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叶
周泽楷向叶修的心进军
叶修向周泽楷的心进军
恳请所有文包工作者绕行

周叶 桃花缘 11

第十一章

叶修心里一沉,默然片刻,道:“是什么时候发觉的?”

杜明叹出口气,道:“大约六百多年前,发生了一场严重的日食,黑暗笼罩了大地,整整三日,太阳才再度亮起。尘世皇朝的神司官应天时卜算出,太阳将永远沉落,不再亮起。”

叶修听他说“六百多年前”,心想:“那是在我陨落之后,没想到我陨落后发生了这么多变故。”思及于此,不禁有些担心苏沐橙,那次冒险传讯后,一直未得到回应。

叶修道:“如此说来,这些火石是太阳的燃料?”

杜明点头道:“卜算谶言一出,天下大乱,修士们纷纷献计献策,众人均想,往火堆里添柴,火势烧得更旺,太阳是否也如火堆一般,往里添柴就会再亮起来?只是谁也不知道使太阳燃烧的东西是什么。各宗门派出弟子寻找,寻得许多稀奇古怪的玩意儿,都不是,又试了其他法子,也都失败了。正是一筹莫展之际,两个散修因私怨打了起来,本来相斗之地离火山口甚远,两人却是一路打过去,斗得昏天暗地,其中一个挥掌将另一个扫进火山口。那人跌进火山,大难不死,挂在一株奇树上,衣袍被烧出七八个大洞,却也因此寻得燃料。”

叶修不由失笑:“原来是这样寻到的。”

杜明道:“火树银花的果实只是原石,采摘后还须炼化加工,八大宗门分工,将炼化得来的火石送到轮回,轮回再将之送到神司监,经神司官福祝之术加持,最终炼得燃料。”说到这里望向周泽楷,笑道:“这之后嘛,就要靠宗主了。”

叶修了然道:“穿云弓!”

杜明笑道:“不错,最后由宗主拉开穿云弓,将燃料射入太阳之中。幸而宗主能使用此弓,不然即便寻得燃料,也是无用。凡人寿短,当年卜算的神司官早已作古,朝代更迭,尘世的皇帝也换了又换,这件事却成为秘史,代代相传下去。”

叶修道:“这些火石不是真正的燃料,太阳还是暗下去了。”

杜明见叶修仅凭自己说的几句话,便一语道破关窍,心里暗暗佩服。此前叶修治服孙翔,已令杜明另眼相看,修仙道对叶修的评价,好坏参半,抛开辉煌的过去,杜明以前也只当他是堕入魔道的不耻之士,现在却觉得周泽楷与他齐名,未辱没英名。

杜明苦笑道:“起初我们只道寻到了解决之法,还担心终有一日将火树银花的果实采摘尽,岂料没过多久又发生了一场严重的日食,那时才知火石只能暂缓太阳熄灭,并不能使它重新燃烧起来。当年八大宗门与神司官约定,每隔一百年运送一次燃料。起初确是如此,后来就变成五十年送一次,最近的这一百年里,每二十年就须送一次。即便如此,太阳也还是一日暗过一日。这几百年里大家苦寻良策,试了无数法子,全然无用,不知太阳还能亮多久?”说到这里,叹了一声。

过了一会,又道:“上古传说,天神创世,一斧劈开天与地,用火冰捏出日月。太阳既为神所创造,或许使它燃烧的东西根本不存在于天地间。太阳亮了万万年,甚至更久的时间,竟要熄灭了,不知它熄灭后,世间是什么样子?”这几句话却是在自言自语。这时又有运送火石的车队来,杜明上前接待。

叶修想着他说的“太阳熄灭后世间会怎样”,喃喃道:“太阳熄灭后,永夜降临,草木枯萎,万物蛰伏于黑暗之中,唯妖魔横行。”

周泽楷一直在听两人说话,听到这句,笑道:“倘若太阳真熄灭了,我就为你再造一个。”

叶修道:“你运送火石,带我去吗?”

周泽楷道:“你想去,就一起去。”心想:我也不想和你分开。

叶修想的却是,若是周泽楷带他同去,途中有机会,便可溜之大吉;若是不带他去,周泽楷不在四季峰,他一样有机会溜之大吉。

荒火见叶修也要同去,大为不满,斜眼瞧去,哼道:“干嘛带你去?才不带你去!”

碎霜也是一般,跟着点了点头,冷冷地道:“不带你去。”

周泽楷须用穿云弓将火石射入太阳,自然要带上两只神箭,荒火碎霜因能下山玩乐,正雀跃不已。他俩是灵物,不明白周泽楷话语中的缱绻之意,周泽楷和叶修结成契约,在他们眼中就是主人又得了一件法宝,本来他们才是主人最神气的兵器,叶修来后,地位不保。

叶修伸手一招,变出桃花枝,说道:“看来上一次没将你们打服气。”

荒火碎霜的气势登时矮了一截,不由自主地往周泽楷身边又缩了缩,都露出纠结神色。荒火想出言反驳,却又无话可说,过得片刻,低声道:“服气了。”碎霜跟着点头。

叶修道:“既然服气,那该怎么做?”

