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叶
告诉你一个秘密,周叶特别好
恳请所有文包工作者绕行

[周叶] 信使 13

雷点见第十章……

第十三章

次日官府释放了包荣兴、罗辑等一干与酒楼案无关人员,周泽楷、叶修等也将回京城去。叶修想着与包荣兴的交情,这一年多得他与海沙帮众兄弟照应,分别在即,便等在衙门大牢外,迎他出来,再行道别。

海沙帮的人自然也在,这时众人都已知晓叶修的身份,见到他却见不拘谨,反而觉得能结识王爷做兄弟,好不威风。叶修与众人说说笑笑,周泽楷站在一旁静静听,等了一阵,见包荣兴与罗辑走了出来。两人边走边说,兼之拉拉扯扯,似乎又争吵起来。

待走近,听包荣兴道:“不就是几本书么,你骂也骂过,打也打过,我也低头赔了不是,还待怎的?心跟针眼大,做人恁地小气。”

罗辑本不欲和他纠缠,听到这话不禁怒气上涌:“当真好笑!难道道了歉小生便一定要原谅你,天下哪有这种道理!你再纠缠不休,小生可要报官了!”

叶修心想,那只沉入湖的书箱里,除了应考用书,或许还有几本罗辑宝贝的藏书,此事终究错在包子,便朝罗辑道:“本王府上有一间书阁,藏书甚多,可谓包罗万象,绝世的孤本也有一些,这位周将军还曾在里面找到过一本铸剑用的书,科考过后,你若有空,不妨到府上小住。”言下之意,书尽可看,若有中意的孤本也可誊写拓印。

周泽楷想到那本书,微微一笑。那厢罗辑还不待答话,包荣兴已揽过他肩头,道:“书赔你便是,你报一报名字,我叫小弟买来。你要去老大家,咱们倒可一起。”

罗辑甩开肩膀,冷冷瞪了包荣兴一眼,再朝叶修一揖,道:“多谢王爷厚爱,小生的书都是十三经这类寻常书籍,并非孤本,只是书中保存着老师当年的批注,老师……老师已驾鹤西去,纵然再买到相同的书,又有何意义?”说到伤心处,不由红了眼眶,摇头道,“又何必买,书中内容与批注,我早已倒背如流。”幽幽叹了口气,也不再言,转身走了。

叶修倒没想过那些书竟是他老师的遗物,心道原来如此,难怪罗辑要找包子拼命。再看包子,也是一脸懊恼。叶修告诉他,自己将要回京之事,再与众人话别。一个兄弟道:“此时无酒,真不痛快!”众人听了,大笑起来。叶修与周泽楷翻身上马,朝众人抱拳道:“今朝一别,不知何日聚首,小王在京盼与众兄弟再把酒言欢!诸位珍重!”

众人抱拳:“老大珍重!”浩浩荡荡地去了。叶修坐在马上,看包荣兴走在最前,三两步追上罗辑,说道:“你的书我赔不了了。”罗辑不理。包荣兴道:“不过我做了一个重大决定,收你当小弟,罩着你!以后谁要是欺负你,不管在哪里,只要你传个口讯,我都过去帮你。”罗辑道:“不必!劳驾你让一让。”包荣兴道:“不行,大丈夫一言既出,驷马难追,我说收你当小弟,就要收你当小弟。”罗辑终于忍无可忍,怒道:“你烦不烦啊!让开!”

叶修望着一行人渐渐走远,心里颇觉羡慕,快意恩仇的江湖世界远比方方正正的京城快活许多,可终究他要回家的,就像风筝飞得再高,总有收线的时候。周泽楷就是牵着他的线,皇帝派他来,任自己再躲再藏,也还是忍不住露面。那根线还是他自己拴上去的。这世间许多事,说起来不过四个字,心甘情愿。纵然受苦,纵然神伤,也甘之如饴。

周泽楷看着他的侧脸,见他微微出神,不知心里想着什么。一阵风过,吹得叶修发丝微乱,周泽楷伸手帮他拢了拢。吴启、于念等过来,向两人禀告一声,押着兴欣酒楼的人去了。叶修道:“咱们也走罢。”周泽楷“嗯”了一声,双腿一夹马腹,纵马而去。

只是两人却没与飞骑军同行,周泽楷独自护送叶修回京。

那日在酒楼找到叶修,周泽楷一时忘情将他扛了起来,事后回想不禁有些后悔,自己倒没甚么,只怕令叶修名声受累。后来和他锁在一起,借着防他逃走的理由,倒是光明正大了。回到京城,更有诸多顾虑,能这样和叶修毫无顾及独处的时光实在不多,只盼这条回京之路没有尽头才好,着实舍不得快些走完。不知叶修是何种心思,大约也不愿回去,按他的话说,京城与江南正经差了一个节气,此时正是满城乱飞柳絮的时候,烦得很,走慢些正好错过去。

