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叶
周泽楷向叶修的心进军
叶修向周泽楷的心进军
恳请所有文包工作者绕行

周叶 桃花缘 5

第五章

玉玑子惊道:“你……你是如何出来的?”忙开启金钟,只见钟下罩住的是一枝粉嫩桃花。

周泽楷听到说话声,便已认出是叶修,师父叫他杀桃花妖,他正为难,此时见叶修脱困,不禁微微一笑,随即又忍了回去。

只听一个矮胖长老喝道:“妖孽,轮回岂容你撒野!”先向叶修攻去。其余五人也随之抢出。六人都知叶修的能力,若不能将他制住,只怕弟子们不能幸免,因此一出手都用上了全力,六条墨龙咆哮腾空,猛向叶修扑去。玉玑子毕竟是大宗师,初时的惊惶过后,很快便镇定下来,五指一张凭空抓出一个物事来,那东西轻如蛛丝,仿佛吹弹可破,张开却是一张大网,飘飘拂拂向叶修罩去。

数招齐至,叶修还是稳如泰山,呵呵一笑,道:“这么紧张干什么,我又不吃人。来了哦!”话音未落,人已如大鹏从梁上飞纵而下。

大殿上真气纵横密布,叶修这一纵便如自投罗网,却见无数桃花从他两只袍袖里飞出,每一朵桃花撞上一缕真气,都蓬地腾起一小丛火焰,将之燃烧殆尽。满厅真气遇上这飞花流火,霎时消弭无踪,叶修已飘然落地。

六条墨龙如影随形,分从六个方位扑来,而那大网也当头罩下,众人只觉眼前红影一闪,好像有一个大斗篷从叶修手中飞出,将六条墨龙尽数罩了进去,叶修用力一拉,捆稻草一样将它们捆了起来。他动作实在太快,众人也无法看清到底他使了什么神通,就只见六龙都已被擒。叶修再拍出一掌,掌风送它们滑出一段距离,正是那大网落处。

大网是玉玑子的一件神通,虽轻如蛛丝,覆在身上却是越收越紧。六条墨龙是六长老真气所化,龙形被困,长老们自然大受损伤。六人修为各有高低,一人气血翻涌,一人却已委倒在地。玉玑子见状,忙将大网召回,和玉馨子对望一眼,一起攻去。

江波涛等人见叶修一以敌七,竟是占了上风,修为之高令人骇然,忙结阵上去帮忙。虽然车轮战围攻胜之不武,但是担心师父安危,也顾不上那么多了。

周泽楷不想叶修受伤,更不想他伤了师父和同门,眼见三人缠斗在一起,玉玑子、玉馨子都是硬碰硬的打法,久斗之下必定两败俱伤,当下朝叶修喝道:“过来!”

叶修斗得正酣,不打算理会,哪知随着那话语的起落,身体里竟生出一股无法抗拒的力量,牵引着他飞到周泽楷身边,跟着被扣住了手腕。

叶修大为震惊,道:“你别乱来啊!”

周泽楷心想,你别乱来才是。

玉玑子、玉馨子双双攻到,刚才三人相斗,他们两人正凝聚真气,要将叶修毙于掌下,谁知叶修忽然向周泽楷飞去,好像一块磁石被另一块磁石吸引过去,甚是诡异。两人攻势不歇,双掌随之拍至。叶修被被扣住手腕,已然无法反抗,周泽楷当即挺身挡在身前,千钧一发之际,便见双掌凝在他额前半寸,玉玑子怒道:“泽楷,你当真要与妖物为伍?还不动手,更待何时!”

周泽楷道:“此妖已与弟子结成契约。”

此言一出,殿上众人都露出古怪神色,玉玑子和玉馨子齐声道:“你说什么?”满脸震惊,仿佛听到了天底下最无法置信的事。

江波涛迟疑道:“结成契约?你是说,桃花妖将名字告知你了?”

