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叶
周泽楷向叶修的心进军
叶修向周泽楷的心进军
恳请所有文包工作者绕行

周叶 桃花缘 19-20

 都是剧情

变幻成乘风模样混进轮回的,正是苏沐橙。她以花鹿为坐骑,惯用一张碧玉做成的瑶琴对敌,江湖上众所知闻,江波涛、杜明这等外人都已认出,更何况与她同门千余年、朝夕相对的叶修。只是不知她几时混进轮回,是接到传书便来了?怎么不和他相认,害他白白担心。叶修道:“你怎么来了轮回?可收到我的信了?却也不回一封。”这话刚一说完,突然身子一歪,从鹿背跌了下去。

苏沐橙大吃一惊,这才发觉叶修伤势沉重,竟已无力坐稳。她急忙横琴一抚,嗖嗖两响,两根弦丝直追出去,卷住叶修身子,止了下坠之势。苏沐橙呼喝花鹿飞下,将叶修拉了上来,防他再度跌落,系了弦丝在他手腕上。她一瞥眼间,见到叶修胸前、衣襟尽是一滩滩的鲜血,嘴边也仍有鲜血滴下,怒道:“轮回那些家伙好不狠辣,竟将你伤得这样重。”

叶修苦笑道:“和他们不相干,我呕血是受契约反噬,不是受伤。”

苏沐橙叹息一声:“你何必自讨苦吃,和周泽楷结下什么契约,做这等古怪之事。”

叶修唯有苦笑。

苏沐橙催花鹿急驰,一口气奔出千里之外,身后追赶之声渐渐听不到了。轮回六位长老一般心思,原想乘着周泽楷昏迷的机会,除去叶修,不然平常时候周泽楷岂容他们动手,被苏沐橙这一搅和,不但错失良机,放虎归山,更是大损颜面,心中懊丧自是不用说。

苏沐橙见轮回众人没再追来,命花鹿低飞,停在树林之中,放它自行去吃草,她扶着叶修到一株大树下歇息。叶修闭起眼,等待痛楚过去。苏沐橙在叶修身后盘膝而坐,伸出右掌抵在他背心,运功助他抵抗。

叶修道:“没用的,契约反噬不比寻常内伤,运功调息无用,你不用耗费真气了,等会我便好了。”这一开口,又是几口血呕出。

苏沐橙忙道:“你别说话,血要给你吐光了。”虽知运功疗伤无用,仍是催动真气送入他体内。叶修知她担心,也没再劝阻。

如此过了一个时辰有余,噬心痛楚渐渐减轻,叶修睁开眼,问道:“你怎么到了轮回?何时来的?”

苏沐橙见他没再吐血,便收回真气,撤去手掌,微笑道:“我能混进轮回,而没被人发觉,还要多亏刘皓。”当下说起原由。

原来叶修陨落后,苏沐橙不相信他就此死去,开始四处寻找叶修的痕迹,六百年间走遍天涯海角,终于被她发现一只蛇妖身上带有叶修的气息。苏沐橙急赶往蛇妖巢穴盐湖,一探究竟。而这带有叶修气息的妖物,也引来了刘皓、陈夜辉,又因它食人作恶,使得周泽楷带领弟子下山除妖。

三方齐至盐湖,苏沐橙来迟一步,到时蛇妖已死,叶修的气息已然消失无踪。她原是担心叶修的气息随那妖物一并消散,但见刘陈二人匆匆离去,而周泽楷手持利刃,脚边蛇尸开膛破肚,倘若叶修没死,那么带有他气息的东西不是落入刘皓手中,便是被周泽楷取走。当时她不住盯着周泽楷,便是为了确认那东西是否在他身上。周泽楷和叶修素不相识,无冤无仇,东西在他手上,暂时安全。

苏沐橙放心之余,也知刘皓不会就此罢手,便暗中盯住了他。刘皓夜探轮回,动手砍树,惊动周泽楷,苏沐橙都一一瞧在眼里,正因刘皓引开了周泽楷,他才没有发觉藏在一旁的自己。苏沐橙乘机来到树前一看,这才发现叶修已化作桃花妖重生,被周泽楷当树种了起来。苏沐橙留在轮回,暗中看护小树长大,后来为了行事方便,便变幻成一名叫乘风的弟子的模样。那真乘风中了她的幻术,入坠幻梦,对自己所做事情总是似是而非,至今不知真相。

叶修听她说完,点了点头,斜眼看去:“你早便来了,怎么不和我相认?害我费力去盗小周的信使传书,瞧我热闹吗?”

