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叶
告诉你一个秘密,周叶特别好
恳请所有文包工作者绕行

[周叶] 刀马旦 二九 完

第二十九章

江波涛发觉不知从什么时候起周泽楷变得开心起来,江波涛看着他,周泽楷在简易的小沙盘上排兵布阵,抿着的嘴角不自觉地勾起微小的弧度。这种发自内心的笑容真是有年头没在他脸上见过了,江波涛几乎都已忘记他笑时的模样,相由心生,心要是荒芜了,笑中也带着悲苦,瞧着不免让人心伤。

起初江波涛欣喜地以为他的情种师弟终于开了窍,挥慧剑斩情丝,抛开过往重新来过,毕竟还没见一个男人为另一个男人守鳏的,要说找个男人当相好也有,但走到最后终免不了要各自娶妻生子,两个男人怎么过日子?

但江波涛渐渐发现情况与他所想的不一样。周泽楷容光焕发,简直像重新活过来一样,时常笑得江波涛心发慌,就算重头来过也不至于高兴成这样,况且前线吃紧,他把最近的大事小情在脑子里过了一遍,没发现异常,更没值得开心的。

江波涛忍不住就问了出来,“你怎么了?跟以前不一样了,好像特别高兴?有事说出来啊,别自己闷着。”

周泽楷从沙盘里抬起头。岁月将他打磨的沉稳内敛,不经意流露出的笑意在一抬头间便自然而然地敛去,眼中春风却是藏也藏不住。

周泽楷道:“找到了。”

江波涛一时没明白,“找到什么?”

周泽楷抿嘴,微微一笑,没有再说。

江波涛见他神采飞扬的样子,终于反应过来他指的是叶修,叶修哪里找得到,只怕尸骨都已成灰了,难道找到了坟头?江波涛心下疑惑,觉得这个可能性也十分渺茫,他忽然一惊,他痴情的师弟不会相思成疾,魔障了吧。

直到有一次他来找周泽楷商量军务之事,见周泽楷站在帐篷外,远远地望着什么,连自己走近也没发觉,江波涛就好奇地顺着他的视线看去,几个士兵正凑在一起聊天,没什么特别的,正想仔细看看,周泽楷回过神,戒备地瞥了一眼,然后一手捂住眼睛,一手拦腰,把江波涛拖走了。

叶修,他的人,不准随便乱看。

江波涛后来琢磨过来,周泽楷不是魔障了,那分明就是相中大姑娘的眼神,八成是找到了另一相好,原来那天周泽楷的“找到了”是这个意思啊,江波涛越琢磨越乱,在错误的大道上越走越远。

抗战胜利的果实差不多被肖英虎采摘干净了,他的军队占领了半数以上的解放区,开始急吼吼向山区展开围剿,准备把新民军一锅端了。

风雨潇潇的深秋,肖英虎的军队雄赳赳气昂昂攻进了山区,同时也钻进了新民军下好的套。打游击是新民军的拿手好戏,多年以前肖英虎在这上载了个跟头,多年以后他又掉进同一个大坑。

新民军声东击西,集中优势兵力围攻,对分散在山区搜索的小股敌兵逐一击破,肖英虎损兵折将,折损七十万军力,到次年草长莺飞之时终于铩羽而逃,改变作战策略。

叶修在打游击时受了伤,勤务兵把情况报告给周泽楷。

周泽楷面色一白,他正摆弄沙盘,手一抖山川就散了架,也顾不得听后面的话,飞也似的跑了出去。

每次开战,周泽楷都担惊受怕,叶修只要上了战场,他随时可能失去他,但周泽楷也没别的办法,他想老母鸡护鸡崽儿一样护着他,也得看叶修本人愿不愿意,好在一直也没发生令周泽楷害怕的事,直到这次。

叶修伤得不重。他之前受了点轻伤,快好利索的时候赶上雨天行军,叶修淋了雨伤口发炎,人也发了烧。

周泽楷赶到时,叶修已沉沉睡去。护士说他打过退烧针,已经没事了。

周泽楷心神稍定。

然而当他坐到床边,终于能近距离仔细瞅瞅思念了千百遍的人的时候,却楞住了。

叶修的头发怎么全白了,他正当壮年,不该白头的。

是东洋人干的?当年自己离开后究竟发生了什么?

