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叶
春眠不觉晓 周叶互玩鸟
恳请所有文包工作者绕行

[周叶] 影帝的故事 3

试验一下存稿箱

 

第三章

江波涛对哥们的事很上心,第二天给叶修发短信解释事情的前因后果。短信很长,收了五次才收全,叶修在片场一边吃饭盒一边看,江波涛说他哥们冤啊。周马两人以前是合租的室友,马是gay,还是圈里的名gay,垂涎他哥们的美色一直想泡他,周泽楷不堪其烦,搬走避祸,没想马竟然杀上门来了。江波涛说,他哥们因为长得帅,这种事情以前也经常发生,只不过这次的对象是个男的。长得帅有错么,长得帅怪谁啊,他很为他哥们不平。

99%叶修是不信的,剩下1%在感慨长得帅也挺不容易。

他对周泽楷也很上心,本来之前也没想过探究对方的过去,大家同一屋檐下自然地相处了解就好,但是那件事以后不一样了,也许江波涛说得对,他恐同。

叶修上网找周泽楷的八卦,发现他混得挺惨。周泽楷是十八线艺人,不要说八卦,正式的新闻通稿都没一个,百度百科倒是有,估计是嘉世的工作人员建的。百科上说,周泽楷读书时因为形象出挑被嘉世的星探慧眼识金,拍了一支MV后就正式签约了。那时叶修已经被雪藏,不再去公司,自然也没见过这个新人。

周泽楷的理想是演戏,签约的时候想必很开心以为梦想成真,后来才发现原来公司签他是要他唱歌。

叶修在视频网站找到周泽楷当年的打歌现场,还是高清修复版,不知道是不是粉丝上传的。歌词、旋律青春洋溢,只是那时候的西装马甲造型现在看起来好傻,画面里的周泽楷比现在还腼腆,腼腆到甚至躲镜头,镜头一扫过来眼神就开始飘。

周泽楷的星途可谓黯淡坎坷,他以组合歌手的形式出道,运气不好,前后组过两个组合都解散了。一个主唱闹单飞;一个没人气,新歌推出后外界没水花,被人骂好歹也算有关注,他这个连骂的人都没有,彻底完全的无视,或者说根本无法引起受众群体的兴趣。组合里另两个成员也是学生,大概终于明白娱乐圈这碗饭不好吃,解散后回去继续读书了。

像周泽楷这样的艺人嘉世有很多,娱乐圈很残酷,不是形象佳有才华就一定会红,有时候往往需要的只是一个机会,有的人不走运,可能一辈子都等不来这个机会。

组合解散后,周泽楷不用唱歌了,公司不再推他,连经济人也换了。现在的经济人叫崔立。叶修知道这个人,在嘉世专门管理这些不红的艺人,有工作会叫他们。周泽楷开始跑龙套,比叶修好一些,没沦落到演尸体。

有一次,叶修看周泽楷的MV被他发现了。

周泽楷去冰箱拿冰激凌,从他身边路过,朝电脑看了一眼。叶修想切换网页已经来不及了,既然都被发现了他也不藏了,坦然地继续看下去,刚好他还有个问题一直想问周泽楷。

“那时候你为什么没走?组合都解散了。”

周泽楷想了想,说:“我不喜欢读书。”

他把勺子插在冰激凌上,看看MV再看看叶修,眼神很难形容,如果非要形容和那种沉冤未雪的感觉很像。叶修觉得他一定是想解释上次那件事,结果他盯着自己看了半天,依旧是一句话也没有说。

叶修想,周泽楷能交到江波涛这个朋友,对他的人生一定很有帮助。

周泽楷吃完那盒冰激凌就上楼了,戴着耳机躺在床上好像在听歌,但是叶修总觉得他在偷看自己。

阁楼是半敞开的空间,正对着叶修的床,中间除了沙发、饭桌、电视机没有像样的障碍物。马文骄来过后,隔天叶修就拉起了一道屏蔽——他在阁楼拴上晾衣绳,因为找不到其他合适的东西,只好用周泽楷的T恤当帘子。往绳上挂T恤时,周泽楷足足盯了他一分钟。

叶修看一会MV就往阁楼瞥一眼,周泽楷的确在看他,两人的视线越过障碍物对上。周泽楷问他:“那你呢?”