苏沐橙道:“冤枉啊!我又不是时时都在轮回,岂能事事皆知,你盗信传书的事,我便不知。”

她起初因叶修妖身特殊,怕宗门弟子对其不利,倒的确是用心看护,但见周泽楷浇水聊天,对叶修照顾甚为周到,也就放心下来。叶修化作人形,她本想相认,谁知他竟与周泽楷结下契约,此举大出意料,苏沐橙不知他有何用意,便没有贸然相认。原以为这只是一时的权宜之举,一路看下来,却觉得事情并不简单,于是她也由最初的担心,想要相认,变成瞧个究竟。

苏沐橙道:“你和周泽楷形影不离,倒也难有机会和你说上话。”

叶修咳咳两声,转了话头,说道:“即便没有刘皓,你来轮回也是轻车熟路,以前不是还来盗过三生镜吗?”

苏沐橙笑道:“玉玑子这老头小气得要命,怎么都不肯借,我只好做梁上君子。说也奇怪,这次借了乘风身份,行事方便很多,大模大样来,大模大样去,却还是没找到那面镜子。”

江湖传言,轮回有一面可知前世来生的镜子,苏沐秋离世后,苏沐橙想找到他的转世,便登门去借镜子,岂料当时还是宗主的玉玑子竟一口回绝。苏沐橙一气之下,夜入轮回盗镜,只是去了数次,始终没有找到那面镜子。她只道轮回料定她会前来,将镜子藏了起来,怒气更盛,心想:“没有你轮回的三生镜,我就找不到哥哥么!”辗转凡尘,寻找苏沐秋。

三生镜虽可知前世来生,却也不是什么厉害的法宝,轮回不借无可厚非,只是背后免不了被说小气。直到墨龙寻找景文帝的转世,叶修见到周泽楷借由河水开启轮回阵,才恍然想到,或许不是玉玑子不肯借,而是轮回根本没有三生镜,传言只是误将轮回阵当成了三生镜。

叶修道:“沐秋这一世转成什么人?”

苏沐橙道:“是个伞匠。”

叶修笑道:“很适合他。”

苏沐橙笑道:“我把他的伞都买走了,他见到我就叫活菩萨。”说了些苏沐秋的事,话头一转,问道:“你既然已经走了,又为什么回来?你回来做什么?”

叶修心道:“我回来开花……”笑了笑,没有作答。

苏沐橙道:“我听轮回弟子私下骂你忘恩负义、狼心狗肺,也不知出了什么事,一问才知,原来你偷袭了他们宗主,已离开轮回。说起来这轮回当真了不得,宗主遇袭是何等大事,轮回上下却能镇定从事,丝毫不乱阵脚,若不是听到别人骂你,我还不知你已离去了呢。我想找你相会,只是不及混下山,先被长老抓去充苦力布阵,这才知道你竟又回来了,若非如此,也不能助你脱险。”顿了一顿,道:“我听说周泽楷遇袭,还道你斩断契约,终于下手除去了他,原来你很舍不得啊。”

叶修眼光看想别处,说道:“还好,还好。”

苏沐橙问道:“你怎会变成一株桃花树?”

