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叶
告诉你一个秘密,周叶特别好
恳请所有文包工作者绕行

周叶 桃花缘 2

第二章

回到轮回,周泽楷去找方明华,将蛇胆交给他炼丹。周泽楷走在蜿蜒的山道上,四季峰的侧峰,依山建着四五座竹屋,是药师方明华炼丹的丹房。远处一道瀑布飞流直下,水珠飞溅,半空挂着一道彩虹。

方明华不在,几个青衣药僮正埋首忙碌。其中一个抹了一把汗,抬头见到周泽楷自山道上走来,顿时脸色一变,拉了拉其他几人衣袖。药僮们忙列成一排,站在丹房门口迎接,朝周泽楷行礼,道:“拜见代宗主。”

周泽楷点了点头,径自向丹房走去。谁知那几个药僮仍是列成一排,挡在他身前,为首那药僮道:“代宗主留步!药师有命,本门弟子不可近丹房一丈之内,特别是……”他偷看了看周泽楷脸色,“特别是代宗主你。”

周泽楷拎出蛇胆,朝他晃了晃。

那药僮寸步不让,道:“药师之命,望代宗主遵从。”

周泽楷不理会,绕过那排僮儿,走到丹房前,刚一入内,便别一股无形巨力推了出来。方明华为了拦住他,还在丹房门上布下一道阵法,只是哪里拦得住,周泽楷长袖一挥,真气荡开,立时那屏障被击散无形。几个僮儿刚才还在阻拦他,此时见他进了丹房都远远站开,只在身后大呼小叫:“哎呀,不好了,代宗主进了丹房,我等不可近丹房一丈之内!”“快快去禀报药师!”

周泽楷见了,好气又好笑。

方明华的炼丹房看似矮小简陋,里面却别有洞天,极为宽阔。左右首各四只小丹炉,正中一个八卦阵,阵眼一只大丹炉,给玉玑子炼制的九转回天丹便在此炉中。此时,八卦阵内金光流转,丹炉顶白气氤氲,如流云飘荡而下,九转回天丹正在炼制中。周泽楷开启丹炉,掌风一带,将蛇胆送入炉中。他想了想,将那颗像大蚕豆的东西也放了进去。

大蚕豆甫一入炉,炉内便是一阵震荡,炉火蓬地一亮,随即又黯淡下去,好像很惧怕大蚕豆,不敢炼化它。周泽楷见状,幻出一道真火注入其中,炉火得他助力,飘飘忽忽又燃了起来。周泽楷只觉丹炉里有一股霸道的力量与他分庭抗礼,他添一分火,那力量便增强一分与他相抗,近一百年里周泽楷已堪逢敌手,此时不由被激起傲气,想要一分高下。周泽楷不断催动火势,那力量却是水涨船高,十分桀骜难驯。

这番比拼之下,热气蒸腾,丹房里酷热无比。修士不畏寒暑,不会觉得冷,也不会觉得热,更不会流汗。周泽楷脸上却滑过一滴汗水,而那力量却好像游刃有余。周泽楷提升真气,再次催动火势,丹炉里如岩浆翻涌,映得炉壁通红。丹炉像一颗炙热的大火球,终于不堪两股巨力的拉扯,一飞冲天,跟着在半空炸裂,一股磅礴的妖力随之席卷而来。

周泽楷心想,糟糕。左掌朝天一擎,支起一道真气屏障,那妖力排山倒海般涌来,仿佛要毁天灭地,四季峰都被震得晃了一晃。无数丹药撒豆般从空中落下,砸在障上,乒乒乓乓乱响,阳光映照下,仿佛落了一地金珠。

方明华赶到时,炼丹房已化做一片废墟,药僮倒在地上,尽数被震昏,只有周泽楷屹立不倒,完好无损。方明华看着一地的丹药:“我的丹药!”看着尸骨无存的炼丹炉,“我的丹炉!”再看向周泽楷,“上次你只是炸了一只丹炉,这次怎么连房子都炸了?你在丹炉里放了什么?”

周泽楷道:“蛇胆……”

方明华摇头道:“不对!蛇胆的药性与九转回天丹并无冲突,决不致如此,我这丹炉乃乌金神铁所铸,什么炼不得?”

周泽楷伸手一召,废墟里一个东西飞落掌心,正是那大蚕豆。它也完好无损。周泽楷道:“还有它……”

方明华凝目细看:“这是什么?”随即想起杜明说过除妖的事,“是蛇妖内丹里的东西?当真邪门,蛇妖不能炼化,炼丹炉也不能炼化,到底是何方神物?”

