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叶
告诉你一个秘密,周叶特别好
恳请所有文包工作者绕行

[周叶] 恋爱敏感体 十五

第十五章

“不用管它,这房间的马桶有问题,没事就爱自己抽水玩。”叶修一本正经地胡说。

“怎么不找客服?”苏沐橙已经发散思维,想到书里写的电视演的,种种伪科学灵异事件,一直往卫生间瞟,觉得背后凉飕飕的。

“客服忙,不能再给他们添乱了,住到明天就走了。”叶修继续一本正经。

“是吗?”苏沐橙半信半疑,“里面有人吧?是不是老魏,老魏你暴露了。”

叶修斜视,“你傻不傻。”

苏沐橙嘿嘿笑,吊灯头顶亮着,叶修身边站着,不管里面是藏着人还是住着鬼,都没什么可怕的。

“当当当当~爱心送温暖!”苏沐橙终于想起自己是干什么来的,把藏在背后的一盒冰激凌拿出来,说:“张新杰推荐的店,和果果她们刚试过,草莓味的。”

“随便吧,反正也没烟草味的。”叶修很是无所谓,打开盖子,挖了一勺吃。

苏沐橙刷微博,不知道看见什么突然笑了起来,“张新杰这人,怎么这么……”她顿了顿,没想好怎么形容,直接把手机递过去,说:“你看。”

苏沐橙上午约了楚云秀喝咖啡,在微博上更新了张自拍,人没露脸,拍得是吃掉了上层奶油的蛋糕和两杯咖啡,叶修看到张新杰评论了一句,蛋糕应该上下两层一起吃。

“这人真有意思。”苏沐橙最后总结评价,刷着手机走了。

等她走远,叶修第一件事就是奔去锁门,苏沐橙要是一个想不开再温暖一次,他跳进太平洋都洗不清。周泽楷从卫生间里闪出来,目光与叶修对接,叶修咳了声,把冰激凌推过去,说:“吃吗?”

周泽楷吃冰激凌,叶修在耳边语重心长:“你不要有抵触情绪,其实我也不想知道你心底的小秘密,都是不得已,你就老实招了吧,到底在别扭啥?”

周泽楷从叶修眼前晃悠过去,把冰激凌盒扔进垃圾筒。

“非逼我用强是不是,看不出你这么重口味。”叶修拍拍床,示意周泽楷坐过来。周泽楷有点小激动,叶修使出医生教的绝招,说:“来,看着我的眼睛。”

两人面对面坐床上,互相望着对方的眼,深情对视。三秒后,周泽楷先别开脸,肩头耸动,笑场。

叶修:“……”

“严肃点!治疗呢!”叶修扳过周泽楷的脸,继续两两相望。

周泽楷这家伙的睫毛长的有点过分了,叶修心想,白天没看仔细,跟小扇子似的,忽闪得他的感应接收器都快失灵了。

叶修的嘴唇,想咬,周泽楷眨了下眼。

周泽楷脑门偏左45度角,长了一颗痘。

叶修的胖脸,想啃。

两人跟雕塑似的,半秒钟、一分钟、两分钟,看得空气都要自燃了,叶修脸越来越热,也分不清是周泽楷的情绪反射还是自己本身就脸红了,看看周泽楷,感觉他也难为情,脸上飘着两朵红云。

看着对方的眼睛,彼此对视,可以调节情绪,上次复诊时医生说的,医生就没靠谱的时候,支得什么破招,叶修觉得被忽悠了,不管忽不忽悠,病还得治,继续对望。

周泽楷抿着嘴,终于憋不住笑,移开目光,身子往后一仰,笑倒在床。

“笑什么笑!你能不能配合点!”叶修被他注视着也有点吃不消,面上还装严肃,“起来,再看五分钟!”

周泽楷两条大长腿在床下晃,人躺着不动,朝叶修伸出一只手,示意他拉自己起来。等叶修扣住他的手,周泽楷笑着又一个使力,叶修身子倾斜,以拥抱大地的姿势扑倒,周泽楷双手一圈,叶修安全着陆,被他抱了个满怀。

叶修奋起挣扎,撑着床起来,又被按下去,周泽楷对着他耳朵吹气,轻轻地说:“抱抱。”

叶修的心忽悠一下,还真不好拒绝,和周泽楷是深不得也浅不得,万一周泽楷的玻璃心咔嚓又碎了,到头来遭殃的还是自己,躺在他身上,脑海里不由飘出偶像剧里男主的深情一叹:我该拿你怎么办!