周泽楷点了点头。众人看看他,再看看叶修,目光在两人身上转来转去。玉玑子脸色越发凝重,一时沉吟不语。

江波涛道:“妖物的名字十分珍贵,且意义非凡,说出名字便结下契约,意味着臣服于那人,供他驱策,不可违背他的命令,它们将名字看得比性命还重要。”

众人均知他所言非虚。妖物将名字看得极重,轻易不会说出,除非是臣服于强大的力量之下,不得不说,要么便是牵绊极深,极倾慕极信任那人,才会缔结盟约,相伴永生。前者,或许有旁门左道行此倒行逆施之事,后者当真是闻所未闻。人妖殊途,两不相干,妖族修行隐秘,若不为恶,也不会有人去管,千万年来,修仙道上还没听说过哪个修士和妖物结下契约。

玉玑子脸色极是难看,道:“他为何与你结下契约?”

周泽楷看了叶修一眼,摇头道:“弟子不知。”

玉玑子看向叶修,见他好像全然没在意,晃了晃被扣住的手腕,向周泽楷道:“我说,能先把手放开吗?我答应你,看在你的面子上,饶了你这班徒子徒孙。”说得很是郑重,好像许下了一个极重的承诺。

大殿上的人,不是周泽楷的师叔师伯,就是他的师兄师弟,哪里有什么徒子徒孙。轮回弟子听他口气狂妄,便要拔剑而上,只是师父没动,他们也不敢妄动。有弟子气不过,低声嘀咕道:“手下败将,谁要你饶!”

凌岳一直没说话,这时拱手道:“师父,弟子有一言,不知当讲不当讲?”

玉玑子道:“但说无妨。”

凌岳道:“是。弟子以为,此妖既将名字告知周师弟,相信周师弟该知道,到底他是不是那个叶修。若是,轮回上下誓除此恶;若不是,他已与周师弟结成契约,却也不好滥杀。”

玉玑子沉吟未语,长老中脾气火暴的一人先道:“什么是与不是,封魔印破,妖物降世,不是那魔头重生又是什么?”

凌岳道:“魔物如何破印,无人亲见,那轻烟是不是他所化,也无法确定,况且咱们只瞧见轻烟飘向不言居,并没见到他附在妖物身上,或许它附在别人身上,也不无可能。”

那长老气得白须直飘,瞪眼道:“一派胡言!怎么你们一个两个都要维护这妖物?那轻烟不是魔物又是什么?它若不是借此妖重生,为何要飘向不言居?”

凌岳微微一笑,心平气和地道:“弟子也不知道。长老勿恼,弟子只是觉得若存着万分之一的巧合,妖物和魔物无关,被咱们错杀,此举将置轮回何地?”

长老一怔。若是轮回杀了一只臣服于己的妖物,在道义上便说不过去,再被有心人添油加醋地宣扬一番,更颜面难看。他跟着又想到一事,契约已成,背弃必遭反噬。契约一说自上古流传下来,没有哪个修士真和妖物结成此约,个中秘辛禁忌谁也不知道,背弃契约会不会引来另一场祸事?这样一想,不由直冒冷汗,呐呐道:“凌岳之言,不无道理。那咱们该怎么办?”踌躇起来,竟没了主意。

忽听叶修呵呵笑了一声,那长老怒道:“你笑什么?”

叶修道:“你们想太多了,哪个杀得了我?”

一时又群情激愤。周泽楷扣着叶修的手紧了紧,道:“闭嘴。”叶修后面的话便说不出口了。

凌岳笑了笑,道:“此妖是不是那魔物,问过周师弟即知分晓。周师弟,到底他是不是叶修?”

江波涛心想,大师兄看似为那妖物开脱,实则却是对周师弟咄咄相逼,其心叵测。妖物与魔物无关,那便相安无事;若真是那魔物,周师弟如此袒护他,恐埋下后患。江波涛想岔开话头,便道:“此妖化形时,周师弟似乎没见着那轻烟。”

他所言不假,周泽楷便点了点头。

凌岳微一颔首,仍是道:“如此说来,便不是了?”

玉玑子一直听他们说话,凌岳之言不无道理,但要说这妖物与魔物无关,却无论如何不能相信。他道:“泽楷,到底此妖是不是那魔物?”

江波涛暗暗叹气,知道事关重大,师父终究要问清楚,不知周师弟如何回答。只听周泽楷道:“此妖身上并无魔气。”

那脾气火暴的长老几乎跳起来,气道:“哎呀,你真是急死我了,这妖物不是把名字告诉你了么,是不是叶修!”