他拿过大蚕豆,仔细端详,道:“看形状,倒像是花木的种子,不知能种出什么?此物太过霸道,恐是祸胎,还是及早毁去为妙。”

他沉吟片刻,道:“蛇妖奈何不了它,真火也不能损之分毫,想要毁去恐怕不容易,不如将它封印起来。”

周泽楷有些犹豫。大蚕豆虽然有一股霸悍的妖力,在他手里却很温润,感觉不到恶意。他们比拼了半天,周泽楷已起怜才之心,就这样将它封印,有些舍不得。

方明华见他凝眉不语,知他自有打算,不再多说。炼丹房虽然被夷为平地,所幸丹药大多无事。这些丹药是轮回药师数百年的心血,若真损毁,才是损失惨重,方明华大概要和周泽楷拼命。

这些千金难求的仙丹灵药撒落一地,混在一起,难分彼此。方明华大袖一挥,半空中现出数只白玉瓶,按照丹药的种类,分别将它们吸入瓶中。一颗丹药受玉瓶的吸引,缓缓浮到空中,却没有飞向任何一只玉瓶。方明华见了,心头一阵狂喜,叫道:“九转回天丹!我炼成了!”

九转回天丹已经炼了五十年,加入千年蛇胆后,还须猛火再炼制五十年方成。周泽楷这一番比拼,非但没损毁丹药,反教它提前出炉了。

方明华不知个中缘由,奇道:“九转回天丹少说还须再炼上五十年,怎会提前出炉?真是奇怪。”他冥思苦想半天,更觉大蚕豆诡异。周泽楷笑而不语。

方明华将九转回天丹仔细收好,神色由喜转忧,道:“不知这次闭关师父能否突破洞虚之境,我倒希望这颗九转回天丹永远派不上用场。”

修士修炼成仙,须迈过七大境界:练气、筑基、结丹、元婴、洞虚、羽化、大乘。路漫漫其修远,上下而求索,至今神州大地上尚无一人飞升成仙。轮回立派两千两百年,只有创教祖师炼至大乘,据说他在飞升时,忽而大笑三声,随即肉身如烟消散。后世对他的消逝众说纷纭,有说他成仙飞升至上界,有说他寿元已尽,尘归天地。

嘉世的叶修曾被万千修士视为最有可能成仙的人,他乃不世奇才,心坚志专,一路无阻碍地从练气至羽化,迈入大乘时却遭逢异变,至今修士们提到他仍不胜唏嘘。

玉玑子已经在洞虚之境停留了八百年,先后两次闭关,第一次闭关三十余年,第二次也就是这次,已近百年。修士长时间停留在某一境界不能突破,寿元便会耗尽,如凡人一般死去。轮回上下之所以对九转回天丹如此看重,正是因为它可以延长寿命。只是九转回天丹虽然可以延寿,却也不是长生不老药,修士在某一境界停留到一定时候,便会心气消散,即便服了丹药,也只是个活死人。

丹药尽数收入瓶中,方明华这才松下一口气。丹房毁了可以再建,都是小事,那炼丹炉却是他道侣所赠,被炸得粉碎,日后不知如何交代。

封印大蚕豆一事还须再考虑,周泽楷便先回去了。方明华一见他走出山道,身影消失在云蔼深处,立刻在山道入口竖起十八道法阵,无论如何下一次一定要将周泽楷拦住。

周泽楷带着大蚕豆回到自己的不言居。他想着封印的事情,当晚入定后总不能静下心来,如此难以决断,自然是心有不舍,当下不再犹豫,找来锄头,把大蚕豆种在屋前空地上。繁星满天,月华如水,周泽楷看着新翻的土地,心想,不知会种出什么?

十余日过去,大蚕豆竟真生根发芽,从土里冒出两片小小的绿叶来。此后日复一日,幼芽长成拇指粗细的枝干,枝干渐渐又长成一人高的小树。周泽楷每日浇水,站在树前做心灵交流,偶尔日头太烈,树晒得蔫巴巴的,他便唤来一片云,在树顶遮一遮。

这一夜,周泽楷入定后,忽感屋外有异常,忙起身去看。只见外面不知从哪里涌来一团黑雾,将小树笼罩住,树枝剧烈摇动,似乎想将它连根拔起。周泽楷挥出一掌,掌风过处,黑雾尽散。

黑雾散了又聚,幻成一柄弯刀,理也不理周泽楷,连环八刀,刀刀砍向小树。周泽楷意随心转,真气化做八支小箭,只听叮叮当当八响,将那连环八刀尽数挡下。周泽楷跟着又是一箭,射中那团黑雾。黑雾里发出一声惨叫,里面似乎裹着什么人。那人知道只要周泽楷在,便难以除掉小树,眼见事情败露,自己又受了伤,不敢再停留,挟裹黑雾而去。周泽楷追了上去,却终究慢了一步,只见明月当空,四野幽静,哪里有那团黑雾的踪影。

