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叶
春眠不觉晓 周叶互玩鸟
恳请所有文包工作者绕行

[周叶] 影帝的故事 1

主要是爱情故事,挖坑继续苏,应该不会很长

支摊卖本!! 双人赛   轮回   刀马旦   恋爱敏感体

第一章

毛主席说一切 fan 对派都是纸老虎;一切不以结婚为目的的恋爱都是耍流氓;一切不以分手为目的的吵架都是变相秀恩爱。

碧空如洗,无云,有点小凉风,刚好够吹去秋日的那点躁意;阳光不烈,照在身上舒服暖和。深秋里的一个好天。

祖国母亲刚刚过完生日,全国人民殷切期盼她下一个生日的到来;隔壁的熊孩子又玩命儿地弹琴,弹的可能是贝多芬的名曲,听着让人很想跟他玩命儿;乾坤朗朗,日月昭昭,又有人把狗牵到小区草坪拉屎;除了爱S爱S那一小撮恐怖fen子、鸭绿江外有个胖子鼓捣核试验外,世界还算和平。

B城东城区某栋高档公寓楼内,两名雄性人类刚刚结束了一场争吵。

这是叶修和周泽楷正式同居后第多少回吵架已经数不清了,引起大战的导火索也实在不值得一说——就是生活里鸡毛蒜皮的小事,受到战火波及被打爆的羽绒枕述说着这场战争的激烈,羽毛在空中飞舞、旋转、落地。

叶修面色凝重地盯着一地的毛,拎起已经瘪下去的枕套:“被骗了,买的时候说是100%纯鸭绒填充,这一地的都是什么?黑心绒啊。”

周泽楷没理他,反正以肉眼观察他也不分辨不出地上那一堆到底是鸭的毛还是鸡的毛还是什么动物的毛,不屑理论。他大步走进卧室,麻溜利索地收拾好自己的行李卷,拖着那口拈满卡通贴纸的箱子负气而去了。

大门被他反手一甩,发出砰的一声巨响。

叶修奔向阳台,以稍息的姿势站定,点上烟,抱臂居高临下看去。周泽楷的座驾——那辆白色的卡宴从车库开出来,快经过窗下时,叶修把烟头丢下去了,正好砸在车顶,可惜啊它娇小的身躯未能完成把车砸出坑烫出洞的光荣使命。

周泽楷似有所感,开到自家窗户底下就缓行了,按下车窗,遮着半张脸的黑超也往下滑了滑,抬头往楼上看。

两道视线在半空对上,滋滋迸火花,心底同骂一声:幼稚!

周泽楷开着车,拉风且呼啸地去了。

硝烟过后,叶修还得打扫战场,收拾一地的毛。

隔着一条马路,对面的公寓楼里冲出一个男人。小平头,一脸凶相,一身匪气,边往身上套外套,边火烧屁股似的朝路边停的一辆面包车跑。一边跑还一边讲电话:“老大,老大,挖到大新闻了!对面那对死基佬终于他妈的开战了!世界大战呢,不枉我苦守三个月。”

电话那头的人立刻紧张地道:“别扯没用的,拍下来没有?”

“放心啦,全拍下来了还录了视频,现在的情况呢,周泽楷负气出走,叶修独守空房。我让小胖蹲守,我要去追逐大新闻的脚步~~”

那头静了一下,才又压低声音语调颇有些悲痛地说:“跟紧!跟紧!你自己当心点,那小基佬开车疯得很,估计从业前练过杂耍,我这胳膊就是三个月前追他追得撞树上骨折的,妈的,现在还没好利索!”

“理会的,理会的,为娱记事业奋斗终生,粉身碎骨,在所不辞!”小平头扯皮一通,又说,“不知道周泽楷是不是跑去找他那新欢,他最近不是和突然红起来那小花传得挺热乎的吗?要是真去了,那敢情好,咱赚个大头的。”

他跑到车边,拉开门,上车,追着周泽楷去了。车开得很快,雨刷上夹着的罚单被风吹起,忽忽悠悠,忽忽悠悠往后飘。

小平头曾经是有名的娱乐刊物《香蕉周报》的记者,为啥说是曾经呢,因为现在纸媒行业不景气,都在苟延残喘着,所以就改行了,投向了新媒体的怀抱。跟他通话那个是他的头儿,娱记界的杠把子,魏琛。这位同志以他独特的气质,硬生生把手下一帮小娱记培养得像黑社会团伙似的,在网上曝个明星绯闻,被粉丝掐,都要杠回去:有种约出来,当面谈啊!

