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叶
春眠不觉晓 周叶互玩鸟
恳请所有文包工作者绕行

[周叶] 恋爱敏感体 一

私设如山

第一章

“我靠!叶秋退役了!!”轮回俱乐部的训练室里响起石破惊天的一吼,说话的候补队员盯着电脑屏幕,一边狠拍了几下脸,一边还不停地嘟囔着,“发生了啥事?世界末日了吗?他怎么突然退役了?不敢想像啊!”

轮回的训练到下午五点结束,晚饭后大伙像约好了一样又回来加训了两个小时,现在是晚八点二十,结束了训练的候补队员上网消遣放松,正在看电竞频道的节目,就在刚刚,节目解说声音低沉而煽情地说着,“今天中午嘉世俱乐部召开新闻发布会,宣布叶秋退役的消息……”节目里播放着新闻发布会的画面,嘉世经理对着镜头出示了叶秋本人签署的退役声明。

叶秋退役的消息无异于晴天一道霹雳,震得人发懵。

“怎么了?怎么了?谁退役了?咋回事?”吕泊远、杜明几人囔囔着跑了过来,其他队员也纷纷围到了电脑前。

周泽楷正推门出去,听到这一声吼不由停下了脚步。江波涛已经走了出去,也朝训练室扭头,有心奔回去看看,奈何还有正事要办,他和周泽楷受到经理的召唤,去商量全明星周末的事。

“走吧。”江波涛招呼了一声,周泽楷出了训练室,玻璃门弹回原位,隔断了队员的议论声。两人上了楼,往经理办公室走去。

“之前就有传闻说孙翔要转去嘉世,看来是真的,只是没想到叶秋会这么快退役,老实讲我刚才听到他退役,第一反应是松了口气,这人当对手太可怕了,不过今年嘉世的成绩可是够难看的。哎哎!队长你走哪去啊,到了……”

江波涛说话的功夫,两人已经到了经理办公室,但是周泽楷没停,继续朝前走,听到江波涛的提醒,才好像回过神似的退了回来。

江波涛见他呆呆的,好像点魂不守舍的。

江波涛的想法很快得到了验证,周泽楷推门进去,里面的人推门出来,结果砰一声,周泽楷的脑袋撞到了门上,整张帅脸皱成了一个>.<。

“对不住,对不住,走太急了真没注意,周队,你没事吧,要不要紧?”推门出来的是一个宣传部的同事,撞到人也被吓了一跳,忙不迭道歉,心说这要把战队王牌撞成了脑震荡,把自己切成片卖都赔不起。

周泽楷没说话,捂着脑袋,脸有点红,尴尬地笑了笑。

“完了完了,你摊上大事啦!”江波涛开着玩笑,和周泽楷进了办公室,那人一看没事了,也风风火火地走了。

办公室里人不少,宣传部的、策划部的都在,众人见到他们都客气地打着招呼,全明星是件大事,轮回俱乐部上上下下为此加班加点地奋斗着。

“对对,宣传册就照上次说的印,纪念徽章能不能赶出来,工厂方面你再催一催,还一个的月时间,抓紧赶一赶!”经理正在打电话,对他们招了招手,“……行、行,就这么办吧,我这边还有事,先这样啊。”经理挂了电话,坐到周泽楷和江波涛的对面。

每年的全明星周末,作为承办的一方自然都要为自家战队尽力宣传一番,轮回也不例外,但今年有一些不同,联盟和游戏方面打算把一直研究的全息投影技术应用到现场,要在今年的全明星赛上做一次实践尝试,因此俱乐部对这次活动也是格外重视。

“和粉丝互动你可不要害羞啊,小周。”经理拍了拍周泽楷,显然也了解他的性格,“新秀挑战赛,我们安排在最后一场,回头你再和于念练练,打得炫一点,观众都喜欢看这些。”

经理叽里呱啦说了一堆,从活动流程到各种细节,把自己说得口干舌燥,江波涛还捧捧场不时和他讨论着,周泽楷全程只回给他一个嗯。

经理对他的反应早已经习惯了,周泽楷在赛场上不能说所向披靡但也绝不输给任何人,但私下里他非常不善表达,让他说点啥太困难,有点邻家腼腆大男孩的感觉。

从经理办公室出来,路上江波涛又聊了几句,两人就各自回了房间。

周泽楷回到房间,第一件事就是打开电脑,搜索到候补队员看的电竞节目,一打开弹幕铺天盖地,重叠在一起多得几乎盖住了画面,粉丝诉说着对叶秋的不舍和祝福,一条条像乱射下的子弹,把周泽楷轰得千疮百孔。

他不是没想过叶秋会退役,周泽楷甚至构想过无数次叶秋退役的画面,只是没想到会退得这么突然,周泽楷现在有种被巴雷特狙击一枪爆头的感觉。

叶秋走得潇洒,连自己退役的发布会都没有出席,挥挥衣袖不带走一片云彩,却卷走了周泽楷的心。

周泽楷喜欢叶秋,喜欢了很多年,比较悲催的是叶秋对这份感情一无所知,哪怕周泽楷曾经向他表白过。

周泽楷登陆了QQ,比起粉丝他总算还是有点优势,他还有叶秋的QQ。好友列表里一叶之秋的头像是灰的,不知是隐身了还是真没在线,叶秋没有手机,QQ是周泽楷唯一能联系到他的工具。

周泽楷对着电脑发呆,酝酿了半个小时,一句话也没酝酿出来,就只是不断地点开叶秋的QQ,再关上,关上再点开。

他想说的话都不适合说出来,因为他与叶秋并不是适合说这些话的关系。

他们算不上朋友,仅仅就是职业圈里前后辈的关系。亲密的、私人的话不能说,寒暄客套周泽楷又不想说。

或许下一次他们再联系,就是叶秋群发结婚消息的时候,周泽楷心酸地想着,退役后下一步应该就是结婚了吧,这一幕他也脑补过无数次,甚至好奇新娘会是什么样子的人,会是苏沐橙吗?