叶修便将情劫突然提早,以致渡劫失败,残存一魂附在桃花上,结了桃子被蛇妖吞食,后又遇上周泽楷杀蛇取胆等事说明。苏沐橙静静听完,半晌不语,夜风吹起她鬓边长发,遮住了眼角的泪光。过了一会,苏沐橙道:“你陨落之事,一定与刘皓脱不了干系!他这人素来最喜露面主事,跟只花孔雀似的竭尽表现,以往你渡劫,都是他主持,那次他却不知所踪。我事后想起,便觉可疑,附了弦丝在他身上,察看那几日他的行踪。”

她的碧玉瑶琴是苏沐秋所制,苏沐秋制琴时,从巫女那里骗来傀儡丝,融入弦丝之中。这丝线是巫女操纵傀儡用的,可知其踪迹、行事。苏沐橙的弦丝虽无操纵之效,却能追踪行迹。她将弦丝附在刘皓身上,刘皓所到之处,便会显出幽幽荧光。

苏沐橙道:“你渡劫前的几日,刘皓似乎去了一个地方,只可惜弦丝途中脱落,不知那到底是什么地方。

叶修拧眉道:“刘皓察觉了?不应该啊,弦丝附在身上细如毛发,谅刘皓这等笨蛋也发觉不了。”

苏沐橙笑道:“他这坏蛋自然没有发觉,我察看过弦丝,没有断口,是自行脱落的,只是不知因何缘故。我到弦丝脱落之处查勘,查了数次,也是一无所获。”

叶修心中一动,道:“我之前查到一些线索,想要印证,你还找得到那地方吗?”

苏沐橙道:“找得到,当时我为了来去方便,将弦丝插在那里做路标。”说着莞尔一笑:“不过你要再歇一阵才能去。”

如此歇到苏沐橙认为叶修无碍的时候,两人动身赶去那地方,途中数次遇到轮回的鹤使追兵,都有惊无险地逃脱了。叶修见到那些纸鹤,心中一喜,看来小周没事了。苏沐橙却想:“周泽楷既已恢复,只怕追兵更紧。”当下加紧赶路。只是她说的地方极为遥远,起初还十天、半个月地计算路程时间,到后来也记不清到底赶了多久的路,只觉得走过一程又一程,那地方却好像永远无法到达。两人行过草原,又至大漠,最后来到了大海边。

苏沐橙道:“便是此地,刘皓的踪迹到了这里便消失了。”

叶修应了一声,跃上一座大礁石眺望,只见海面平静如镜,一团团薄雾笼罩在上面,朦朦胧胧地望不到尽头。苏沐橙走到礁石旁,和叶修一高一低地站着,说道:“这海有古怪,我曾想渡到对岸,看看是否找得到刘皓的踪迹,可是不管我怎样划船,始终无法驶出这片海。我察看过,这里没有迷阵,也没布下幻术,似乎这片海大得无边无际。”

叶修思索着她的话,从礁石上跃下,道:“咱们四处看看。”他和苏沐橙信步而行,见到岸边尽是礁石,海边本应有贝壳、鱼虾冲上来,这里却没有。耳边听得海风呼啸来去,海面却是波澜不兴,连一丝涟漪也未起,大违常理。

苏沐橙道:“你说刘皓来这里做什么?”

叶修沉吟道:“此地或许是天地的尽头。”

苏沐橙捡着石子打水漂,讶异道:“天地尽头?天地当真有尽头吗?”

叶修道:“你驶不出这片海,是因为天地已经到了头,这片海就是它的尽处。”

苏沐橙心道:“倘若这片海真是天地尽头,那我应是驶到头,撞壁碰墙才是,可是怎么我没有驶到头的感觉?”正想相问,听叶修道:“我要在此地待上一段日子。”

苏沐橙道:“做什么?”

叶修道:“找天钟。”

苏沐橙吃了一惊,道:“天钟?记录天地时间的大钟?在此地?”

