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叶
春眠不觉晓 周叶互玩鸟
恳请所有文包工作者绕行

[周叶] 轮回 一

阅读请慎重

1 先对喜欢刘皓、陶轩、陈夜辉、申建的朋友说声抱歉了,因为他们在本文中不是什么正面角色

2 也要对喜欢伍晨的朋友说抱歉,他严重OOC了

3 警匪黑[]帮 会有因立场不同而起的冲突以及主角的肉体伤害 CAO TMD 以及某汪汪动物的用语会有出现

3 叶修设定32岁 周泽楷应该比他小4-5岁 苏沐橙大学毕业的年纪 伞哥做为剧中人物时而出现

5 慢热 HE

===

第一章 前生

出租车缓慢移动着,雨刷来回摇动将挡风玻璃上的落雪扫开,副驾驶座上的年轻男人不时看看腕上的手表,语气不善的说:“师傅你不是说走这条路不堵吗?还绕了那么一大圈拐过来,真是的!”

“真不好意思啊,小伙子,平时这条街真不堵车的。”出租车司机和善的笑了笑,“可能是因为下雪的关系,哪里都不好走。”

年轻男人翻了个白眼,没再说话。车子驶向汇文路,两人算是找到了堵车的源头。街道一侧停满了黑色轿车,从街道到街尾,远远看去像是一条长龙。每辆车旁都站着三四个男人,有的聚集在一起抽烟聊天,有的低头摆弄手机,本就不算宽敞的马路被他们占去了大半。

年轻男人开始还想说,这是谁家结婚啊,怎么车队都不挂彩带,随着车子的行进他看到了对面建筑上的警徽,感叹道:“我靠,这么多车来接,不知道是个什么大人物?!”

司机也看了一眼,不以为然的说:“从这里出来的能是什么好人。”出租车驶了过去,年轻乘客仍扭着脖子回望,只是雪幕重重已经看不清什么了。

“你和方晓卉是怎么认识的?”审讯室内,杜明用笔敲了桌子问着对面的男人。

陶轩用带着手铐的手撑着下巴,直视杜明,“警官,我说过很多次了,我不认识方晓卉,我记得你都记在笔录上了。”

“那你怎么解释她在你车里?”

陶轩笑笑,“搭便车啊,其实我连她长什么样子都没看清就被你们抓来了。”

“她身上携带毒品,你知不知道?你去崇明街做什么?”

“警官,我真得不知道,我只是出去兜风路过那里而已。”

“你凌晨两点出去兜风?”

“你们凌晨两点不也在外面吗?大家都是成年人,这没什么好奇怪吧。”

杜明皱眉,正想说我们是在执行任务,审讯室的门被人推开,方明华走了进来,陶轩没等他开口说话,先笑着说:“看来时间到了。”

方明华对杜明点点头,杜明把笔录摔在桌上,走过去给陶轩打开了手铐,其实他也知道再审也审不出什么东西来,可是又不甘就此放弃。

陶轩倒是彬彬有礼的说:“有劳。”他活动了一下手腕,向外走去,经过杜明和方明华时,欠了欠身,说:“辛苦了。”然后整了整西服走出了审讯室。

杜明看着他的身影消失在走廊的尽头,大吼一声,“靠,这么久又白忙了!!”他拿过笔录给自己扇风,方明华拍拍他的肩,两人也离开了审讯室。

杜明上了楼,碰上搜查回来的吴启,他看对方的脸色就知道这趟也是无功而返,两人一同往江波涛的办公室走去。

陶轩站在公安局大门外,仰望高悬的警徽,露出一个轻蔑的笑容。站到车外的那些人见他走了出来,纷纷正了神色,同时低下头,恭敬的向他躬了躬身。有人点燃了早已准备好的鞭炮,炮竹噼里啪啦的响了起来,红屑在雪地里飞舞。

陶轩顺着台阶向下走去,步伐不快不慢,林羽扬撑着伞迎了上来,挡在陶轩头顶,“轩爷,福泰轩已经准备了酒宴,您看……”