魏琛正在盯一个二线女明星,没工夫听小平头胡扯,听完有用的就挂了电话。电话是挂了,但他也暴露了,刚才的说话声惊到一对调情的男女。女的腾一下站起来,使劲往下拉超短裙,娇嗔地说:“讨厌!老公~~他偷拍人家~~”在场的雄性还没从过电般的酥麻感中清醒过来,她已经转向魏琛,拎起小皮包照头猛拍,“死色狼、偷拍狂、不要脸!连老娘的便宜都敢占!叫你偷拍,老娘拍死你!”

卧槽~~魏琛抱头逃窜,妈的,三个月里两次负伤!

第二天,叶修在没人和他抢被子的不适感中睁开眼,摸到手机看了看,有两条新信息。一条是七点十分周泽楷发来的三个吃饭的表情符号;一条是七点半助理小妹发来的今日行程安排。新电影的宣传期已经结束了,他现在算休假,闲人,所以行程很轻松,到卫视录个访谈节目就OK了。

九点半公司的保姆车来接人,去电台的路上叶修接到几个电话。

先是他妈妈的。他妈妈对他亲切慰问并准备给他介绍女朋友,以帮助他走出失恋的阴影,挽救他这个走上弯路的迷途青年。

然后是他弟叶秋大总裁的。叶大总裁语重心长兼幸灾乐祸地说:“听说你又被甩了?早说过你们过不到一起去,三年就是一个代沟,你算算你们之间多少沟。”

接着是远在西伯利亚录制《走遍全世界》的苏沐橙。电话接起来都能感觉到一股冷飕飕的寒意,但这也冻结不了一颗积极八卦的心。苏沐橙说:“你又和周泽楷吵架了?这次是为了什么呀?”

叶修无奈地说:“小姐啊,西伯利亚现在几点啊,你都跑那么远了,还这么关心国内娱乐事业啊。”

苏沐橙在电话那头笑:“今天有云秀的节目嘛,我上网搜啊,就看到你和周泽楷上头条了,到底为什么吵起来啊?说嘛说嘛~~求求你~~”

最后是公司老板陈果打来的。陈大老板紧张地质问他:“你又把周泽楷赶出去了?”

本来对于他们吵架并冷战的事情叶修是无所谓的,但听到这样的质疑他还是很气愤:“什么叫我把他赶出去?他是自己离家出走!奔三的人了还动不动就闹脾气离家出走!”最后一句话说得有点狠,额前的头发都甩动了一下。

陈果根本不理会他,只自顾自地说:“网上说的啊,《香蕉周报》那个营销号先曝出来的,微博都转疯了,一天不到阅读就突破4亿,凌晨的时候服务器都瘫痪了。上个月呢,曝出三对结婚的,这个月曝出五对离婚的,都说上个月是结婚月,这个月是离婚月。”

“他是自己走的,自、己,离家出走!”

陈果说:“那也是跟你学的,小周以前那么乖。”

叶修忍着一口气,慢慢吁出来:“你真是越来越不会说话了。”

陈果:“怎么?我有说错?跟你在一起后他就爱离家出走了,你以前也离家出走过啊。”

叶修:“你知不知你现在像什么?那些傻粉丝啊!公司包装个人设你就信了,他很乖?他三岁抢过棒棒糖,五岁开始撩妹,七岁就知道色诱女班长替他写作业……”

陈果:“反正你们在冷战,随你怎么说。”

真是比窦娥还冤,叶修说:“我只出走过一次,一次!是因为我家老头不准我演戏,我是为了追逐梦想,不得已才离开亲人。他呢?他是每次吵架都甩脾气离家出走!连网上都讲他另结新欢。”

“你会信这个?借他炒热度嘛。话说回来,你们住的那套房子还是周泽楷买的吧。”

叶修终于怒吼:“你的意思该走的是我?”

电话挂断后,车厢里陷入尴尬的沉默,没人敢出声。车里的人——助理小妹、化妆师、司机,前两位扭头看街边风景,剩下那位大叔目视前方专心开车,大家都是一副天气真好刚才发生了什么事么的样子。

哦,还有一通电话,接起来对方就语速极快地说道:“你好,我是金苹果娱乐传媒的,网曝你和周泽楷……”哔,电话被按断了。

然后,在叶修看节目台本的时候,助理小妹的电话又响了,一个接着一个,没有间断,不知道铃声里韩国男歌手唱的是什么,叶修听了半天觉得好像是“我不吃生猪肉,我不吃生猪肉。”

