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叶
告诉你一个秘密,周叶特别好
恳请所有文包工作者绕行

[周叶] 影帝的故事 4

可能有雷

第四章

收工后,回家的路上,叶修就觉得周泽楷蔫蔫的,虽然平常他也少说话,现在却是一副没什么精神的样子。晚饭也没吃,只拨弄了两下就倒垃圾桶了,叶修问他:“没胃口?”他也没回答,指了阁楼一下,意思是自己先上去睡了。

叶修觉得他睡一觉休息一晚,明天就能恢复过来,结果坐下来看电视的时候,听到周泽楷在咳嗽。叶修不放心上楼去看,周泽楷蜷缩在被子下,面色潮红。叶修摸了摸他额头,有些热,可能发烧了。

他在家里找药,没有找到,只好去药店买。叶修穿上外套出门,外面起了雾,建筑物、汽车的灯光一律模模糊糊的,恍惚有种行走在鬼市的感觉。他买了药,想起周泽楷没有吃饭,空腹好像不能吃药,又买了粥。

回到家,叶修把周泽楷叫起来,说:“先把粥喝了,吃了药再睡。”

阁楼的小灯亮在头顶,昏黄的灯光将一切照得柔和,周泽楷的心也不由得温柔起来,酝酿着想说些什么。

叶修看出来了,笑着说:“怎么这副表情,想谢我呀,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客气了?”他抖出根烟要抽,又想到周泽楷还在咳嗽,没有点,只在嘴里叼着。

最终周泽楷还是什么都没有说,端起碗搅着粥喝,滚烂的米粒里混着地瓜块,是每日早晨都会吃到的粥铺卖的粥,很平常,此时却觉得又软又香。叶修蹲在床边翻他箱子里那些电影碟片,挑出几张有兴趣的到楼下看,说:“有事情叫我啊。”

吃了药的缘故,第二天周泽楷看起来精神了点,不过说话时还有鼻音。这一天照旧拍戏,中午吃过饭,叶修掏出药盒扔给周泽楷,说:“你自己都不想着带啊。”

在片场,周泽楷总是被骂的一个。虽然只要卡戏,导演就会发动狮吼功,不放过任何一个活物,但他也不是什么有分量的大导演,当红艺人得罪不起,所以像周泽楷这样的十八线就承担了主要炮火,被骂得最多也最惨。

这场戏是女主和男三的一小段对手戏,讲男三终于因爱生恨,心情产生剧变,除了要拍出女主美丽动人的脸,还要拍出男三对她又爱又恨痛苦纠结的眼神。

拍了几条,导演都不满意,对着周泽楷骂:“你的脸打石膏了,这么僵?又爱又恨的眼神不会做?那恨的眼神会不会啊?你能不能表现得凶狠一点!”

“你是不是以为长了一张好看的脸就能红?你这样的一辈子都红不了!”

“你还演什么戏啊,你会演戏吗?还是回家卖红薯吧!”

导演拿着大喇叭吼得全世界都听得到,片场鸦雀无声。

周泽楷尴尬地站在那里,脸上不知道该做一个什么样的表情。有那么一瞬间,他想可能他真的不会演戏,也不适合做演员,唱歌的时候练了好久才不躲镜头。

片场助理忙着圆场,给导演灭火,周围的人像解了穴一样又都动起来。导演发话这一条留到明天再拍,收工,大家都离开了。

周泽楷想,他也该走了,可是又不知道该走去哪里。

有东西在头顶猛啄了几下,又绕到身前,是一只张着血盆大口的唐老鸭手偶——片场的道具,在剧里男三送给女主的小玩意儿。叶修把那只鸭子套在手上,鸭子就像得了羊癫疯乱蹦乱跳,他捏着嗓子用神经兮兮的腔调说:“发呆够了没有,等你好久了。”

不知道为什么周泽楷忽然有些想笑,没什么力气似的举起拳砸在鸭子脸上,叶修还配合着惨叫一声,一边和他往外走一边说:“还挺好玩的,是不是?”

出了片场,朝地铁站走去,路人与他们或顺行或逆行,不知道这些人要去哪里。一路碰到几个推三轮车卖水果的,自从水果超市兴起后这种小水果摊已经不多见了。他们沿着楼梯往地下去,叶修走在前,叼着烟双手插兜,风吹动他头顶的头发,周泽楷想,这个人要走去哪里。

到了地铁站等车,周遭的人行行色色,却一律低头摆弄着手机,这些人做着什么样的工作,有着怎样的人生,又都要去哪里。地铁要开去哪?他要去哪?

