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叶
春眠不觉晓 周叶互玩鸟
恳请所有文包工作者绕行

[周叶] 信使 1

叶神生快!神弟生快!

==

本子已经印好了,要参CP18的展(大概就是这个意思,我也不知道专业用语怎么说) 库存就是全部余本了

有微博账号的小伙伴可以来这里看本子实物照片

http://weibo.com/2813186724/DxF0rupgb?type=repost#_rnd1464533538569

没有微博的,就只能欣赏我精湛的截图技术了,如下


广告告一段落,下面是关于信使的

===

架空

CP:周叶    双花(少量,有两个吻)   肖戴(微量)

后面叶秋单箭头他哥,对方一辈子不知道那种单

===

周泽楷篇

第一章

课件播放到最后一页,今天的课上完了,周泽楷开始布置作业。投影幕上打出作业内容,讲台下一片哀嚎。

“……不少于三万字,引用文献不得超过五篇。”

“一周一篇论文的节奏啊,老师,你还是直接赐我们一死吧。”

“这不是动手课么,啥时能玩上泥巴?”

周泽楷笑了笑,下面骚动更大了,尖叫声盖过哀嚎。

张佳乐捂了捂耳朵,觉得这帮小丫头没眼光,周泽楷还没花坛里那丛狗尾草长得好看。他无聊地拿出手机对向投影幕,把作业拍下来。

张佳乐是和周泽楷穿一条开裆裤长大的,两家是邻居,两人的妈差不多同时怀孕,在同一间医院生产,连接生的大夫都是同一个,所以两人手拉手一路从幼儿园读到了高中。到高中出了点变故,高考时张佳乐差一分落榜了。他没有气馁,复读了一年又一年,父母动容,找来心理医生开导。效果不甚理想,张佳乐固执顽强,又折腾了几年,终于如愿把自己折腾到和周泽楷同校了。他迈进大学校园的门,周泽楷正准备自己教学生涯里的第一课。

周老师是荣耀大学教师队伍里新进的一根嫩草,美术学院的男神,开了两门公开课,教授制陶技艺。学生私下里把这两门课戏称为:和男神一起玩泥巴。

周老师的教学风格一直深受学生们的喜爱,上课不点名,平时没有出勤分数,期末也不考试,交一份与陶艺相关的论文,一件自己制作完成的陶艺作品,让周老师感受到你在课业上的努力,真诚认真的学习态度,他就会放你过了。

某次周老师和学生玩泥巴时,一个女生的头发从松了的发带披散下来,女生正拉坯塑型空不出手,向后甩了甩,飘飘长发又从肩头荡了回来。周泽楷恰经过她身边,伸手轻轻一撩,挽救了将要卷进拉坯机里的秀发。

周老师这段事迹在校园广为流传,那一撩,不知拨乱多少少女的心弦。所以周老师的课堂上姹紫嫣红一片,张佳乐和孙哲平就是点缀其中的绿叶。

孙哲平是张佳乐的同学,他和艺术学院的另几个同学组了一支叫百花的乐队。某天张佳乐一个不慎失手碰到他横在椅子上的吉他,吉他发出犹如弹棉花的几声,虽然事后张佳乐指天发誓自己真是无意的,也不懂乐器,还是被孙哲平以乐队缺少吉他手,是兄弟就帮哥们一把为由硬拉去凑数。

百花乐队人气旺,微博粉丝百万,还有后援会。张佳乐在乐队担任主唱兼吉他手,他身上那点艺术细胞都被孙哲平开发出来,只要没课就被孙哲平拖进练习室,抱着吉他弹棉花。

张佳乐知道自己为什么会选周泽楷的课,他不知道孙哲平是为了什么。周泽楷这小子男女通杀,从小就桃花绵绵,张佳乐怀疑孙哲平看上他了。偷偷观察一段时间后,又觉得自己想多了。

下课后,团支书走上前,说:“周老师,咱们院和文学院联谊,等会去KTV唱歌,老师要是有空也一起来玩呀。”团支书是个妹子,性格开朗大方,但面对周泽楷时总有些紧张,不敢直视他的脸,一看就脸红。

