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叶
告诉你一个秘密,周叶特别好
恳请所有文包工作者绕行

周叶 桃花缘 0-1

挖坑继续,争取周更,基本做不到

卖卖本:轮回  刀马旦

楔子

南方有一座嘉世山,山中草木清华,灵气充溢,传说是上古天神开辟的七大桃源仙境之一。仙门嘉世在此立宗创派。嘉世山绵延千里,有奇峰十二座,其中一峰突起,巍峨挺秀,如通天之梯傲立于云海,名曰凌云峰。

此时,凌云峰下聚集了大批修士,有山野散修,也有名门仙宗的弟子。这些人聚集在这里,是为了见识嘉世宗主叶修渡天劫。天劫是每个修士都会经历的,没什么稀奇,但叶修是天下第一人,万千修士共仰。他渡劫自然格外瞩目。

修士如流水涌入,或御剑或踏云,各自选定看台,还有几个忙碌的身影穿梭于人群,兜售避雷针。五十灵石一根。

有修士买了一根,插在发髻上。那人坐在云端,四下张望,疑惑道:“怎么不见刘皓真人?上次苏姑娘渡劫,他主持观看,散去时每人都得他惠赠灵石仙果。”

苏姑娘是嘉世女修苏沐橙,容貌清丽绝伦,修士的同伴便笑道:“你是去看苏姑娘渡劫,还是去看苏姑娘?”

旁边骑灵兽的修士道:“那次我也来了,有幸得刘真人指点几句,于修为大有裨益。刘真人声名显赫,待人却亲切没架子,嘉世能成为仙门第一,确有道理。可惜我资质平庸,无缘拜入门下。”他是散修,口气里颇有向往之意。

说话间,只见四方黑云聚涌,狂风四起,云层间一条条闪电如电蛇游动,这种天象预示着天劫即将到来。天劫引来的九天玄雷威力巨大,雷声惊天撼地,可震碎修士体内筑基的根脉。众修士纷纷关闭听识,调动真气护体,一齐遥望峰顶。

凌云峰上,叶修盘膝坐在一块大青石上,双目微合,神色从容。

天劫转眼便到,一道霹雳撕开天幕,九天玄雷滚滚流泻而下。立在叶修身边的神兵千机伞篷地自动撑开,飞到半空,挡下一道道雷击。玄雷劈到伞上,电光流窜,如雨珠一般沿伞滚落,顿时在叶修身边劈出几道深沟。

叶修神色不变,岿然不动,九天玄雷炸在耳边,他却恍若未闻。

叶修心里也有一座凌云峰。他仿佛是山隙间的野草,草窠里的小虫,林间的飞鸟,一步步向山巅攀登。他要登上峰顶,这是天地间他唯一要做的事,任何阻碍都无法成为阻碍。叶修每向前迈进一步,脚下走过的路便会消失。他登上凌云峰,凌云峰后更有高峰,而高峰后出现的赫然是他自己。

叶修与自己对望,凝视良久,心中似有所感。

天上乌云有消散之意,云层间隐约泻出缕缕霞光,雷电也不如刚才密集,这场天劫即将过去。

便在此时,叶修心口忽然钻出几缕轻烟,腾升弥散,缭绕周身,渐渐笼罩了他。轻烟中伸出无数纤纤玉手,抚摸他的脸颊,轻点他的嘴唇,更有两双皓臂从背后缠来,环住他脖颈。

丝丝笑声钻进耳中。那笑声也是轻柔如烟,似叹息又似欢愉之音,像来自虚无缥缈处,又像来自他心底。

叶修渡劫时,进入无我无物之境,坚守心中大道,不受外物干扰,本应任何杂音都不入耳。他既听到笑声,便是心生魔相。

本已退散的乌云复又聚拢,雷电之击竟比刚才更为猛烈,一道道劈在千机伞上,似乎下一击就可以击穿伞面。千机伞极速飞转,伞面上铭纹激荡,挡下一击又一击,像是飘在怒涛里的一叶小舟,风浪虽大,却始终不能吞没它。

叶修不受魔相干扰,专心致志攀山。走着走着,忽见林中多出些美貌少女。那些少女周身只裹着一披朱红薄纱,妖妖娆娆,荡人心魄。众女两两一对,在树下极尽 huan 好之事,放浪无边,shen吟声不绝于耳,显然刚才那阵诡异的笑声便出自她们口中。

