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叶
周泽楷向叶修的心进军
叶修向周泽楷的心进军
恳请所有文包工作者绕行

周叶 桃花缘 7

本章有叶无周

第七章

叶修出得殿外,狂奔不停,如此慌不择路地奔了一阵,居然仍未能将群蝶甩下。他正自苦恼,斜刺里猛地刺来一矛,只听一人道:“你是不是叶修?”口气低沉,问得好生无礼。

那一矛也是来势汹汹,挟带风雷之威,所过之处,蝴蝶纷落。叶修侧身一避,脚下不停,回头看去,只见说话之人是个少年,大约十七八岁的模样,眉眼间尽是张狂之色。修士的相貌会停留在结丹的那一刻,此人年少时便已结成金丹,可见一斑。叶修正待答话,却一眼瞧见那少年手中战矛,不由咦了一声,道:“你手里拿的可是却邪?”

那少年将战矛一挥,划出一道寒光,傲然道:“不错,正是神兵却邪!”

叶修上上下下打量了他一番,道:“神兵却邪乃嘉世之主叶修之物,八百多年前叶修突破羽化之境,当时他是在凌云峰一处山崖上功成,便将却邪插入山壁之中,以做修为进益之证,怎会落入你手中?莫不是偷的?”

那少年满脸涨红,怒道:“你少胡说八道,你倒是偷个看看!叶修能把战矛插入山壁,难道就不能有人把它拔出来吗?”说到后面一句脸上露出狂傲神色,言下之意那却邪自是他拔出来的。他也确有狂傲的资本,凌云峰高不可攀,叶修练功那处山崖已近峰巅,他能登上已非等闲,当年来看叶修渡劫的修士,大多只能腾云到山腰。

那少年将战矛抖了一抖,道:“废话少说,你到底是不是叶修?”

叶修道:“是又怎样?不是又怎样?”

两人说话时,仍在御风奔跑,草木纷纷倒退,这时群蝶已然追赶不上,渐渐散去。

那少年道:“我要和叶修打一架,胜过他!”

叶修道:“想胜过叶修的人有很多,可惜极少有人做得到。”

那少年十分在意别人说他不如叶修,当下冷哼一声,道:“只怕他不敢比试!管你是不是叶修,今日非教你输得心服口服!”战矛向前一挑,喝道:“亮兵刃吧!”

叶修道:“好呀,正好我也想看看,你有什么本事用这杆却邪。”千机伞不在手边,叶修更无兵刃,当下幻出一枝桃花,笑道:“对付你何须兵刃。”

那少年被如此小瞧,已是怒不可遏,叫道:“去死吧!”挺矛直刺过去。

叶修闪身避开,道:“我不败无名之辈,报上大名来!”

那少年沉声道:“孙翔便是!”

孙翔自得了神兵却邪,一直想和它的前任主人一较高低,只是叶修渡劫失败,生死成迷,他再是心有不平也只得作罢。昨日轮回鸣钟,他并未在场,今早听几个低阶弟子闲谈,说是峰底的魔物出逃,那魔物便是嘉世之主叶修,化作桃花妖重生,竟与周师兄结缘。他听到“叶修重生”几字真是心喜如狂,后面的话全然没入耳,心里翻来覆去地想着,叶修,这次我一定胜过你!当即提矛杀来。实际上,他和叶修没有真比试过,只是在他心里已比试了千百次。

孙翔急欲分出胜负,起手连环八招,将一杆战矛舞得好似矫龙,狂风暴雨般攻了过来。叶修神色一凛,已全然不是那懒散的模样,笑道:“有点意思啊。”拿着桃花枝似是信手挥洒,或拨或抚,将八招尽数化解。

孙翔见那花枝风吹可折,自己战矛虽利竟是奈何不了它,心里更是急躁,喝道:“再接这招!”当即凌空跃起,战矛倏然出手,向地面插去。战矛插入地面,立时周遭卷起旋涡似的飓风,长风化龙直朝叶修扑去。叶修似是一片小树叶,被风吹得急向后退。

孙翔道:“哪里逃!”

叶修笑道:“逃?对付你还不用。”

此时风龙已将他卷裹进去,叶修站在风暴中心,墨发飞扬,红衣飘飘,但见他五指一张,擒住风龙后颈,跟着一扭一送,那龙头便急转了个弯,朝孙翔而去。叶修笑道:“还给你哦。”

风龙去势迅猛无比,孙降闪避不及也不再闪避,咬牙硬扛下来,风龙穿身而过使他倒退数丈,正退到战矛旁。他右手一抄,挺矛再上。

两人从地上斗到半空,再从半空斗回地面,两股悍猛的力量不断碰撞,毁天灭地般席卷了周遭的一切。孙翔越斗越勇,却始终难占上风,他不知此人是不是叶修,只觉得若是谁有资格号称天下第一人,当属此人。再斗一阵,只觉不管战矛怎样翻腾,始终翻不出那花枝之下。对方打斗之时,片片桃花自袖袍飞出,乱红迷眼,使他更是心烦,眼见那人将花枝舞得好似另一杆却邪,恍惚间想起多年前的一件事。

