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叶
告诉你一个秘密,周叶特别好
恳请所有文包工作者绕行

[周叶] 恋爱敏感体 十九

第十九章

拖隔壁的福,两人又睡了懒觉。原定计划是早点出门滑雪,滑到下午周泽楷送叶修回兴欣,明天他也要归队了。但是睡的晚起的晚,再一睁眼到十点。周泽楷把手机闹铃定在七点,起床后到叶修房间,发现他根本没醒的意思,于是周泽楷也爬回被窝睡了个回笼觉。等吃完饭,再开车到滑雪场已经是中午了。

过年的关系,滑雪场人不少,带孩子来玩的尤其多。两人租了装备,换好。叶修踩着滑雪板走了两圈,底盘不稳,脚下一滑要倒,被周泽楷一伸胳膊揽腰抱住。叶修老家四季分明,雪比这里大的多,但是他没滑过雪,一次都没。周泽楷水平比他高些,倒是每年冬天都要来滑一次,不会可以教。

周泽楷的教学风格和他本人一样,以行动代替言语,亲自示范基本动作,绕着叶修潇洒地滑了一圈又一圈,全程没一句解说。

叶修问:“怎么保持平衡?”

周泽楷继续潇洒的一个回旋转弯,以形体动作生动展示了轻巧如燕,稳若泰山的秘诀,停在叶修身边后,终于开口说:“这样。”

“……”叶修后来也不问了,问了也没用,决定还是靠自己领悟。

叶修穿上滑雪板就像旱鸭子落了水,不倒翁一样两步一摇晃三步一扑腾,把自己扑腾翻船了,十次有九次好老师周泽楷充当了垫背,两人拥抱着倒在雪地里,还要搂着滚一滚。周泽楷心情不错,眉眼弯着一直笑的灿烂,他的笑容很有感染力,让人一见就不由自主想跟着笑,于是叶修也不由自主地笑了起来。

叶修再练一会,发现周泽楷把他驰骋雪场的英姿定格,手机里拍了不少照片,叶修撑着滑雪仗喘气,“干什么呢,你?”

镜头对向脸又是一张,周泽楷呼出一口白气,说:“笑一个。”叶修咧嘴。

抽根烟歇了会后,两人扛着装备沿滑道往上走,坡顶聚了不少人,有人喊了一二三,接着又是一声口哨响,坡上的人跟下饺子似的,不管会滑的还是不会滑的都以百米冲刺的劲头下去了,周泽楷、叶修和小朋友们坐着气船俯冲而下,从百米高坡一滑到底的感觉很刺激。周泽楷搂着叶修,抽出一只手又连拍了几张他大笑的侧脸。

晚上没走成,在度假村的木屋里住了一宿。

周泽楷还装备时,天飘了雪花,叶修站在外面望着山脚下的停车场,等周泽楷出来,他犹豫了一下,还是说在这住一晚?玩一天都累了,半夜开车也不安全。周泽楷感到意外,又觉得暖心。不知道是不是错觉,叶修的口气仿佛透着一丝忧伤两分惆怅。

度假村走农家乐路线,木屋外挂着苞米棒子、红辣椒,倒是很有乡野情趣。晚饭吃的也是农家菜,其中一道猛禽还是两人亲手活捉的,后院鸡棚里最活泼的老母鸡一只。一切都是美好而浪漫的,如果没有晚上睡觉时出的那点意外。

春节,旅游热,度假村迎来了汹涌的人潮,他们只定到一间房,好在床够大。听说这唯一的一间原来的客人是对小夫妻,男的喜当爹,女的不是妈,乒乒乓乓打到退房,赶着离婚,这才空出来的。

吃完饭,回房间。叶修把遥控器按了一遍,电视频道从中央换到地方,没找到有意思的节目,有点无聊。周泽楷趴床上,好像在刷手机,半天没点动静。

“你看什么呢?给我也看看。”叶修过去凑热闹。周泽楷有些紧张,从进房间他就感觉到了。

周泽楷在看一个《和喜欢的人睡一张床!怎么办!急!在线等》的帖子,下面回复一梯队分析情感走向,二梯队负责支招。叶修趴他身边,脑袋靠脑袋,扫了一眼,当机立断夺下手机,“这个不适合你,不是一等量级别的,看了也白看,没用。”

叶修把遥控器塞给周泽楷,打发他去看电视,自己把帖子从头到尾,标点符号都没放过的细致研究了一遍,知己知彼才能百战百胜,他要充分了解敌人的战术。直到睡觉,周泽楷都没摸到自己的手机。

夜里,叶修迷糊着,半睡半醒间感觉周泽楷硬了,因为自己起反应了。作为男人叶修表示理解,翻身时脚丫子不慎越过楚汉界限碰了周泽楷一下,他往旁边挪了挪。

心跳声在房间里回荡。叶修觉得周泽楷简直是睡眠杀手。

过了一会,周泽楷也碰了叶修一下,脚丫子勾着他的。再过一会,被子动了一下,周泽楷从背后搂过来,手越过腰往下滑,再往里探,叶修低低喘息起来,一声呻吟化在嗓子眼里。本着人道主义精神,叶修翻过身和周泽楷面对面,也对他下手了。后来叶修又晕了。