来车了,叶修把烟扔在地上,低头踩了一脚,说:“放弃比坚持容易许多,你要想改行卖红薯,也不用麻烦导演,我多骂你几次好了。”

他们上了车,下班晚高峰已经过去,地铁里空荡荡的,两人随便找座位坐。叶修没再说什么,周泽楷习惯性地塞上耳机听歌,听了一会,感到肩头一沉,叶修靠着他睡着了。

地铁开得飞快,外面的广告灯牌好像连成了一条线。他看着他的头顶,这个家伙仿佛又跳出来问,组合解散的时候,你为什么没走呢?无数声音也从角落里冒出来,为什么没走呢?为什么没走呢?他自己也在跟着问。

“我也喜欢演戏。”周泽楷看着睡在肩膀上的脑袋,喃喃地说。

所以,好不容易才拿到入场券,怎么舍得离开。

他盯着叶修看了一会,不知怎么忽然就想起马文骄说过的话,“原来你喜欢这种老男人。”他不是gay,而且这种也不是他喜欢的那一款。这样想着,脑袋放空,结果坐过站了。

“你怎么不叫醒我,你听歌这么投入的?”叶修看了看他,“你不会还因为导演的话不开心吧?”

周泽楷也不好解释什么。

下车后,因为都很饿,先找地方祭了五脏庙才回去。

回到家后,叶修陪周泽楷对戏,对白天没过的那条。叶修认真看了两遍剧本,记下女主的台词,酝酿感情,进入状态。他一入戏,眼神、表情、气势瞬间就不一样,周泽楷忽然有种感觉,那种知道你厉害,但是不知道你这么厉害。然而他看着叶修,却认真不起来。

叶修看周泽楷在那里笑,也不知道在笑什么,问他,也不说。叶修一边抓他痒,一边恶狠狠地质问:“说不说?说不说?你到底在笑什么?”

周泽楷瘫在沙发上,终于笑着说了一句:“没有你这样的女主角。”

叶修严肃地告诉他:“所以,我的牺牲是很大的!”

“你们经常对戏是吗?”楚云秀问,“好像还吓到过人?”

“吓到过周泽楷的妈妈,好像让她误会了。”

新年的时候,剧组放了几天假,一年当中也就这几天休息,周泽楷是一定要回家陪父母过年的。叶修不回去,他因为演戏的事情和家里闹得不愉快,这么多年过去一直没有和解,回去纯属给彼此添堵。

周泽楷觉得他一个人孤零零地在出租房过年怪可怜的,要他跟自己回家。

叶修说,会不会太打扰啊。周泽楷直接帮他订了机票,两人一起回去了。

周泽楷的父母和蔼可亲,周泽楷完美地继承了他们相貌中的优点,两人都很健谈,周爸爸也不是那种严肃家长的画风,所以叶修很不明白,周泽楷那么不爱说话到底像了谁。

晚饭很丰盛,都是家常菜,让常年吞食地沟油的周叶两人感受到家的味道和妈妈的温暖。凉菜是他俩拌的,用的麻酱也是他俩调的,一个顺时针搅一个逆时针搅,差点搅泻了。一家人围坐在一起,看着春晚说说笑笑,画面十分温馨,叶修也被感染,想着是不是该给家里打个电话的时候,先收到他弟弟叶秋的短信。

叶秋说,爸爸今年也没有在电视上看到你,很开心,家里的电视机保住了,新年伊始这是个好兆头。叶修从字里行间读出了一种我是罪人的感觉。

周泽楷家不大,叶修住周泽楷房间,和他挤一张床。烟火在夜空绽放,爆竹声劈劈啪啪,叶修想着他们刚认识的时候还挺逗的,然后睡着了。

过年就是聚会、聚会、聚会,亲戚聚朋友聚老情人聚跟赶场似的。周泽楷聚会的时候,叶修要么出门去领略这座陌生城市的风采,要么在家玩周泽楷的电脑。除了聚会,其余时间周泽楷都在家里研究剧本背台词。

这部戏到了后期,剧情发展到高潮阶段,人物冲突加剧,正需要男三这种反派发光发热,丧尽天良,干尽坏事,所以后期周泽楷戏份比较密集,和几个主角都有对手戏,跟男主的冲突,跟女主的情感纠葛。叶修陪他对戏,角色变换,从男主到女主。

对完男主的戏,周妈妈找个借口把周泽楷叫到厨房,叶修假装路过,听她教育周泽楷说:“你和小叶好好相处,不要吵架。”

对完女主的戏,周妈妈又把周泽楷叫到厨房,叶修听她担忧地问:“你和这个小叶到底什么关系?”

