他像换了一张脸一样朝围栏外喊着他名字的粉丝挥手点头,走过去与她们合影。

这段插曲过后,拍摄继续,不过没有叶修的戏份了,他站在休息区看拍摄。片场是他最熟悉的地方,导演一时喊action一时喊cut,演员说着台词,灯光亮得像个太阳,摄像向前推进,他不由得也跟着向前走,仿佛有什么在吸引着他。

叶修看了很久,大家都收工了他还站在那里。琦琦背着挎包跑过来,在他肩头拍了一下,说:“喂,老叶,你怎么还在发呆啊,都呆了一个下午了。”自从知道和周泽楷没戏后,她在叶修面前就原形毕露了,也不甜甜地叫叶哥了,都是老叶来老叶去的。

“晒晕了。”叶修笑了一下,跟着琦琦几个女孩子一起出了片场。

后来他又到江边吹风,码头停着的轮船上在开派对,衣香鬓影觥筹交错,也像一个大舞台。他趴在栏杆上边抽烟边看,被江风吹得舒服,不由多看了一会,回来得比平常晚。

“有没有想过放弃?心里有动摇过么?”楚云秀问。

“没有,如果人生有一件一定要做的事,对我来说,那就是演戏。”叶修说,“我想过可能会演一辈子尸体,想过可能真的没机会了,但没想过放弃,放弃才是什么都没有了。”

叶修把烟头按进烟灰缸,掰开方便筷子开始吃饭。周泽楷在楼上看他,忽然觉得那个画面很落寞,炒饭已经凉掉了,不像刚出炉时那么让人食指大动,油腻腻地粘成一坨,风扇吹到裹在外的塑料袋,发出奇怪的声音,叶修低头吃饭,看不清表情。

周泽楷摘下当门帘的T恤往身上套,又去拿裤子穿。叶修看着他,有些奇怪:“这么晚了,你还要出去?”

周泽楷拉上拉链,走下楼说:“带你吃好吃的。”叶修被他拉着往外走,喊道:“你不睡觉了?现在都几点了。”

夜虽然已经深了,这座城市却尚未沉睡,楼下的街市仍像白天一样热闹,大排档也都没有打烊,光着膀子的男人坐在一起吃吃喝喝,热气从涮锅里腾腾升起。烧烤摊前围着许多吃串的人,签桶子快被空签子撑爆,张牙舞爪的,像个刺球。他们挤进去要了羊肉串和啤酒,然后到里面找了空位坐。

烤串的是个长着络腮胡子的新疆人,卖力地扇着硬纸板,烟顺着风四窜,不知道为什么这类人好像都长得同一个模样。羊肉串烤好了,烤串的喊了一声,周泽楷取了回来。冰啤酒已经卖完了,剩下半凉不凉的,不过喝起来也挺带劲。

两人吃着东西,听旁边一桌喝高的几人大声说话,过了一会,叶修问:“拍戏的时候,你开心吗?”

当然开心了,周泽楷想,虽然演的都是不起眼的小角色,可他很投入也很享受,当然也想红,也希望被喜欢,有粉丝,但是那些不是最重要的,最重要的是他可以拍戏了。

周泽楷一直喜欢演戏,小时候看到电视机里的人觉得又神气又有趣,那时候不知道怎么才能成为演员,父母对这方面也不了解,后来嘉世的星探相中他,他签了约,像拿到了入场券一样开心,虽然现在他已经知道要做演员应该去考电影学校。

演绎一个角色就好像赋予它生命一样,他成就了那些角色,同时那些角色也成就了他,听起来很玄幻很疯魔。周泽楷没有跟人说过这些想法,不过他觉得叶修能懂,因为他们都喜欢演戏。

周泽楷想问他,那你开心吗?

周泽楷直觉今晚的叶修并不开心,只是他毕竟不善于言辞,问不出这样的话,口拙得难以开口。他给叶修倒酒喝。

叶修吸了一口快溢出来的啤酒沫,说:“我酒量很差,喝不了几杯就会醉,以前拍戏喝了两瓶直接倒了,把他们都吓到了,还以为我酒精中毒,后来我睡了一整天才醒。”

周泽楷暗中打量了他一下,估量着叶修要是真醉了,他应该能扛回去。

不知不觉他们一直吃到收摊,大排档也都打了烊,整条街一下子冷清起来,连灯光都暗了许多,只有路灯还亮着。两个人都喝醉了,不过和叶修比起来,周泽楷还算清醒,架着他往家走,路灯把他们的影子拖得长长的。他们走得摇摇晃晃,好像在跳舞,飞车族招摇地从街道上开过去,摩托突突突的响,还放着动感的歌。