助理小妹从和蔼的淡淡一笑说“对不起,我不清楚。”到冷着脸“抱歉,无可奉告。”再到歇斯底里“不知道,不知道,我什么都不知道!”好好一个人就这么被逼疯了。

叶修要录制的节目叫《非常大明星》,红太阳卫视新推出的访谈类节目,主持和嘉宾明星一起追忆流金岁月似水流年,当然少不了八卦提问。主持人也是业界很有名的一位,叫楚云秀,外界评价好坏参半,有观众就是不喜欢她的主持风格,觉得“不够麻不够辣”。不过叶修喜欢,因为他们很熟,知道彼此的底线,那些问题能问那些不能问。

红太阳卫视主推新栏目,放在周六黄金档播出,可它不争气没能大爆,自打播出以来就一直不温不火,收视率也是差强人意,网络上甚至毒舌地说这很符合楚云秀的风格。

这档节目是陈果的公司兴欣工作室投资的,她为啥会投资,主要根源在叶修。简单说就是叶修太红了,陈果担心请不起这尊大神,签约费太低她不好意思,太高她没钱,所以她开启了疯狂投资赚钱之路。

叶修会来录节目也是为了陈果和自家公司,借着自己的人气提高收视率,给节目做宣传。其实他很少参加综艺节目,因为他家老头不喜欢在电视上看到他,和周泽楷在一起后,“他”后面又多了一个“们”。

保姆车开到电视台大楼下被粉丝包围了,叶修坐在车里冲热泪盈眶的粉丝挥手致意,下车后差点被挤成纸片,领头的粉丝不断大吼“你们挤到他了!挤到他了!”助理小妹险些再次崩溃。司机大叔淡定地坐在车里抽烟看热闹,完全没下来帮忙的意思。

十五分钟后,叶修三人终于活着出现在电视台大楼里,衣衫不整,发丝凌乱。助理崩溃地呐喊:“我们公司连个保镖都请不起!!”化妆师抱着她大腿嘤嘤撄。叶修安慰她:“行了,好歹还有辆保姆车,创业阶段一切从简。”掏出纸巾递过去,“来擦擦脸,你口红都花了。”

到休息室,和楚云秀过了两遍台本,内容OK没有问题。中午的时候,周泽楷又来了条信息,还是三个吃饭的表情符号。叶修他们是吃电台给准备的饭盒,楚云秀也过来一起,看叶修拿出手机,一点也不避嫌就探头过去看,“周泽楷的短信?什么意思啊?”

“谁知道。”叶修动动眉,嘴角弯着,表情疏朗。

楚云秀做了个嫌弃的表情,端起饭盒抬腿就走:“还让不让人吃饭了?真受不了你,肉麻死了!”

叶修冲她的背影喊:“讲不讲道理,是你自己要看的。”

下午,叶修化上妆,吹了头发,和楚云秀彩排了一遍,然后正式录制。

上台前,楚云秀跟他说:“别紧张啊。”

叶修笑:“我会紧张?”

楚云秀看他一眼,红嘴唇一张一合:“综艺新人嘛。”拿着带有节目标志的大麦克走上台。叶修保持三步距离跟在后面,现场一片尖叫,观众席上坐的男女老少都是他粉丝。

两人在演播厅正中的沙发上坐定,楚云秀先做介绍:“今天请来的这位可能没人不知道他的名字,大家看现场就能感受到他到底有多红,不过我们还是要介绍一下,叶修,我们今天的嘉宾。”

叶修微笑挥手,摄像切镜头,又是尖叫。楚云秀接着热场:“我和叶修很早就认识了,我们算熟吧?”她看过去,叶修忙道:“熟!我现在不敢接你话,你会不会给我下套?”现场大笑,楚云秀继续:“我们很早就认识,但是他从来没上过我节目,叶修这个人好难请哦,他一来整个演播厅都放光了,我现在好有面子的。”

叶修笑,然后摊摊手:“你别乱讲啊,没人请我,你们多请我几次,我要赚钱养家。”

楚云秀:“叶修的新片《云中雀》刚上映一天,票房就过亿了,而且不久前他又拿了一个影帝,没记错的话应该是三届蝉联,让我们跟他说恭喜。”

掌声雷动,叶修抱拳说:“谢谢谢谢。”然后指向台下,“你们有没有去看啊?记得看啊。”台下高喊:“有——!”叶修再一指:“自己看完了,记得带上爸爸妈妈爷爷奶奶男女朋友再看一次啊。”台下大笑。

 

评论(23)
热度(758)

© 雷小菜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