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叶
春眠不觉晓 周叶互玩鸟
恳请所有文包工作者绕行

[周叶] 舒克和贝塔 (上)

题目一个很老很老的动画片的名字

架空HE!HE!HE!BUG一堆,雷点多到写不下

同志们来聊天啊,真诚交友,看我的眼神

顺便打个广告,卖卖本,恋爱敏感体  双人赛  轮回  刀马旦

====

地球,宇宙赐予人类最好的礼物,科学界公认的,所有星星中最适于人类和其他生物繁衍生息的一颗。

好东西谁都想要。

人类在探索宇宙的同时,也引来外来文明对地球的窥探,继而带来了一场浩劫。外来文明——牛头马面星人为了获取更有利的生存空间和资源,向地球进军。小怪兽注定要被奥特曼打跑,人类反侵略战就此打响。这一仗打得有点久,打了半个世纪那么长依旧没有结束,人类文明几乎在炮火硝烟中摧毁殆尽。

地球历3016年9月18日,走背字,出行不利,最少叶修觉得真是衰到姥姥家了。

省略军队系统一长串头衔,简而言之介绍一下我们的主角,叶修,地球联盟军空军中尉,应征入伍三年,一个不大不小的兵。这天他是执行上峰任务,带了一队十个人,到敌军临时据点抓俘虏。任务完成得很顺利,全员无伤有惊无险活捉俘虏两名,但是返航途中,他衰到不能衰地被卷进了星河海。

“77529呼叫总部,请求导航支援!77529呼叫总部,请求导航支援!”叶修对着通信器吼,只有滋啦滋啦的电波杂音回应他。

星河海是一团流动的星云,由无数星体爆炸的碎片组成。打个比方说,它就好比地球上的百慕大三角,还是个长了腿的,在宇宙间飘飘荡荡,任性跃迁,吞了不知多少星星,吃了不知多少星人。

腕上的手表受星体间磁力的作用基本报废,依照肚子的饥饿程度来看,叶修估计,他被困在这个鸟地方最少两天了。战机被卷进来的瞬间,跌跟头似的翻了两转,视野跟着陷入一片漆黑,雷达失灵,导航仪无法正常显示坐标,屏幕上不断闪烁着“宇宙能见度不足0.5米”的警示字样。不幸中的万幸,引擎没有受损,还能开动,情况或许不算太糟,前提是他真的能找到路出去。

“77529呼叫总部,请求导航支援!重复,77529请求导航支援!”

“77529呼叫总部,救命啊——!”

叶修不时喊两嗓,声音像投进死水中的小石子,激起的那点涟漪还没散开就被寂静吞没了。蛛网上小虫子的垂死挣扎,但是还是得喊两声,因为周围太静了,静得可怕,除了缩在机舱角落里那两名战俘,仿佛整个宇宙只剩下他一个,通信器里恼人的滋拉声都好过一片死寂,落在耳中也变得好听起来。

从踏上战场的那刻起,每逢开战总要和死亡擦肩几次,最常见到的一幕就是重伤垂死的战友倒在另一个战友的怀里,周围晃动着一张张焦急的脸,有人拼了命地喊“军医官、军医官”。一年前,叶修还闹过一次死而复生的乌龙,他一直以为,就算某天真的战死,也该是像这样的,在温暖中闭眼。

但依目前的处境看,他面临两种死亡方式:一、两眼抹黑驾战机朝前开,触礁坠机身亡;二、待在原地不动,活活饿死。

叶修想起曾经的一位战友,也是被卷进这片星云里,很快他就会和那个人一样,被星云带着飘,在宇宙中开始一段永恒的旅程。

趁着神志还清醒,叶修开始交代遗言:“叶修,男,24岁,地球人,生于荣耀大陆,服务于联盟空军。主席,这次我是真的死了,不会再诈尸吓你。老头、老妈、笨蛋弟弟,记得领抚恤金,愿你们以我为荣。我连老魏同志欠我两包烟,X连那个姓郭的同志欠我钱,死后我会托梦给他们……哎呦,谁咬我?”