这一醉,叶修睡到第二天下午才醒,睁开眼第一件事赶紧给导演助理打电话请假,助理告诉他,有人帮他请过假了。叶修想,一定是周泽楷。挂断电话后,看到手机推送的娱乐新闻,他和刘皓上了头条。

新闻标题——你所不知道的,明星暖心瞬间,上面写刘皓在片场不仅丝毫没有明星架子,跟群众演员也相处融洽,因为天气热,还送小风扇给对方吹风,很是盛赞了一番。那个衬托刘皓光辉形象的群众演员就是他,叶修扫了一眼新闻,无所谓地笑了笑。

他到冰箱拿泡面吃,看到贴在冰箱门上,周泽楷留给他的便签。两行字,第一行:帮你请假了;第二行:很难洗,后面画了三道黑线。

很难洗?什么意思?叶修把便签拿下来看了看,突然一道霹雳劈在脑中,他似乎好像隐约地想起昨天他们喝醉后往家走,周泽楷看着他的眼睛说,其实我是你的fan。他也捉住周泽楷的手说,要不要我给你签名?

然后他们跌跌撞撞比长征还要艰难地爬上了七楼,回到了家,他找来笔,对着周泽楷左看右看,说,签到哪里?再然后他们不知道怎么滚上了床,或者是他把周泽楷压倒在床,说,签在这里吧。在周泽楷脸上题上了大名。

我是你的fan。

其他那些事叶修都忽略不计了,只有这句话在他脑子里来来去去地回响。他拿出泡面,关上冰箱,用手机给周泽楷发了一条足以让对方嘲笑他一辈子的短信:我不睡粉。事后回想,可能是刚睡醒,脑袋不太清醒。

“周泽楷,那个迷妹迷弟遍布世界各地,天桥卖报纸的王奶奶都认识的超人气巨星,是你粉丝?”楚云秀笑得露出小白牙,又夸张又惊讶地问道。

台下西北方立刻起了一阵骚动,那里坐的都是年轻的女孩子,挥着应援扇,抿着嘴笑。

“不是。”叶修否认,跟着又补充道,“以前肯定不是,现在是不是不知道,他没说过。”

刘皓那件事之后,八月份,A国摇滚巨星开世界巡回演唱会,中国站首站B城,上一次巨星到处摇滚的时候,周泽楷还在读高中。收工后,周泽楷以火箭一般的速度赶回家,打开电脑抢票,不管怎么刷新,网页都是没响应。代理网站晚八点半开票,现在是九点四十,开票后不到十分钟就售罄了,连网站都被挤瘫痪了。

巨星演唱会购票方式有两种:一、到主办指定的代理网站购买;二、到主办指定的购票窗口购买。第一种显然已经失败了,只有第二条路可以走。周泽楷到购票窗口时,买票的队伍已经排出一条街外,不少人是带着铺盖卷来的,看样子是准备熬夜坚守,还有交警在维持秩序。

周泽楷跟的剧组快杀青了,他的戏份也已经拍摄完成,不过他还是跟剧组请了假。晚一些的时候,叶修来送饭,两个人坐在路边吃,叶修说:“你偶像不是我吗?”

周泽楷倒是有些意外他会把那句话当真,想了想照实说:“那是鼓励你。”

虽然承他情,可是叶修还是一阵无语,想想之前那条短信,简直丢脸。

吃完饭,叶修也没有走,讲不出为什么不回去,可能觉得回去了也没意思。两个人各自玩着手机,周遭排队的人也都是如此,或是小声地聊天,卖票的工作人员早已经下班了,队伍没有移动。

玩了一会,叶修点上烟,仰头看夜空,今晚星星很多。周泽楷看他朝天喷出口烟,像自言自语又像在问自己:“你不抽烟的啊?”一会又有些难以理解地问:“演唱会真那么好看?”周泽楷睇去一个热切的眼神。

排了一晚上加一上午的队艰难地买到了票,结果周泽楷还是没看成演唱会,当天崔立打来电话,叫他去公司开会。周泽楷把票送给叶修,那架势很像托孤。叶修去看了,还挥着荧光棒跟粉丝们一起摇摆,只是依然不理解周泽楷为什么喜欢这种音乐。

这一年的夏天就在国际巨星刮起的摇滚热潮中过去了。

评论(14)
热度(438)

© 雷小菜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