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叶
告诉你一个秘密,周叶特别好
恳请所有文包工作者绕行

[周叶] 恋爱敏感体 十八

避免河蟹,手动打码

第十八章

周泽楷正思考他的回家去是什么意思,叶修又说:“准备退役了,怎么说也要给年轻人留些机会,我还没跟别人说呢,先告诉你了,够意思吧。”

周泽楷问了句,“为什么?”

叶修不知道他问的是为什么退役,还是为什么只告诉我,接着说:“说起来丢脸,都是年轻时任性不懂事……”

叶修说话周泽楷很喜欢听。周泽楷就听他说离家出走,从家庭内部矛盾,说到父母兄弟,换作其它时候他会听得很仔细,这一次却有点分神,周泽楷一直等着,直到叶修的话说完,到底没从他口中等来自己的名字。

周泽楷仔细想了想,又觉得这也没什么不对。别说叶修是去是留跟他没关系,就是他俩都没什么关系。心是刀丛里滚惯的,不觉得痛,只泛了丝涩。

周泽楷为叶修的话做了结语,嗯一声,点点头,又夹了一筷子肉蘸上料喂进叶修嘴里。

叶修看着他,也没再说什么。

火锅还得配啤酒,吃到后面周泽楷开了瓶,叶修笑笑,跟他匀了半杯,喝完奔到沙发上倒着,醉眼朦胧扫视周泽楷。

周泽楷也搁下筷子,喝一口酒看一眼电视。叶修盯着他的后脑勺,盯出一段往事,上次在酒店周泽楷扔了他满头纸团,报仇的时候到了!叶修撕了茶几上的便签,折折叠叠,瞄准,发射,纸飞机轻飘飘一头扎进周泽楷怀里。

周泽楷两根手指夹起来,机翅膀上还写了一行字,叶修问他,为什么喜欢我?

看来不光女人吃饭睡觉有事没事喜欢爱问一句,你为什么爱我,男人对这个问题也很执着。周泽楷起身找了支笔,写完答案把飞机飞回去。

另一个机翅膀上写着:因为想赢你。

这不是标准答案。叶修看了,没懂,心说你怎么这么想不开,目标定的一个比一个宏伟远大,先是想赢我,又是喜欢我。飞机又飞过去,啥意思?说清楚讲明白不许装傻。

周泽楷的目光飘过来,这次好像写了很多。

翅膀上多了两字背面和一个指向下的箭头,看来过程已经曲折得写不下了,叶修把飞机拆了,只见纸背面写道:“你知不知道男人最不喜欢女人问两件事,一你爱我吗?二你为什么爱我?”

靠,叶修笑得胸膛颤动,“不爱说拉倒。”

周泽楷说:“我说了,你不信。”

叶修的头蹭着沙发背晃晃,“不是不信。”顿了下,“就是有点好奇。”

周泽楷把啤酒拿过来,和他并肩坐着。叶修酒劲上头,身子慢慢往下滑,头斜倚在周泽楷肩膀,眯着眼,贴耳边说:“再告诉你个秘密,其实我喝一杯就倒,陪你喝了半杯,你可不能灌醉我了。”舌头卷出醉意,声音懒懒的。

周泽楷被他口中带出的气吹得浑身发热,嗯了声,把剩下的那点酒倒进杯里,正好满满一杯,周泽楷笑了笑,仰头全干了。

叶修望着他,突然轻笑一声,“你怎么这么死心眼,就不能换个人吗。”

周泽楷不吭声。

酒喝净了,肉也吃光了,两醉鬼大神靠一起坐沙发望月亮,看对面的大楼万家灯火璀璨,一扇窗一盏灯一个故事。周泽楷在耳边低低哼着歌,叶修不知道他哼的什么,但是情绪到位他也跟着来了首,哼着哼着就把周泽楷带偏了。

对面大楼的灯灭下去三分之一,周泽楷觉得调子再也找不回来了,起身收拾桌子。叶修本来是靠在他身上,失去支撑就斜斜软倒在沙发,看着周泽楷来回走了两趟,也站起来端个盘子进厨房,和周泽楷狭路相逢。

周泽楷往左,叶修也往左,周泽楷往右,叶修也跟着往右,叶修不耐烦地抬眼,周泽楷乖乖让路。

锅碗瓢盆在水池子里堆成山,周泽楷进浴室洗澡,叶修坐沙发抽烟,一根烟抽完,周泽楷喊了声叶修。

叶修:“嗯?”

