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叶
春眠不觉晓 周叶互玩鸟
恳请所有文包工作者绕行

[周叶] 双人赛 一

第一章

荣耀第十赛季全明星周末过后又过了两周,职业联赛进入了短暂的休赛期。1月22日是这一年的除夕,各战队提前放了假。轮回俱乐部在放假前搞了一次年终联欢,各部门聚在一起吃吃饭,联络联络感情,大老板和战队选手也来了,气氛十分热烈。

一群人吃完饭还觉得不尽兴又跑去KTV唱歌,后来还有人起哄给周泽楷点了首歌,周泽楷吃饭时喝了一瓶啤酒,已经有点醉意,接过麦一边对着屏幕笑一边哼唱,就这样一直闹到后半夜才散场。

结果第二天周泽楷起来时已经快十点了,做为一名职业选手,他的作息时间相当规律,早六点半起床,晚十一点休息,少有睡到日上三杆,太阳晒屁股的时候。

周泽楷拉开窗帘,没见着太阳,天很阴。江波涛孙翔都是早上七点多的火车,这时已经离开了,其他队员也都各回各家,整个俱乐部空荡荡的,有种人去楼空的感觉。

周泽楷洗漱完习惯性的走到餐厅打饭,看见上锁的大门才意识到食堂也放假了。

得去外面吃了。

他看了一眼门旁贴着的春联转身离开。

一楼大厅还有两个值班的保安,一个在玩手机一个听广播,见到周泽楷下来,玩手机的喊了声周队,听广播的也跟着说周队还没回去呢?

周泽楷冲他两笑了笑,推开大门,两人对他不爱说话的性格也是习以为常了。

周泽楷在对街的包子铺要了两屉小笼包一碗粥祭了五脏庙,又回房间收拾了两套衣服,到楼下停车场取了车回家。

他是S市土著人口,家离俱乐部不远不近,不堵车的话不用一个小时就能到,要是遇上交通高峰那就不知道要堵到什么时候了。此时街道上行人稀少,来往车辆不多,外地务工的一走,城市反倒显得有些冷清。

周泽楷先去了商场,给他妈妈买了一个足底按摩器。

导购小姐开始还笑容满面的介绍产品,见他一直沉默以对,笑容也渐渐僵了,心说又是一无聊闲逛的,还装酷不说话,虽然这样挺帅的。导购小姐已经要放弃了就听周泽楷指着足底按摩器说,要这个。

周妈妈蔡凤琴对按摩器很满意,虽然嘴上说乱花钱,下次别买这些带个女朋友回来就够了。

下午周泽楷开车陪蔡凤琴去超市备年货,鸡鸭鱼肉糖果饮料,两人从超市出来一人拎了几大塑料口袋,东西多的塞满车后座。

回来时有些堵,路上蔡凤琴问他训练累不累,比赛怎么样,队友怎么样,还有什么时候交女朋友。

车子缓慢移动着,周泽楷回了句,“都很好,交不到啊。”

蔡凤琴又跟他说了些家里的事,最后说到周泽楷的小姨蔡凤芝时有些欲言又止,只说,“你小姨又在闹离婚,只是可怜冬冬这孩子了。”

蔡凤芝是个既漂亮又干练的女强人,当年没结婚时追求者众多,只是中了糖衣炮弹掉进了温柔的陷阱最终和没什么本事的贺鸣山走到了一起。

贺鸣山除了泡妹子的技能唯一的本事就是开车,以前是给单位老总开,后来就出来自己单干,成了夜班出租车司机,前几年这个行业是很赚钱的,只是和蔡凤芝的收入比起来还是有些不够看,这也让他在蔡凤芝面前格外抬不起头,心理自卑。

后来这些自卑就慢慢的变成了疑心病,贺鸣山十几年如一日的怀疑他老婆给他戴绿帽子。蔡凤芝是个部门的小经理,平时应酬很多,每次回家晚了或是手机有陌生来电,贺鸣山都要疑神疑鬼一番。家里隔个三五天就要爆发一次大战,蔡凤芝离婚的念头灭了又起,来来去去折腾了好多年,直到贺鸣山动手打了她,蔡凤芝终于下定决心要结束这场婚姻。

周泽楷始终沉默的听着,没有说话。

蔡凤琴看着他俊朗的侧脸,心里犯愁,她这个儿子什么都好就是太不爱说话了。

两天后,除夕。

周泽楷早上起来后在大门上贴了对联福字,去附近一家以前常去的理发店剪头。他现在的发型还是不久前拍摄某电子产品广告时,剧组的造型师给他设计的,时尚帅气,就是刘海有点长,平时训练挡视线,只好拿夹子把刘海夹在头顶。

理发店里只有两个正在烫头的女客人,理发师有一句没一句的和周泽楷闲扯,见他不搭话也就不再跟他说了。

周泽楷的母亲是家中老大,下面还有弟妹四人,父母过世后,逢年过节就改在周泽楷家过了。他父亲家亲戚分散各地,已经很多年没有走动了。

周泽楷回去时,家里的亲戚已经来的差不多了,蔡凤芝只带了儿子贺冬来,她气色不太好,正在厨房和蔡凤琴说话,周泽楷听到一句,大姐,贺鸣山要争抚养权。

长辈们在客厅里支了桌子玩麻将,周泽楷的三个妹妹坐在沙发上聊天,说到哪个男明星最帅时其中一个妹妹突然道:“那又怎么样,反正都没泽楷哥帅。”说完三道视线齐刷刷的投向周泽楷。她说话的声音不大又被一阵搓麻将的声音盖过,周泽楷没有注意到。

贺冬拿着遥控器乱播,最后找了一个放动画片的台,周泽楷陪着坐了一会觉得实在无聊,就回自己房间玩电脑了。

登陆QQ,职业选手群的图标跳动着,点开是一连串的春节祝福,最后一条是二个小时前发的,周泽楷也发了一句新年快乐。

贺冬不知道什么时候站在他身后,偷偷瞄着电脑屏幕。

周泽楷回头看到是他,让出电脑说,“玩?”