周泽楷道:“他之名讳不便相告。”

那长老气极,指着他道:“你你你……”

江波涛暗自好笑,道:“弟子也未感到魔气。”杜明、方明华等人也道:“弟子也没有。”

玉玑子和玉馨子对视一眼,均想:此妖身上确无魔气,难道当真不是他?若是隐匿气息,也不是没有可能,又或是趁机附在别人身上,伺机搅乱轮回,报当日封印之仇?若果真如此,把桃花妖当做是他,岂不正中圈套?两人向殿上众人看去,目光从他们身上掠过,却见一切如常。一时也不知如何是好。

只听江波涛道:“弟子以前下山历练时,曾得过一只影雀,此雀最喜吸食魔气,或许可借它辨明魔物真身。”

玉玑子心想,魔物纵能隐匿气息,未必做得滴水不漏,现下也没有更好的办法,此法或可一试,当下命人去取影雀来。过了一柱香的时间,侍从提着一盏灯笼走上殿来。江波涛熄灭长明灯,登时殿上暗了下来。他点亮灯笼,明黄烛光下,只见绢壁上映出一只小鸟,头埋进翅膀下,似乎正在睡觉。江波涛走到叶修身前,道:“可否借一枝桃花?影雀对气味敏感,花香可将它唤醒。”叶修在身上摸了摸,折下一枝桃花给他。

江波涛道:“多谢。”拿起桃花,催动掌力,登时花香扑鼻。

影雀抬起头来,蹦蹦跳跳,显得很高兴,跟着一团黑影从灯笼里急飞出来。那小鸟一样的影子绕着叶修飞了两圈,众人的心不禁都提了起来,却见它并未停留,似乎大感失望,低空盘旋片刻,直冲出殿。

众人忙随之而出。其时日头当空,阳光照射下,那鸟影渐渐变得透明。隐约可见它高高飞起,盘旋于四季峰上,每飞过一圈,颜色便变深一分,渐渐地又可见其形,比在灯笼里大了数倍。草木摇动,山林间似乎卷起某种浑浊的气流,被它吸入腹中。那鸟影越来越大,好像乌云涌来,它清啼三声,似是食饱后很高兴,俯冲入殿,又飞回灯笼里,头一斜,再次睡着了。

众人都觉耳目清明,好像压在身上的包袱都甩掉了一般,周身一轻,山间空气清新,散发着勃勃生机,显然山间浊气已被影雀食个干净。众人回到大殿,点燃长明灯,熄灭灯笼,便见壁上影雀消失不见了。

江波涛道:“影雀未在桃花妖身上停留,可见他身上没有魔气,不是那魔头。”

那脾气火暴的长老摸不着头脑,皱眉苦思,道:“那魔物跑去哪里?唉,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玉玑子寻思,影雀喜食天地间浑浊之气,魔由心生,乃杂念恶念所化,魔气和天地间产生的浊气相似,而妖气是妖生来便有的,便像有的人带有体香,影雀对这种气却没有兴趣。魔物破印,桃花妖降世,着实过于巧合,即便他不是那魔物,也或许另有关联,不能掉以轻心。他向周泽楷和叶修看去,心想,有泽楷约束,相信妖物一时不会作恶,只是契约一事,终究是个隐患。影雀没有在任何一人身上停留,可见魔物并未附身,或许他已逃离轮回?想到此节,心里一惊,忙道:“即刻飞书各宗门,魔物已破印重生,逃离轮回,及早防范!”

传讯弟子应了一声,令命而去。

周泽楷知道师父不会再难为桃花妖,便放开叶修的手。叶修侧过头,向他看了一眼,见他也正瞧过来,眼中露出一丝笑意。

殿上众人各怀心思,杜明松了口气,心道,周师兄的桃花树总算保住了。江波涛却想,桃花妖到底是谁,十有八九就是那叶修。他久闻叶修之名,却从没见过,这时不免多看几眼。

===

不好意思,只有一更,暗暗许愿,有变成太鼓达人的一天

文里有个设定BUG,玉玑子等人见过叶修,但是现在他们又认不出叶修

因为是同人,我不想让叶修重生后改变样子,圆这个BUG还得写一堆别的剧情,没什么必要,大家看的时候知道就好了

改一下TAG,之前那个有别的CP,感觉不太好。桃花圆也很符合文意了,哈哈

评论(8)
热度(256)

© 雷小菜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