陶轩转了转拇指上的翡翠扳指,抿嘴一笑,“兄弟们有心了。”他向一辆车子走去,林羽扬跟在他身旁,寒风刮过,吹得雨伞晃了一下,陶轩的西服下摆也被吹起一角。

刘皓见状,暗暗瞄了瞄身边的叶修,叶修抽着烟没什么反应,他忍不住脱下自己的大衣,快步追上陶轩,把衣服披在了他身上。

陶轩对他点了点头,和林羽扬一起坐进车里。其他人也陆续上自己的车子。刘皓跑了回来,对上伍晨不太友善的目光,他搓搓手说:“我还不是为了叶哥,你知道的现在道上怎么传,都说林羽扬要接替叶哥。”

伍晨嗤笑一声,“我是怕你不知道这只是道上传闻。”

叶修的视线越过争执的两人,落在炎合身上。炎合正要上车,似乎有所感觉,回头看了他一眼,又弯腰钻进了车厢。叶修丢掉烟蒂也转身走向自己的车子,伍晨、刘皓连忙跟了上去,刘皓盯着他的背影,在心里暗骂,他妈的装什么,早晚有一天老子要把你踩在脚下!

“真像皇帝一样啊,看陶轩这得意的样子,太嚣张了!”江波涛扒着百叶窗说。周泽楷站在他身旁,透过拉下的叶片缝隙向外望去,陶轩的劳斯莱斯已经驶得远了,他手下的车队也跟着陆续离开。

“呐,这就是叶修,帮着陶轩缔造了大半个嘉世王朝。”江波涛撞了他一下,用手指了指下面的一个人。周泽楷顺着他手指的方向看去,那个叫叶修的男人穿了一件藏蓝色的大衣,戴着黑色皮手套的手扶着车门。

仿佛能听到他们说话一样,男人突然回过头,目光直直朝这里望来,即使隔着远远的距离,漫天的风雪,周泽楷依然能感受到那道锐利的视线,他犹如被雷劈中了一般,街风吹乱叶修的短发,飞扬的发丝遮住了面容,周泽楷只能看到他慢慢勾起嘴角,那是个极其漫不经心的笑容。

周泽楷还有些没回过神,敲门声响起,吴启和杜明走了进来,两人叫了一声江队,见办公室里还其他人,正犹豫要不要等会再来汇报,江波涛却问道:“怎么样?”

吴启说:“我们在陶轩的住所,公司以及他所租用的仓库一一进行搜查,没有找到毒品。”

杜明:“方晓卉坚持称自己不认识陶轩,只说当时天太晚想搭他的便车回家,至于她乳房内的毒品,她说她半年前做过一次隆胸手术,其他的一概不知。陶轩的口供与她吻合。”

江波涛说:“意料之中,陶轩向来狡猾。”他叹气道:“这次打草惊蛇,下一次再抓就不那么容易了。”

杜明说:“我们盯他盯了这么久,这次行动部署又这样周密,几乎是人赃并获,结果还是让他钻了空子,我总觉得……”他说到这里突然停了下来,看了一眼周泽楷,他之前没见过这人,不确定他是否可靠。

江波涛注意到他的视线,却没有解释什么,只问道:“觉得什么?你有什么话直接说。”

杜明压低声音说:“我们当时抓到那个女人,连夜审讯,她翻来覆去的说我什么都不知道都是他让我做的,我们问她,这个他是指陶轩吗,她又很惧怕不敢说。结果第二天再审她就和陶轩统一口径了,都说是临时搭车,就像有人帮他们串供,所以我怀疑警局内有内鬼!”

杜明的怀疑他们在审讯期间中或多或少也有过,几个人沉默下来,过了一会周泽楷突然说:“冯局!”

“啊?!”杜明惊讶的叫了一声,“冯局?如果是公安局长……这……确实有可能。”

江波涛失笑道:“可能什么呀!他不是这个意思。”

说话间周泽楷推门向外走去,江波涛也跟了出去,杜明、吴启互相看看,杜明问道:“刚才那人是谁啊?他是什么意思?”

吴启一摊手,说:“不知道。”

周泽楷、江波涛上了警车,往市公安局开去,路上江波涛问道:“决定了?”