贺冬盯着荣耀登陆器说,“哥,我能玩荣耀吗?”

周泽楷点点头。

贺冬高兴的蹦了一下,“太棒了!我去拿卡!”他走出房间时还往厨房看了一眼,见蔡凤芝还在聊天这才放心去拿卡。

贺冬13岁,初中一年。蔡凤芝为了不影响他学习,家里没装电脑,可是贺冬经常瞒着他妈跑去同学家里玩。他的相貌继承了他妈优良的基因,长的清秀可爱,加上嘴巴甜会说话,极具迷惑性,同学家长都挺喜欢他。

贺冬的账号是满级的战斗法师,名字叫奥特曼,一身蓝装看起来凄惨潦倒。账号卡是他升初中那年的暑假偷偷拿零用钱买的,级别也是在网吧和同学家一点一点练起来的,他偷玩游戏的时间极为有限,自然也没刷到好装备。

贺冬登陆了游戏,操纵着奥特曼接了新年活动的任务。周泽楷拿了牛肉干山楂条放在电脑桌旁,又去厨房倒水。

贺冬倒出一块牛肉干放嘴里嚼对着他喊,“谢谢哥!”

打麻将的人已经换了一波,看到周泽楷出来招呼他道:“泽楷过来玩两圈啊。”

周泽楷笑着摇摇头。

厨房里蔡凤琴蔡凤芝正在包饺子,周泽楷喝完水也留下帮忙,蔡凤琴连忙道:“你去玩吧,不用你。”

周泽楷往皮上添馅,“快。”

蔡凤芝一边擀皮一边逗他,“泽楷就和你妈说话,见了我们也不吭声。”

周泽楷有些窘,连忙说没有,只是后面也不知道要说些什么解释好。

蔡凤琴叹气,“你说他这样话都说不利索将来可怎么找女朋友啊?小芝你有没有认识的合适姑娘给我们介绍介绍。”

周择楷避开她的目光,捏着饺子皮对折掐褶,手背上的青色血管略微绷起。他的手很好看,手指修长,指甲圆润整齐,掐褶时在面皮上留下浅浅的指纹。

蔡凤芝说:“我多留意留意,话少实干挺好的,你犯愁什么,泽楷这么帅想找什么样的没有啊。”

蔡凤琴姐妹俩的话题彻底从离婚后贺冬怎么办转移到周泽楷身上了,枪王遭遇了比散人快连还要凶残数倍的暴击,失血过多落荒而逃。

贺冬这时进了一个60级的百人副本团,世界频道组队的消息刚刚刷出甚至还不到一秒的时间,贺冬就点了入团申请。

团长看到跳到眼前申请框楞了一下,然后把他加进团队,“哥们手够快的…咦?你这装备可够破的啊……”

贺冬连忙在团队里发了一句,“别踢我别踢我,保证不划水。”

团长问:“有麦没?”

贺冬说:“有有有!马上开。”

团长没再说什么,人陆陆续续加满了,发现团队里只有一牧师,不少人要求团长踢点人组几个牧师进来。

唯一的牧师淡定而自信的说:“低级副本,单治疗足够撑全场。”

团长也在一旁帮腔,“牧师不好组,大家都注意配合,单治疗也能过。”

有人退出有人留下,又有新人加入,折腾了几次终于组好队伍进入了副本。

周泽楷回到房间,贺冬正在殴一号boss前的小怪,耳机里隐约传出加血加血加血的吼叫声,周泽楷往屏幕上看了一眼,拿出手机打开了上次没有看完的动画。

隔了一会贺冬也叫道:“牧师哥哥给我加血啊!”他技术虽然不错可是架不住装备垃圾,被小怪轻轻挠几下血条就见红了。

少年没有变声的稚嫩嗓音瞬间让吵闹的团队安静了下来,有人不确定的问,“小弟弟你几岁啊?”

贺冬回答的无比坦诚:“13呀。”

团长在内心咆哮,尼玛这组的都是什么人!先是一个坑爹牧师又组了一个未成年,咆哮完就被坑爹牧师果断放生了。

团长血泪泣,如果再给我一次机会,我一定不组单治疗团。

奥特曼战矛一甩,落花掌轰飞了3只小怪,推掌的姿势还没消失,潇洒的身形就被前仆后继的小怪吞没了。

团队里暂时幸存的玩家跟着敲出一句,“连奥特曼都跪在小怪兽脚下了。”

贺冬很忧郁,装备没刷到一件经验还掉了不少。

周泽楷的动画片看的断断续续,手机不断收到战队队友发来的祝福短信,他统一回复了四个字新年快乐。

客厅的电视里传来春晚主持人的倒数声,蔡凤琴叫他们出来吃饺子,职业选手群的QQ图标又在一闪一闪,贺冬看着游戏里刚刚复活的战斗法师,鼓起勇气对周泽楷说,“哥,你能帮我要一个叶修大神的签名吗?”

    零点的钟声响起,新的一年到来了。

====


评论(15)
热度(589)

© 雷小菜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