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叶
周泽楷向叶修的心进军
叶修向周泽楷的心进军
恳请所有文包工作者绕行

周叶 桃花缘 6

第六章

风波暂平,当晚周泽楷一如往常在桃花树下入定,叶修则躺在大树枝上,想到众人所言,种种事由,皆因前世渡劫而起,而他渡劫陨落却须从微草宗主王杰希说起。王杰希精于卜算之术,曾为叶修卜过一卦,卦象上红鸾闪动,天煞现象,二星同时出现,昭示着他将有一场情劫。王杰希言道,此劫发生在三百年后,与今相隔甚远,或有机缘可解。

修行路上会遇到无数劫,无好恶之分,只是缘起缘落罢了。

此后过了十数年,到了叶修渡劫的那一日,他修为既高,心志又坚,起初渡劫很顺利,谁知中途却陡生幻象,有人折花相送,他因此心生爱意,一念之差致使渡劫失败。此时想来,那应是王杰希所说的情劫,幻境中的折花人是他的情缘。只是情劫本应发生在三百年后,何故提前出现?委实奇怪。

而他渡劫失败,承天威之怒,被九天玄雷劈得魂飞魄散,本应尘归天地,只是他心志甚坚,残有一缕元神不灭。那元神如孤魂野鬼一般不知飘荡了多久,终于附着在一株桃树上。桃树花落结果,元神的气息引来了蛇妖。那妖物虽然吞下了附有他元神的桃子,却始终无法化为己用。三百年过后,又有周泽楷杀蛇取胆,炼丹炸炉等事,直至周泽楷将种子种于地下,他才得以以妖身重生。

但听玉玑子等人所言,他渡劫失败后,坠入魔道,酿成无数祸事,最终被封印在四季峰底,这又是为何?难道有人冒充他行事?他既已陨落,做了坏事推到他身上真是再方便不过。此人必定知晓,他当时就已陨落,像玉玑子等人便以为他是入魔了。这人是谁呢?玉玑子师兄弟合九人之力方将其封印,可见此人修为不俗,有此功力的,叶修想到几人,均觉对方不会做这样的事,而有可以做这种事的,却是修为平平。

他想了半天,没有半点头绪,总觉得有一处关键被忽略了,想要抓住,却怎么也抓不住,心知仅凭眼前这点线索,难窥事情全貌,当务之急是找到沐橙,看她怎么说。他离世六百多年,不知故人安在,嘉世如何,虽然修士生命绵长,但比之凡人,更感人事茫茫。他无意间和周泽楷结成契约,依约须相随左右,若无周泽楷的命令,不得离开轮回。想要离开,还得另想办法。

叶修翻身坐起,从花枝间探头向周泽楷看去,心想,不如干掉他吧。叶修是一枚种子时,被投入炉里炼丹,和周泽楷比试过,知道他修为不俗,不知能接下自己几招?这一念头刚起,登时感到一颗心被什么紧紧攥住,已受契约之力反噬。叶修只觉心口剧痛无比,口中一甜,嘴角溢出血来,心想,这契约之力竟如斯强横。他不再想那个念头,那束缚的力量也渐渐消失。

周泽楷端坐在桃花树下,闭目入定,叶修却觉得他正看着自己,适才种种皆已落入他眼中。叶修与他对视,觉得那双眼睛也盯着自己。两人对望良久,忽然周泽楷开口道:“你是不是那魔物?”

叶修笑道:“我还以为,你打算一直不说话呢。不是,你信不信?”

周泽楷道:“不信。”

叶修道:“我是嘉世之主,上一世渡劫时发生了意外,引发情劫……”

说到这里,听周泽楷轻笑了一声,那笑声本也不大,只是万籁俱静,便尤为清晰。叶修道:“有什么好笑的?你以后也会遇到。”

周泽楷忍笑道:“倒要先请教,情劫是什么滋味?”

叶修道:“什么滋味?魂飞魄散了。那情劫本应发生在三百年后,不知何故提前了,致使我渡劫失败,魂飞魄散,剩下的一缕魂被你拾回来了。”

不知为何,周泽楷口里说不信,心里却很容易地相信了,心想,既然不是他,那么魔物又是谁?为何师父他们都认定是他?他想了一会,没什么头绪,问道:“你那情缘呢?”