周泽楷这一细想便回忆起分别时叶修的情况已然不好了,吐血昏迷,自己要带他找大夫,他便撂下了狠话,生病的事也因此被岔了过去。

是这个原因吗?这就是叶修当年要隐瞒的事情吗?

周泽楷轻轻摸着雪白的发丝,心下凄楚。

抗战胜利后,周泽楷曾一度担心叶修会悄然离去,毕竟以他的身份留下来反而尴尬,况且也没有必要,然而叶修却没有走。

叶修为什么留下?是因为自己吗?

周泽楷凝视着他的睡颜,手指轻轻碰了碰他的脸,又绕着下巴尖摩挲。

这是他的叶修,有温度有呼吸,活生生的叶修。周泽楷不禁潸然泪下。

年轻时周泽楷觉得叶修心思莫测,一时说喜欢自己一时又是逢场作戏,周泽楷着实迷糊了一阵,而分别后前尘往事每一件都能拎出想上千百遍,这时才觉得叶修的心思好猜得很,便只是全心全意的待他好。

周泽楷陪在床边,期待叶修醒来又怕他醒来。

勤务兵探进个脑袋,轻轻喊了声,“首长,中央急电。”

周泽楷起身时,感到手指被勾住了。一瞬间他慌了手脚,一生都没如此紧张过,可当他转过身,却发现叶修并没有醒来,只是无意识的碰了一下他的手指。

你不想我走吗?还是在装睡?

周泽楷还有些不相信,站在那又看了一会,发现叶修的眼珠没有动,确实没醒。他在叶修额头亲了亲,这才离去。

叶修睁开眼,听见包子欢天喜地的喊道:“老大,你醒了!渴不?喝水不?我给你剥个橘子吃!”

烧已经退了,嘴里有些干,叶修嗯了声,一转头发现枕边有两只狗尾巴草编得小兔子,是谁把这种小玩意放在自己枕头边?

叶修拿起小兔子,越瞅越眼熟,连带着记忆也被勾回许多年前,他出神一阵,然后问道:“谁来过?”

“我呀!”包子剥好橘子,一掰两半,一半给叶修,一半自己吃。

“不是你。”叶修目光如水,转着小兔子,微微一笑,兔耳朵轻轻摇晃。

肖英虎的冒进致使后方兵力空虚,新民军抓住了这次契机,周泽楷根据中央指使率领大军向敌后挺进,牵制、截断敌后力量,而魏琛、方锐的军队分两路夹击,经数月奋战歼灭了肖的主力部队,其后三方互相策应,挺进被占领区,收编肖的部分军队,肖英虎退回西北。次年春,新民军攻入西北,肖英虎自知大势已去,乘飞机逃往国外,至此内战结束。

人民解放,新中国成立。

庆祝抗战胜利的表彰大会上,魏琛、周泽楷、江波涛等人作为英雄代表接受主席授以的一等功勋章。

周泽楷仿佛看到毕业那天,叶修一身戎装,站在陆军学校的会堂里,眼中透出骄傲的神采,与他互敬军礼,望着他微笑。

周泽楷走上台,主席亲手把勋章戴在他胸前。

锦绣河山、烽火硝烟、战友英魂、十年生死、血与泪、爱与恨尽数刻在这枚金色的勋章里。

掌声雷动。这是一生中最光辉的时刻。

周泽楷望着台下,叶修就站在黑压压的人群里,他一定也正看着自己,此刻当此情景他在想什么,是替自己骄傲欢喜还是在暗自神伤。

英雄代表发言,轮到周泽楷。

他说:“有一个人,我负他良多,愿用一生偿还,不知他肯不肯?”

司仪道:“为了祖国!为了爱人——!”

官兵齐刷刷起立。

“敬礼——!”