到那时自己应该淡淡地道声恭喜,然后若无其事地去参加婚礼,算是对这份无望的感情做一个了断,而且他也想看看叶秋结婚时的样子。

之后会不会继续喜欢下去,周泽楷也不知道。爱情就像龙卷风,忽来忽去,只是叶秋这阵爱情的狂风吹得猛了一些,久了一点。

周泽楷与叶秋命运里的第一次相遇发生在第三赛季,叶秋拿到第三个冠军之后,赛场之上无人能掠斗神的锋芒。而那一年周泽楷刚刚被轮回从训练营发掘,还只是个无名小卒。

嘉世应轮回之邀到S市打练习赛。周泽楷被派去打头阵,而他的对手正是叶秋。

周泽楷紧张、兴奋、好奇,有些跃跃欲试,和所有新人一样,虽然明知道差距的存在,却又抱着侥幸与期待的心理想要推倒大神,战胜他、超越他。各种情绪混杂在一起,周泽楷肾上腺素彪升,赛前跑厕所,“小周,不要这么紧张啊~”队员在他身后喊。

周泽楷进去时,卫生间外没人,等他拉开拉链,外面响起男人的说话声,“我就知道你肯定躲这了,注意形象!注意素质!” 

“我不就抽根烟嘛……”另一个声音,“你来一根不?”

“沐橙一个女孩子早晚被你带坏!”

“她哥也抽烟……”那人迟疑了下,问道:“女孩子该怎么带?”

“养闺女啊……”对方打开了话匣子,搬出育女心经,可实际上他女儿今年刚过完周岁生日。

方便完,周泽楷拧开龙头洗手,水流哗啦哗啦,说话声有些听不清了,似乎是换了话题,周泽楷听着两人聊天,倒是缓解了自己紧张的情绪。

“这些人是怎么回事?来前没说有记者和摄像。”

“我也是刚知道……一会你从后门进场,给你安排了单间。”

“呵呵。”轻笑声,“仅此一次,下不为例。”

“我就奇了怪了,你是通缉犯啊怎么就不能露个脸了?也就只有你才会相信这是一场单纯的练习赛,现在联盟和以前不一样了,没赞助没商活谁吃力不讨好拉大旗搞什么练习赛。”

“我只想好好打比赛。”

周泽楷刚接触职业圈,很多规则都不懂,听得云里雾里的。他从卫生间出来,和刚刚说话的人打了个照面,那是个年轻男人,没精打采的,指间夹着香烟,皮肤很白,手指形状很好看。

周泽楷又回头看了一眼,正看见站在他身边的人拍了拍他的背,那个画面给周泽楷的感觉就像是在拍打软绵绵的绒毛玩具。

“沐橙签广告你不会拦着吧?”

“还没出道呢,就已经预定上了。”

“还不是两个月后的事,夏休一过就是新赛季,她形象好,将来肯定能成为明星选手,你还没看出来吗,这就是联盟未来的发展趋势,你也别太固执了。”

“呵呵,你问本人吧,她的事我做不了主。”

周泽楷在他们的说话声中走远。

回来后又过了十分钟,比赛正式开始。周泽楷看见那个被他想像成绒毛玩具的男人朝自己走来,拉起他的手握了握,周泽楷出了满手汗,像水洗过一样。

那人诧异地看着他,然后拍了拍口袋,掏出纸巾塞进他手里,“加油!放松!”

“好。”周泽楷想了想后说,那人却已经绕去了后台。

这个人就是叶秋大神呀,和自己想像中的完全不一样。

一叶之秋那么威风,主人却不像韩文清那样霸气侧漏,这是周泽楷对叶秋的第一印象,随后他又想到了什么,叶秋刚才好像向人讨教了养闺女的经验,这么年轻就已经当爹了。周泽楷攥着纸巾,凌乱地走向了比赛台。

赛后,周泽楷认真地回放了一遍他与大神相逢的过程,结合以往叶秋不接受采访,不参加商业活动的行为,得出一个结论,叶秋不喜欢人多的场合,瞬间就和叶秋拉近了心理的距离,因为他也不喜欢。

熟悉的人或是相对熟悉的环境还好,如果是陌生人,周泽楷就会感到有压力。当然在以后的岁月里周泽楷慢慢发现自己想多了。

H市,兴欣网吧。

缅怀叶秋退役的活动已经结束,而叶修本人吃饱喝醉叼着牙签回来接班后,正操纵着君莫笑和田七等人围殴骷髅墓地的BOSS,没来由地心里忽然涌起奇异的感觉,悲伤中带着哀怨,哀怨里透出绝望,很难用言语形容,叶修的直观感受就是他的心突然哗啦碎了。

我是被打成了重伤吗?叶修一边操作着键盘,一边飞快瞄了陈果一眼。

刚刚他又惹老板娘发火了。陈果严肃而理性地跟他探讨促成叶秋退役的原因,发现他根本没有在听后,火山爆发,一声怒吼,掐着他的脖子一通乱摇。

“阿嚏——阿嚏——”

叶修一连打了几个喷嚏,身体不由自主地打哆嗦,怎么突然变冷了?他抬头扫了一圈,网吧大门关的很严,空调运作正常,身边的陈果和网吧的客人都没反应,好像只有他自己感到这股忽来的寒意。

难道感冒了?叶修想着,拾起了骷髅勇士掉下的佩剑。

===

本章部分语句引自原文

评论(24)
热度(1573)

© 雷小菜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