叶修感到头皮扯着疼,借着导航仪微弱的幽光向后看去,抓来的两个俘虏中的一个正津津有味地嚼着他的头发。牛头马面星人都是半兽人,大块头,长得傻又壮,顾名思义,这个星球的人要么头上顶着两牛犄角,要么长张马脸。咬叶修那个就是个马脸。

“靠,这是我头发,别吃别吃,不是草料!”叶修扣上飞行帽,摸出腰间电棍给了马脸一下。马脸过电乱抖,圆圆的鼻孔里冒出两缕青烟,旁边头上长犄角那个哞哞叫。叶修听不懂他叫的什么,随行的牛马星语翻译没在他的战机上,心说不会控告我虐待战俘吧。

看着那两缕烟,叶修忽然想起祖辈流传下来的一个传说。许多许多年前,地球不是以大陆划分,而是分为国与国,他们的祖先不仅骁勇善战,胃口也异常生猛,如果牛头马面星人那时入侵地球,很可能被做成罐头,或是撒点孜然烤着吃了。

“呵呵呵。”叶修想着烤牛肉烤马肉,不禁笑出了声。放下屠刀忍下饿火,叶修转回正题,继续交代遗言:“要是哪位壮士发现这段录音,请务必告诉我弟,逢年过节初一十五多烧几款游戏……”说了没两句,忽然有光照进来。

叶修欣喜若狂,不顾光束刺得眼睛发疼仍极力看过去,心想总部的救援队总算靠谱了一回,哥这种大好人,哪能随便就挂了。

视野明亮起来,星云里的世界不再是黑沉绝望的模样,那些碰撞爆炸后残留下的星体碎片被光一照,钻石水晶一般,像是银河里真的流淌出一地的碎星星。曾经无辜被卷进来的飞船、战机、卫星残骸幽灵似的从眼前飘过,叶修手心出汗,却没时间生出别样的情绪来,只驾着战机一路朝光亮处前行。

“77529,目前依旧无法确定方位,请求持续援助。”

通信器里一直没有回音,叶修不由警觉起来,通信信号似乎并没有恢复,这意味着他仍处于与总部失联的状态,那么指路的人是谁?是敌是友?

“喂,是总部的人吗?”叶修试图搭讪探探底细,没有得到回答。

“前方的朋友,地球人否?联盟军?”叶修再接再厉。这次对方总算有反应了,挺深沉地“嗯”了声。

我方战友,自己人!叶修放下心,再问:“好汉,你是哪部分的?”

对方答:“轮回。”

联盟空军二十支战队,轮回正是其中之一。叶修放下心后就好奇他是怎么发现自己的,问了好几句,轮回的好汉跟没听到似的根本不理会,后来好汉总算冒出一句话,催叶修快点,口气有些焦急。

叶修不是不想快,是想快快不了。战机掉进星河海就像陷入沼泽地,要克服星体间的磁力吸引前行,马达转得飞起,速度还是和老牛拉车不相上下。

星河海再大,老牛再慢,一段路也总有走到头的时候,叶修想,他是不是宇宙间唯一一个活着离开星河海的人。战机像挣脱牢笼的鸟,嗖一下冲了出去,星河海的尽头停着一架银色的战机,机前亮着的光照出一条路。在以后的许多年里,每当叶修执行任务陷入绝境、他负伤快要死去的时候,眼前总会浮现出那片光,不管多艰难多绝望都能熬过去,那片光总在前头,为他照亮。

当时他还来不及想那么多,刚飞出去就迎来一波炮击。叶修驾着战机兜了个圈,堪堪避过,瞬间明白了轮回好汉之前那句“快点”的真正意思,他们遇到敌袭了。对方是五人组的巡逻小队,敌众我寡,叶修说:“找机会,跑!”轮回好汉依旧没理他,不过看作战路数,也不打算硬拼的。

两人艺高胆大,卯足马力,穿花蝴蝶一样从敌机间飞过,打过来的炮火险些轰到敌人自家战机上。彼此没有商量过的一次行动,居然配合默契。叶修忽然觉得心情畅快,他们似乎很合拍,不知道轮回好汉有没有这种感觉。火光映在机窗上,照出叶修微笑的样子。

再周旋一阵,两人便趁乱跑了。这时叶修才想起什么,喊道:“好汉,留下大名啊!”对方不知是在装酷,还是跑远了没能接收到通信,总之依旧没有回答。他驾驶的战机划出一道银色的光,飞得远了,跑得那叫一个干净利落。

轰轰轰,远处的炮火宛若绽开的一朵朵烟花。

叶修再遇到那个人,是两个多月后的一个夜晚。

3016年12月5日,联盟空军拦截敌军向地球投放的十架载人军用飞船,切断了敌军的兵力输送。

叶修巡逻回来,将战机泊在一处安全的地方,在工具箱里翻了会,摸出剃须刀刮胡子。眼角边有流光掠过,他停下手去看,是流星飞逝而过,宇宙又是一派宁静温和的模样,浑不似白天火光纷起,战机如野蜂乱舞。

今晚是他守夜,目前一切正常,尚未发现敌情。守夜不能睡,刮净胡子后,叶修开始唱歌。通信器里传出魏琛的怒吼:“哪个衰仔,大半夜的嚎什么嚎!”