醒后人在周泽楷怀里,汗淋淋地抱在一起,听他问了一个深奥的难以回答的问题,“你还走吗?”叶修倒是没犹豫,嗯了一声,感觉周泽楷的吻落在头顶。耳朵有点疼。

第二天早上,叶修坐在车里,透过后视镜再次观察耳朵上那个明显的让人想忽视也难的牙印,齿痕呈半圆状,从下口的力道看没个三五天消不下去。又阴着脸凝视周泽楷,后悔自己年前理发,不然多少还能遮遮。

周泽楷顶着高压开车,途中接到一电话,他妈打来的,夜半歌声扰民,他妈刚回家就被楼上的邻居找上门理论,这会气还没消,劈头把周泽楷痛骂一顿,叶修听的很舒服,电话一挂拍手喝彩,“说的好!”

回到兴欣,毫无悬念的受到了各种目光的洗礼。每个归队报到的进了训练室,一声过年好后,都往叶修耳朵上盯一眼,连苏沐橙的眼神都透着深深的不信任。乔一帆根本不好意思看他。对比之下,安文逸的沉着冷静显得尤为宝贵,盯着战队给他打造的一身银装没挪过眼,可塑之才。保持沉默的都是好同志。

包子表现突出,“老大,谁把你耳朵咬了?”魏琛相面相了一分钟,叶修面不改色,赶在他开口前严肃宣布:“都别胡扯了,开始训练,还有两天了啊!”还有两天,职业连赛第二十轮,兴欣主场迎战轮回。

二十四小时后,轮回战队抵达H市。八小时后,叶修收到周泽楷的QQ简讯,又是两字,下楼。训练结束有一会了,离开饭还有一段时间,叶修叼烟下楼,先和热情的粉丝挥手致意,然后在网吧门口转了圈,没看见周泽楷。收银小妹也不在,网管坐在前台和他打了声招呼。

周泽楷应该不会傻白甜到蹲点在高危场所门口,自投罗网,可能是在附近等他。于是叶修又在附近转了转,大树旁墙角后,街尾的咖啡店,两条街外的报刊亭,都没有周泽楷的踪迹。叶修转了半天,最后和他会师在离网吧不远也说不上近的广场上。

春节长假一过,敬岗爱业的广场舞大妈们纷纷出动,为城市的精神文明建设添砖加瓦,贡献自己的力量。周泽楷隐藏在中老年妇女的队伍后,墨镜往下滑了滑,露出一条缝,朝叶修挥手。在广场舞动感的节奏里对他说了一句,“她很能跑。”

轮回战队早一天到,适应场地调整状态。白天进行完恢复训练,周泽楷看时间,估计叶修那边也该结束了,于是又过来劫人。边等叶修出来,边在网吧门口徘徊,被前台收银小妹一眼瞅到。小妹两眼发光,笑吟吟说:“你是不是……”

你是不是开头的句式,周泽楷听过太多了,根据他在和粉丝围剿与反围剿的斗争中得到的经验,每一个捕获他的粉丝都要激动而颤抖地问一句,“你是不是周泽楷!”

于是周泽楷不等她把话说完,拔腿就走。小妹喊来网管顶班,直追而去。周泽楷绕大树拐墙角,由走变跑,小妹紧追不舍。两人绕着网吧跑完圈,又绕着对面嘉世跑,经过街尾咖啡店,奔出两条街外的报刊亭,最后周泽楷借着广场舞大妈的掩护终于把小妹甩掉。

叶修拍拍他肩,安慰说:“输给她也不用气馁,听说她上学时是区田径队的。”

“……”

叶修又笑着说:“不过你跑什么?她没玩过荣耀,根本不认识你。”

周泽楷再次呆滞,露出疑惑的神情。不认识还玩命追着跑。

叶修请他吃肯德基压惊。周泽楷一伸手,张开手掌晃了晃。叶修目不斜视,大步流星开过去,经过周泽楷在他手掌一搭,被牵走。

从肯德基出来,租了双人自行车往江边骑。周泽楷对江边的缆车抱有极大的兴趣,每次来这座城市比赛,轮回的巴士载着他往返于比赛馆与酒店的路上,总会看到缆车在都市喧嚣的夜色下,从江畔慢悠悠划往彼岸。那时周泽楷就想,如果以后和叶修在一起,要和他来坐缆车。

周泽楷后悔租了双人车,叶修在后座他又看不见。叶修一路都在套话兼恐吓。你们轮回明天什么安排,谁打先锋?第一场就不要派人来送死了,谁来都得跪。针对轮回我们有一个大计划,集体GG是你们唯一的出路!怕了没有!哎,队长带头不务正业,我看轮回这赛季悬。