叶修道:“此地若是天地尽头,便应在此。这次我随轮回下山,遇到一个小神司官,说是上上上上世在这里见过。”

苏沐橙不禁笑道:“这等傻话你也相信?不像你啊。我在梦里也是什么都见过呢。”收起笑容,正色道:“此地我来过数次,可没见过什么天钟,况且刘皓身上的弦丝到这里便脱落了,之后他又去了别的地方也不一定。”她无论如何不相信叶修会陨落,从刘皓身上得了这一点线索,自然是反反复复地调查,说把这里的地皮翻过来也不为过。

叶修道:“我上一世渡劫是在六月廿十,所有怪事都在那一日发生。今日是六月初十,咱们碰碰运气,等上十天,到了那一日或许便知分晓。”

苏沐橙想起有些奇花异草,要隔上几百年甚至几千年,才会开一次花、结一次果,待得下次开花结果,又要隔上几百年几千年。或许天钟也是如此,自己来时,它没有现世,它现世时,自己却没有在场,自然便没见到。叶修不知天钟隔多久现世一次,所以说“碰碰运气”,即便真是在六月廿十这日,也未必便是这一年的六月廿十,若是一百年后的,那便没奈何了。可是天钟和叶修陨落有什么关系?难道刘皓用它做了什么?天钟不过是记录时间的大钟,并非法宝神通,刘皓能用它做什么呢?

苏沐橙看向烟雾笼罩的大海,心中疑窦重重,想到十日后便是叶修陨落的日子,又是一阵难过,心道:“六百年前的六月廿十,这里到底发生了什么?”

两人留下等天钟现世,起初几日并无异常,到得第五日,海面上的雾气突然浓重起来,此后一日重似一日,浓雾弥漫下,已看不到眼前的海了。两人见此异象,知道压对宝了,又是振奋又是欢喜。苏沐橙想到种种谜团就要在几日后揭开,更有些紧张,又是隐隐担忧。

到得第十日,雾气已重得不可视物,两人并肩而坐,却不能看到对方,一直呼啸的海风也停了下来,四下里更无其他声息,万籁寂静,只听得到自己砰砰、砰砰的心跳声。苏沐橙有些害怕,竭力向叶修看去,眼中所见仍是一片白茫茫的雾气,不禁道:“你……你还在吗?”

浓雾中一个声音道:“在。”

苏沐橙听到叶修的声音,登觉安心,说道:“我看不见你。”

那声音道:“我也看不见你,雾太大了。”

苏沐橙突然觉得那声音飘飘渺渺,似乎从很远的地方传来,安放在肚子里的心又提了起来,急问道:“你在哪?你走了吗?”

叶修笑了一声,道:“我不就在你身边,你是害怕吗?”

苏沐橙松了口气,道:“嗯,听声音像是离着很远。”

浓雾之中什么都看不到,叶修也担心若是突生异变,两人失散,苏沐橙会有危险,便道:“你将弦丝系在我腰间,一拉便能拉到我,这样便不怕了。”

苏沐橙喜道:“我倒是把这个忘了。”说着抱琴一抚,飞出一根弦丝,感觉彼端一紧,显是系在了叶修腰上,但随即又松了下来。苏沐橙咦了一声,跟着又飞出一根弦丝,仍是系上后又即松下来,连试数次,皆是如此,惊异道:“奇怪,怎么系不上?”

叶修感觉腰间紧了松,松了紧,伸手一探将弦丝攥住,笑道:“我拿在手里了。”突然间脑中灵光一闪,想通一件事,大声道:“我知道了,刘皓身上的弦丝便是这样脱落的!”

苏沐橙一听,便即明白,点头道:“原来如此,这大雾有什么玄机,竟可使我的弦丝失效。”同时也想到刘皓最终到的地方确是这里,对即将发生之事又更确信几分。

两人半晌没说话。苏沐橙因有这件事分神,刚才也不觉害怕,这时又感到四下里静得吓人,说道:“你讲个故事听听吧。”

叶修一愣:“讲故事?”知她又害怕了,随口道:“我这次下山,遇到少天……”讲起黄少天鬼鬼祟祟跟踪他,误会他杀了喻文州,找他报仇等等事情。

苏沐橙听到喻文州等人失踪后,黄少天只身到微草查勘,却没什么结果,登时想起一事,诧异道:“他没有发现王杰希留下的棋局吗?”