“什么?你说什么?让哥再来一首?好的,没问题,满足你小小的愿望。”叶修继续唱。

“X的,原来是你这个狗日的!”

互相骂了会,魏琛也没动静了,不再理他。叶修胡乱哼着一支小调等天亮,“浪里格朗,浪里格朗,主席的头发何时光?”

通信器里忽然传出低低的笑声,有人问:“是你吗?”

“好汉?!”叶修认出那个声音,上次被救出来后,叶修没有打听到他的消息,两个多月过去,已经将他埋在心底了。

“诽谤高级军官是要上军事法庭的。”

叶修想到刚才哼的歌,不禁笑道:“你会帮我保守秘密吧。”

对方答:“看交情。”

叶修立刻道:“那我就放心了,我们可是过命的交情。”

好汉一如初遇时一样寡言,叶修问他在什么位置,他便报上一串坐标,距叶修十万八千里远,隔着几光年,轮回战队在那个地方待命。联盟二十支战队,各有各的通信信号,一般情况下互相接收不到信息,他们两个显然不属于一般情况。好汉说,上次救他是巡逻时听到了他的遗言,这一次是听到歌声认出他。至于为什么能接收到通信,两人也弄不清楚,只能像叶修说的,归结于“大概我们八字很合,特别有缘。”

好汉的声音很好听,叶修听他说话,总不由想到三月里枝头开的桃花,又明丽又灿烂,仿佛连那片春光都明晃晃地照了过来。

好汉也在守夜,两人就打发时间似的聊了一整晚,直到地球转过一圈,天开始变亮。好汉话不多,叶修也不是特别能聊,后来话题就变成“你睡了吗?”“不要睡!”

那晚以后他们也经常聊,停战待命的时候,守夜的时候。聊得很随意,什么都说,战情战况、女人八卦,说到后方医疗队一个叫陈果的护士,都深有同感,虽然长得漂亮,但是打针又凶又狠。

“像飞暗器,哔一下扎进屁股,我怀疑她是从冷兵器时代穿越来的女侠。”

“同意。”

好汉也是个中尉,大名叫周泽楷,不过叶修没有说自己的名字,倒不是故意隐瞒,而是后来聊到一件事,让他有些难以开口了。

切断敌军兵力输送后,战事缓和下来,叶修迎来了一个小假期,所在的部队被调回后方基地休整。假期里,白天叶修窝在基地玩游戏,游戏机是军队违禁品,他偷偷藏的。晚上看基地放的电影。有时也会被战友拉去酒吧听歌。

那天他们就是在聊酒吧的歌手。叶修挺高兴,笑着说,长得正点的那个,给他塞了一盒巧克力。

周泽楷问:“是唱《小星星》的女孩?”

叶修笑:“你也知道她啊,你说她是不是喜欢上我了?”

周泽楷说:“她要我留下过夜”

叶修咳咳了两声才又说道:“那你有没有留下?”

“没有。”周泽楷说,“喜欢我的女孩很多。”

“小同志,你不要太嚣张啊。”叶修说着,听到通信器里传出笑声,然后周泽楷沉默了下,又说:“学妹喜欢那个叫叶修的。”

叶修立刻赞道:“是吗?呵呵,你学妹真有眼光。”

“叶修有什么好?”

自从相识以来,周泽楷难得话多一次,结果还是在说他的坏话。叶修赶紧给自己正正名,口气真诚地说:“叶修人不错。”

周泽楷问道:“你认识他?”

“当然,我们天天见。”

当时叶修想着,等下他就自暴身份,看周泽楷有什么反应。但是周泽楷后来说的话,让他没办法开口说“哥就是叶修”。

周泽楷对他意见这么大,意味着什么,答案实在显而易见。叶修笑着说:“你是不是喜欢那个学妹啊?”

周泽楷没有回答,沉默了好一会,开口说:“她死了。”

死了,喜欢也罢,不喜欢也罢,世间一切都与之无关了。

荣耀大陆发生过一次惨烈的空袭,敌军出动了数万架战机,进行了长达半年之久的轰炸,无数座城市化为废墟。那时候都住在地下的防空洞里,地面上是轰隆轰隆的爆炸声,防空洞也地动山摇的,碎石屑窸窸窣窣地落下。天空仿佛被一架架敌机占满,白天也见不着太阳,天沉沉地压下来,没有光亮。

周泽楷的学妹就死在这场空袭中。

后来,联盟总部截获并破译了敌军通讯密码,虽然提前掌握了作战计划,打了几场反击战,但于总体战局依旧是于事无补,荣耀大陆还是沦陷了。敌军以此为跳板,开始向各大陆入侵。

周泽楷说:“我想告诉叶修,有个女孩子喜欢过他。”

周泽楷的养父养母也死于这场空袭。周泽楷说,家里没人了,抚恤金受益人都不晓得写什么。叶修听到他的话,恍惚想起什么,恍然道:“原来军队里一直流传的,那个把抚恤金受益人写成一只兔子的人就是你啊。”

周泽楷解释道:“是我养的宠物。”

叶修说:“你怎么给宠物起名叫玉兔?你是嫦娥?”