周泽楷点点头,没有说话。

两人到时,局长冯宪君正在开会,又等了半个多小时,会议结束后,冯宪君从里面走出来,见到他们,笑道:“小周小江你们俩来得巧了,我正好有事要找你们。”

江波涛叫了一声冯局,周泽楷却没有说话,他一贯寡言,冯宪君也不以介怀。两人跟着冯宪君进了他的办公室,冯宪君指着沙发让他们随便坐,把刚才开会的资料分给他们一份,说:“都看看,下周就要给你们开会了。”

周泽楷、江波涛打开资料夹,里面都是关于嘉世和陶轩的资料。

陶轩是A市著名企业家,他从一间小网吧起家,渐渐有了属于自己的上市公司——嘉世集团。省台多次将他当做励志典型进行报道,他本人也时常收到大学演讲的邀请,而这光鲜的背景下,隐藏着他另一个身份,他是这个城市最大的走私贩毒团伙头目。

冯宪君说:“陶轩手下三大势力,炎合、叶修、林羽扬,前两个跟着他也快十年了,只有这个林羽扬是他新提拔上来的。”

江波涛补充道:“据调查炎合曾在一次意外中受了伤,从那以后他就很少露面了。他最早跟着陶轩,很得陶的信任,出了这样的事陶等于自断臂膀,我们分析他不想叶修一人独大才会提拔林羽扬,以平衡叶在嘉世的势力。”

冯宪君点头,“叶修为他打下半壁江山,立下汗马功劳,对待这样的大功臣,他当然要谨慎处理,在明处解决难免使手下人心寒。”

江波涛说:“兔死狗烹,鸟尽弓藏,在利益与权势面前当年的义气也只能靠边了。”

周泽楷听着他们说话,翻看手里的资料,翻到叶修那页时停了下来,照片上的男人看起来有些懒散,远不如刚刚所见的那般锐利,然而周泽楷却无法忘记那道视线带给他的震撼,他伸手遮住叶修的眼睛,这个男人光是眼神已让人不寒而栗。

他收敛心思,听到冯宪君说:“……陶轩生性多疑,他交给手下的都是赌场、娱乐城上的生意,毒品交易全由自己一手打理,行事又慎重,这也是我们一直抓不他把柄的原因之一。”

江波涛说:“现在情况倒有了些变化,我们之前调取了他的出入境纪录,陶轩已经有三年没有离开过A市,他定期在XX医院接受检查,而林羽扬正是在三年前出现的。”

冯宪君沉吟道:“这么说陶轩的身体很可能出现了某些问题,他无法再进行境外毒品交易,他迫切的要找到一个可以信任的人来接手,这个人会是林羽扬吗?”

江波涛说:“我们分析,林羽扬最有可能。”

冯宪军翻看了一下资料,林羽扬年龄那一拦写着一个20,他想还真是年轻啊,这样年轻的人陶轩为什么会看重他呢,还是说因为年轻便于掌控?

冯宪君说:“市里已经将贩毒涉黑列为重点打击目标,誓要铲除嘉世这颗毒瘤。下周将正式成立专案组,我已经推荐小周当组长,就由这个林羽扬做突破口,其实嘉世早些年咱们就注意到了,只是一直苦于没有证据立案……”

他说到这里猛得停了下来,抬头看了看两人,想到之前跟周泽楷提到的那件事,迟疑道:“你们俩来我这里不光为了陶轩吧,小周你……”

周泽楷言简意赅的说:“试试!”

冯宪君目光灼灼的看着他,“决定了?真的想清楚了?家里都安排妥当了?”

周泽楷不再说话,回给他一个坚定的眼神。

“那好……”冯宪君叹了口气,“这事虽然是我提出来的,但是我真不舍得放你去,你是咱公安系统的枪神,我可是费了不少劲才把你调过来的。”

“这还没上任呢就要走了,不过对陶轩来说你是个生面孔,哎……如果不是因为这个,我就想把黄少天弄进去,这小子实在太烦人了,上次因为办公设备差跟我唠叨了一上午,他完全可以作为秘密武器放进敌窝里歼敌。”

江波涛咳了一声,“冯局,公平……公正……”

冯宪君还在遗憾,“小周你和少天中和一下就好了,你太不爱说话了,说一次还特简略,你来汇报情报估计我是听不懂,小江这事还得靠你。”

江波涛严肃的道:“是!冯局放心。”


评论(21)
热度(440)

© 雷小菜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