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叶
告诉你一个秘密,周叶特别好
恳请所有文包工作者绕行

[周叶] 信使 4

大喇叭循环广播:卖本!卖本!  刀马旦   双人赛   轮回   恋爱敏感体

CP:周叶  双花  肖戴

第四章

一瞬间,周泽楷想起多年前的一件往事。

依稀记得是读初二的时候,张佳乐嫉妒自己的桃花运,把自己堵在楼梯拐角逼问。周泽楷盯着他手里那一沓情书,还以为他要跟自己表白,吓得顺楼梯逃了。

当时的情景和现在有些相似,当时张佳乐把他吓跑了,风水轮流转,现在他换成把信使吓飞了。他和张佳乐是误会,他对信使是真。可是他来晚了,信使心里已经有人了。

一只妖,活了几千年,肯定早找到伴儿了。自己应该想到的。不知道那是个什么样的人,或者是只什么样的妖。不知道他能不能让那个有点呆的信使不再忧伤,不再寂寞。

图书管理员打身边路过了三次,藏在镜片后的眼射出异样的光,看周泽楷的眼神像看神经病,并且程度逐渐加深。唯一值得庆幸的是,周泽楷当时没摆出什么别致花样的姿势,所以现在看来就只是原地立正对着书架和书深情相望。

周泽楷望了一下午,在管理员下班前能动了。周泽楷淡定地往外走,经过管理员时朝他讪讪笑了笑。不知道为什么,管理员好像吓了一跳。图书馆以后要少来,特别是放史书的这一层,不能再来了。

开学后不久,周泽楷又收到信,却没有见着送信的人,窗台上的烟和零食倒是都被拿走了。周泽楷心里本就有些伤,看到信上的内容又添了点堵。

信里写:“竹叶巷邻对那条街又开了家新酒楼,名字比陈大老板的‘兴欣酒楼’起得别致许多,唤做醉仙居。闲时与韩帅去过一回,菜色平平,杏花酒倒对得起招牌,颇有几分滋味。待明年开春,将军换防归来,可来一试。此酒名头甚响,皇上亦有所耳闻,命本王捎一坛进宫。

先帝在世时,朝中册立太子之争便没有停过,那时我常想,这万里山河皆是我叶家天下,我与二弟不分彼此,皇位上坐的是我还是他又有何分别?二弟有治国之才,脾性又像父皇,我不过早他半刻出生,倘若先出生的是他,按祖宗规矩皇位传于他便顺理成章。正因如此,又或是我糊涂,总当他是小时一同捉蛐蛐儿,一同偷溜出宫的弟弟,却忘了他还是皇帝。

二弟与我不分彼此,皇帝却会疑心我。

杏花酒虽好,偌大皇宫还不至少了佳酿。皇帝疑我之心甚重,提防本王与他的重臣良将太亲近,才借故召我进宫敲打。

便是平常人家的兄弟,长大后,亦易生出隔阂,更何况生于帝王家。我虽然知道,却总觉得二弟与我应不至如此。

一时伤怀,牢骚许多。此番话藏在心里已有数年,恐人受我所累,不便向旁人提及。说给将军听却是不怕的,我知将军亦然。然终究是些不快之事,恐使将军添忧。

丙寅年十二月初九  修字”

也许,兄友弟恭只是史官笔下的幻影,一把龙椅隔断了少时的兄弟情意。周泽楷将信折好,放进抽屉,看见里面那一沓,想到信使,又有些难过。

月中,院里通知周泽楷,他的陶罐和老资历的山水画都被市里选为参展作品。

国庆的时候,周泽楷去看艺术展。主办方赞助拉得到位,展厅展柜布置设计别具一格,在里面走一遭,心中豁然开朗,仿佛整个人被镀了一层雅气,品位格调提升了一截。逛到陈列自己作品的展柜前,遇到栾薇。

或许每个女孩子对自己喜欢的人都像FBI探员一样敏锐,栾薇细细欣赏了半天,突然似笑非笑地冒出一句:“原来我输在起跑线上。”