两人游山玩水一般,到钱塘江观了潮,将沿途的名胜风景逛了个遍,一路走走停停,行得甚慢。如此过去十来天,飞骑军几人已到达徐州,周泽楷和叶修仍在江浙之地晃悠。

这一日行到扬州,将白马交给店伴洗刷,两人到街市闲逛。尝了本地有名的小吃蟹黄蒸饺,又挤在人堆里看过口吞宝剑、猴子攀杆的杂耍表演,回来时店伴已将白马打理得焕然一新。两人牵了马,往渡口去。酷暑难奈,顶着炎炎烈日赶路颇有些辛苦,况且两人一骑,行得久了牲口也吃不消,两人商量,准备改走水路。水上行舟,还能消消暑气。

到了渡口,叶修正与船家说话,忽见一戴斗笠的汉子走来,行了一礼,低声道:“家主人有书信一封转交殿下。”他口称“殿下”,自然是知晓自己的身份,叶修心中一动,将信接了过来。那人送完信,再行一礼转身走了,身影很快没入往来的人流中。

叶修将信拆开,上面只写了一句话:“江南风景如画,皇兄亦可缓缓归矣。”正是皇帝叶秋的笔迹。

昔年吴越王给回家省亲的夫人戴氏写信,其中便有这么一句“陌上花开,可缓缓归矣。”山野小路间的花开了,吴越王叫夫人边赏玩边归,他可以慢慢等。而今叶秋借用此句,却是催促兄长不要在外玩了,快些滚回宫来。

叶修只作不知,笑了笑,将信折起收进怀中。他朝船家租了两艘船,一艘载马一艘坐人,当下和周泽楷上了船。艄公一声吆喝,摇起双桨,小船荡向江中。

叶修坐在舱里,见周泽楷侧首望向两岸桃红柳绿,忽然想到一事,自己不愿回京,才一拖再拖,周泽楷有皇命在身,为何似乎也不急着回去?他心中一动,便朝周泽楷问道:“你不是要抓我回京么,怎么走得这般慢?”

周泽楷转过头,点漆似的双眼朝他看了看,竟只“嗯”了一声,并不答话。叶修有些气,又有些好笑:“你‘嗯’甚么?你此刻与我亲近,便不怕有一日被皇上打为乱臣贼子?”他怕艄公听到,多生事端,这句话是贴着周泽楷的耳根说的。

周泽楷只觉一股热气从耳边吹过,那两片唇仿佛要亲上去一般。他摇一摇头,也贴到叶修耳根道:“不怕。”叶修再耳语:“周老将军不是不喜你与我亲近吗?”周泽楷想了想,轻轻应了声。叶修心里不禁有些难过,道:“你不听周老将军的话,被他知道,定打死你。”

周泽楷轻声道:“打死我罢。”叶修闻言,不由一怔。

话虽是这么说,周泽楷心里却十分为难。父亲过世得早,他从小是被祖父和母亲教养大的,特别是祖父,将一腔心血倾注于他身上,对他寄予厚望,倘若日后他真与叶修有甚么,必定会令祖父伤心。世间没有两全法,既不辜负爷爷也不辜负叶修。他想了一阵,心里有些难过,那个“倘若”也只是倘若而已,他们不会真有甚么,真有甚么大约要身败名裂、不容于世了,所以,此生他只求能与叶修日日常相见便好。

小船穿过桥洞,江风迎面,却吹不散心头许多愁。

过了一会,周泽楷忍不住又凑到叶修耳边,问道:“你……为甚么走?”叶修凝目看他,片刻后,笑了笑道:“四方城子住久了无趣,出来瞧瞧天底下的热闹,也算是为皇上体察民情,你们一个个慌甚么?”

这话虽是笑着说的,周泽楷却觉得叶修并不快活。他知道他没说真话。叶修为甚么离京,周泽楷大致也猜到一些,只是有一件事让他想不透。那日去兴欣酒楼捉人的路上,属下向他道:“王爷在江湖隐匿许久,怎会突然露了行迹?此事恐有蹊跷。”这话,吴启、于念等也说过,只是后来他和叶修锁一起,不便再提。

周泽楷记得那日皇上召他进宫,在御书房里对他说:“宁王离京已久,派去找的人亦无消息,朕心中甚为挂念,想来能找到宁王的,唯有将军了。”当时听了还不觉怎么,只是后面的事似乎真应了这句话,此刻再想起便有些异样。他看着叶修,心忽然砰砰乱跳。

叶修道:“怎么?你要说甚么?”周泽楷却没再说话。两人对视片刻,错开了视线,一转眼瞧见艄公家的小女孩坐在船舱那端,一双清亮的眼一瞬不瞬地盯他们看。两人想到适才互相咬耳朵的样子都被这个小姑娘看到了,心头都是一阵发窘。