周泽楷说:“帮我拿条内裤。”

叶修进他房间,在指定地点随便摸出一条印满小猫咪的内裤,给周泽楷递进去。周泽楷洗完澡,穿上浴袍,敞着怀,擦着头发走出来。叶修眯着眼,目光随着他飘,先大致扫了扫他赤裸的肉体,眼珠从胸口往下转,定格在猫咪内裤,看凸起的形状,个头不小,走起来还一颠一颠的。

这一眼就像干柴遇到烈火,把周泽楷看着了。

叶修扭头面壁,心说坏了,看出事了,给周泽楷点了把火,自己也要被烧着。刚想完心跳就开始不稳,身体也渐渐变热,一股电流顺着脊椎节节攀升,他紧跟上周泽楷的步伐,也傲然挺立了。

擦头发的手停下来,毛巾搭在脑袋上,周泽楷的视线从叶修的重点部位移向他的脸。叶修侧了侧身子,咳了一声,翘起二郎腿,指了指浴室,说:“你先来,还是我先来?”

周泽楷抓下毛巾扔到一边,慷慨的表示:“一起。”

叶修谢绝了他的好意,干笑:“不了不了,主人优先,不用客气。”

周泽楷说:“照顾病人。”然后就扑了过来。叶修早防着他,要逃遭到拦截,被周泽楷横腰抱住,半拖半拽转移到浴室,途中拖鞋飞了,浴袍掉了,裤腰带开了。整个围捕过程用时三分钟,周泽楷占据了地形、体力的优势,但叶修也不是那么容易被摆平的,还是对他造成了一些伤害,譬如在搂抱的过程中周泽楷变得更 石更 了。

浴室的门一关,叶修喊出一声:“别乱摸,自己解决自己的!”

这句话除了撑个气势外,基本没起到什么作用。叶修被周泽楷剥个精光,两人赤裸相见后,周泽楷打开淋浴,帮他洗了头,搓了背,还附送特殊服务,着重照顾他的私人领地。

不得不说周泽楷的技术还是很到位的,手法老道,节奏掌握得尤其好,时快时慢,手指先是绕着打转,然后又滑到顶x端x搓x揉,叶修被他指腹的茧磨得又痛又爽,舒服得连汗毛都摇摆起来,身子也渐渐发软,贴到墙上,被瓷砖冰得一抖。

后来叶修不知不觉也摸上周泽楷,就像被气氛推动,下意识想去做些什么。周泽楷很激动,一手撑着墙,头倚着他肩膀,时轻时重的喘x息炸落在耳边。他转过脸,头发湿淋淋滴着水, 谷欠 望与温柔在眼底摇荡。叶修张着嘴,微微仰头,注视着他的眼睛,心里还保有一丝清醒,觉得他想吻自己。

周泽楷的头也确实越来越低,嘴唇越贴越近。叶修感觉心跳得厉害,似乎要蹦出嗓子眼,血液仿佛沸腾。当两片唇距离只有零点零一公分时,谷欠望先一步攀上顶峰,一道道白光在眼前炸开,身体里每一个细胞都活跃生动地表达了一个字,爽!这种 谷欠 仙 谷欠 死的滋味叶修还是头一次尝到,事后回想也感觉爽上天。只是此时他还没从天上爽下来,眼前又一黑,快x感叠加,双重暴击,超出身体负载,他应了一个词,爽晕了。

周泽楷的巅峰一吻吻了个空,身心还在余韵中荡漾,气也没喘匀,被叶修突然一晕吓了一跳。抱住软倒的身体,周泽楷无比震惊地看了看自己负责按x摩工作的右手。接着紧张了三秒,意识到一个基本接近事实的真相,叶修被他摸晕了后,略略放下心。又犹豫了零点一秒,俯身吻下。周泽楷已经想好了,就算叶修被吻醒他也不怕,他有正当理由,舍身为昏迷的病患人工呼吸。

叶修的唇火热柔软,滋味绝佳。周泽楷忍不住一再舍身,一吻再吻后,把病患抱出浴室,打横抱到床上。搬运一个身高和他差不多,体重可能比他重的男人还是有点吃力的,周泽楷坐床边歇了会。叶修红的像滴血的脸,慢慢恢复了正常。

周泽楷静心,不去想乱七八糟少儿不宜的事,再坐一会,看看叶修,还是闭着眼。

周泽楷又站起来,走到窗边,数了数对面大楼还亮着几盏灯,数完仰头望天,今晚月色不错,还能瞧见几颗星星。叶修还是没醒。

周泽楷转过身,靠着窗台,看叶修想心事,想叶修那半杯酒,一切若是一场戏,只要叶修不嫌他,周泽楷就心甘情愿陪他演到底。最后忧郁地叹口气,走了。

他一走叶修就睁开眼。厨房传来水声。叶修心情复杂地摸嘴唇,周泽楷的按摩技术和接吻技术简直是天差地别,嘴唇好像肿了,他舔了舔,好像还破了。往棉被里看一眼,自己光溜溜的,周泽楷连条内裤都没给他穿。水声停了,脚步声往房间走来,叶修闭眼,希望周泽楷赶快洗洗睡,不要来烦他了。