孙翔来自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小宗门。那门派委实太弱小,他入门没多久,便没落了。孙翔不怎么难过,他决定到江湖闯一闯,当个游侠也不错。孙翔遇到了刘皓,应他之邀拔出了神兵却邪,被推举为嘉世的新宗主。嘉世一些弟子不服气,排队找他比试,却无一人胜出。那一天孙翔有种败尽天下高手的快意。

无人拔得出却邪?还不是教他拔出来了。

叶修是天下第一人又怎样?早已作古了。即便还在,也未必接得下他一招。

然而那天夜里,他见到一个少年,踏月而来。

那少年身穿黑衣,仿佛与夜色融为一体,周身却泛着森森冷光。少年一言不发,拾起地上一截树枝,舞将起来,一招一式,疾如风,势如狂。

孙翔起初很是惊讶,不知这少年从哪里冒出来,待看到那些招式不由心醉神迷,到了后来却是越看越心惊,不断想着自己能不能接下一招?

那少年舞完最后一式,扔下树枝,向他冷冷射去一眼,随即消失无踪,唯见却邪傲立月光之下。

孙翔心道:“是却邪之灵吗?刚才演示的是叶修的武学?你觉得我胜不了叶修,不配做你的新主人吗!”想到这里,傲气顿生,心想,好呀,那就胜给你看!

从那日起,孙翔开始思索破解之法,一年,两年,乃至之后的数百年里他在心中不断与叶修相斗,直至此刻他方才明白,叶修犹如高山,难以翻越,他胜不了。

孙翔想着心事,攻势微缓,被叶修看准一处破绽,急攻过来,猛听叶修喝道:“你服不服?”孙翔心头一震,回神过来,道:“不服!”

叶修跟着又是一招,道:“服不服?”

孙翔已露败象,却仍咬牙道:“不、服!”

话音落时,只见叶修手中花枝翻转,在战矛上轻轻一挑。孙翔便感到一股妖力汹涌袭来,手下拿握不稳,战矛脱手飞出,当的一声,斜插入地,矛身兀自颤动了两下。孙翔正要拔矛再战,脑中猛然闪过却邪那冷冷的一瞥,手停在了半途。

却邪从未认他为主。

霎时间孙翔斗志尽失,那只手改在虚空一按,凭空幻出一道门来,他不看却邪和叶修,只道:“我输了,可是我不服。”转身走入门中,消失无踪。

叶修见他就这样走了,倒有些奇怪,转念一想,又有几分明了。叶修收起花枝,向却邪道:“他怎么将你扔在这里,独自离去?”

却邪冷光一闪,化作黑衣少年。叶修较前世已有很大不同,只是一身气息未变,却邪认得出他。却邪望着叶修,目光闪烁,看了一会,方道:“你回来了。”

叶修嗯了一声,道:“先随我回不言居吧。”料想自己陨落后,嘉世必定发生诸多变故,却邪如何落入外人手中,也须问明。叶修走了两步,忽又想起什么,回过头来,道:“别指望我扛你回去,自己跟上。”在嘉世时,叶修经常扛着战矛四处转悠,此时却邪化作人形,却不便扛着走。

两人回到不言居,叶修见周泽楷不在,想是晨课过后,又带领弟子练功去了,不知玉玑子知晓蝴蝶之乱后,会不会骂他?

却邪走到桃花树下,仰头嗅了嗅,道:“你真好闻。”

叶修有些无奈,道:“上去坐吧。”两人坐在桃树上,叶修道:“你怎会到了孙翔手里?”

却邪见桃树花枝繁茂,转头四处看,过了一会,才道:“孙翔将我拔出,刘皓和陈夜辉一众人便推举他做嘉世宗主。”

却邪是神兵化灵,不解人情世故,鬼蜮伎俩,话语十分平淡,实则宗主更迭是十分重大的事,便如盛会一般,何况孙翔并非嘉世弟子,一个外人接管嘉世,更是轰动一时。而叶修一听便知,刘皓打得何种如意算盘,想是他自知做宗主难以服众,便借孙翔做筏子。

叶修道:“孙翔既做了嘉世宗主,怎么又跑来轮回?”