周泽楷看着展柜里自己那只罐子,听她继续说:“我一直觉得每一件作品或多或少都包含着创作者的心意和思想,罐上的画笔触温柔,笔下全是情意,我就猜你有喜欢的人了,其实本想诈一诈你,没想到……”她看了看周泽楷的神色,知道自己猜对了。

展柜内射灯的光温柔地笼下,很像梦里和煦的阳光,梦中人乘着小船那样不经意地荡过他的心湖。画这幅画时,信使还在,那时周泽楷还想等艺术展开了,和他一起来看。

天渐渐转凉,校园里落叶飘飘。夜半时分,有痴情男埋伏在女寝楼下,用一麻袋银杏叶拼出“I Love You”的图案,奈何风流总被雨打风吹去,第二天一早环卫大妈的扫帚无情地扫过,不知被表白的佳人来没来得及看上一眼。

艺术展闭幕后,周泽楷的窗台上又多出封信。信封拿在手里沉甸甸的,像装着什么东西,周泽楷倒出来,是半块龙头玉珏。

玉色晶莹,入手温润,周泽楷虽然对玉器不大在行,也看得出是块极好的玉。美中不足的是,玉上有一道又深又长的伤痕,像是利器所致,连龙角都没了一面。断口光滑,想来有人时常摩挲。

周泽楷不是多愁善感的人,但看到玉珏时,心里忽然有些说不上来的滋味。也许是因为秋天的关系,而且外面还淅淅沥沥飘着小雨。也许好玉成双,半块玉珏总让人有不好的感觉。

周泽楷把玉珏放在桌上,打开信,上面写道:“迟迟未见回信,心下已有几分明了。出征之日,我送将军半块玉珏,而今此物被送回,我已知将军心意。

本王一点痴心妄想,教将军见笑。

为何一直不回信,可是一句话也不愿对我说?”

后面的内容有些混乱,反反复复写了好几句“为何不回信”,像是自问自答。一会说山高水远,路长且阻,书信被耽搁了。一会又说将军素来寡言,不回信也属正常,是我令你为难了,只是半年未有音信,十分挂念。

周泽楷想,王爷大概真的很喜欢将军,纵然明知道对方不喜欢自己,还要自欺欺人,为对方的冷淡疏离寻找借口。或许,王爷真是伤心得狠了,才会颠三倒四写下这些让自己和对方都很难堪的话。

信写在除夕,以往几封笔迹俊逸洒脱,这一封却有些潦草,墨迹时浓时淡,不知是写得匆忙,墨没研匀,还是心情动荡,下笔不稳。

信纸上还被溅了些细小的暗红的斑点,窗外风向转了,雨丝落到信纸上,暗红的痕迹被晕开,像一脉蜿蜒的血泪。周泽楷关上窗,有些不祥的感觉。

从这天起,再没有信寄来,周泽楷也再没有见过信使。

盒子上画梅花的香烟堆满了窗台,周泽楷站在窗边望天时,点了根烟抽。他不会抽烟,倒是信使常支起一条腿坐在窗台上,抽烟望着远方。他抽烟望远方的时候,心里想着什么,是不是和自己一样,想着心里的那个人?

天灰蒙蒙的,带着秋季的萧索,连绵的云缓慢地飘过,周泽楷记起信使说过的叫戴妍琦的云彩,不知道她是天上哪一朵。周泽楷想问问她,知不知道信使去了哪,怎么才能找到他?从看到他的第一眼起,周泽楷就喜欢上他了,原本以为只是浅浅的喜欢,却没想到这样深。

用杜明的话说,周泽楷放着女神不喜欢,放着男神不喜欢,居然看上一只鸟。他说这句话时,坐在学校食堂,望一眼隔着三张桌远的栾薇,又瞅一眼身边的张佳乐。

这学期刚开学的时候,张佳乐又为三角恋添上一笔。上学期考试成绩出来了,六门专业五门选修,除了周泽楷的陶艺课,张佳乐一路挂到底。示爱方式简直霸气。学校论坛八卦版又一次沸腾了,讨论帖现在还在首页飘着,一堆人排着队刷“乐总,我敬你是条汉子。”还有贴了段音乐,如果这都不算爱。

