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叶
周泽楷向叶修的心进军
叶修向周泽楷的心进军
恳请所有文包工作者绕行

周叶 桃花缘 9

第九章

日子如斯而逝,转眼到了周泽楷继任之日。

此前轮回广发名帖,遍邀修仙同道,贺客中有大宗门的人,声望显赫的散修,也不乏籍籍无名之辈。但见九天之上云雾涌动,飞骑座驾奔驰而来,落于四季峰上。山腰横出一座青岩平台,供贺客停落飞骑,有侍者专门照看这些骑兽。更多来客在山脚下骑,徒步上山,以示尊敬。山道上隔几里,便有轮回弟子相候迎接。

修仙道八大宗门,嘉世、霸图、蓝雨、微草、百花、烟雨、雷霆、轮回,相传这八大宗门所在之地,是上古天神遗留在人间的八处桃源仙境。天神离去时,忘记关闭仙境,飘散的灵气引来了修士,他们在此结庐修行,创教立派,方有日后的大宗门。

相传,人是天神洒落在天地间的种子,其中有一些种子通过不断的修炼,可以重新回到天上,这便是修士。修士似人而非人,是介于凡人与仙神之间的生物。凡人、修士、妖、灵,皆为大地众生。

数百年前,嘉世位列仙门第一,轮回居末。叶修出事后,修仙道风起云涌,格局变幻,现今第一与最末地位对调,周泽楷俨然已成为另一个第一人,仰慕者众多。

此时,大宗门的人陆续到齐,修士们平日忙于修炼,有时闭关一次须几百年,甚少见面,借此机会相聚一堂,互相招呼说笑。刘皓代表嘉世界而来,穿梭于宾客之中,不论身份高低都能说得上话。众人都觉叶修出事后,嘉世由刘皓苦撑,因而对他很是推崇。

那日除妖,刘皓和陈夜辉没能斩除叶修,二人并未就此罢手。不久之后,刘皓趁夜色独自潜入轮回,在周泽楷的居所发现了一株小树。树上带有叶修的气息。刘皓虽不能完全明白前因后果,却也猜出七八分,叶修已化妖重生。只是他动手砍树时,惊动了周泽楷,为其所伤,险些露出马脚。

轮回会留下一只妖吗?算算日子,以叶修之能应该已经化形了。

刘皓借着与宾客交谈之机,暗自观察轮回众人,却没发现什么端倪。

叶修已经离开了?还是被轮回诛杀了?

刘皓望向厅外,忽见一株大桃树上坐着一个男人。那人身穿红衣,唇边带笑,目光直直射来。

是叶修!一定是叶修!

刘皓惊得手脚皆软。即便叶修已与前世大不一样,但单凭那个眼神他便能立刻认出他。那个瞧不上他的眼神,在叶修陨落后,这数百年里依然纠缠着他,如何能忘。刘皓恨恨地想着,既然你已经死了,为什么不死得彻底一点!

他定了定神,迈步向叶修走去,斜里忽然转出一人,拦在身前,却是周泽楷。

刘皓勉强一笑,道:“周宗主,恭喜恭喜。”

周泽楷没有说话,眼望刘皓,若有所思。

周泽楷目光澄澈,倒也不如何凌厉,只是刘皓做贼心虚,被看得久了,不免汗毛直竖,心道,周泽楷发现了?他发现那一晚的人是我?正胡思乱想之际,便见周泽楷伸指在他左肋下方划过。那里正是他曾被周泽楷打伤的地方。

被周泽楷羽箭射伤,即便伤口愈合,也会留下一个羽毛形的印记。周泽楷的手指便沿那印记划过一圈,随即狠狠一戳,问道:“疼吗?”