“呵呵。”周泽楷笑笑,追你也是正经事啊。

慢悠悠蹬到目的地,正好赶上今天最后一班,坐缆车到对岸,走江桥回来。周泽楷又拍了不少照,叶修背着风点烟一张,缆车里一张,看江面一张。

叶修说:“你总拍我干吗?多浪费自己的好脸,来来,我也给你照几张。”拿着周泽楷的手机,对他远景近景一通狂拍,脸帅都不用选角度,特别符合叶修的摄影风格。还手机时,被周泽楷一把搂住。嘴里叼着烟,和周泽楷几乎脸贴脸,挣扎未果后,歪歪斜斜的拍了一张合照。

介于周泽楷思想腐败,消极配合治疗,回去的路上叶修又对他批评教育了一番,总结起来八个字:专注荣耀,净化心灵。

周泽楷其实有点小私心,叶修的病好不了,他俩是不是一辈子绑定了?

第二天的比赛,兴欣负于轮回。兴欣的短板再一次被推到风口浪尖,换人舆论铺天盖地。叶修在记者长枪短炮的围攻中,表明战队的态度,换人?绝不会,他是兴欣的一员。

赛后两队在选手通道擦肩而过,周泽楷偷偷打手势,比暗号,晚上来找你。被叶修无视,结果倒是被魏琛瞧个正着,“轮回这小子,挑衅啊!”包子跟着就捏了捏拳头。

“我现在不住网吧了,二楼是我们的训练室,你说的小储物间还在。”在网吧门口和周泽楷成功接头后,叶修向他解释道。

周泽楷掌握的都是老情报了,不知道叶修早搬去上林苑,还在老地方等人。叶修顺便带他到上林苑转转,周泽楷视察一圈,觉得环境不错,望着亮灯的房间,问:“你住哪?”

“左边第二个窗户,就是我住的屋。”叶修指给他看,周泽楷点头,记下。“看见窗台那巨大的黑影没?那就你送的熊,吓跑了不少小偷,有一次,半夜把我们自己都吓着了。”

两人在寒风里漫无目的地溜达了一个小时,开始往轮回住的酒店走,到后叶修正要挥手拜拜,周泽楷说:“送你回去。”等到了上林苑叶修又把他送回来了。于是两人在酒店上林苑,上林苑酒店间往返,叶修心说这有点傻啊,但是当他意识到傻的时候,其实他已经走了好几趟了。

 翌日,复盘结束后叶修看了眼窗外,飞机掠过天空,留下白色的尾迹,想着周泽楷应该早到S市了。他走出去,趴在走廊横栏上边抽烟放松,边俯看网吧芸芸众生,张牙舞爪的小年轻们。

“前天有个帅哥在门口晃,好像是来找叶哥的。”前台收银小妹的声音飘来,叶修知道她在说周泽楷,不由留神听。

“帅哥?长什么样啊?”陈果正往墙上贴招聘广告,夜班网管年前领完工资红包一去不复返,陈果打电话去问,对方掷地有声地说我不干了,顺便还拐走了叶修、方锐、苏沐橙三人的签名,挂网上卖。陈果怒完,感叹世风日下。现在听小妹一说,想到昨天和轮回的比赛,要说帅哥,轮回就有一个。再想想嘉世、霸图的人也都来过,心说周泽楷来探查敌情?

“超级帅!”小妹以此开场,接下来的十分钟里叶修、陈果听到各种关于帅的形容,古今中外不带重样,叶修感叹小妹多才多艺,会长跑还有文化,估计去写书能闯出一片天地。小妹的语气由慷慨激昂转为忧伤,末了道:“他戴个墨镜,生生在网吧门口站出了明星机场的范,我刚问他一句,你是不是找叶哥,他就跑了!他太能跑了,半天我都没追上,没看清,哎。”

“……”叶修、陈果双双无语,说这么热闹,敢情都是想像,根本没看见脸。

“帅是一种气质,他气质里都透着帅气!”小妹继续补充,“心慌慌的,有种被一箭射中心脏的感觉……陈姐,你说他跑什么,莫名其妙!最可恨的是,我跑回来,视频网站的VIP会员也到期了,现实里的没追到,电视里的还得充钱看。”

小妹的长跑估计是追人时练出来的,要是把周泽楷卖给小妹,没准能成就一段美好姻缘。叶修觉得这个计划可行,踩灭烟头,继续训练去了。

又是一天,和平时没什么两样,要说不同就是出太阳了,连阴了几天终于晴了。叶修的电脑跳出抖动窗口,过了一会,QQ又叫唤了两声,包子探头看了一眼。QQ上的留言让他觉得这是件紧要的事,于是他好心的朝上厕所的叶修喊道:“老大,有人说他想你了!”

准备到楼下视察工作的陈果,往外走,正经过叶修的位置,听到包子的话,站定。

叶修推开卫生间的门,阳光灿烂,有点晃眼。

===

仿佛一世没有更过了,那么长那么久,结果看看勤劳的我上周刚更完

希望能在春节前完结T T

评论(22)
热度(754)

© 雷小菜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