好在周泽楷这个人懂分寸,不过界不纠缠,不做让彼此难堪的事,不提过分的要求……叶修考虑到现在的处境,把最后一条划去,要不是内心时常荡漾一下,时常被思念的潮水淋个满头,叶修都快把他当成好病友了。

“你差不多也该招了吧。”叶修心里还惦记着周泽楷的小情绪,星星之火可以燎原,要防微杜渐,枕着他胸口,脑袋蹭蹭,往旁挪了挪,心跳声又扰民了。

“私人恩怨?”周泽楷摸了摸叶修的头发,终于开了金口。

这话怎么听着这么耳熟?叶修心里打鼓,冥思苦想半天,终于想起来全明星团队赛时,黄少天对他怒吼了这么一句,然后团队赛就变了他两的单挑。黄少天实在吵,他的话叶修恨不得自动屏蔽。

“闹了一晚上别扭,摆这么大架势,原来是喝黄少天的醋?”叶修恍然大悟,不是他迟钝,实在是没往这方面想,他微微抬头,看着周泽楷,两人目光又对上,周泽楷眼神柔情似水,水里还带电,电得人都麻了,叶修头一扭又趴了下去,心说医生果然不靠谱,看有什么用,还是抱一抱有效。

后来周泽楷又和叶修玩问答游戏,喜欢什么不喜欢什么,叶修盯着他,郑重地表示,哥最不喜欢吃醋!

风轻云淡,雨过天晴,叶修心里一片乌云散去,估计周泽楷也觉得这飞醋吃得不好意思,所以折腾来折腾去闷着不说,但终究还是被自己摆平了,作为一个全职高手,治疗这门技术他也是手到擒来。想问的已经问出来了,叶修准备过河拆桥,又有人砸门,“老叶,白天晃哪去了,找你也不在。”

声音熟到不能再熟,最吵的那个来了。叶修心说,不愧是机会主义者,真会挑机会,是掐秒表,看着点过来的吧。

周泽楷胳膊肘支床,手支头,看过来的眼神无辜、玩味、探究、别有深意,看得叶修心颤了颤,觉得现在这局面有点八点挡情感大戏的味道。

“开门啊,老叶。我,少天。”黄少天还在外面催。

蓝雨住的酒店和兴欣隔了两条街,黄少天下午来时吃了闭门羹,晚上闲着没事又转悠过来,除了比赛和全明星,平时也少有能碰见的时候了,走动下感情。

你想害死哥啊,叶修心里苦笑加咆哮,边往门口走。

“老叶——”门开了,黄少天的后半句话卡在喉咙里,叶修沉着张脸,咬牙切齿地说:“他睡了!”

砰!门又关上了,带出来的风绕着黄少天的鼻尖转了一圈。

“靠!!!”黄少天呆了呆,对门爆出一声怒吼。

门一开一关的瞬间,以黄少天的眼力,看到床上躺着个人,但以叶修的手速,黄少天也只看到躺着的是个人,至于是男是女,是老是少,还来不及看,依旧是个迷。

叶修看周泽楷,周泽楷看叶修,两个人静静聆听门外的滔滔不绝。

“我靠了!有异性没人性!老叶你还玩金屋藏娇!”黄少天叽里呱啦,豌豆射手一样,大中小字符乒乒乓乓往门板上砸。

周泽楷笑得春花灿烂,叶修的脸阴得能滴出水。

“先生,先生,对不起。”服务生及时杀到,截住决口的黄河大坝,拍了拍黄少天,礼貌地说:“夜深了,请不要打扰其他客人休息。”

服务生身后还站着两保安,3比1,当小爷是被吓大的吗!黄少天凛然无畏,昂首挺胸,把一肚子话咽了回去。

外面没动静了,周叶两人凑一起,脑袋一边一个趴门眼往外看,人也不见了,叶修估计是被保安拖走了,直起身子小吁了口气,说:“行了,没事了,你也回去吧。”

周泽楷看着他,没动。

叶修又说:“时间不早了,你明天也是早班机吧,回去早点休息。”

周泽楷深以为然地点点头,说:“走夜路,会被劫色。”

“那你就从了吧!”叶修也深以为然地点点头。

周泽楷张开怀抱,松开领口的扣子,脖子下面白花花的肉体半隐半现,来吧!