叶修为防大雾乱心,本是闭目静坐,听到她这句话,张开双眼,问道:“什么棋局?黄少天没提过。”

苏沐橙道:“王杰希几人出事,江湖上人人认定是遭你毒手,我不喜你被人冤枉,便和黄少天一样,偷偷混进微草,到中草亭查勘。那里也确如黄少天所说,没有留下什么线索。不巧的是,我离去时,正撞上王杰希的弟子来亭中悼念,只好藏身在草丛中,不料还是被他们听到动静。他们没瞧清我的样子,只当是你来了,大喊:‘恶贼休走!’好一通乱骂。”说到这里,嘿嘿一笑,道:“这骂名却教你帮我担了。”

叶修也笑道:“不客气,不客气。”

苏沐橙续道:“当时微草的人守住了各处下山路径,在山中一寸地一寸地搜找,高英杰更是率领众人,骑着扫把满山飞,我藏无可藏,虽是不便,也只好借王杰希的卧房一用。好在微草的人对王杰希甚是尊敬,虽然也到卧房搜过,却只是大致扫过一眼,并不敢细搜。我知他们不会就此罢休,便藏身房梁上,想等天明之后,微草弟子晨课时,再乘机混下山去。这一夜百无聊赖,梁下案几摆着没下完的棋局,我便思索起解法来。谁知看了那棋局一阵,怪事陡生,棋盘上黑白子逐个浮起,变幻阵势,成了一副卦!我心知事情有异,再要细看,却是眼前一花,黑白子仍在原来位置,棋局并无变化,刚才一切似乎只是幻象。”

叶修一听便知,王杰希是将一副卦藏在了棋局中,说道:“微草弟子对王杰希尊敬依赖,不会乱动他房里的东西,房中一切还保留着他出事之前的样子,这棋局必是他布下无疑。他将一副卦藏在棋局之中,显是不想被人知道卜算了什么,如此神秘,难道有什么见不得人的事吗?他写信给喻文州几人,也只说有要紧事相商,没有提及是什么事情,两者或许有些关联。我看他卜算的就是这件事。”

苏沐橙道:“那也未必,他要是算算自己的大小眼有没有希望变得一样,微草何日荣登第一宗门,弟子们何时成才这一类事情,应该也不想让人知道。”

叶修认真想了想,狠狠点头,道:“有道理,你有没有记下那棋局,让我看看他的大小眼还要多久才能变一样。”

苏沐橙笑道:“自然记得,我布给你看,啊,雾气太重了,你现下看不到。”

叶修道:“等此间事了,你再布给我看。”

苏沐橙突然叹了口气,道:“就算我布给你看,你也解不出。我研究那棋局许久,那时候每日凝神观看,几乎看成斗鸡眼,那卦象却似昙花一现,再没有出现过。我请来‘神算无疑’几位卜算大师解卦,连卦摊先生也找来了,却没人解得出。前几位还好,那卦摊先生一见到棋局,突然狂喷鲜血,险些死过去。”

叶修对卜算数术一道,连皮毛也不知,笑道:“我自然解不出,可是有人解得出。”

苏沐橙奇道:“谁?难道比神算无疑还厉害?”

叶修笑道:“神算无疑也不见得多厉害,是刚才说的那个小神司官。”

苏沐橙蹙眉道:“凡人?不要狂喷鲜血才好。”显是对卦摊先生一事,仍心有余悸。

叶修笑了笑,道:“这卦藏得如此隐秘,看来不止黄少天没有发觉,想必微草的人也不知晓。黄少天说他见过那个像我的魔物,你见过没有?有什么可疑之处?”

