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叶
春眠不觉晓 周叶互玩鸟
恳请所有文包工作者绕行

[周叶] 信使 8

大喇叭循环广播:卖本!卖本! 刀马旦  双人赛  轮回  恋爱敏感体

前文:7

本章有肖戴

第八章

周泽楷买了几条鱼准备炖汤,自从叶修住进来后,他做饭的积极性显著提高。付钱时,接了个电话,小贩顺手就把鱼掉换了,里面掺着一条不新鲜的,周泽楷也没注意,等骑着摩托进了小区才发现。

一路都是晴天,他住的那栋楼前却淅淅沥沥下着雨,周泽楷左右看看,两侧地面都是干的,再抬头看看,楼顶飘着一片乌云。

周泽楷上了楼,一进家门,听见叶修说:“你别哭了好不好,最怕女人哭了,我去救他还不行吗?”他叼着烟趴在窗台说话,窗外就是刚刚看到的那片黑压压的云。周泽楷灵光一闪,突然想起那个叫戴妍琦的云朵。

乌云抽抽泣泣,哭得很是伤心:“你救救他,他中毒了,又被捉了……”注意到周泽楷,整片云猛地贴到玻璃窗上,“你们还准备吃了他?!”雨越下越大,噼里啪啦朝窗上砸。

叶修回过头,盯着周泽楷手里提着的一塑料袋鱼:“咦?你怎么把肖时钦买回来了?”

周泽楷买了三条鱼炖汤,被小贩掉了包,掺了一条不新鲜的,那条不新鲜的就是肖时钦。鱼身满是淤泥,腮部缓慢地起伏着,周泽楷用水冲了冲它,那条鱼现出原来的样子,是一尾金色的鲤鱼。鳞片泛着暗淡的金光,像是被什么东西腐蚀脱落了许多,好像伤得不轻。

叶修接了一盆水,把鱼放进去,鱼身子微斜,很快沉到盆底。周泽楷和叶修对视一眼,不知道要怎么救它。他上网查了查,用了个土方法,朝水盆里撒了些盐。鱼艰难地喘息着,像是倒了几口气,吐出些混浊的东西,沉在水底不动了。窗外的雨停了,云变得明朗起来。

周泽楷买了鱼缸装肖时钦,窗台上又多出条鱼。张佳乐自从那天回来后,待在花盆里一直没什么动静,也不知道人还在不在,是不是脱了本体神游去了。肖时钦养伤的日子里,戴妍琦每天飘在窗外看他。某一天,周泽楷打开家门,阳光充斥在房间每个角落,他看着花盆里的蔷薇,缸里的鱼,窗外的云和叼着烟的叶修,恍然醒悟,为什么隔壁的邻居总是搬得那么快。

叶修去送信,七八天不见回来。周泽楷浇浇花,喂喂鱼和龟,很担心他像上次一样,一走小半年,又或者干脆就不回来了。

戴妍琦说:“你别太担心,他记性不好,经常记混路,以前去送信也要很久才回来。”她说,不送信的时候,叶修爱待在他生活过的朝代,在那段时光里徘徊不去,“隔段时间,他就要回那里看看,好像等着什么人。”

周泽楷静静听着。

戴妍琦与叶修是偶然遇上的,那天下着雨,叶修被淋得狼狈,她飘到头顶帮他挡了挡。叶修在古代待久了,偶尔飞到现代,看到翻天覆地的变化,很有些茫然。

戴妍琦说:“那时候,他看什么都是一脸问号,又愣又呆的,比现在好玩多了。”

现在被周泽楷熏陶得算是半个现代人。周泽楷想起不久前,六一那天,他正好没课,和叶修出去过节,看了一场电影,逛了逛街,还买了情侣体恤穿。回家后,叶修趴窗台悄悄问戴妍琦:“我的衣服怎么和他的一样?”

戴妍琦说:“因为是情侣装啊。”

叶修沉思半晌,周泽楷听他说:“情侣装,是不是这里的人结婚时穿的?”