叶修朝领口下斜斜瞄了眼,不为所动,把大衣围巾往周泽楷怀里一塞,把他拱到门口,义正言辞地说:“快走!哥要睡觉。”

周泽楷抱着衣服跌出门,服务生再次推车路过,和他一起望门,又望望他,露出了然的神色,爱恨情愁,分手复合的大戏,总要在酒店上演个几回。

周泽楷把围巾在脖子上绕了圈,穿上大衣,服务生目送他离去,想起刚才那个制造噪音污染的男人,顿时就像被打通了任督二脉,悟了,心说这房间的客人也是个有故事的人。

叶修洗漱完毕,往大床上一倒,感觉屁股下压着什么东西,摸出来一看,是张房卡。不是他自己的,那就应该是周泽楷的,可能是从大衣口袋里滑出来了。叶修想想,决定还是走一趟给周泽楷送去,不然就是今晚能进门,明早退房时也得一番麻烦。

叶修出了酒店,手拢着火点了根烟,头一斜,瞧见个人,心里直乐,心说省事了,不用自己跑了。周泽楷站在两米外,摆了个POSE,在寒风中仰头望天,还有一壮汉凑过去问:“约吗?”没得到回答后悻悻而去。

“你怎么没走?看什么呢?”叶修叼烟走过去,和周泽楷一起望天,发现从这个角度看,正好对着自己房间的窗户,心里也就明白了。

周泽楷目光转到他身上,一如既往地沉默,叶修感觉自己心里又朵朵花开了,忙拿出房卡递过去,以免周泽楷乱想,譬如自己在窗口看见他,为其真情所感动,狂奔下楼挽留他过夜什么的。

“你落下的,快回去吧,别冻感冒了。”叶修说。

周泽楷拿着卡,一把把叶修拥进怀里,“怎么回事!犯规啊!”叶修叫道。

周泽楷紧紧圈住他,说:“抱下。”

“刚才抱过了啊!”叶修手脚都不知道怎么放了,干脆双手一垂,被周泽楷抱在怀里。

“…再抱下。”周泽楷笑了笑,修正用词,吻了吻他的头发,叶修立刻不动了。

等电梯时,叶修心里还有点乱,周泽楷已经走了,但自己这颗心似乎就要叛主投敌了,不能沉湎美色!叶修不由想起读书那会,为了杜绝早恋,他爸对他的谆谆教诲,只可惜完全搞错了方向,祖国尚未统一,游戏也还没通关,他哪有空泡妞。

他家老头的谆谆教诲只针对他一人,因为他弟叶秋把装乖这项神技练得炉火纯青,成功骗过了除他以外的所有人。叶修就不一样了,主练逃课,学校的课不能逃,课外补习班是一个也没落下,老师从来只闻其名不见其人,后来他离家出走,走得那叫一个潇洒娴熟,全亏了平时逃课磨练出的技能。

奇怪的是老头的教诲一句都想不起来,能回忆起的反而是他妈说过的话,每到这种时候他妈都会跳出来,迎头接下他爸的话头,“那是因为你没遇到我,遇到我你不就沉迷了吗。”

接下来的剧情一般有两种走向,在他的教育问题上他爸说东,他妈讲西,最后的结果就是吵起来了,他关门游戏。另一个是他妈独自追忆当年的恋爱史,他被迫边听边游戏。

周泽楷叫了车回去,街道上闪烁的霓虹灯光映在车窗上,他的手机里躺着一条短信,两个小时前他妈给他介绍了一美人,你小姑的同事的邻居家的闺女,和你同龄,小学老师,人美心善,尊老爱幼,不仅会教书还会做饭。短信的话翻译过来就是过年,回家相亲!

周泽楷愁,没想好怎么回绝,他妈对他恋爱结婚的事不能说迫切,但已经开始上心了,然而周泽楷无法开口向父母说明,自己已心有所属,都是他爱的人,他不想让任何一方受到伤害。

两天的时间,他和叶修看过一场电影,吃过两次饭,走过数条街道,牵过手也浅浅的拥抱过,周泽楷心里已经认定了叶修,哪怕他们并没有在恋爱,爱情从不讲道理,他就是喜欢他。


评论(33)
热度(822)

© 雷小菜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