苏沐橙摇头道:“我一直想找到他,每次江湖上传出他的消息,我都追过去,却总是迟一步,始终没能亲眼见他一面,后来他就被轮回封印了。”

叶修低低“嗯”一声,没再说话了。过了一会,苏沐橙又道:“你再讲个故事吧。”

叶修不由笑道:“轮到你讲了。”

苏沐橙道:“我不知讲什么……嗯,我想到了,就讲那个像你的魔物!”说起那魔物种种恶事,血腥残暴,连叶修听着都觉骇人,再听一会,突然觉得不对,说道:“你不是害怕么?怎么反而说起恐怖故事来?”

苏沐橙自己也没察觉,笑了笑正要答话,突然间浓雾中传来哗哗的声音,缓而有力,周遭一片寂静,这声音听来尤为清晰。两人都是心中一凛,苏沐橙低声道:“有响声!”叶修应一声,道:“禁声!”两人各自戒备,凝神细听一阵,发觉这哗哗的声音来自海里,像是流水声。这海水风吹不皱,波澜不兴,叶修、苏沐橙在这十日当中,从没见它流动过,以致竟没有立刻想到是流水声。

听声音可知,海水流动甚是缓慢。过了一会,听到水花四溅之声,声音甚响,像是有什么庞然大物破水而出。两人循声瞧去,只见海面上多出一个圆环似的东西,朦朦胧胧地瞧不真切,同时发觉不知何时这雾气已变得淡了。两人不禁互相看去一眼,果然已隐约可见对方的样子。叶修双足一点,跃到半空,右手幻出桃花枝,向那圆环方向狠狠一劈。雾气受此冲击破开些许缝隙,随即又涌动着合拢。

这一开一合之间,叶修和苏沐橙都已看清,那巨大无比的圆环底部隐在水面下,环内有一条龙在缓缓游动。那龙周身透明,像是海水凝聚而成,它沿着圆环游动,海水便随之流入环内,如同一个巨大的水车,只是它游到高处时,水流却不落下。

苏沐橙既感惊奇,又是疑惑,说道:“这就是记录天地时间的大钟了,怎么有一条龙在里面转圈圈?嗯,龙转过一圈,时光便流逝一些,不知它转一圈,过去多少年?它转得这样慢,一定是很多年了。”

叶修道:“转一圈是一百年,我猜的。”说着捡起两颗石子,又跃至半空,劈开一道缝隙,瞧清那龙游动的方向,手指一弹,射去一颗石子。只听那龙怒吼一声,像是不满遭到戏弄,跟着水流之声突然变得急了。苏沐橙透过薄薄雾气,看到那条龙追着石子而去,圆环被它带动,飞快转过三圈。叶修跟着再向相反方向射去一颗石子,那龙登时调头去追,圆环又向反方向转过三圈。

苏沐橙忽然涌起恍惚之感,随着圆环来回地转动,好像有什么从她身体里消逝,而后那消逝的东西又回到她身体里。眼前的大礁石也是如此,第一颗石子射出后,它突然消失了。第二颗石子射出,它又冒出来了。她茫然片刻,立刻想到发生了什么,倘若叶修推断的没错,圆环转过一圈是一百年,那么刚才的一瞬间,时光先是转过了三百年,跟着又转了回来。三百年可使沧海化为桑田,眼前的礁石自然也风化粉碎,所以它消失又出现。

一刹那间,苏沐橙便已明白,当年刘皓在这里做了什么,他做了和叶修一样的事!苏沐橙失声道:“刘皓改动了时间,他将天钟改快了三百年!他知道三百年后你有一场情劫,便在你渡劫那日,利用天钟让情劫提早发生,以扰乱你的心神,要你渡劫而死!”

叶修点头道:“看来是这样。”口气平淡,倒像是在说别人的事。

苏沐橙道:“如此一来,别人只当你是渡劫陨落,自然不会怀疑到他身上,即便你万幸不死,被天雷击中,也一定功力大损,如何反抗得了他?届时嘉世落入刘皓手中,还不是他说什么,是什么。刘皓是怎么知道天钟的事的?”随即想到:刘皓既然处心积虑想害死叶修,知道天钟的事又有何难?