戴妍琦犹犹豫豫答了句:“好像是吧。”

那件衣服叶修就没再穿过了。

过了几天,周泽楷送了一批学生交上来的半成品陶器,到窑厂烧,叶修也跟着一起去了。在窑厂待到晚上,等东西烧出来,两人戴着手套一件件地挑。

叶修憋着不能抽烟,就和周泽楷聊天,说起曾送给人一把剑,是一把削铁断金的好剑,找当世有名的铸剑师铸的,剑铸好时他还特意挑了朱红的剑穗挂上去,觉得那颜色很衬那人。叶修叹气道:“什么削铁断金的好剑,骗人呢,砍一下就折了。那把剑断了,那个人也走了,我要等他回来。”

那一年满城玉兰似雪,街市熙熙攘攘,叶修站在小摊前,折扇一合,将剑穗一一挑起,选了一对朱红的在剑上比了比,风拂过,吹得红丝乱如心绪。

当时情景仍历历在目,那个执扇为他挑选剑穗的人就在眼前,他回来了,那个人却不记得了。周泽楷说:“我陪你等。”

叶修笑了笑:“你没等过人,不知道等人的滋味多难熬。”说话时,神情仍是淡淡的,浑不似多煎熬的样子,那些漫长难熬的岁月仿佛没有留下什么痕迹,只是眼底沉着忧伤。

周泽楷终于忍不住将他拥进怀,紧紧抱着,见他眉头微皱,似乎又要说“我有喜欢的人”,忙竖起手指抵在他嘴边。叶修将指头按下去,从怀里挣出来,威胁道:“定你哦!”

那个晚上,叶修说了许多昔年旧事,时隔许久他仍记得真切,却唯独忘了记忆里的人是何模样。那些事一件件浮上心头,周泽楷笑着听他说,觉得当年的他们很傻气,明明那样喜欢,却没人说破。如果没有那场仗,他没有战死沙场,周泽楷想了想,或许依然不会说破,他们都不会娶妻纳妾,就这样在彼此身边,默默相伴白头。

上辈子没能相守到白头,这辈子倒可一起终老,只可惜叶修不记得他了。等老了,他们会做什么?叶修有外挂加持,模样不会变,自己一个普通人类,就要变成老头了。这一次他们该一起转世了,分别时道一声“来世再见”,要是不能,那下一世,他要快些想起来,快些找到叶修。

叶修说几句,就朝周泽楷看一眼,那如画的眉目似曾相识,然而记忆却如同一团迷雾,他在灯下细细看了半晌,终究什么也没想起,只说了一句:“你和那个人有些像。”

周泽楷盼着他能记起什么,故意问道:“他是个什么样的人?”

那是个什么样的人?

那个人曾与他杯酒言欢,曾为他雪中舞剑,朝堂上遥遥一笑,朝堂下策马京华,看遍城中花,春衫白马斜倚桥,惹得满楼红袖招。

叶修映着灯光凝视着周泽楷的脸,手指轻轻抚过眉毛、眼眸、鼻梁、嘴唇,仿佛在抚摸隔世的容颜,“眉毛比你浓,眼睛比你亮,鼻梁高挺一些,嘴唇薄一些。”叶修总结道,“你没他好。”

周泽楷默默吐血,叶修指着一地陶器,还拍拍他的肩说:“你先弄吧,我出去抽根烟。”等抽完烟回来,又和周泽楷挑了会陶器。周泽楷看了看时间,把检查好的放在一起,剩下的明天再弄,带叶修回去了。

摩托驶过高架桥,嗖一下穿过两侧栽着柳树的街道,路灯一盏盏倒退着,夜色下谁家的杏花探出墙头。叶修坐在后座,说了句什么。他戴着头盔,周泽楷没有听清,问道:“你说什么?”叶修却没有回答,直到睡觉时,周泽楷才听明白这句话。

叶修大概当他睡着了,进来关灯,站在床边静静凝视了片刻,轻轻说:“他没有你好,我等了很久很久,他一直没有来,他为什么不来?”

戴妍琦说了些叶修的事,那是周泽楷所不知道的叶修,只是她与叶修相识不过一、两百年,能说的事也不多。她的话说得断断续续,倒不是因为别的原因,她身不由己,风一过就被吹走了,过一会再被吹回来。

云朵映在鱼缸上,那条鱼仍旧沉在缸底,比之前却精神不少。很久以前,戴妍琦也这样倒映在护城河上,风将她吹出不同的形状,她看着河面倒映出云卷云舒,一尾金色的鱼在她的倒影里游来游去。

这一看就看了数百年,时光仿佛一晃而过,护城河的水由清变浊,又由浊变清,河里的鱼虾龟蟹越来越少,金鲤化成人形,凭风立在河面上。月光洒下,戴妍琦想,原来他变成人是这般模样。

