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叶
告诉你一个秘密,周叶特别好
恳请所有文包工作者绕行

[周叶] 背后灵 二

叶修养了只鬼,午夜十分他做过一个梦,梦里他还养了只丧尸,醒后他一边刷牙一边想,自己的喜好怎么就这么独树一帜呢。

准确地说,他与鬼先生是情侣关系。

有只鬼做恋人喜忧参半。

比如夏天,叶修充分享受了一把移动空调傍身的待遇,他让周泽楷贴在自己身上,出门挡太阳,反正也烤不化,在家叶修指指脑门,说:“热!”周泽楷就把手贴上去,他再指指胸,周泽楷的手又移下来,然后越移越低,从胸口一路往下,最后攥住了他的欲望。

叶修打了个激灵,他想说有点冷好像硬不起来,但是气氛那么好,他环住周泽楷的腰,细细地吻他的嘴唇,像吃冰糕的感觉,他们滚到了床上。

美好的日子短暂易逝,到了冬天生活变得有点惨,周泽楷绕在他身边转来转去,叶修羽绒服、围巾、耳包全副武装,还觉得有冷风在脑门上吹,他吸着鼻子说,“远点,再远点,还能感觉到冷气,这个月感冒三次了……”周泽楷端着纸巾盒站出老远。

人鬼殊途,苦苦相恋。

叶修说:“去,上面躺着去,把自己弄热了。”

周泽楷挂到了暖气片上。

后来叶修弄了个暖手宝,睡觉时周泽楷手抱两宝,左暖手右叶修。

周泽楷搅黄过叶修无数次相亲,作战计划简单粗暴,显形,吓人。

这招无往不利,只是偶尔也有失手的时候。

叶修和相亲的姑娘吃过饭,散过步,畅谈完人生理想,走上了护送姑娘回家的小路。

周泽楷拦在路中央刮起一阵阴风,街边的路灯闪烁不定,一般这种程度相亲对象都会马不停蹄的奔回家去,关窗关门老死不相往来。

但是这位姑娘惬意地闭起眼睛,一把拉住叶修的手,手臂一伸摆了个迎风招展的姿势,说:“啊~~好凉快啊~”

牵!手!啦!

周泽楷从风里飘出来,姑娘睁眼就看见面前一团白影,她拉着叶修后退几步,有点兴奋地说:“这是鬼吧!天啊,没想到世界上真有鬼啊,我平时最爱看鬼片了!”她对着周泽楷喊,“你先别走啊,等等我发个自拍!”她掏出手机,扭头比个剪刀手……

周泽楷和叶修心里滚过一排省略号。

叶修心想还得哥出马!他甩开姑娘的手,撕心裂肺的大吼一声,“鬼啊——!!”话音未落人已跑没影。

姑娘被他吓得一个哆嗦,手机摔得四分五裂,一人一鬼相顾无言。

第二天,叶修接到了介绍人的电话,介绍人说姑娘对他特别满意,问问他的意见,介绍人还说,你们没发生什么事吧,她怎么说以后遇到鬼,她会保护你?

叶修心说,我白把二十八年的男子气概嚎出去了,看来根本没起作用,挂掉电话,他对周泽楷严肃地说,这是个大BOSS!放着我来!

叶修和姑娘约会了,阴风四起,一直绕着他们身边吹,叶修心说至于吗,哥的发型都给吹乱了!

他委婉地拒绝了姑娘,姑娘很受伤,“你是不是觉得我长的丑?其实我相亲几十次了,都是见一面就没联系了……可能我的确丑了点,可是我坚决不用美图修修!”

“……”叶修说:“你误会了,其实……我已经有对象了,只是不方便跟家里人说。”叶修感到周泽楷握住了他的手。

姑娘啊一声恍然大悟,”是不是你背后那只鬼?”

阴风停了,叶修惊了,“这,你都知道?!”

姑娘哈哈哈,“我开玩……笑……的……”声音越来越低。

她看着叶修,叶修看着她……

姑娘说:“放心吧,我就是发到微博上也不会有人相信的,可能还会被当成段子手,粉丝呼啦啦的涨。”

叶修说:“有道理,你最好还是不要发出去。”

姑娘又说:“你男朋友挺帅的,只可惜做了鬼,哎……”

叶修听这语气,怎么着,要是人你还要跟我PK一下啊。

后来,大约隔了一年多的时间,叶修收到了姑娘的结婚请柬和喜糖,周泽楷把糖吃了,叶修要看请柬时他一个眼神飞过,请柬变成了冰坨子。

“小气鬼!”叶修切了一声,在周泽楷嘴唇上啵地亲了一口,虽然他们已经亲过无数次了,比这更亲密的事也没少做,但周泽楷苍白的脸颊上还是显出了两朵红云。

夏日的傍晚,他们去超市买东西回来,走在回家的路上,叶修的手机叮得响了一声,是一条微信,点开,黄少天的声音响起:老叶你又挂机!!BOSS都刷了!速度来!不然连渣都不抢不到!兄弟我提醒你,你就是开了十台电……

叶修按断了他的长篇大论,“快走,回家抢BOSS去。”

周泽楷却停下了脚步,叶修道:“怎么了?”