他担心小树,没有再追。周泽楷回到不言居,见到小树被削掉一块树皮,很是心疼。那连环八刀虽然被挡了下来,刀风却还是伤了小树。四季峰布有护山的防御阵法,夜里有弟子当值巡视,那人既能不触动阵法,躲过巡山的弟子,悄无声息地潜入不言居,修为自然不低,过招时他有意隐藏自己的功底,这人到底是什么身份,一时间周泽楷也没有头绪。

他抚摸小树受伤的树干,感到掌下蓬勃的生命力,倒也不怎么担心了。他微笑道:“那人是你的仇人吗?”树影婆娑,无人应答。

随着小树不断长大,它所散发的妖气也越来越浓烈,渐渐笼罩了整个四季峰。终于有一日,周泽楷养了一棵妖树的事,传到大师兄凌岳耳中。

轮回这座山头绵延三千里,四季峰乃主峰,是仙门根基,轮回历代宗主都居住于此。此外另有山峰八座,大师兄迈入结丹期后,便择一灵气充沛、景致秀丽的山头做洞府,自行修炼去了。周泽楷江波涛等人,师兄弟间十分要好,仍留在四季峰一起修炼。

大师兄对周泽楷这个师弟感情很复杂,既生瑜何生亮,本来他才是轮回弟子中的天之骄子,自从周泽楷入门后,一切便都变了。听闻周泽楷和妖物厮混在一起,他却想起很久以前的一件事。那是周泽楷小时候,他因为嫉恨对方,便故意和周泽楷说:师弟,你知不知道,你和我们不一样,我们是人,你是妖。他还记得当时周泽楷受伤的神情,此时回忆起仍感一阵快意。

大师兄带着几个四代弟子来砍树。他又惊又怒地道:“师弟,你怎么如此胡闹,我轮回乃仙门圣地,岂容妖邪之物?你速速让开。”

周泽楷挡在树前,一步不让。

即便是门前一株草,看上一百年,感情也会不一样。何况大蚕豆经他照料,由一颗种子长成小树,数年里一人一树朝夕相伴,周泽楷对它的感情早在不知不觉中加深。小树散发的妖气不容小觑,但它并没有害人,周泽楷自然也不容别人伤害它,若有一日它真为恶作乱,周泽楷自会亲手除掉它。

两人僵持良久,大师兄见他始终不肯让步,无奈道:“你如此坚持,我也无法可想,相信师弟自有分寸。只是妖邪之物最擅迷惑人心,师弟莫堕入万劫不复之地,好在师父尚在闭关,此事万不可让他知晓。”心里却想:你既然自取灭亡,又何必拦你?

大师兄带人走了。周泽楷轻抚树干,心道:“你到底是棵什么树?为何人人都想除掉你?”只听风吹动树叶,沙沙有声。周泽楷微笑起来,不禁又摸了摸树干。

等小树长成大树,周泽楷每日便在树下入定修炼。大树郁郁葱葱,每片叶子都隐隐散发着光华,枝条向不言居的方向伸展,竟成环抱之势。周泽楷坐在树下,阳光斑驳,树影摇动,不胜惬意。清晨,树叶上的露水滴落脸上,周泽楷醒过来,看着大树,心想:四季峰的露水,你可喜欢?你会开花结果子吗?

夜里,杜明带队巡山,时常听到周泽楷和大树说话。他倒不是有意偷听,只是巡山时须打开神识,风吹草动都听得到,周泽楷的说话声便断断续续传入耳中。杜明无奈地摇头,心想:跟人就没话说,跟树倒是聊得很来,大师兄说的没错,果然是棵妖树。

如此又过了几十年,这一日周泽楷正给树浇水,忽见山道上有弟子急匆匆地跑来。那人身穿蓝衣,是本门的传讯弟子。他面带喜色,跑到跟前,道:“代宗主,宗主出关了!”周泽楷心里一喜,放下水壶,向轮回大殿飞掠而去。那弟子跟在身后,路上又道:“杜明师兄让我告诉你,宗主很生气,因为你那棵树,周师兄须小心应对。”

周泽楷有些担心,不知师父会怎么处理那棵树,它长得枝繁叶茂,乘凉用很不错,上面还筑着几个鸟巢,叽叽喳喳很是热闹,总之不能让师父砍了。

 

评论(26)
热度(300)

© 雷小菜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