“护城河一次又一次被污染,鱼族准备迁移到别的水域生活,肖公子说,这世上的河流大多和护城河一样,多多少少都被污染过,只是程度不同,就算真找到清澈的水源,恐怕也早有其他鱼族在里生活,环境已然如此,只能靠自己改变。”戴妍琦的声音飘飘忽忽,时远时近,“他化成人,在人类社会生活,在人类的学校学习把河水变清澈的方法。他教大家,河里的东西哪些能吃,哪些吃了会中毒。”

更久以前,她还只是一片普通的云彩,无数次被风吹散,又无数次重新聚拢,慢慢的,吸收天地间的灵气,而有了灵识。戴妍琦不知道自己在天地间存在了多久,那么久过去了,身边的云也只有她这一朵有了意识和感知。

她喜欢人间的一个词,叫做镜花水月,读起来觉得很美,后来认识了叶修,听他解释过这个词的意思,才明白肖时钦就是她的镜花水月。

“有时候,我觉得信使很可怜,他可以飞去任何他想去的地方,却找不到他心爱的人。有时候,我又很羡慕他,要是我也能幻化成人……”

要是她也能幻化成人,她就能走到肖时钦身边,而不是像现在这样,只能远远地望着他。等到那个时候,要跟他说些什么呢?

周泽楷朝窗外看了一眼,云彩火烧似的,明天是个好天,叶修什么时候能回来?正想着又听戴妍琦说:“看什么看!你怎么不理人?我说了那么多,你应都不应一声,看不起我们妖吗?我还不喜欢你们人呢!”

之后,又过了四五天,叶修回来了。那天周泽楷下了班,被江波涛、杜明叫去吃饭,饭桌上两人还在聊肖时钦失踪的事情,虽然报了警,也立了案,但苦于没有线索,最后也就不了了之了。等饭局散了,周泽楷回到家,推开门,就看见他担心了小半个月的人坐在沙发上,捧着半个西瓜用勺挖着吃。叶修同他打了声招呼,说:“你回来了。”

就像戴妍琦说的,这一次叶修送完信,仍旧穿越到过去的时光里等人,回来时仍旧迷了路。叶修说:“你这个地方难找。”周泽楷看着他,沉默着。

叶修挖了一勺西瓜:“吃吗?”

周泽楷把那勺西瓜吃了,说:“我就是你等的人。”

叶修先是脸色一变,继而呵呵笑了笑:“别逗,你很好,可你不是他。”

周泽楷就再也说不出什么了。

叶修回来后不久,周泽楷养的乌龟不见了。这只龟是他小时候到河边玩,捞水草时一起捞上来的,养了很多年,通人性,平时从鱼缸里爬出来,也会找个显眼的位置,等周泽楷再把它放回去。

周泽楷是在学校找到它的。当时它正慢悠悠朝喷水池爬,被周泽楷捉住,四条腿凌空划了划。然而乌龟找回来没多久,就又不见了,神游回来的张佳乐为他指点迷津:“它离家出走了!”

至于为什么离家出走,周泽楷把乌龟捉回来后,它这样对周泽楷说:“你是个好孩子,待我很好,一直拿肉喂我,可是,他他他……”乌龟用绿豆眼瞪着玩游戏的叶修,“他每次在窗台抽烟时,总要把我翻过来,让我四脚朝天!这个家,我住不下去了,以后不能再陪着你了。”

“他每次抽完烟,都把烟头按进花盆里!”张佳乐抖了抖土,花盆里那一圈烟头像刚冒头的蘑菇。“龟老,你别哭了,你跟周泽楷哭没用。”张佳乐说,“这房子虽然是他的,可他听叶修的。”

一花一龟围着周泽楷,要他制定合住者协议,严格规范合住人员言行。周泽楷还看到戴妍琦飘到窗前,悄悄朝叶修说:“虽然他救了肖公子,可我还是要说,这个人类好像是个花心渣男,你要小心哦。”

从什么时候起,身边充满了妖怪?这只龟还给自己起了个人类的名字,叫冯宪君。

这之后的某一天,周泽楷终于朝江波涛、杜明问道:“你们是什么变的?”

 ====

事实证明撒盐什么的根本救不了鱼

明天再更一章上篇就完结了

好卡好卡,卡得我都去跑步锻炼意志了,而且古代的故事是个BE啊BE!!!根本不忍心把他们写成BE,他们怎么能BE啊,我简直是挖了个坑,自己跳进去了,能不能搞成HE,似乎也没法圆回来,唉,烦。


评论(13)
热度(342)

© 雷小菜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