通信器里传出笑声:“那你是天蓬?”

叶修说:“拐着弯骂我是猪,以为我听不出?”那边又是低低的笑声。

后来,又聊了许多,叶修发现他们还是军校校友,不过他高了周泽楷四届,周泽楷入校时,他已经毕业了。

他们像是大海里的两头鲸鱼,本来在各自的领地畅游,却奇妙的相遇了。

3017年1月1日,地球历新年。

叶修给家里写信,这是他在阵地度过的第四个新年。写着写着,视野里忽然闯进一个黑点,东摇西晃一路火花带闪电撞向机窗,砰一声,贴着玻璃滑下去。叶修吓了一跳,确定不是敌袭后,忙打开机窗,伸手把那个东西捞上来,是一只机械鸽,模样很是凄惨。

机械鸽在前胸羽毛里翻翻找找,掏出一个小玻璃瓶:“中尉,有您的快递,请签收。资费5枚银河币,请为服务打分,感谢支持。”敬业地说完这番话后,咚一下栽倒在叶修手心。

“你怎么搞成这样?振作振作!”叶修看它一面翅膀断了,断翼处滋滋冒着火花。

“是敌袭!来的路上我遇到了敌袭,炸弹就在屁股后面炸开,我的羽毛都被烧焦了。”机械鸽扑扇着翅膀,叶修仿佛闻到了硝烟的味道,“真是惨烈啊。”

像这样的机械鸽荣耀大陆有很多,都是仿真的智能鸟,用来送信的。有军用有民用,不过军用的,也不会用来传递什么重要的军事信息,就是送送日常信件和包裹。

“别乱动,我看看能不能把翅膀接起来。”叶修找工具修补断翼。

人工智能技术在几百年前就已经达到了100%仿真的程度。鸟类翅膀里遍布着纤细的神经,像错综复杂的电路,叶修把炸断的神经一根根接回去,再用金属片做假翼,焊焊补补搞了几天竟然真弄成了,他都忍不住对自己崇拜了起来。

机械鸽在机舱里试飞了几圈,因为没有填充肌肉和羽毛,两翼无法保持平衡,飞得东倒西歪的。

“不错不错。”叶修啪啪鼓掌,“接上去的部分没有以前灵活,你再适应适应。”

机械鸽落在他肩头,系统开始自动调整两翼平衡系数:“我还是有点头晕,可能是失血过多,把你的胡萝卜汁给我输点。”

“……你不要得寸进尺,这是我最后一瓶饮料,知不知道现在弄点物资有多难?” 

那个小玻璃瓶是周泽楷寄来的,里面装着细沙似的土,阳光照下来,折射出灿灿流光。叶修把它举到眼前对着太阳翻来覆去地晃动,觉得很是眼熟:“荣耀大陆的土?”

“撤退时,我抓了一把。”周泽楷的声音流水似的划过心头,思念和沉重的无力感都搅在里面。

荣耀大陆,他们的故乡,在没被牛头马面星人占领前,叶修住第十区新街区,周泽楷住老街区,彼此距离很远。沦陷后,就变成了动物园,街头到处是牛头马脸人,人类不得不戴上牛头面具在夹缝中生存。故国,再也回不去了。

叶修把玻璃瓶当项链一样戴在脖子上,机械鸽看到后,叽喳地说:“您的男朋友很帅。”叶修救了它,它就一个劲的讨好,嘴巴抹了蜜似的。叶修理解它知恩图报的心情,只是它说的话总是很奇怪。

“他是我朋友,不是男朋友,你也是高智能,这个不难理解吧。”

“请您一定相信我,我绝对不会告密的,向主席保证!”

在许多年前21世纪同性关系还是合法化的,随着战争的爆发,人口数量锐减,为了人类能够继续繁衍下去,联盟颁布了新法令,同性关系成为了禁忌。

叶修也没再解释什么,不过有件事他还是想问问:“真有那么帅?”

“我的表情说明一切。”机械鸽两眼冒出桃心,忍不住兴奋地蹦蹦跳跳。

“一只鸟,还是人造的,懂什么是帅。”

 

评论(8)
热度(269)
  1. 魔兮魂雷小菜 转载了此文字

© 雷小菜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