不知道周泽楷怎么解释的,或者根本没解释,总之后来周妈妈看他的眼神不那么友好。

假期结束后他们回到B城,剧组开工,之后又过了一个月新戏杀青。紧跟着崔立帮周泽楷接了一部悬疑推理剧,剧本由知名推理小说家的代表作改编而成,难得的好剧本。周泽楷在剧中饰演一名狙击手,某次执行任务中误伤路人致其残疾而引咎离职,因承受不了内心的谴责接受心理辅导,爱上了年轻的女心理医生,在之后发生的一系列凶杀案中被警方怀疑为凶手,是个颇具争议的角色。误伤事件对他的心理产生了很大的影响,为了表现出事件之后人物的变化,这个角色常年不是戴着棒球帽就是戴着口罩,只露出一双眼睛。

崔立说他好不容易才争取到这个角色,要周泽楷好好珍惜不可多得的机会。实际上原定出演的艺人嫌弃不能露脸,人设、定位又都不讨喜,不愿意接,这才找周泽楷顶上,不然这种好剧本哪轮得到他这种名不见经传的十八线演员。

周泽楷倒是很喜欢这个角色,也很喜欢剧本,开机前做了大量的准备工作,读了原著,还专门去学习射击。

推理剧在M城取景拍摄,周泽楷自然跟剧组驻扎到M城,叶修依旧跑龙套演尸体,晚上收工回来有时候他们会聊QQ,不过聊的都是推理剧的剧本,讨论周泽楷那个角色的心路历程。这一晚聊完正事,周泽楷突然打上一行字问他,我的电话是你给琦琦的?

琦琦是上个剧组的化妆师,人靓音甜,一开口让人犹如过电。这次叶修又和她同剧组,被她叶哥长叶哥短地叫着,还分零食给他吃,还约他出去玩。叶修找个借口推了,但是对方的意思他还是明白的。叶修说,是呀,她总讨好我,就是想追你嘛。

周泽楷没再说话,过了一会头像变灰了,下线了。

白天,琦琦在片场问叶修,周帅哥都喜欢什么呀?晚上,叶修在QQ问周泽楷,你都喜欢什么呀?

琦琦问:叶哥,他对什么话题感兴趣,聊什么他会话多一点?叶修问:你对什么话题感兴趣,聊什么能话多一点?心想:聊什么都一样没话,背台词的时候话最多。

琦琦问:我总找他聊天,他会不会觉得烦啊?叶修问:别人总找你聊天,你会不会觉得烦啊?

在片场只要闲下来,琦琦就捧着手机聊微信,今天B城天气好好呀晚上你吃什么你size多少……叶修觉得他俩肯定勾搭成奸了。

周泽楷拍戏一去三个月,杀青回来还给叶修带了礼物。叶修看着他,觉得他好像瘦了一些,晃了晃礼物盒,说:“不会是送妹子剩下的吧?”

周泽楷作势就要把盒子抢回来,叶修赶紧往身后藏,拆开一看,心想果然是送妹子的,盒子里装着一只绒毛怪手偶。

其实聊QQ的时候,周泽楷问过他,喜欢什么。当时他回答,喜欢烟啊。周泽楷回了一个流汗的表情。叶修说,除了烟一时还真想不起别的来。

琦琦打电话来,约周泽楷出去。周泽楷没有拒绝。

叶修觉得他今晚不会回来了,所以睡到半夜听到开门声时,他很惊讶,睡眼惺忪地问:“你怎么回来了?”问完又倒回床上继续睡。半睡半醒间感觉浴室的灯亮了,周泽楷在洗澡,他听着哗啦啦的水声彻底睡过去了。

第二天到了片场,琦琦把他的零食都收走了,还对他做了个鬼脸,说:“你给的情报一点都不准!”

叶修说:“送了人的东西还带往回拿的?我都开袋吃了,这你也拿回去?”

后来,叶修路过化妆间,听到琦琦和另几个staff说:“他真是好帅,可是也好难追,是我追过的人里最难上手的一个。”据说那晚周泽楷请她吃了顿饭,然后把她拒绝了。

 

评论(10)
热度(442)

© 雷小菜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