当年周泽楷恼他伤了小树,下手使了全力,刘皓受伤后,许久方复原。此时旧创处受此一戳,疼得冷汗直流,面上还得装作若无其事,说道:“啊?周宗主说笑了。”

刘皓知道,周泽楷多半已识破他身份,只是周泽楷为何如此维护叶修?第一仙门的新主人三番五次搭救一只妖,太说不通了。若无周泽楷碍事,叶修早已是他刀下亡魂。

此时又来一批宾客,周泽楷和轮回诸人上前相迎,刘皓再向那桃树望去,但见枝头空空,那红衣人已不见踪影。

叶修坐在桃树上,见厅上同道云集,宾客川流不息,这些人中倒有一半是他不认识的。蓝雨剑圣黄少天来了,却不见宗主喻文州。霸图、微草等宗门来的都是年轻弟子,看来韩文清、王杰希这些家伙在闭关修炼。

这些年轻弟子,有一些叶修认得,有一些不认得,大约是新入门的。数百年光阴,多少人来去。叶修看着他们,再看看轮回新任宗主周泽楷,不由一阵唏嘘。据说轮回创教祖师曾在陨落之时大笑三声,此时叶修忽然有点明白他为何要笑,大约他是在笑,他虽消逝于天地,轮回却在弟子手中一代代延续下去。

叶修看了一会,又见到刘皓。既然刘皓来了,那么苏沐橙便不会来。叶修身份特殊,不便在众人面前露面,此前玉玑子已遣弟子知会过,教他不可去观礼,这倒正合叶修心意。他见苏沐橙没来,便即离去。

叶修回到不言居,侍女们皆在厅前迎接宾客,壁画上一片雪白,空空如也。此刻不言居内除了他,再无一人。叶修穿过重重庭院,到得书房,推门而入。

只见书案上放着一沓白纸,一支笔,却无砚墨。那白纸正是轮回传讯工具,叶修坐在案前,道:“沐橙,我已化妖重生,当日我渡劫失败,此事疑点颇多,我身困轮回,只好辛苦你代为查探。轮回护山阵法精妙,传讯务须小心。”

他说话时,那支笔便从笔架飞下,刷刷刷,将他的话写在纸上。末了,叶修在信尾一抚,铭上自己的印记,再将信纸折成纸鹤,双手一扬,那纸鹤展翅飞起,往嘉世而去。此前轮回派送名帖,数百纸鹤齐飞,便似一阵风来,吹起枝头无数花,甚是壮丽。

此刻轮回众人,不是招待宾客,便是准备典礼事宜,无人注意这小小纸鹤。

只是纸鹤刚一飞到嘉世,便即被陈夜辉截获。陈夜辉听那纸鹤口吐人言,发出叶修的声音,冷笑道:“终于来了,我正等着你呢!”他双手紧紧一攥,将纸鹤撕得粉碎,纸上文字一个个飘落下来。

而叶修这边一出书房,便听远处有人喊道:“桃花君,桃花君,你在哪里?”

叶修忙迎出去,见一个弟子御风飞来,便挥手应道:“我在这里,何事?”

那弟子落地,行了一礼,道:“大典在即,请桃花君前去观礼。”

叶修道:“玉玑子命我不可去观礼。”

那弟子道:“是新宗主有请。”

叶修道:“干什么?变来变去的。”

那弟子道:“新宗主说,桃花君是盟约之人,自当共见荣辱。”

叶修一怔,随即笑起来,道:“那便走吧。”

到得举行典礼的正殿,那弟子退到一旁,叶修独自走上殿去。宾客都在等待大典开始,忽觉一股强悍的妖气涌来,纷纷回头望去,只见一个红衣人摇摇晃晃地走来。众人均感诧异,心道:“这大妖怪哪里来的?怎地突然出现在此?莫非是轮回用来祭天的?”见他这般大模大样,又觉得不像,不由得各自暗中戒备。黄少天心下疑惑,觉得这红衣人似曾相识,可又确实没见过。

叶修走到周泽楷跟前,如往常一般,站在他身旁。

殿上左首数列是轮回众人,右首是观礼宾客,只听鹤鸣三声,吉时已至。

玉玑子变出一个卷轴,纸绢泛黄,极是陈旧。他伸手抚去,那卷轴飘浮起来,徐徐展开,卷上绘着几个人像,俱是仙风道骨,神姿飘逸,是轮回历代宗主的画像,最后一人正是玉玑子自己。画像旁各题有数行小字,记载着在位时间,生平事迹。

玉玑子道:“我执掌轮回已八百余年,自知无德无能,所幸历代先祖庇佑,虽无建树亦无大过,今日卸下重担,将本门宗主之位传于四代弟子周泽楷。”

一片肃穆中,周泽楷应声道:“弟子拜受!”