张佳乐磨磨蹭蹭,装模作样收拾东西,竖起耳朵听。

周泽楷摘下麦克,笑一笑,温和地说:“你们自己玩吧。”

团支书走回来,对着一片姹紫嫣红无奈地摇头。

“又没约到啊?男神实力高冷!”姹紫嫣红叽叽喳喳地议论。绿叶混在里面忧郁地叹气:“周老师不来,妹子也不会来。”有人接了更忧郁的一句:“周老师来了,妹子也是冲他去的。”

张佳乐对周泽楷的回答很满意,把手机往包里一扔,一只缠着绷带的手突然贴到他脑门上。张佳乐吓得一激灵,盯着孙哲平叫道:“搞什么?!吓死人了!”

孙哲平收回手,说:“眼睛快直了。”

张佳乐提着包出了教室,斜一眼后方的孙哲平:“你总跟着我干吗?大路朝天,能不能各走一边?我去哪你跟哪,我选什么课,你也跟着选什么课,你属背后灵的?”

孙哲平指了指前方的食堂,露齿一笑:“我也去吃饭。”

张佳乐:“……”

他追上周泽楷,说:“我找你有事,正经事。”三人到了食堂,各自打了饭,张佳乐朝周泽楷问道:“听说你和栾薇一起去看美术展了?”

周泽楷每次和女生有点吹风草动,张佳乐就紧张,不仅紧张,还心烦。张佳乐和周泽楷做同学的十几年里,专门干一件事:破坏周泽楷恋爱。读书时,每次有妹子向周泽楷表白,张佳乐一定跳出来搅局。据他自己透露,这是当年周阿姨交给他的任务——帮阿姨看着泽楷,不能让他早恋。

最近几年情况有些变化,张佳乐到周泽楷家玩,周妈妈就扯着嘴角笑:“乐乐,阿姨以前跟你说的话,你就忘了吧,阿姨还想抱孙子呢,呵呵呵呵。”

张佳乐的任务一直完成的相当出色,直到高中的时候,遇到了对手。这个人就是栾薇。栾薇对周泽楷一见钟情,被周泽楷以学业为重婉拒后,依旧痴心不改。张佳乐感受到敌人的强大,她是个学霸。

高二的时候,全班按成绩排座,周泽楷考第一,栾薇考第二,两人成了同桌。高三的时候,栾薇偷看了周泽楷的志愿,和他报考了同一所大学。再后来两人双双留校任教,成了学生们口中的“男神”“女神”,宛如一对璧人。张佳乐挑灯复读的那几年里,还时刻留意栾薇的人人网主页、QQ空间,掌握敌人的动向。

“你不会被她的顽强精神所感动,动心了吧?眼光放远一点,她不过喜欢了你十二年,这你就感动了?也太容易感动了吧!”张佳乐有点烦,“她也真是有毅力,这么多年了,怎么还不放弃!”

周泽楷吃着东西,点了点头,没吭声。张佳乐又说了半天,周泽楷沉默再沉默,他半点口风没探到,于是怒了:“跟你说话真累,周泽楷,叫你一声,你敢答应么!”

周泽楷想了想,说:“你论文差一分没过。”

“……”张佳乐听到“差一分”这样的分数,就莫名焦虑,五次高考全败在这一分上。

孙哲平看了看表:“再聊下去,上课就迟到了。”

张佳乐焦虑地说:“不去不去,没心情。”

孙哲平提醒他:“这节课点名。”

张佳乐满不在乎:“帮我顶了。”

孙哲平说:“有什么好处?”

张佳乐竖起中指,收拾了餐盘上课去了。孙哲平向周泽楷打了声招呼,也走了。张佳乐走了几步,立定回头,对上孙哲平的目光:“我知道自己长得帅,可你能不能别总盯着我看,不知道这么看人很恐怖么!”