荒火将头扭向一边,却还是老老实实地道:“桃花君神勇无敌,我等认输求饶。”

碎霜重复一遍。

叶修笑道:“记得很牢嘛。”

那日荒火碎霜到不言居给叶修下马威,被叶修以桃核击头,又相斗一番,竟不是敌手。上古神兵,何曾一败,只当是不慎失手。此后两人不断找叶修麻烦,只是叶修是何等人物,在他手下能讨得什么便宜,自然是被整治得极惨,以致后来两人见到叶修都绕开走,如避洪水猛兽。今日是跟在周泽楷身旁,胆气稍壮,才敢出声抗议。至于“桃花君神勇无敌”云云,是某次认输后,叶修命两人说的,说是日后见到自己都要讲这么一句。

周泽楷道:“你别欺负他们。”

荒火碎霜立时得意起来,只是叶修就在眼前,倒也不敢表现得太过。

叶修道:“哪有,是他们两个欺负我这个小新人。”

荒火碎霜想要反驳,又不敢出声,转头望向周泽楷,却也知道大约主人是叶修那边的。

周泽楷心想:“小新人?上一世加上这一世,你少说也有几千岁了,不过这一世确是刚被我种出来。”至于荒火碎霜,上古神兵,更是几万岁也有了。

数日后,其他几宗也将火石送到,如此一来火石集齐,周泽楷等人便要出发了。以往不是杜明和周泽楷同去,便是江波涛同去,这次有叶修同行,杜明忽觉自己分外多余,心里说不出得别扭,不由分说拉上了江波涛。只是多了叶修而已,其他并无不同,杜明觉得自己这番古怪毫无道理,或许是练功不专所致。

大宗门都有饲养骑兽的地方,叶修跟着周泽楷等人来到春华一季,穿过一片大竹林,转入山谷,但见芦苇丛丛,随风摇荡,四五只白鹤低掠而过。入口处立着一块石碑,刻有鹤谷二字。一个身穿洁白羽衣的少年从芦苇丛中走出,脚步轻盈,到了周泽楷和叶修面前,拜倒道:“拜见宗主,拜见桃花君。”

江波涛向叶修介绍道:“这是管理骑兽的金笛鹤使。”

那少年行过礼后,从腰间取下一支金色长笛,吹奏起来,笛声清丽悠扬,宛若鹤唳。过不多时,便见一道白影掠来,停落在他身后,跟着又是数道白影掠来,却是一群白鹤。待一曲吹完,那少年身后已落满白鹤,列成长长的一队,很是齐整规矩。

那少年将笛子别回腰间,向周泽楷拱手道:“鹤队毕集,宗主请行。”

侍从捧来弓箭,周泽楷接过穿云弓,负在背上,再将箭囊系在领头白鹤的劲旁。荒火碎霜已变回箭形。轮回自创教祖师爷之后,无人能使用穿云弓,因而此弓一直被供于高阁。叶修虽然久闻大名,却缘悭一见,这时想仔细看看,谁知长弓竟裹在厚布中,仍未能得见真容。

十余名弟子将火石搬运上坐骑,那火石装在革囊中,挂在鹤背两侧。革囊已做法术加护,隔绝火石热度。

周泽楷跃上鹤背,伸手去拉叶修,却见他抚着旁边一只白鹤的长脖,正准备骑上去。周泽楷叹出口气,说道:“过来。”口气很是无奈,也不待叶修反应,径自拉他上了坐骑,觉得怀中位置于他正合适,微笑道:“你不和我乘一骑吗?”

待火石装载完毕,周泽楷一声令下:“出发!”

白鹤展开羽翼,一只跟着一只飞起,鹤队连成一线,向东方飞去。碧空之下,犹如银龙腾游云海。

两人按辔前行,白云朵朵飘过,叶修将云拨开些,问道:“听说你遣弟子寻访沐橙?”

周泽楷嗯一声,道:“你应当想和她见面。”

苏沐橙是叶修故交,周泽楷想他重生后应当想和故人相间,况且两人又属同门,陨落一事,或许苏沐橙会知道些什么。叶修身份特殊,不便多露面走动,周泽楷便传书苏沐橙,请她来轮回相见。岂料传书石沉大海,久不得回应,周泽楷又遣弟子亲至嘉世相请,被告知,近百年里苏姑娘都不在嘉世。嘉世亦再寻她。

叶修知道周泽楷寻访沐橙,乃是为自己。叶修沉吟道:“沐橙有时候去凡间,只是去了百年未归,还从未有过。”

修炼苦长,修士到凡间玩乐,或是下山除妖,也是常事,但听叶修所言,似乎另有别情。周泽楷问道:“苏姑娘去凡间做什么?”