好半天叶修才想明白他是在继续“那时候你为什么没走?”的话题,叶修说:“我喜欢演戏。”

他去冰箱拿冰激凌,发现最后一盒被周泽楷吃了。

“你怎么不按着台本上的问题问?”

楚云秀做了一个夸张的表情,激动地说:“你怎么能说我们有台本!我们的节目是现场问答模式,绝对没有提前设计过!请观众朋友一定相信!”

叶修诚恳地说:“大家多关心关心我的作品,别总问私人问题。”

楚云秀的表情一下又恢复正常,笑着说:“聊作品的是隔壁的《艺术人生》,我们就是这样一个八卦的节目,听说那时候你们关系特别好,衣服都混着穿?”

叶修笑道:“哪有那么夸张,最开始也没多好,后来才慢慢熟悉的,男人住一起很随便的,脏衣服都攒成一堆才洗,房东那台洗衣机又没有甩干,衣服晾在一起,当然谁的干了穿谁的。”

楚云秀一阵无语:“还真是朴素的理由啊。”

叶修探过身,要看她手里的问题提示卡片,说:“刚才那个问题台本上也没有。”

楚云秀朝后躲,台下又是尖叫又是笑,她坐正后说:“听得出来,当时生活很辛苦?”

叶修说:“当时比较穷,接不到正经的戏,跑龙套赚的只够吃喝,租的那个房子还漏雨。”

B城下了快半个月的雨,雨不大,可是淅淅沥沥缠缠绵绵不停歇,仿佛到了江南的梅雨季节。

叶修密切关注同居人的动向,特别是半夜,所以阁楼上有点动静他立刻醒了。傻兮兮挂着的T恤上映出一道惨白惨白的光,叶修问:“你干嘛呢?”

周泽楷撩开衣服,把手机往下照,说:“漏雨了。”

睡觉的时候,周泽楷感觉有液体滴在脸上。几个小时前他刚看完一部犯罪片,第一反应有人在楼上行凶,把尸体大卸八块,血顺着天花板淌下来了。他吓得一个激灵醒了,然后想起来自己住顶楼,应该不会有人那么神经跑到房顶分尸。

叶修跑上楼,两人借着手机的光朝上看,天花板有一道黄色的痕迹,渗着水,墙皮鼓了起来。叶修说:“先在沙发将就一晚吧,明天找房东来看看。”

周泽楷把被褥撤下来,放在一旁,到小沙发上睡。叶修也躺回床,迷迷糊糊将睡未睡的时候,惨白的光又亮了起来,周泽楷一脸无奈地又举着手机朝上看,雨一路漏了过来。

周泽楷抱着毛巾被转移到地板,没过多久,叶修就去和他做伴了。

家里能接水的东西都被用上了,从阁楼到叶修的床摆开一条长阵,漏雨声叮叮咚咚。他们把床垫搬下来躺在地上,街上不时有汽车驶过,车灯的光晃到墙壁上。十二点的时候,隔壁准时响起叫床声,两长一短,女的“啊啊啊”男的“嗯嗯嗯”,房子都漏成水帘洞了,居然还有心情做这项运动。

叶修看了周泽楷一眼,不知道他睡着了没有,他不动声色地向后移、再移,咚一下撞到床腿。叶修揉着脑袋,看周泽楷突然靠过来,一大团黑影一样,盯着他看了半天,终于说了一句话:“我不是gay。”

叶修做了一个从业以来最真诚的表情,说:“我相信。”

这一晚他又没睡好。

住了一星期水帘洞,雨终于停了,房东找人来补房子。天气渐渐转凉,叶修站在阳台抽烟时发现,不知道什么时候街上的树树叶都变黄了,好像集体约好了一样。

周泽楷很喜欢看电影,从片场下戏回来,他习惯坐在沙发上要么看电视剧,要么用那台已经被时代淘汰的影碟机放电影看。看得很投入,表情认真,眼神有一种燃烧着的光芒,叶修知道他在揣摩学习。

有时候叶修会跟着一起看,有一次还看了一部他参演的电影。影片讲述了一个特定时代下的大英雄铲奸除恶后,死在了一个抢劫犯手里。这个打劫的并不管时代怎样,失去了大英雄国家又会怎样,他甚至不认识对方,他只要钱。把人捅死后,发现身上没钱,他还骂了句“妈的,穷鬼。”电影基调很压抑,结尾更是令人唏嘘。