张佳乐听到杜明的话,咽下一口麻辣烫,说:“鸟怎么了?恋爱自由,别搞物种歧视好不好。”

江波涛插了一刀:“问题是被鸟甩了!知道狗不理,原来还有鸟不爱这一说。”

张佳乐说:“以鸟的眼光看,周泽楷长得很奇特,没漂亮的羽毛,没翅膀,还不会飞。”

“你能从人类的角度思考问题吗?”江波涛朝张佳乐说,“这学期再挂科,可得留级了。”

“吃饭的时候别提考试!万一我一发奋多吃了两碗,变胖了怎么办?我粉丝会哭的。还有啊,其实我也没准备那么快毕业。”张佳乐端了碗转向背对江波涛的一面,对上孙哲平,被他盯得全身汗毛竖起,又端着碗转回来。

江波涛心说,你还打算在学校蹲到天荒地老啊。不过张佳乐的观点,他也认同。江波涛说:“周老师,你喜欢的是那只鸟变成人时的样子,它要只是只鸟,你还喜欢么?要么你就试试,学校前面,坐公交三站就到,有个花鸟鱼市场,你过去逛逛,看见那些鸟有心动的感觉吗?”

周泽楷:“……”

“人妖殊途。”杜明说,“那鸟说不定活了几百年几千年,在它眼里,你就是个三岁半满地跑的小朋友,想开点吧。”

周泽楷:“……”

“也许妖的世界里,几百年就相当于人类的几十年,没准它正青春年少。”江波涛说,“其实,就算是千年老妖,也可以老少恋,嗯……”他想到周泽楷目前的处境,后面的话咽了。

“周老师,你要实在难受,就去花鸟鱼市场,拎只鸟回来抚慰心灵吧。”杜明诚恳建议。

周泽楷:“……”

话题转到人妖相恋上,几人东拉西扯,讨论得热闹,孙哲平技术顾问一样,不时指点几句“我老爸著《中国精怪学说》时曾言……”

书里的难有作者帮着渡,书里的情有作者帮着圆,周泽楷突然很想问问那些写妖怪小说的作者,怎么在书外和一只妖求一份圆满。

王爷的那些来信,周泽楷隔段时间就要拿出来看看,这天看得入神,不知不觉外面下起雪,再抬头时已是白茫茫一片。雪映着连绵的灯光细细碎碎地飘,仿佛落在心头,周泽楷莫名有些被触动,觉得有人在灯火的尽头等他。

他出神看了一阵,也不知怎么生起这样的念头,想起信里那句“寒梅映雪,红泥小炉,最适温酒对饮”,忽然想尝一尝那坛杨梅酒的味道。

杨梅酒不用温,周泽楷给自己倒了一杯,倒的时候还想酒是信使从千年前带回来的,能当文物供进博物馆了,也不知有没有变质,还能不能喝,闻起来倒是酒香清醇。浅浅喝了一口,没有坏。那一口,味道辛辣,还泛着几丝酸涩,很像他对信使,王爷对将军那些明明暗暗,没着落没期望也得不到回应的情意。

周泽楷迎着入冬后的第一场雪翻看那些信件,饮那坛涩涩的酒。他与王爷,古今两个失意人,隔着遥遥时光,因一场奇妙的缘分牵连着,共饮了一坛酒,仿佛下雪天,他们本应该这样对饮一杯。就像前些时候,周泽楷用线绳把半块龙头玉珏系起来,戴在脖子上,戴上去的那个瞬间,他恍惚觉得那块玉原本就该在自己脖子上挂着。

那次以后,王爷大概是死心了,再没有寄信来,往好里想,或许信终于寄对了地方,寄到该寄的人手里。然而无论哪样,周泽楷知道,信使不会再来了,他们不会再见了。

那一点牵连断了,只是周泽楷还忘不掉。

信使像是时光中的旅者,偶然路过了他所在的时空,不知自己是否在他的旅途中留下一点浅浅的痕迹,供他偶然回想时展颜一笑。

===

忘记说了,玉珏的梗来自叼片叶

评论(26)
热度(411)

© 雷小菜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