叶修神色一黯,静了片刻,方道:“她去找她哥哥。她哥哥苏沐秋是我知交好友,离世后轮回转生,每一世沐橙都去找他。她找到他,也不做什么,只为了远远地看一看他。”

故友逝世是伤心事,周泽楷怕叶修难过,没有再问,在他发边轻轻吻了吻。

叶修想着苏沐橙,颇为担忧。他传书一封,周泽楷传书一封,苏沐橙均未回应,不知此刻她身在何方?是否安然无恙?以她修为当不致遭刘皓毒手,然而世事难料,他和刘皓的恩恩怨怨暂且按下不谈,倘若刘皓真做出伤害沐橙、有损嘉世之事,他决不饶他。再想到周泽楷,更觉不能让他为自己涉险。

他想了一会,又问起另一桩事,神色变得轻松起来,笑道:“那你寻访与我种下情劫之人,又是为什么?”情而成劫,中间自然有段情缘。

周泽楷看着叶修的侧脸,问道:“你当真不知缘由?”

叶修道:“我应当知道吗?”

周泽楷凝视他半晌,微微一笑,贴近他耳边,轻声道:“因为我喜欢你,现下知道了?”

叶修转过头去,两人离得极近,看得到彼此温柔的眼神。叶修似笑非笑地道:“你还真是胆子大。”

周泽楷偏在他嘴上一吻,笑问:“你喜欢不得么?”

叶修笑道:“要是有那么一个,长得好看的、叫做周泽楷的人……”说到这里顿了顿,“就由他喜欢吧。”

周泽楷轻笑起来,顾盼飞扬,把叶修搂进怀里。两人静静地抱了会,叶修又道:“你找那人,想做什么?”

周泽楷道:“我找他,是要告诉他,叶修我爱了。他若识相,就饶他一命,若是不识相,就杀了。”

凡尘这一世是魏氏掌权,定都东方一城,与轮回相隔千山万水,纵是骑兽日行千里,也不能转瞬即至。鹤队飞行半日,停在一条大江边休息。两岸青山连绵,一条大江东流,放眼望去,倍感畅怀。叶修站在江边,和周泽楷说话,忽然间感到背后两道目光冷冷射来,似有窥探之意。他心中一凛,立时回头看去,只见江波涛在查看火石,杜明立在岸边沉思,除二人之外,再无他人。此时无风,草丛树枝静止不动,更不像藏着人的样子。

周泽楷并无察觉,只是见叶修神色有异,便警觉起来,伸臂将他护在身后,低声问道:“是刘皓的人?”

叶修摇头道:“不清楚。”

此时那窥探的目光已然消失无踪,他不过是回头看了一眼,举止甚是随意,却为对方所察,可见此人不仅善于隐匿行藏,亦十分机警。叶修见周泽楷把自己护在身后,心里颇感怪异,想了想,拉着周泽楷走到杜明身边,说道:“退后。”

杜明正蹙眉沉思,突然见两人走近,脱口道:“别过来!”

叶修又道:“退后。”

杜明气不打一处来:“岸边这么宽阔,你……你在哪里不能说话,非要在我这里,难道我这里风景独好?我不让,又怎样?”本来他是想说“你们”,只是周泽楷是一派之主,他们师兄弟几个一起长大,交情又好,不便说。

叶修也不勉强,只道:“随便你。”语毕,朝江面挥出一掌,拉着周泽楷便退。但见他掌力所至,江面百丈之内掀起惊涛巨浪,威势骇人,杜明待要闪避已来不及,溅得满身江水,一团水草飞出,不偏不倚,正落在他头上。杜明怒道:“你发什么疯?”

叶修笑道:“我再三叫你退后,是你自己不退。”问周泽楷:“我这一掌如何?”

周泽楷虽不知他何故突然发掌,但见巨浪连成一片,犹如水墙,一掌威力如斯,不禁由衷称赞:“很厉害。”

叶修道:“修士之中,与我斗得平手的屈指可数,想求一败,也是难事,所以,你不用这么小心回护我。”咳了一声,贴近周泽楷耳边,小声道:“我不习惯。”

周泽楷终于恍然,原来他是在说此事,心想:“这可有点难办。”笑道:“情之所至,身不由己。”

叶修一愣,想了片刻,认真地道:“那好,我慢慢适应。”他却没想过,他不想周泽楷涉险,便如周泽楷回护他一般。

杜明已将自己收拾干净,听到两人说话,不住在心里念叨:“疯言疯语,疯言疯语……”

===

不知道小伙伴们的口味,提前说一下,这个文有点虐,后面有段非常可怕的剧情,是HE

离那段可怕的剧情还老远老远呢。本来是准备写得淡一点,结果写上了“怎么还没写到他们啊?”“他们怎么还没搞来搞去?”于是加了一堆 

评论(18)
热度(246)

© 雷小菜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