叶修道:“不知道,我没有看清此人的样子,不知道是谁,这一世若是遇到,就一刀杀之。”情缘既死,情劫自然烟消云散。

周泽楷点了点头,心想,到时候我帮你。又问道:“你为什么把名字告诉我?”

叶修道:“我化形时,你站在树下……”顿了一顿,又道,“你很好看。”

他睁开眼,第一个见到的便是周泽楷。周泽楷站在树下,仰头望他,目光澄澈如雪。

说完那句话后,良久不见周泽楷说话。再过一阵,叶修觉得他虽然还是做出入定的样子,状态却有些奇怪,忙道:“喂喂,你心神不稳,不是走火入魔了吧?”

过了片刻,周泽楷才道:“不是。”心里却想,就算你喜欢,也不能随便绑定啊。

叶修感觉他已将目光敛下,没有在看自己了。叶修躺回大树枝上,花影婆娑,几片桃花飘下,落在周泽楷鬓边。

叶修还是大树之形时,周泽楷也是这样在树下打坐练功,那时叶修半是沉睡,半是潜心修炼,偶尔听到他和自己说话,心想不知此人是什么样子?只是此后很长一段时间里,那说话声不再响起,却不知为何?叶修以为不能再见到他了,心中微感遗憾,不想化形之时却见他站在树下。倘若当时没有见到,便不会结下契约,叶修轻轻叹息,问道:“之前你去哪了?”

周泽楷道:“面壁思过。”

叶修哦了一声,道:“原来被罚了啊,难怪你很久不来和我说话。”

叶修重生后的第一夜就这样过去。翌日一早,晨光从树枝间斑驳洒下,叶修醒了过来,见周泽楷也已结束入定,立在树下正看过来。叶修笑道:“早啊,小周。”

周泽楷心道:“你叫我什么?”转开目光,向居内走去。

叶修重生后,以妖形继续修炼,他收了功,从树下飘然落地。

不言居的墙壁上彩绘着长幅侍女飞天图,图中祥云环绕,侍女衣裙飘飘,神态各异。此时众女或捧衣或执梳,似云烟般从画中飞出。这些少女都是凡人,以前生活在轮回周边的州府,遇难后,到仙山朝拜求救,大多孤苦伶仃,于尘世已了无牵挂,最终便留在了这里。只是她们资质平庸,无缘成为修士,习些练气之法强身健体,永驻青春。众女住在画中,为报恩情,甘为侍婢。

侍女们要为周泽楷梳头更衣,周泽楷道:“你们退下吧,以后这些事由桃花君来做。”唤名不便,周泽楷便叫叶修桃花君。

侍女们都已听说昨日之事,知道周泽楷对桃花君诸多维护,这时听了他的话,目光便在两人身上转了一转,含笑齐声道:“是!”将衣衫玉梳交在叶修手里,抿嘴出去了。

叶修道:“我没给人梳过头,弄疼你可别怪我。”

周泽楷心道:“弄疼,要罚。”

他坐在镜前,镜子不高,映到叶修胸口处。只见一双手将他的头发束在头顶,幻出一枝桃花插上。手白如玉,青丝如瀑,好似一泓清泉自指间流过。周泽楷忽然道:“你低下头。”

叶修不明所以,啊了一声,低下头去。周泽楷看着镜子,微微一笑。

梳完头,再换衣。周泽楷换了一件白衣,织着淡金色的竹枝暗纹,衣如其人,锐光内敛。叶修低头给他系衣带,两人个头相当,目光不时交错。

轮回有晨课,以前由大师兄凌岳主持,后来改为周泽楷。整理妥当后,周泽楷要叶修跟他去上课,还道:“以后不可离开我身边。”

叶修闻言,惊道:“那不是连吃饭睡觉都要在一起?你不要得寸进尺。”

周泽楷不再说话,径向上课之处而去。叶修受契约之力束缚,不由自主地跟在后面,叫道:“我要解约了。”

周泽楷停步,回头看他。

叶修道:“你不想解约,就对我好点。”