众女尽情欢乐,对叶修视而不见。叶修对万千色相也是看也不看,心里没有一丝动摇,只管向前行去。

再攀过一处,眼前横出一个危崖,立着一座宝塔,塔旁稀疏栽着几棵桃树。桃之夭夭,虽然疏落,倒也开得云霞灿烂。桃树前立着一个青年,白衣飘飘,云烟环绕下,宛如画中仙。那人背向叶修,听到脚步声便回过头,折了一枝桃花给他。

丝丝流云飘过,如梦如幻,叶修看不清那人的面容,却觉得他在对自己微笑,一种陌生的情绪猛然涌上心头。

爱念一起,意味着心志动摇,眼前高峰轰然崩塌。风声雷声,虫鸣鸟啼,无数声音一齐涌入叶修耳中,自天神创世起,万万年的时光如洪流辗压过他的身体。千机伞再难抵挡天威之怒,玄雷劈落,叶修立时魂飞魄散。

一缕轻烟散出,狂风虽猛,却无法吹散它。轻烟摇曳一阵,飘向了远方。

天劫过后,凌云峰上只剩千机伞,斜斜插入土中。

  

第一章

宇宙之初是一片混沌,创世天神用巨斧一劈,轻而清的东西向上飘去,重而浊的缓缓下沉,天地始形成。天神不甘寂寞,收集火与冰,分别捏成两颗球,轮换挂在天上,成为日月。太阳开始向大地释放光和热,草木萌发,万物滋生,天地一片欣欣向荣。

极东的海滨之地生出两棵树,互相扶持生长,名曰扶桑。万万年过去,扶桑树结出一颗果实,有一日太阳释放的火粒子,穿过厚实的云层落入果实中。火粒子激荡,沉淀,最终如琥珀般和果实融为一体。而果实受到火粒子的冲击,从枝头掉落,顺着东海一路向南飘去,飘到两个人眼前。

这两人一个叫玉玑子,一个叫玉禅子。玉玑子是仙门轮回宗主,玉禅子是他师弟。南海有水妖为祸,两人正是除妖归来,御剑行到此地,远远见到水里飘着一个东西,便收起剑,飞了下去。两人见那东西流光溢彩,内里华光时隐时现,知道不是凡物,将它从水里捞起,带回山门。

虽然知道不是凡物,到底是什么却摸不着头脑。两人回到轮回,叫来三师弟玉馨子一起参详,三人查阅古籍,依然一无所获。

玉禅子道:“是否我们想得太过复杂,观此物圆溜溜一个,外面带皮儿,顶端有疤,不就是一颗仙果嘛。”

玉玑子捋须,觉得言之有理。

玉馨子绕着那东西转了一圈又一圈,道:“既是仙果,不如拿来孝敬祖师爷?”

于是三人将仙果盛放在玉龛中,供奉在轮回历代先祖的神位前。时间一久,便将此事忘在脑后,只逢祭拜时才会想起。普通仙果几十年便会腐坏,这一颗却始终完好如初,三人更觉此物非同一般。

如此平静无事地过去四百年。这一日天现异象,天狗吞日,人间陷入一片黑暗,忽见四季峰上一道霞光冲天而起,亮彻天地。那霞光源头正是供奉历代师祖神位的神堂,玉玑子三人急忙赶去。

霞光转瞬即逝,天地复又陷入黑暗。三人到了神堂,借着两旁长明灯的亮光看去,只见供台上那颗百年不腐的仙果从中裂开,裂口处爬出一个小婴儿。那婴儿只有成人手掌大小,生得眉目清俊,胸口处有一个火焰状的印记。三人见了,不禁啧啧称奇。玉禅子将他捧在手心里,他不哭也不闹,睁着一双点漆似的眼珠,好奇地看着他们。玉玑子感叹万物皆有灵,他历经二百年方破壳而出实属不易,为他取名泽楷,寓意福泽深厚,百世平安。其时,周乃是这一朝的国姓,便叫周泽楷。