却邪道:“他做宗主,大伙都不同意,那时苏姑娘不在,邱非带着一众弟子找孙翔比试。”

叶修听到苏姑娘,心想,沐橙还在找她哥哥吗?不知有没有找到?听到邱非,便想起那个不多话、埋头练功的少年,他知道邱非实力,适才又和孙翔相斗,摇头道:“邱非还不是他的对手。”

却邪道:“无一人胜得过孙翔。我化成人形,将你用过的招式演示了一遍,孙翔果然无法破解。那之后他带我离开了嘉世,四处漂泊,苦思破解之法,遇到了轮回宗主,被他带回了轮回。”

叶修本以为孙翔找他相斗,只因他是却邪旧主,打败他便可名正言顺地接手却邪,没想到此间另有别情,看来适才孙翔斗志全失,独自离去,倒并非全因为输给他,也有却邪之故,心想,难怪孙翔会将你扔在那里。

却邪又道:“我见过一次苏姑娘,是在孙翔做了宗主之后,她只看了我一会,便走了。孙翔带我离开嘉世那日,邱非又向他约战,仍是输了。邱非说,却邪是鄙派宗主之物,不可落入外人之手,请归还。孙翔道,打得赢我,便还你。”

他复述两人言语,连语气也模仿得惟妙惟肖,只是他是一张冷脸,形似神不似,叶修不禁好笑,听他道:“孙翔到了轮回后,每过一百年,邱非便来和他打一架,起初有很多弟子同来,后来来人渐渐变少了,只剩邱非一人,他上一次来还是在三百多年前。”

昨日在大殿之上,叶修听玉玑子等人列数他种种恶行,已料到嘉世势必因此声名坠地,这时听却邪说“来人渐渐变少”,自是弟子不堪受累,转投别派,或是就此离去,想到嘉世落得这方田地,心里很不好过。不知冒充他的人是谁?此人冒充他作恶,却也因此被封印了六百年之久,实在可叹。

叶修陡然想到,此人既被封印了六百年,那便不是刘皓了,本来他也不信刘皓有这般本事,现下更加确定。

嘉世声望也罢,弟子也罢,却邪全然不在意。他见叶修许久没说话,便道:“你还回嘉世吗?”

叶修道:“我和人结下契约,暂时不能回去。”

却邪哦了一声,神色平淡,似是随口一问。

叶修道:“孙翔洞府何在?我送你回去。”

却邪看向他,没有言语。

叶修道:“刀剑只有在出鞘的那一刻才是最耀眼的,神兵利器只有在被使用的时候才是活的。我已经不能再使用你了。”

却邪道:“我知道。”

八百多年前,叶修突破羽化之境,修为更为精进,与他已不再匹配。叶修将他插入山壁,除了做修为进益的见证,亦有封存之意。

叶修道:“孙翔将你拔出时,你很开心吧。”

却邪道:“没有。”

话虽如此说,却不由想起孙翔拔他出来的情景。他在山壁上风吹雨淋,青苔慢慢爬满身躯,叶修已迈入新天地,不会再舞动他,也不能再并肩而战。他代叶修欢喜,又觉得寂寞。他寂寞了许久许久,直到一双手拔他出山壁,他心神为之一震,以为那是叶修,却看到一副张狂的脸。

却邪看向叶修,见他正含笑看着自己,神色了然,似乎已看透一切。

却邪道:“我……我……”连说了两个“我”字,很是苦恼,不知怎么说下去。器物之灵,终究不似人一般善言。

叶修道:“我携你披荆斩棘的岁月,天地共见,永无更改,我会继续向前,你亦应如是。”

却邪凝视他良久,飞身下树,伏身跪拜在地。他有许多话想说,又不知怎么说,千言万语尽在这一拜之间。他跪了许久,起身时已化作战矛,立在树前。叶修云袖一卷,却邪入手,携它向孙翔洞府而去。

到得孙翔处,见院中立着一座门,正是适才孙翔幻出那座,门内不断有黑雾涌出,像是笼罩在一团乌云里。孙翔不见踪影,显是还在门里。院中小侍各司其职,对此视若无睹,仿佛已是见怪不怪。

叶修上前叩门,道:“开门开门。”

过得片刻,门里传出孙翔的声音:“是你?你来干什么?”

叶修道:“你落东西了。”

孙翔推门而出,那门便即消失了。叶修将战矛立在他面前,道:“你忘记带走它了。”

孙翔没有接,神色复杂地看着他。

叶修道:“拿好啊,下次可别再弄丢了。”转身离去,走了几步,便听孙翔在身后道:“你就是叶修吧!终有一日教你败在我手下!”

叶修向后摆摆手,道:“想打败叶修的人有很多,可惜极少有人做得到。”转瞬而去,空中飘下几片桃花。

孙翔伸手去拿却邪,只见战矛上冷光流过,发出嗡的一声鸣响。孙翔一愣,跟着狂笑起来,道:“你终于认我为主了吗?”我要你在我手中比在叶修手中更辉煌。”他拔矛在手,舞了一遭,只觉畅快无比。

孙翔自得了却邪,一直苦思打败叶修之法,已渐成心魔,数百年来修为停步不前,此番心结化解,便如困兽脱笼,处处都觉舒展。孙翔心有所得,忙将却邪一插,在院中空地盘膝坐下,修炼起来。这次入定,另有一番成就。

==

写完突然发现,玉玑子这个老头真爱捡东西

评论(14)
热度(239)

© 雷小菜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