周泽楷心想,哪有不好,日日浇水。

实则契约一旦结成,再无反悔,想要解约,除非一方身死。要是随时可解约,叶修也不致被困在轮回。

轮回有晨修和夜修,都是针对低阶弟子的修行。夜修是将一天所得,在夜晚睡觉或入定时沉淀、吸收。晨修即晨课,一天之初始于晨,练气和筑基期的弟子须在这段时间里感受万物复苏、欣欣向荣的气象,以吸收天地间的蓬勃之气,进入结丹期后就不需要来上晨课了。

上课的地方名为光明堂,构筑宏伟,可纳四百余人。叶修一见这殿堂的气派,可知轮回如何声势,上一世记忆里它只是一个默默无闻的小宗门。叶修随着周泽楷走进殿内,只见低阶弟子盘膝蒲团上,都穿深蓝色衣袍,闭目凝神,专心功课。轮回弟子衣衫的颜色随着修为高低由深至浅,便如刚修炼的弟子体内浊气重,随着修为增高,逐渐至澄净。

此时日头渐高,阳光从殿口移到殿中,爬上众人面颊,不多时整个殿堂都已沐浴在阳光之下,一片金辉灿烂。

周泽楷站在众弟子之前,打开神识,覆盖了整个大殿,若有人练岔功,立刻会被发觉。另有两名高阶弟子从旁监察协助,这一次是江波涛和杜明当值。大殿上寂静无声,而山林间花朵绽放之声,露水滴落之声,飞鸟振翅之声,却是热闹非凡。

这样的晨课各大宗门都有,形式大同小异,上一世叶修在嘉世也常主持。有些修士资质有限,无缘仙途,叶修会在课上指出,陈夜辉便是其中一个。现下叶修不用主持晨课,殿上又如此安静,他不免有些昏昏欲睡,昏昏沉沉之际,忽见几只蝴蝶飞入殿中。叶修不甚在意,岂料蝴蝶竟是越飞越多,似是成群结队而来,低阶弟子定力本就不够,蝴蝶绕身飞舞便都被惊动了,一时乱了起来。

杜明奇道:“哪里来得许多蝴蝶?”

只见那些蝴蝶都向叶修飞去,落在他肩头发顶,衣衫手指上,不多时蝴蝶便落满他全身。叶修叫道:“走开,走开。”振臂一挥,蝴蝶都飞了起来,只是仍盘旋在他身边不散。

众人都大感奇怪。周泽楷心道,为何蝴蝶都趋向他而去?转念一想,便已明白,叶修是桃花,花香引来了蝴蝶。周泽楷站远了些。

便在此时,忽听一个清朗的声音道:“桃花君,我爱你香气,欲与你结下山盟。”那声音说前几字时尚在远方,说到后几字已到了近前,众人只觉眼前紫影一闪,一人已进得殿来。来者一身紫袍,背上一双蝴蝶的大翅膀,紫衣华贵,蝶翼轻盈,却是蝴蝶君到了。

叶修正在驱赶蝴蝶,只是无穷无尽赶也赶不散,他正心烦,闻言大惊,道:“一个已经足够烦,再来一个我还要不要活!”

周泽楷侧头看他,心道:“很让你烦吗?”

说话间,又有几只侍从模样的小妖,手捧芭蕉叶走进殿来,叶中流光溢彩,盛满珍奇之物,不消说自是聘礼。此等趣事百年难得一见,众弟子是赶蝴蝶的赶蝴蝶,看热闹的看热闹,四季峰很久没这么鸡飞狗跳过。

杜明叫道:“赶走,统统赶走,将轮回当成什么?”众弟子要赶人,他又道:“等一等,打一顿,再赶走!”

江波涛道:“远来是客,轮回乃名门大派,不可失礼人前。”

叶修叫道:“那你们下手轻点,不用看我面子。”

他只觉到处都是蝶影,直飞得眼花缭乱,再也忍不住,大叫一声奔出殿去。蝴蝶君带着一众小妖要追,轮回弟子拦上前,听他说些衷肠之辞,虽然口气真挚,却也实在好笑,又令人汗颜。

  ==

我觉得修仙的人可惨了,活那么久,身边道友是强力的还好,不强力的等级升不上去,半途就挂了,目睹道友挂一个,再挂一个,这谁受得了

评论我都看了,不知道怎么回复,然后就没回复……

评论(16)
热度(282)

© 雷小菜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