只见卷轴金光四射,过得片刻,光芒敛去,现出周泽楷的画像。画像旁写有他的名字,除周泽楷三字外,赫然有一朵桃花印。周泽楷和叶修均是一愣。两人结下的契约铭刻于彼此魂魄之中,周泽楷三字旁必然跟着叶修。两人对望一眼,先是周泽楷微微一笑,叶修见了,也笑起来。

玉玑子见到那桃花印,却已十分平静。无论桃花君是妖是魔,都已成为周泽楷修行路上的一段缘,至于此缘如何修,只能看周泽楷自己。

玉玑子再说门规戒条,寄望新宗主督率弟子广大本门。周泽楷都一一应是。

礼毕,山间百鸟齐鸣,群卉竞相绽放,共祝轮回新气象。

众宾客纷纷向玉玑子和周泽楷道喜,热闹一阵,玉玑子请八大宗门的来客和几个德高望重的散修到偏厅喝茶,言下之意显是有事相商。轮回此番遍邀修仙同道,一则为庆贺新宗主上任,二者却是为那魔物。此前玉玑子已向各宗门示警,这次借着继任大典,群雄毕集,正是要商议除魔大计。

众人到得偏厅,叙话起来,说是千波湖修炼之地遭人血洗,十余个散修被吸干了修为,算算惨祸发生的时日,正是那魔物出逃之后。他刚逃脱牢笼,正急于恢复功力。周泽楷听着众人说话,知道他们都认定魔物是叶修,这段日子叶修和他形影不离,自然不可能分身去千波湖,不知那人是谁?世上会不会另有一人,和叶修长得一样?他想了片刻,不得要领,听到众人说到降魔之法,忙凝神细听。

适才刘皓见到叶修,又被周泽楷识破身份,心里惶恐至极,典礼时再见到叶修,还道他是和周泽楷一起来揭穿自己。刘皓魂不守舍地熬过典礼,待到玉玑子请众人到偏厅一叙,他突然清醒过来。叶修重生了又怎样,一切并没有改变,他依然是跌下神座、坠入魔道的叶修。众人说了什么,刘皓全然没听,倒是因此心生一计。他自觉此计甚妙,心道:“叶修这次你还不死吗!”想到兴奋之处,一时忘形,不禁放声大笑。

众人目光齐齐射去,见他势若癫狂,相顾愕然。

百花弟子正在说话,突然被他笑声打断,便道:“刘师兄何故发笑?可是我说的不对?”

他的同门却没这般客气,冷冷地道:“不知刘师兄有何高见?”

刘皓好不尴尬,只好干笑了两声。

黄少天道:“我怎么觉得大伙要对付你们宗主,你好像很开心啊?你们有没有觉得?”

刘皓心里一惊,却正色道:“不,我很痛心。只是叶修早已被嘉世除名,更无宗主一说,他堕落至此,却是不能不除。纵是痛心,嘉世上下也义不容辞。”

黄少天拍手鼓掌,无话可说。他素来话多,一旦开头,犹如江水滔滔不绝,众人见他没再说话,均感奇怪,心道:“好险好险。”

当日夜里,周泽楷又飞上桃树,和叶修并肩而坐。

叶修看了看他,道:“今晚你又不想功课?”

周泽楷嗯一声,过了一会,问道:“刘皓和你有何恩怨?”

叶修道:“怎么突然提起他?”