初时周泽楷只有巴掌大小,被轮回弟子捧在手心逗弄,过了两月有余长到正常婴儿大小,此后便如凡人孩童一般生长。周泽楷天资聪慧,悟性极高,是修仙的良才,玉玑子和玉禅子都有意收他为徒。

玉玑子道:“当年是我先看到河里飘着仙果,泽楷理应拜我为师。”

玉禅子道:“是你先看到的不假,却是我提议带回来的,泽楷还是该拜入我门下。”

两人为此事争吵不休,最后决定问一问徒弟本人的意见。其时,是周泽楷破壳的第六个年头,按照凡尘算法是六岁。两人将周泽楷叫来,玉禅子道:“泽楷孩儿,我二人欲收你为徒,传毕生绝学,继承衣钵,不知你想拜哪个为师?”

周泽楷看了看他,问道:“拜你为师,以后便像你一样吗?”

玉禅子傲然道:“那是自然,你悟性奇佳又与我佛有缘,只要跟着我修行,必有得道成仙的一日。”

玉禅子是佛修,大道万千,他以佛入道,是佛修一脉数一数二的人物,想拜入他门下的修士多如过江之鲫。平常周泽楷和他又很亲密,常叫他讲故事听,玉禅子满心以为周泽楷一定会选自己。

哪知周泽楷盯着他光亮亮的脑袋,若有所思了半晌,叫道:“不要剃光我头发!”捂着脑袋钻到玉玑子身后。

任玉禅子磨破嘴皮,说尽好话,他只护着头发不肯从玉玑子背后出来。玉禅子只能眼睁睁看着他成了玉玑子的徒弟。

仙门宗主收徒乃是大喜事,轮回选定吉日行拜师大礼,昭告天下。拜师这日,各大仙门均来道贺,众人齐聚一堂,自有一番热闹。玉禅子听得道贺声不段,更为愤愤不平,不顾还有外人在场,拍案而起,朝玉玑子道:“泽楷年纪尚幼,无知小儿懂得什么,不知我无量佛法的好处。这次不算,待十年后,泽楷十六岁成年时,再议拜师之事。”

玉玑子恼他当众闹事,不顾门派颜面,沉下脸色道:“当日讲明由泽楷选,他选了谁,谁就是他师父。师弟,你好歹是一代宗师,怎可言而无信?况且泽楷已拜入我门下,难道这拜师礼是假的吗?”

宾客见二人吵起来,都不禁愕然,心道:不知轮回这新入门的小弟子,是个怎样的不世奇才,何至争夺如此?回去后,须督促门下弟子多多用功努力才行。众人朝周泽楷看去,见他似乎是想拉架,只是人太小,捂着头发在玉玑子两人腿边转来转去。众人只觉他玉雪可爱,除此之外,倒也看不出什么特别之处。

玉玑子和玉禅子这番争吵却使轮回分成了两派。玉禅子一气之下率领座下弟子离开四季峰,另立门户,放言一定寻一个胜过周泽楷百倍的做徒弟。从此,轮回仙门便多出了佛修一脉。

周泽楷跟着师父修炼,日复一日,进步神速。玉玑子除了周泽楷这个徒弟外,座下另有十一个亲传弟子,其中江波涛、方明华、杜明、吴启、吕泊远五人和周泽楷年纪相当,便一同修炼。周泽楷什么都好,就是性格沉闷,不爱说话,初时几人不知如何与他相处,江波涛却总能代他说出心里话。

周泽楷迈过筑基期后,修炼速度突飞猛进。他是灵物孕化而成,少了人的七情六欲,修炼时不需要摒除这些情绪,速度自然快了许多。玉玑子欣慰的同时又隐约感到,或许有朝一日,小徒弟会成为继叶修之后的另一个天下第一人。

山中无岁月,四百年一晃而过。

这日和风怡人,春光烂漫,周泽楷和杜明带领六个轮回弟子下山,朝南行去。千里外的水泽之地有蛇妖为祸,袭击了数个村庄,吃人无数,连路过的修士也没能幸免,有散修结队除之,却成了它的腹中餐。周泽楷一行人,一为除妖,二为历练低阶弟子。六个低阶弟子都是第一次下山除妖,个个神情兴奋,周泽楷和杜明不像别的师兄那样严厉,路上气氛轻松,说说笑笑。

蛇妖盘踞在盐湖,一行人到后,只见湖面上笼罩着团团白雾,阳光也不能穿透,湖里黑漆漆的,似乎有水蛇似的东西游动,漾起阵阵涟漪。

杜明喝道:“结阵!”

