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叶
告诉你一个秘密,周叶特别好
恳请所有文包工作者绕行

[周叶] 信使 一颗花花绿绿的蛋

一颗花花绿绿的蛋

叶修兔是一只毛厚肉多的成年大白兔,草原上肥美的猎物。食物链顶端的王者泽楷豹是整个草原唯一一只黑毛豹,和那些庸脂俗粉的斑点豹不一样,泽楷豹成功俘虏了一票豹迷弟豹迷妹。长得帅也有很多烦恼,油亮的黑毛实在太显眼,青草丛遮挡不住,猎物还在八百米外就闻风而逃了。

比如,此刻,叶修兔嚼了青草,远远地、那么不经意地和泽楷豹冰蓝的双眸对上,浑身毛炸开,吓得撒丫子就跑。

狡兔三窟,叶修兔也给自己挖了很多。它绕S型绕Z型跑了会,一头扎进附近一个洞里,然后,卡住了屁股。

呃……洞挖小了。

叶修兔感到豹子贴近了!豹子跑到身边了!豹子开始刨洞!洞塌了!自己要掉下去了!豹子一口叼住它后颈。

叶修兔在豹口下瑟瑟发抖,耷拉着耳朵,嚼着剩下的半根青草,想:“啊!这是我能吃到的最后一株草了。别了,明天的太阳。别了,明天的全明星发布会。别了,我的迷弟迷妹们。草原上的巨星就要陨落了,你们将失去远方的诗和嘎嘣脆的胡萝卜!”

泽楷豹把它叼回自己的山洞,放到胡萝卜堆上,和它鼻头贴鼻头,眼睛对眼睛,好像不准备拿它塞牙缝。

这是什么情况?

叶修兔竖起耳朵,咳了两声:“先生,你是想要我的签名吗?”

周泽楷在领养协议上签上大名:宇宙联盟第一执行官帅裂苍穹人见人爱玛丽苏,周。

孤儿院管理员一脸“你对生活失去了信心居然这样想不开”的表情,向院子里玩耍的小孩子们指了指,生无可恋地说:“哭声最响亮的就是叶修。”

周泽楷走到那个抹眼泪的孩子身边,朝他伸出手,摊开,手心里放着一颗彩虹糖。叶修先看看管理员,再看看周泽楷,抽着鼻子把糖拿起来吃了。

周泽楷抱起叶修,向孤儿院外走去,说:“叫哥哥。”

叶修眨眨眼:“不是叫爸爸么?”

周泽楷被路上的小石子绊了一下:“……叫哥哥。”

叶修乖乖的“哦”了一声:“哥哥,你是干什么的?”

周泽楷道:“造星星的。”

叶修的眼睛顿时亮得跟天上星似的:“我能有一颗自己的星星吗!”

周泽楷笑道:“整个宇宙的星星都是你的。”而我,也找到了自己的星星。

叶修抱着电脑杀进303寝室。除了正在网游里厮杀的周泽楷,寝室其他人都不在,正好叶修就是要找他。

周泽楷朝叶修晃晃手,算是打招呼。叶修拉了一把椅子,坐在他身边,瞄一眼他的电脑,再打开自己的电脑,说:“师弟,你之前推荐我玩的《信使》,最后能玩出什么结局?我没通关啊,网上攻略说,王爷等了将军几千年。少男情怀总是痴,他等几千年,不会是为了跟将军说,兄弟,你该交房租了吧?”

周泽楷抬起头,盯着叶修,吐出三个字:“因为爱。”

叶修的眼睛瞪了一下,被周泽楷的表情吓到了。周泽楷退出正在玩的游戏,运行《信使》,进行主线剧情和支线剧情。

“帮铸剑,好感度+20;送剑穗,好感度+20;送玉珏好感度+100;提到第一美人,好感度-100……”叶修看到游戏里两人已经亲到一起去了,恍然大悟,“原来他们是这种关系。”再看看周泽楷,口气变得有些复杂,“原来你是这样的师弟。”

周泽楷演示了一遍《信使》,退出后又登录现在和叶修一起玩的游戏,说:“跟我结婚。”

叶修的眼睛又瞪了一下:“咱俩都是男号!”

周泽楷下了很大的决心,说:“为了你,我可以人妖。”

叶修想了想:“我记得你的人妖号好像是个治疗?”他冷漠地说,“不要治疗。”

303寝室外围观的人散了,大家走下楼去上课。孙翔问:“不叫周泽楷吗?”

吴启说:“你去叫吧。”

孙翔:“为什么是我?”

大家异口同声道:“因为爱!”

孙翔:“…………”

周日,上午十点,叶修大律师把车泊到教堂对面的停车场,来参加业内同事的婚礼。

叶修进教堂转了圈,没在宾客中见到熟人,可能都还没到。他坐了会,又转了出去。叶修从老太太手里买了包谷子,倚着广场栏杆喂鸽子。

有人踏着春日明晃晃的光向他走来,姿势很酷,唇边荡着看了几辈子的笑容。那人抬手晃了晃,说:“嗨~”

叶修肩膀一斜,脚下一个趔趄,有气无力地道:“嗨……又是你……我就是这命了……”

许多许多年前,张佳乐栖身在某公园的花坛里,听长椅上两个年轻男人谈人生哲学。

一个愤恨地说:“你要是想对人生绝望,就去试试结婚。”

另一个更愤恨地说:“老弟,我已经试过了!婚前我是醉生梦死,婚后是生不如死。”

又许多许多年,张佳乐修成正果,重返天庭,想起曾经听到的这番话,决定让叶修好好体验下绝望的感觉。张佳乐偷偷翻开月老的姻缘册,偷偷在叶修名字旁添上了周泽楷。

哈哈哈哈哈,叶修受死吧!

===

终于写完了,照例感谢点心和留言的小伙伴们,我以为都BE了,肯定不会有人看了,准备孤军奋战,没想到竟然有人……

我写的时候刚好喜欢一种结构,看起来是A其实是B,这样的。折腾《刀马旦》的时候,写到后半段,我突然想到,如果这篇文是从尾倒着写,应该很好玩。结果在信使上无心插了曾经想插的柳

另一个无心柳是玉兰花,写的时候正好它开,就顺手写进去了,后来想想满城白色的玉兰花,在春日里多多少少有点凄惨的感觉,很符合文章基调啊

好了,废话完了。之前说想写老叶养儿子,但是后来脑洞有点跑偏,不是我想写的那种,还得再想想吧

 同志们,回见!

评论(12)
热度(250)

© 雷小菜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