“他们来了。”周泽楷说。

冷气从地底冒出,四周暗下许多,行人一下子消失不见了,一黑一白两道人影出现在街道的尽头,一人举招魂幡,一人持法器,“黑白无常,怎么又来了!地府都没节假日吗!”叶修说:“小周,快上我的身!”

白无常道:“小贼!还不速速就擒!”

周泽楷化做白烟,钻进叶修的身体。

鬼上身的感觉不怎么好,但是叶修已经习惯了,周泽楷占据了他的灵魂,叶修说,“你抓牢点啊,一会不管发生什么都不要出来。”

这两人都是惯犯了,黑白无常也不与他们多话,使出一个五毛的特效术法将叶修击飞出去,叶修倒地吐血,耳边嗡嗡响,好像有人在念咒,那个声音让他的灵魂颤栗摇荡,他晕乎乎的,感觉周泽楷好像飘出去了,他徒劳的乱抓,却什么都没有抓到。

就在此时,一个炸雷劈到耳边,接着所有声音都消失了,叶修顿觉好受了些,抬头看去,上次那个神神叨叨的大仙挡在他们身前,说:“我最讨厌城管暴力执法了!”然后也使出了一个五毛的特效阵法困住黑白二将,夹着周泽楷和叶修跑路了。

叶修说:“谢谢你啊,大仙,你不会抓我们回去炼丹吧。”

大仙鼻孔出气,哼一声,鄙视道:“你两的道行只能虐虐单身汪,我的丹药都是在天庭代购的。”

两人一鬼落到了某个山头,大仙摇头,“你们这样逃不掉的,鬼上身,三两下就会被打出去的。”他叹了口气,“看在我闺女的面子上,我就送你们一件法宝吧。”

叶修有点乱,“你不是道士吗!怎么还有闺女……你闺女是谁啊?”

“没见识!你真是比我的女婿差太远了!还好我闺女没嫁给你!体验人生百态是修行的一部分!”大仙白了叶修一眼,“我闺女就是那个要罩着你的相亲对象!”

周泽楷和叶修:…………

“来,这个给你们。”大仙掏出一根红线,“这是我在天庭代购的姻缘线,本来是要给你和我闺女绑一起的,哪成想……哎。”

叶修把那根线拿起来看看,细细的,“姻缘线,有什么用啊?”

“没见识,太没见识!姻缘线只要系上除非生死大劫永远无法解开,你们被捆在一起,黑白无常要抓小鬼就得带上你,活人是不能进地府的。”

叶修和周泽楷对视一眼,都有点不好意思,叶修说:“那快给我两捆上吧。”

大仙说:“等一等!先听我把话说完,这根线和其他的不一样,这是我在月老那里特别订购的VIP加粗版!”

叶修说:“……啥意思?”

“普通的红线随人生死而断,一世情缘一世终了,这一根捆一次用十世,以后十个轮回你们都是彼此情缘。”大仙看着周泽楷,说:“但是你破坏阴阳两界秩序,日后必遭重罚,未必能顺利投胎,你不投胎,你的情缘就将孤老终生,你们想好了再决定。”

“想好了,我想好了。”叶修看了看周泽楷,“我的意见就是他的意见,来吧。”

大仙念咒,红线向两人手腕飞去,华光一闪,缠在两人腕间。

叶修抬手看了看,和街边骗小姑娘十块钱一条的红绳没啥区别,连缀着的那只小猫咪都特别得像,“VIP版?大仙,你不是被骗了吧!”

“你懂什么!”大仙怒吼,“别挡道,我还要去做代购!”

叶修在他身后喊,“大仙你淘淘店是哪家,差评!”

周泽楷咳了一声,“没付钱。”

岁月不知不觉慢慢流逝,很多很多年以后,叶修也变成了鬼。

他们手牵着手,周泽楷问:“当鬼,什么感觉?”

叶修说:“轻飘飘,凉飕飕,咱两出去飘一圈?”

黑白无常转头,瞪着他们。

两人被带到了阎王大殿,一个威严的声音响起:周泽楷!你私自滞留人间,扰乱阴阳秩序,戏弄鬼差,贪恋人世,可知罪!今罚你滚油锅下刀山,到奈河里摇船。

奈河里多了一个船夫,彼岸边多了一个魂魄,奈河的水仿佛静止一般,周泽楷摇着船,叶修在岸边随着他。

时间仿佛又过去了许久,周泽楷牵着叶修匆匆跑进了大殿,他们来得有些晚,“都要投胎去了,还到处乱晃,有没有时间观念?快点,就等你们俩了!”鬼差抱怨道。

周泽楷贿赂了鬼差,把他和叶修的生死簿一起呈给了阎王,他们要一起投胎去了。

“时辰已到!”鬼差喊了一声,魂魄们一人领到一晚孟婆汤,阎王袖子一挥,生死门开,金光涌入,鬼魂排队而出,周泽楷和叶修一个跟头载出去,什么都不知道了。

时光变换,浮世茫茫。

某日,叶修买烟回来,见到门口站着一个年轻男人,那人说:“我,挂暖气上的,记得吗?”

叶修摸摸他的脸,“暖的。”他说。

门轻轻关上。

===

忍不住唱起了纤夫的爱

和知名不具的某人聊天聊出了结局,但是我只想写个段子啊,怎么就弄出这么多字,都没怎么写到小周,时间太匆忙了,对不起他= =


评论(15)
热度(338)

© 雷小菜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