周泽楷勤劳地洗完一水池子锅碗瓢盆,再回来发现叶修依旧没转醒的迹象,越来越担心,拿出手机拨号。

叶修撩眼皮偷瞄,一看手机就知道要糟,连忙咳嗽了两声,成功拦截准备拨号120叫救护车的周泽楷。两人一个躺着,一个站着,目光相接,短暂一触又分开,如同约好一般交错落到唇上,盯了三五秒后,周泽楷开口道了声晚安,飘然而去。叶修吐出一口长长的气,觉得话少有时也不错。接收器好像失灵了,关键时刻什么都没感应到。

叶修又摸了摸嘴唇,想着周泽楷下嘴也太狠了,睡过去了。度过惊魂一夜,一觉睡到第二天中午,起床第一件事先围着被子找内裤,武装完毕后,叼着牛奶端着剩下的口粮进了周泽楷房间。

周泽楷也有一只布偶熊,叶修瞧它呆蠢的模样和自己那只一个妈生的。叶修拿它当靠枕,靠在背后,一边解决午饭一边看周泽楷刷网页,观察了会后,问道:“你想去滑雪?”

周泽楷回头,给了他一个肯定的眼神。原本是计划来一场双人短途旅行,但是时间不允许,周泽楷只好退而求其次,来一次双人滑也不错。

叶修很自觉地问:“又是和我一起?”

周泽楷再次回以热切肯定的眼神。

叶修呵呵笑了两声,站起来逆着光,居高临下,说:“求我啊。”

周泽楷滑着转椅到叶修身边,搂腰说,“求你。”

“呵呵,求我也不去!”

“……”

搂腰的手紧了紧,叶修不为所动,抬腿迈步,一路拖着周泽楷和转椅到厨房,把牛奶袋扔了。

就是这件事开了一个不好的头,周泽楷觉得一整天不管自己做什么说什么,叶修都要对着干,拧着来,看电影看睡过去了,玩游戏鄙视他不是对手,就是泡个面他选个海鲜味的,叶修也呵呵两声,还是红烧牛肉味正。

于是睡前,周泽楷总结他的行为,得出一个结论:“不就亲一下嘛。”

叶修少有的心烦,然而又理不清烦什么,所以更烦了。至于昨天那一口叶修已经选择遗忘了,他一大男人,总纠结这个显得多小心眼,不纠结归不纠结,有些问题还是要纠正的。

叶修阴着脸,“你真好意思说啊,你那是啃不是亲。”

周泽楷拧眉,似乎不能接受自己吻技差的事实。

叶修留他慢慢思考如何提高技巧,关门睡觉了。这一觉睡的艰难而曲折,睡前他琢磨了下周泽楷的一杯酒,躺床上翻来覆去,天涯何处无芳草,何必单恋哥这一株,周泽楷倔强,一条路跑到黑不回头。等睡意渐浓时,被透墙而来的爆炸音震精神了。

隔壁的家庭聚会还没有散场,正是吃饱喝足亮嗓子的好时候,全家轮番上阵一展歌喉。叶修深觉这一家子都是实力派歌手,高音飙的一个赛一个高,他继续翻来覆去,听到客厅有动静,看来周泽楷也被震起来了。

客厅里亮了一点光,周泽楷躺沙发上刷手机,看叶修出来,起身把灯打开。两人并肩坐着,聆听鬼哭狼嚎,视线交叉,不由自主地又飘到唇上。接收器再一次失灵,叶修感受不到周泽楷的情绪,病见好了?不会是因为亲嘴吧,就算真因为这个他也不会再来第二次。

周泽楷受到隔壁歌声的感染,打开音响,叶修以为他准备和隔壁一决高下,周泽楷却只是把音量调到最大,开始放歌。

“如果你突然打了个喷嚏,那一定就是我在想你。”

“对你爱爱爱不完,我可以天天月月年年到永远。”

叶修目光转过去,看周泽楷。周泽楷恍若未觉,看歌词。接收器又正常运转了。隔壁突然一个高音直冲珠穆朗玛峰峰顶,霸气震撼,吼得墙都颤了颤,两人同时侧头,闭了闭眼。逃过一劫后,叶修连上麦,拍了拍,果断回以颜色,余音绕着天花板盘旋不散,周泽楷斜视,玫瑰啪嗒从枝头掉落。

把另一个麦克塞进周泽楷手里,叶修一撸袖子,说“跟他们拼了!”两人对吼,隔壁静了三秒,大概没想到邻居深藏不露,也是个中高手。

巅峰对决持续到隔壁聚会散场,楼道里一串脚步声和一声门响。周泽楷和叶修也把自己唱饿了,下了一袋饺子,填饱肚子后双双卧倒。

==

突然觉得凸是一个很污的字

评论(17)
热度(748)

© 雷小菜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