周泽楷看着两人的背影,想着张佳乐对自己说的话,张佳乐说对了一半。栾薇与他在美术展巧遇,周泽楷猜测对方大概猜到自己一定会去,所以守株待兔。周泽楷也的确很感动,但是没办法心动。

人生如果是一个圆,周泽楷一直在找自己的圆心。

周泽楷吃完饭,下午又上了两节课,结束了一天的工作,骑着摩托回家了。周泽楷不用坐班,时间相对宽松,他又爱搞点艺术创作,平时有灵感在家捏瓶瓶罐罐,没灵感时出去感受大自然风光,所以这份工作他做得挺舒心。

学校有教师宿舍,给像周泽楷这样未婚的年轻教师安排了双人间,周泽楷创作时,机器有声响,怕打扰到室友,住了一段时间就租房子搬出去了。当时张佳乐听说后,立马提着行李长驱直入进了他的新家,跟着往床上一滚,占领了主卧。

张佳乐把周泽楷他妈的命令执行得相当彻底,到了大学也没消停,教师宿舍混不进去,他贿赂了其他院系的学生,换到周泽楷对面的学生宿舍。他还有架望远镜,据说是用来夜观天象的。

张佳乐声势浩大,折腾得这么不低调,他和周泽楷那点事也被学生们挖掘得差不多了。在学生眼中,如果栾女神是痴心不悔,那张佳乐就是一往情深,学校论坛有一半帖子都是讨论他们三人的爱恨纠葛,另一半是投诉食堂饭菜难吃。当然讨论还是很含蓄婉转的,人名、事件都用谐音代替,搞得跟地下工作者对接头暗号似的,即便是这样也很令辅导员兼论坛管理员江波涛同志苦恼。

江波涛在这些帖子下面哭笑不得地回复:“请同学们专心学业,并用心感受食堂阿姨和大叔的心意。”

事情发展到这样一个境地,两家父母都不由怀疑张佳乐别有所图,他们之间有问题。寒暑假时,两位太后联手跟张佳乐谈判,轮番说服教育,晓之以理动之以情,周泽楷自然也没逃过。

不管旁人怎么想,周泽楷心如明镜,张佳乐和他连喜欢的一撇都没有。虽然张佳乐从小到大一直粘着他,去哪跟哪,可谓形影不离,为人也仗义够朋友,小时候自己淘气闯祸他顶缸,打架他挺身而出,但是周泽楷一直隐隐觉得,张佳乐并不喜欢和自己一起玩,至于原因,他也说不清,就是一种感觉。

周泽楷骑车进了小区,见楼前空地上有几根纤长雪白的羽毛,知道那个人又来了。他锁上摩托,进了电梯间。到家后,打开窗户,坐在桌前准备明天上课用的教案。他的桌子挨着窗户,备了会课,忽来一阵风,卷起书页,眼前一暗,阳光被遮挡住。周泽楷抬头,看见一个男人浮在空中,他的窗前,说:“先生,有你的信。”

周泽楷不是第一次见到他,初次相见的情景,回忆起来还有些丢脸。那是在近黄昏的时候,周泽楷也是这样坐在桌前备课,感到窗外不时有白影掠过,向外看又没发现什么。继续备了一会课,听到两声叩窗声,周泽楷抬头,便看到他。

他浮在落日的余晖中,满天霞光披在身后,背上一双巨大的羽翼轻轻扇动,雪白的羽毛染上灿灿金辉。

周泽楷一瞬间以为天使降临,怔怔仰望,楼下花园的玉兰香气融进晚风里,恍恍惚惚不知是否身在梦中。直到那人又敲了敲窗,周泽楷才回过神,随即发现自己居然哭了,也不知道为什么哭,或许是阳光刺眼。

那人面色平静,见人突然对他落泪也没什么反应。周泽楷看他在窗外飞,像是有话要说的样子,便打开了窗户。那人递上一封信,也说了这样一句“先生,有你的信。”转身飞走了。

周泽楷看着他掠向天际,身影消失在滚滚彤云中,呆呆伸出手,接住飘落下的一根羽毛,又探头向窗外看。他住十二层,墙壁四周没有钢丝吊线,真是空中飞人?!不知道是哪家快递公司的,员工这么高能……

周泽楷定了定神,低头看信,信封样式古旧,没有邮票邮戳,也没有收信人、寄信人的地址。周泽楷将信拆开,寥寥几行墨字,内容更让他莫名其妙,只见信上用小楷写着——

周将军雅鉴:

将军远去北疆已有数月,不知一切可好?忆分别之时恍若昨日。近有探子报,北胡频繁活动,恐有异动,望将军早做防范。圣上下旨,着户部拨调百万石粮草,近日便运往北疆,将军无须愁白头。却不知白头将军又是怎生模样?北疆地苦,本王在京遥祝将军一切顺遂。

落款是一个修字。

绢纸泛黄,墨迹浅淡,像是多年前的旧物。

周泽楷上小学时,班级里流行写信、寄明信片,明明可以当面交给对方,偏要贴上邮票,塞进信筒寄到同学家,然后天天盼着对方快些回复。周泽楷还给张佳乐写过,但是张佳乐一次都没回过,看周泽楷和其他同学的眼神都透着嫌弃。

小时候权图个新鲜好玩。现在谁还会写信,联系可以用电话、邮件、微信,写信仿佛是上上个世纪的事,街上连信筒都少见。

信中用词文绉绉的,像是出自古人之口,所谓的将军、王爷又是什么人?

周泽楷起初以为这是学生们的恶作剧,闹他玩,虽然收到信时是三月初,距愚人节远了点。闲空时周泽楷从科学的角度用力学的方法分析,那个人是怎么飞上天的,图纸画了几张,没分析出个所以然来。空中飞人带来的震撼感强烈,那抹白色的影子反而在心头挥之不去。

之后差不多过了一个月,周泽楷已经把这件事当成人生中的一场奇遇,想着这辈子大概再也见不到那人的时候,他又出现了。

这次见面比第一次还丢脸。

当时周泽楷正在洗澡,哗啦啦的水声里隐约听到敲窗声,想到之前那个奇怪的人,他心中一动,关了淋浴,擦去玻璃上的水雾,果然看见那人停在窗外。两人隔着浴室、窗户的两面玻璃遥遥对望,半分钟后,周泽楷用浴巾把自己裹严实了。

周泽楷腰间围着浴巾跑过去,打开窗户,那人又递来一封信。这次周泽楷出手快准稳,在他转身要飞走前,抓住了他的翅膀。羽毛柔软,带着温度,感觉和小时候抓得那只虎皮鹦鹉差不多。这是真实的鸟类的翅膀,并非道具。

那人回头看周泽楷,似乎奇怪他为什么抓着自己。

周泽楷松手,目送他翩然而去,再无法用科学的眼光看待这个世界了。

不知道他是不是建国前成精的,周泽楷想着,拆开信。信中写的依旧是北疆战事,只在末尾叮嘱“北疆气候与京师大不相同,天寒多添衣。”虽只有一句,但言辞切切,想来写信人对这位将军十分关心。

信中笔迹与第一封相同,应该都是出自同一人之手。

周泽楷不知道这个叫“修”的王爷是谁,从什么地方寄来这样的信,但有一点可以肯定,信不是寄给他的。

所以,周泽楷此时看着眼前的人和信,说:“你送错人了。”有了前两次经历垫底,他说这话时还算镇定。

那人问:“你是不是叫周泽楷?”

周泽楷点头。那人说:“那就没送错。”

周泽楷不知道他为什么这样笃定信是给自己的,思考着该怎么解释,见他说完话又准备要飞,忙道:“稍等。”

周泽楷撕了张纸,想了想,写了句话上去,告诉对方寄错人了。三封来信都没有寄信人的地址,周泽楷只好拜托那人把纸条送回去。不管这是怎样一件离奇的事,对方看到纸条,解开误会,就不会再寄信来了。只是不知道以后还能不能见到送信人,周泽楷酝酿着怎么要个电话,成精的妖怪应该有手机吧,或者他们这类的有什么独特的联络方式。

结果那人突然低头,在周泽楷脸侧嗅嗅,说:“你的味道很好闻。”

周泽楷眼珠往他那侧瞥,心想是要吃了我吗?却听那人又说了一句:“你身上没有枯朽之气,我不能为你送信。”


评论(22)
热度(603)

© 雷小菜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