六名弟子分站戍、己、庚、辛、壬、癸六位,脚踏法门,手挽长弓。周泽楷飞身跃到半空,取下背上弓箭,正待一箭将那妖物从湖里射出来,忽见东边天空两人踏云而来。

两人来得好快,转眼到了湖边,杜明认出其中一人是嘉世的刘皓,另一个却想了片刻方认出,是嘉世一个叫陈夜辉的高阶弟子。他在门中地位不高,杜明并不常见到他。盐湖位于嘉世与轮回两仙门之间,杜明心想,这两人或许听到消息,也是来除妖的。

刘皓走下云端,笑得一团和气,朝周杜两人道:“听说盐湖有妖物作乱,还吃了几个散修,我和陈堂主过来看看,早知宗主和几位师弟在,哪还用我二人跑这一趟?”

周泽楷皱了皱眉,迟疑片刻,道:“呃……”

周泽楷说话不是呃就是嗯,整个修仙界没几人听得懂,刘皓懒得费心思去想呃是什么意思,听到杜明笑着解释:“我师兄说,他是代宗主,不是宗主。”其时,玉玑子闭关修炼,玉馨子为他护法,便将轮回暂交给周泽楷。

刘皓一怔,笑道:“一样,都一样。”

说话之间,湖面忽然翻起滔天巨浪,一头青色大蟒跃出水面,周身泛着森森寒光,足有一丈来长。轮回的六名弟子严阵以待,见到大蟒出现,一齐弯弓朝它射去。法力凝成的灵箭离开弓弦,一化二,二化四,四化千万,交织成一张箭网。巨蟒在网中翻腾,站在癸位的弟子见它摇晃着大脑袋朝自己扑来,心里一怯,换位时踏错一步,给巨蟒抓住空隙,撞开网阵。

刘皓喝道:“哪里逃!”软鞭挥去,缠住巨蟒,

那妖物自知难逃一死,奋力挣扎,鳞甲青光一闪,妖力荡去,震开软鞭,跟着张口喷出一团浓雾,游进密林。

杜明道:“大伙分头追。”

周泽楷走进树林,只见白雾重重,望之不尽,分不清南北西东,草丛里窸窸窣窣声不断,似乎那巨蟒藏在其中,正欲伺机而动。周泽楷知道那妖物是故布疑阵,倒也不惧。他在林中找了一阵,不见巨蟒踪迹,正待往深处去,忽听东北方有弟子叫道:“在这里!”忙遁声寻去。

杜明比他早到一步,率领六名弟子结阵困住了巨蟒。六名弟子入林后也是一起行动,巨蟒见六人修为低微,先找上了他们。它逃进树林,便是打算将敌人逐个击破。

轮回箭阵威力巨大,只是六名弟子修为尚浅,无法完全发挥出个中威力,巨蟒在阵中不停地翻腾撞击,两名弟子受它妖力冲击,呕出血来。周泽楷拉满弓弦,灵力凝成一支雪白的羽箭,破空而去,将巨蟒盯在地上。那妖物扭动一阵,尾巴横扫,所过之处树木尽折,慢慢不动了。

周泽楷走上前,从杜明手里接过长剑,嗤的一声剖开蛇腹,顿时一股腥臭之气散出。他剑尖一挑,取出一枚紫黑的蛇胆。杜明等人见到蛇胆,都是脸露喜色。

一人笑道:“前几日方师兄还说,给师父的九转回天丹差千年蛇胆入药,他要下山捉只灵蛇,这不就有了吗?”

另一弟子道:“不知师父何时出关?师父闭关已有百年,这次可以突破洞虚之境罢。”

杜明低低叹了口气,心想,但愿如此,但愿师父永远也用不上九转回天丹。

刚才那名弟子忽然道:“咦?你们看,蛇妖内丹里是不是有什么东西?”