当时叶修在罗辑那里无意间见到天钟模型,心里便有种怪异的感觉,像是要抓住什么,又不得关键。向罗辑问明后,得知那是天钟,想到情劫提前,立刻猜到刘皓可能利用天钟改动了时间。苏沐橙说他渡劫前,刘皓曾来过一个地方,正好来印证这个猜测。

叶修叹了口气,道:“走吧。”

两人向来路行去,走出一段,苏沐橙又回头去看天钟。此时雾气已尽消散,阳光照映下,天钟正缓缓沉向海底,那龙永无止歇地游动,海水在环内也永无止歇地转动。苏沐橙心中一动,恍然大悟,为什么眼前这海涟漪不起,连一朵浪花也没有,那是因为这里流淌着的根本不是海水,而是时光,这是时之海。难怪她怎么都驶不出,谁能跑到时光之前?

苏沐橙突然抱琴急抚,琴弦齐飞而出,缠在天钟之上。天钟下沉力道何其巨大,立即将她拖飞出去,礁石滩上留下一道又长又深的痕迹。

叶修吃了一惊,不知她何以要阻止天钟下沉,叫道:“你干什么?快松手!”

苏沐橙叫道:“不要!快来帮忙!”在半空稳住身形,分出两根琴弦,抛给叶修。

叶修纵身一跃,接在手中,眼光四下扫去,没找到借力之物,说道:“插在地下试试!”

苏沐橙道:“好!”两人同时使力,琴弦如离弦之箭直射地下,埋了十余丈之深。一时间地动山摇,两股力道拉扯片刻,终至平衡,天钟竟真的停在了海上。苏沐橙喜道:“成了!”

叶修目瞪口呆:“你这是干什么?”

苏沐橙笑道:“到时候你就知道了。”神色颇为得意。

叶修无奈道:“又做奇怪的事。”

苏沐橙道:“说到奇怪,怎么比得过你和周泽楷结缘。你怎么想到刘皓是用天钟害你?”

叶修说起在罗辑那里见到天钟模型的事情,他边走边说,行到拐弯处,突然停了下来。苏沐橙一怔,道:“怎么?”顺着他眼光看去,周泽楷的鹤使正在前路。

之前几次,追踪的鹤使最多不过五六只,这次数量颇多,像一大团白云涌来。适才天钟现世,浓雾弥漫,想是鹤使虽然发现了他们的踪迹,却被大雾阻拦,无法找到他们,只得停留在原地。此时雾气散尽,两人一走出来,便撞上了。

叶修叫道:“快跑快跑!”却哪里来得及?苏沐橙只觉一阵劲风卷来,鹤使自她身边疾掠而过,耳边尽是刷刷刷的纸页翻动之声。再去看叶修,见他已被团团围住,鹤使毫不客气,细嘴啄向他的脑袋。

叶修抱头乱跳,大呼:“我错了!我错了!”

鹤使们停下来,合而为一,化成人形,是周泽楷的样子。叶修许久没见到他,一见之下,脸上不由露出笑容。他向苏沐橙道:“你回避一下。”

苏沐橙笑了笑,走到远处。

叶修又向她看了一眼,见她没向这边看,才问鹤使道:“小周有没有带话给我?”

鹤使一言不发。鹤使是信纸折成的,倘若周泽楷在信纸上写了什么,它们自然会传达。既然没说话,那就是周泽楷什么都没写给他。

叶修不相信,心道:“真的没话带给我?”伸指一点,定住鹤使,将它衣服脱下,前后看了看,它身体白白的,的确一个字也没有。

叶修喃喃道:“真狠心啊!”他脱衣服时,没想太多,这时见到鹤使顶着周泽楷的脸,无辜地站在那,觉得衣服拖得有点草率,说道:“我再帮你穿上……”他知周泽楷片刻便会追来,穿好衣服后,叫上苏沐橙,立即离开。

===

节日快乐,好像已经过完了= =//

评论(16)
热度(220)

© 雷小菜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