礼炮齐鸣,在天空炸出绚烂的彩花。表彰大会结束,官兵、人群逐渐散去。

一个人站在飘扬的国旗下等着周泽楷。

周泽楷向那人走去,国家光复了,同胞解放了,周泽楷也需要被拯救!天底下能救他的就只有眼前这人。

周泽楷拿出一枚子弹,交还给叶修。

叶修攥着子弹,心里有句顶要紧的话要问周泽楷,“不是一辈子行吗?我身体出了点问题,可能陪不了你一辈子。”

周泽楷把叶修紧紧勒进怀中,这一次不管生死,他不会再丢下他。

“别哭,别哭。”叶修感到脸颊湿了,分不清是自己的泪还是周泽楷的,他拥着他,“都是大英雄了,别哭。”

国旗飘落,覆盖在他们身上。

墙角蹲着的众士兵恍然,原来周首长的相好是他啊。

一个新的时代到来了。

周泽楷辞去军中职务,带着叶修到国外治病去了。

王泽以叛国罪被判了死刑。

故事还在继续,随后十年动乱。

叶秋被关进了监狱,因为红卫兵要他交代他哥哥叶修在抗战期间所犯下的罪行时,他面色一凛,说我兄长戎马半生,威名岂容宵小污蔑。上过战场,统帅千军的人不是那些知识分子可比的,威势迫人,红卫兵被他淡淡的目光扫过,不禁发憷。

肖云却没有这般硬气,他的脾气早在乱世与岁月中消磨干净了,红卫兵来抄家,书画扬得乱飞,柳非的照片飘落在地,肖云也没去管,她从不属于他,他也早忘了她的模样。

肖云挨了批斗,被下放到农村接受劳动改造。

江波涛、杜明也受到波及。

再后来,灾难过去,他们平反了。

花开花落光阴暗度,美人迟暮英雄老。

周泽楷唱过戏的园子改成了歌舞厅,歌舞厅又变成了电影院。

抗战胜利五十周年。

“第一套广播体操,伸展运动,一二三四,五六七八,二二三四,五六……”

北京,某中学操场上,学生正在做课间操。

南京,伫立在春风中的叶公馆迎来了一波客人。

一队人举着小红旗在铁门外站好。

“大家现在所看到的,就是叶修在南京的故居。”导游领着旅游团进入。

春暖花开的时节,院中海棠开得正艳,风一吹,落英缤纷,景色煞是动人。

“花瓣雨!过去的人真会享受,晚上再看个星星月亮,日子过得恁滋润……”一边朝里走一边就有人感慨起来。

建国后叶公馆被国家收回,后来作为历史文化博物馆对游客开放,连海棠树也被挂了牌子保护起来。

公馆里还保留着原来的样子,家具染了岁月的幽光,导游开始对着泛黄的刀马旦画像介绍,“有一说这是少帅为红粉知己所画,也有猜测是他为周泽楷将军所画,两人书信公开后,也能看出他们关系匪浅。”

导游一说完,队里两个年轻的小姑娘就相视一笑,露出了然的神色。

东北某城市,某戏院里正上演穆桂英挂帅。

戏曲辉煌的时代已经远去了,观众不多,场子没有坐满,最后排靠门的位置坐着两老头,是这里的常客,只要有演出都会来捧场,戏到一半两人头挨头瞌睡过去,散场时又准时睁眼,互相搀着朝外走。

“累不累?”走了一段,一人问另一人道。

“你喊这么大声干吗,我能听清。”那人嫌弃地横了一眼,“走回去,不叫车来接了。明天叶秋家那对活宝过来,你别去找杜明下棋了。”

他们越走越远。

海棠花开不败。

-终-

===

进入废话时间

我在春晚上看见一群穿粉红戏服头插翎子的妹子,当时第一反应是小周弄这么一身好帅,对戏曲和民国都没啥概念,当时只想写个段子,军阀叶调戏戏子周,圈回家养,养着养着他们就决裂了

但是睡了一觉后我决定写成文,主要是非常喜欢这么一个画面,系披风戴军帽穿马靴的大军阀,握着马鞭策马驰骋。

就让他们在这个背景下搞个基,对重要是搞基,应该没什么难写,当时我特别天真,大纲一共设计了两场仗,我觉得自己可以应付一下

万万没想到写出来,仗多的打也打不完啊。

千言万语汇成一句,总之不会写,不止是打仗。

关于结局一早设定好了,但写出来突然有些不舒服,不喜欢后面那一段的就结束在一个新时代到来好,还有番外不知道会不会写出来

非常感谢点赞的、留言的小伙伴们,因为真的不会写= =

特别感谢某人,承受我每天两卡车的吐槽

评论(56)
热度(494)

© 雷小菜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