叶修道:“出去透透气?”周泽楷点一点头。两人便逃也似的钻出船舱,牵手走到船头,但见天高水阔,白云悠悠,阳光大片大片地洒下。叶修想起一年多前,仿佛也是这般光景。

那是阳春三月,一个踏青的日子,江畔边熙熙攘攘、人山人海,他的游船和尚书府二小姐的船一齐驶过江面。

叶修站在船首向畔边望,见垂柳依依,玉兰一树一树开得热闹,畔边那么多人,他却一眼看到周泽楷。那人一袭青衫,手牵白马,随着游船缓缓地走,不知是否也看到他。

那日回去后便传出消息,周小将军钟情尚书家的二小姐,为佳人画了一幅踏青游江的画像。尚书家的二小姐美貌冠绝京华,有第一佳人之称。英雄美人,珠联璧合,一时成为京城一段佳话。

叶修想着往事,两人一时无话,江风吹动衣衫,只听得哗啦哗啦船桨划水之声。过了一会,船家的小女孩唱起曲来:“青青子衿,悠悠我心,但为君故,沉吟至今。”她声音轻清甜美,唱得甚是动听,只是年纪尚幼,不知词中含义,就这样一边扔沙包抓拐玩一边漫不经心地唱了出来,但周泽楷和叶修听到那句“但为君故,沉吟至今”,心中均是颇多感触。

两人目光触到一起,江面波光浮动,照映着脸庞,不知怎么这样对视一阵竟都笑了起来。仿佛见到彼此这一笑,再多纠结痛苦也是值得。

小船在那轻柔婉转的歌声里渐渐驶远,水波游蛇般荡去,复又平静。

江上飘了十来天,到徐州后换走陆路,又十来天过去,等飞骑军到了京城,案子交给大理寺审过几轮,两人终于慢悠悠地回来了。

回来后,先到将军府开锁,再进宫面圣复命。两人杵在周老将军面前,老将军盯着鸳鸯锁看了看,再抬眼在两人身上轮流扫过。饶是叶修平日威风,此时也被看得一阵不自在,就像……就像偷偷幽会的小情人被抓包,周泽楷还勾了勾他的手指。周老将军啪的一拍桌子,气得胡子直吹:“胡闹!简直胡闹!”

开了锁,进宫的路上听到些风言风语,尚书家的千金择了良婿,要嫁人了。叶修瞄瞄周泽楷,见他神色如常,浑若无事。

这一路虽是磨磨蹭蹭,但宁王终究回来了,皇帝龙颜大悦,褒奖了周泽楷一番,择日再行封赏。待周泽楷退下,皇帝留叶修在宫中用膳,一叙别后之事。叶秋笑着问:“皇兄不会再走了罢?”叶修微微笑道:“天下之大,莫非王土,我能走去哪?不过在你地盘上转转,皇上多虑了。”一顿饭吃得言笑晏晏,仿佛回到彼时和睦时光,分别的这一年似乎冲淡许多隔阂,亲近不少。

用过膳,叶修请辞,要往永乐宫给太后请安。叶秋允了,忽然笑道:“皇兄到了母后那,可别迷花了眼,再打起瞌睡被赶出宫,待批完剩下的奏折,朕也要去请安。”

叶修隐隐感到不妙,果然到永乐宫向太后请过安,她便命宫女捧出一沓画像。依稀记得未离京前,每隔几月太后也这样塞给自己一沓未出阁的少女画像,叫他从中挑出个王妃来。有那么一回,大约是春日熏熏好成眠,他翻着美人图就睡过去了,太后一气之下揪着耳朵将他轰出宫。

叶修看那沓画像足有一寸厚,看来这一年太后没少搜罗,积攒不少,叶秋分明是借着请安,来瞧他热闹。再看看抿嘴偷乐的宫女,心道母后宫里的小婢越来越没规矩,笑甚么笑!

太后拈着手帕指一指,宫女取出一幅画像呈到叶修面前。太后道:“这个是陈阁老的孙女,江淮女子温婉柔顺,琴棋书画样样精通,模样哀家也喜欢。”叶修道:“好是好,可她年方十三,我能做她叔了。”宫女再换一幅,太后道:“此女如何?”叶修沉吟:“这个……能做我姨。”太后用手帕抹眼睛,一个大喘气就要哭出声,叶修连忙道:“别哭,别哭,我仔细看,仔细看。”

他在永乐宫耗了个把时候,将画像从头翻到尾再从尾翻到头,心里想的却是,尚书家的千金要嫁人了,不知周泽楷要怎样伤心。而后,也不知怎么惹到太后,竟又被赶了出去。

太后望着他三步一晃的背影,再想到宫里头那个,幽幽叹气,一个两个都不让她省心。

===

沉吟至今里的“沉吟”千万别按原诗的意思理解,就是因为你的缘故啊,我才犹豫、纠结、踌躇、千回百转,没敢表白啊啊啊啊

文里面的年代、地点名称,还有小女孩玩的游戏,都是各种穿越时代

感觉已经写了130章才对……


评论(13)
热度(223)

© 雷小菜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