几人这才发现周泽楷那一箭竟连蛇妖的内丹也震碎了,一箭威力如斯。破碎的内丹里掉出一个扁平的东西,周泽楷将它拾起,觉得像是个大蚕豆。它包裹在蛇妖的内丹里,可见是被蛇妖吞食,可是蛇妖结丹时却没能将它的力量炼化吸收,化为己用,倒也稀奇。蛇妖看上的,必定是对修炼有益的灵物,或许师父用得上,周泽楷将它和蛇胆一起收起。

这时,大树后响起脚步声,有人笑道:“我说什么来着?有周宗主和轮回几位师弟在,哪还用我们出手?”正是刘皓的声音,他和陈夜辉也追过来了。他那句话是对陈夜辉说的。

杜明笑道:“刘师兄客气,除魔卫道正是我辈之责。”

刘皓面带微笑走到跟前,见到巨蟒被开膛破肚的样子,陡然脸色一变,随即又恢复如常。刘皓和陈夜辉此行,却是为了叶修而来。叶修陨落了几百年,这巨蟒身上却带有他的气息。两人生恐叶修借此重生,慌忙赶来查探,不想却撞上了轮回。巨蟒逃进树林,两人都是一喜,想抢先将巨蟒除掉,以绝后患。哪知林中布有迷阵,两人转到此刻方找到轮回的人,到底晚了一步。刘皓感到叶修的气息已然消失,再见巨蟒被开膛破肚,料想这线索已落到轮回身上。他看了看周泽楷,打算挑战高难度,从他口中套几句话出来。

便在此时,远处传来泠泠琴音,刘皓和陈夜辉一听到那琴声,顿时脸色大变。刘皓勉强笑道:“此恶即除,我二人还有要事在身,这便告辞了。”说着朝轮回众人一拱手,拉上陈夜辉踏云而去。看背影竟颇显狼狈。

周泽楷和杜明对视一眼,都觉奇怪。这时,琴声已渐渐近了,婉转悠扬,如清泉自山石流过。只见东边天空一头花鹿腾云驾雾而来,鹿背上坐着一个美貌姑娘,身穿嫩黄衣衫,抱着碧玉瑶琴玎玎弹奏。

花鹿飞到近前,那姑娘按止琴弦,从鹿背上走下,微笑道:“轮回的各位,你们好啊。”

周泽楷朝她点了点头,杜明笑道:“苏姑娘,你好啊。”

这美貌姑娘,正是嘉世的苏沐橙。苏沐橙目光从众人身上掠过,落在地上巨蟒的尸体上。她皱眉看了一会,目光流转,又去看周泽楷,朝他笑了笑。

周泽楷一愣,也回以一笑。

杜明道:“苏姑娘也是来除妖的?”

苏沐橙笑道:“是啊,一只死了,一只跑了,看来不用我辛苦了。”

杜明听她话里有话,心想,跑了?难道是指刘皓和陈夜辉?他道:“你晚来一步,刘师兄刚走,他朝那个方向去了。”

苏沐橙道:“多谢你啦。”骑上花鹿朝杜明指的方向追去。泠泠琴声再次响起,这一次却大有欢快之意,像是无限欢喜,又像遇到什么好玩的事。临走前,她又看了周泽楷一眼。

周泽楷疑惑地看了看自己,衣带系了,裤子没掉,没问题啊。

杜明道:“这嘉世还真奇怪,刘皓怎么一见到苏沐橙就跑?仔细想想,这几百年里他们两个好像从没在同一个地方一同出现过,是什么道理?”

一弟子笑道:“私人恩怨?总觉得嘉世那帮人貌合神离。”

另一弟子道:“咱们夺了嘉世第一仙门的称号,刘皓倒是客气得很。”

自叶修陨落后,嘉世已不复昔日风光,声望一落千丈,这几百年里,轮回后来居上,俨然成为第一仙门,而曾经嘉世已名存实亡。几人虽知事物由盛转衰乃天地间恒久不变的规律,仍不免唏嘘。

先前那弟子笑道:“你们看到没有,刚才苏姑娘含情脉脉看了周师兄好几眼。”

提到苏沐橙,气氛便轻松起来。几人小声议论起来,见周泽楷看过来,便住口不说了,却笑嘻嘻地看着他。周泽楷看了他们一眼,又转开目光。

除掉蛇妖,一行人便返程了。

 

评论(32)
热度(329)

© 雷小菜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