周泽楷道:“刘皓想杀你。”当下将刘皓夜入轮回砍树的事说了,说完突然想起那日除妖,恐怕刘皓也是为叶修而来,倘若那时他没将蛇胆和桃花种子一并带走,多半叶修已落入刘皓手中。想到这里,不禁一阵后怕,伸过手去,拉住叶修的手。从前他从没害怕过什么。

叶修听完,倒也不觉得意外,只是那时他还是株小树,时醒时睡,不能完全感知外界事物,对此并不知情。叶修道:“猜到了,我挡了他的路嘛。你应该听说过吧,嘉世有三处修炼秘境。”

周泽楷点了点头。叶修道:“嘉世弟子到了一定修为,便会到秘境修炼。刘皓想去其中一处,我觉得他修为不够,没有同意。”

周泽楷道:“并非大仇。”

叶修淡淡地道:“或许对于刘皓是。秘境须宗主开启,他大概也知道难以服众,便找来孙翔做宗主。”

周泽楷心道:“原来如此。”默然片刻,道:“是刘皓害你陨落。”

叶修只是笑笑,没有回答。刘皓确实可疑,只是他如何做到,至今叶修也没能想通。

周泽楷又道:“你想回嘉世吗?”

叶修眼望他,笑道:“你放我回去吗?”

周泽楷摇头道:“你不能回去。”将群雄商议除魔的事情说了,顿了一顿道:“你在轮回,无人能伤你。”

以轮回和周泽楷今时今日的地位,那自然是一句极重的承诺,况且叶修知道,周泽楷不是轻易许诺之人,言出必行。叶修笑道:“心意领了,只是你当我是谁?我可是叶修,天下何人能伤我?”

周泽楷心想,真刀真枪自然不能,那么阴谋诡计呢?他道:“你是叶修,嘉世之主,天下第一人,可是我想保护你。”

叶修心头一震,不由握紧周泽楷的手,低声重复道:“你想保护我……?”他无言良久,方抬头看向周泽楷,道:“从来没有人对我说过这样的话。”

周泽楷忽感一阵甜蜜,心想:“我也从来没对人说过这样的话。没人对你说过,因为别人不敢,可是我敢。”他坐在桃树上,荡一荡腿,道:“你又当我是谁?我是周泽楷,我想护的人,天下何人能伤?”说得甚是豪气。

叶修笑道:“不错,你是周泽楷,我是叶修,天下何人与敌!”说完两人相视而笑。

叶修叹道:“可惜手边无酒,不能痛饮一番。”周泽楷也觉遗憾,叶修心念一转,忽然想到一个地方,笑道:“我想到那里有酒了。”拉着周泽楷飞下树去,走进不言居内。

夜里侍女们已飞入画中安睡,只见画中庭院楼阁一片漆黑,叶修仔细辨了辨,伸指探入,立时画中风云涌动,便如触到水面,漾出涟漪。他将手指探进一间小屋,寻了半晌,勾出一坛酒来,笑道:“绿荷酿的桃花酒,咱们替她先尝尝。”

周泽楷见画中仍是漆黑一片,未亮起灯来,心道:“还好没将绿荷她们吵醒。”

两人走回桃树下,周泽楷道:“听说凡间有一种交杯酒。”

叶修道:“那是新婚夫妇喝的,咱们不能喝。”其实他也只是听闻,至于凡人夫妻、交杯酒什么的,也是一知半解。

叶修变出两只玉杯,周泽楷斟满酒,举杯笑道:“与君交杯,未饮已先醉。”叶修笑着与他一碰,一口饮尽。

喝了一会酒,周泽楷道:“我是听你的故事长大的。”

叶修颇有兴致,笑问:“我的故事?都讲了什么?”

周泽楷道:“一个大魔头,半夜穿墙而入,吃小孩子。”这是大师兄凌岳给他讲的,凌岳编了许多这样的故事,为了吓他。周泽楷说了几个给叶修听。

叶修肃然道:“哪有此事?那不是我!”

周泽楷微笑道:“那你讲给我听,真的你。”

叶修也笑道:“好啊,我的故事可多呢,慢慢说给你听。”又问:“你怎么知道那晚伤我的人是刘皓?”

周泽楷变出羽箭演示,作势向桃树射去。叶修忙叫道:“你可别乱射啊!”

周泽楷笑了笑,将箭插进地面,再拔出。

叶修低头看去,见一羽毛形印记,恍然道:“原来如此。”

廊下一排灯笼,透出澄黄的光,像挂着一排月亮,地上映出两人的影子。

==

最近很忙,不过这段写得挺开心,先这样,以后再修

评论(23)
热度(275)

© 雷小菜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