大英雄由实力派影星韩文清出演,叶修演那个劫匪。这是他复出后接的第一部戏,只在临近结尾时出现了不到十分钟,但是演得又凶又悍,坏得入木三分,让观众恨得牙痒痒。化妆师造型师技术了得,当年还获得该奖项的提名,不看演员表都看不出这个角色是他演的。

叶修叹气,哭笑不得地说:“就因为这个结局,韩文清的粉丝到现在还在网上骂我。”周泽楷不说话,只在那里笑。气氛融洽,于是叶修趁机又用那种不放心不确定的语气问:“你真的不是gay?”当然没得到回答,不过看表情,叶修觉得周泽楷是真的懒得理自己了。

娱乐圈说大不大说小不小,群众演员也都是固定的那些人,有时他们会接到同一部戏。古装戏杀青后,叶修和周泽楷进了同一个剧组,他依旧演背景布角色,周泽楷也依旧跑龙套。

早晨起床后,他们挤到卫生间,一个闭着眼睛刷牙,一个闭着眼睛方便。整装完毕后到楼下粥铺吃早点,赶地铁去片场。上班早高峰,人潮汹涌,车厢里人贴人,好像压缩罐头,如果有空座坐他们会困一小觉,如果没有站着也能睡。

“听说那时候还有人在片场给你们起过绰号?”楚云秀问。

叶修说:“是有人起过,叫我尸体专业户,他的好听一点,叫路人甲。”

新戏走偶像剧路线,影视红星云集,于是也就相当得腥风血雨,粉丝为争番位先在网上撕了个天昏地暗,片场还专门辟出一块空地,摆放应援花篮和粉丝站送来的食物,各家换着花样比数量比精美。每天中午休息的时候,叶修和周泽楷就一边吃饭一边看围栏外粉丝疯狂呐喊偶像的名字,场面十分的群魔乱舞。偶尔也会有零星的几个小粉丝找他们签名,送他们礼物,对比之下更显凄凉啊。

在片场,艺人中除了周泽楷没人理叶修,中午吃饭就看得出来,只有周泽楷和他一起,其他人相当得泾渭分明。世态炎凉,人情冷暖,娱乐圈更是个这样的地方,如日中天的时候身边围着许多人赞你捧你,一朝失势恨不得从未认识过,不落井下石都可以称为美德。

进剧组后,崔立作为经纪人来探过一次班,把周泽楷叫到一旁狠狠教育了一番,一边训话还一边朝叶修看。叶修不用听都猜得出他一定在讲自己坏话,并警告周泽楷和自己保持距离——这是老板的头号仇人,全公司上下一致打击报复的对象,还想不想混下去了?快离他远点。

周泽楷心里怎么想的叶修不知道,不过从表面看他根本没把崔立的话当回事,他既没有搬走的意思,对自己的态度也没有改变,他们仍和从前一样,没多亲近也没多疏离。

虽然依旧是跑龙套,但周泽楷在这部剧里还有些戏份,演男三号,苦恋女主不果,因爱生恨,后期各种凶残报复,算是反派角色。

今天要拍的这场戏是女主被男主伤害,伤心欲绝在大雨中狂奔,男三作为一个合格的备胎,在这种时候一定要追上去给予女主春风化雨般温柔的安慰。女主有一句台词,算上标点符号不到二十个字,她说了十几遍才过,于是两人在大雨狂奔了十几次,用光了两台洒水车的水,附近的路面都被冲刷得一尘不染。

下戏后,女主不住说抱歉,助理团队围过来用毛巾和军大衣把她从头裹到脚,像迎接圣驾一般簇拥着到休息室换衣服。周泽楷这边凄凄惨惨,水鬼一样往休息区走,只有叶修和一个片场工作人员拿着毛巾迎上来。至于崔立,他作为统领十几号十八线艺人的经纪人是很忙的,之前能抽空过来提点周泽楷一番让他拎清关系已经实属不易。

深秋的天泛着凉意,何况周泽楷还被淋了那么久,叶修感到毛巾下他的身体瑟瑟发抖。周泽楷换过衣服后,叶修给他找了件军大衣披着,又接了杯热水,问他:“怎么样?暖和了吗?”周泽楷“嗯”了一声,裹在军大衣下抱着热水杯,好半天才缓过来。

结果还是感冒了。

 

评论(11)
热度(526)

© 雷小菜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