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叶
春眠不觉晓 周叶互玩鸟
恳请所有文包工作者绕行

周叶 索吻的稻草人

七夕快乐

荣耀大陆有八大国十二小国,大国,像民风彪悍的兴欣国,雌性生物绝迹的蓝雨国,遇到喜欢的人就跳转圈舞的轮回国,等等。轮回国的大地上流传着一个古怪的传说:守望麦田的稻草人会向每一个路过的旅人索吻。麦田上空时常回荡着他轻吟的歌声:善良的路人,可以给我一个吻吗?

周泽楷被稻草人缠上了。

周泽楷是轮回国的王子,他要救回被恶龙掳走的爱人。他的爱人是兴欣国的王子,叶修。两国人民举办了盛大的壮行会,大家载歌载舞,为王子献上真挚的祝福。周泽楷带着大家的祝福,背挎黄金弓箭,踏上屠龙救爱的路。

周泽楷途经一片麦田,遇到那个稻草人。他立在一望无际的金灿灿的麦田里,头发好似稻草一样凌乱,穿着白色的燕尾服,长时间的风吹雨淋使衣服难辨原来的底色;脖子系着长长的红围巾,风将围巾吹起,露出被乌鸦啄出的一个个的孔洞。

乌鸦几乎将他包围,有一些在头顶盘旋,有一些落在用木棍扎成的手臂上。稻草人厌烦地吼道:“走开!走开!讨人厌的家伙!”

回答他的是一串嘲讽的笑声:“嘎——嘎——嘎——”

周泽楷看他怪可怜的,帮他驱散了乌鸦。

稻草人露出感激的神色,黑曜石装饰的眼睛闪着异样的光彩,周泽楷听他说出传说里的话:“王子殿下,你愿意吻我吗?”

周泽楷像其他旅人一样拒绝了这个莫名的要求——微笑着以沉默的方式,然后继续赶路。

但是,稻草人却没有像对待旅人那样轻易地放过他。稻草人拖着木棍身体,一蹦一跳地追上来:“王子殿下,你愿意吻我吗?”他反复问着。

周泽楷在前面跑,稻草人在后面追,惊起乌鸦无数。他们跑出麦田,又跑了很久,周泽楷都没能甩掉稻草人,终于他跑不动了,气喘吁吁地停下,歉意地说:“我有爱人,不能吻你。”

稻草人的失望溢于言表,稻草似的头发垂下遮住此刻的表情:“我知道,你的爱人是兴欣的王子叶修,你们的事迹传遍整个荣耀大陆。”他的声音充满苦涩。

“有一天,你也会遇到喜欢你的稻草人。”周泽楷忍不住安慰道。

“希望如此。”稻草人消沉了片刻,又用热切地目光看着周泽楷,“在那之前,请允许我追随你,王子殿下。”

“我要去救我的爱人,很危险。”周泽楷为难地道。

“没关系,有危险就保护我。”

……

就这样,周泽楷多了一个奇怪的同伴。他们白天赶路,夜里在山洞休息。有时候,夜里周泽楷会吹起口琴,稻草人就立在身边轻轻应和,夜风吹动发丝、衣衫,远方飘来甜甜的花香。周泽楷停下来,诧异地看着他:“这是我和叶修才会的曲子,你从哪里学来的?”

稻草人说:“我的心叫我这样唱。”

周泽楷若有所思,问道:“你有名字吗?”他忽然有种奇怪的感觉,仿佛这个问题问过很多次。

稻草人说出名字,周泽楷点了点头,但是只过了片刻,他就把名字忘记了。

跳动的篝火映出稻草人哀伤的神情。

周泽楷用树枝在地上划出长长的界线,他睡这边,稻草人睡那边。但是这没有用,每天清晨醒来,稻草人都睡在身边,眨着黑眼睛问:“王子殿下,今天你愿意吻我吗?”

“不愿意。”周泽楷冷漠地回答。

“那好吧,还真遗憾。扶我起床,我自己立不起来。”

有了稻草人的陪伴,一路热热闹闹,终于他们来到恶龙盘踞的那座山的山脚下。此行极为凶险,进山前周泽楷再次说:“你回去吧,你不需要看守麦田吗?”

稻草人说:“麦子已经被收割完了,再说我说过追随你就一定要追随你。”

周泽楷没有办法,只好和稻草人一起进山。

山里浓雾弥漫,到处都是烧焦的树木,周围死一般的寂静,好像除了他们没有别的活物。他们艰难攀到山顶,罡风猛烈,几乎将人刮下去。恶龙在睡觉,它盘曲着巨大的身体,龙头垂在地面,两只前爪卧在头两侧,覆满全身的黑色鳞片仿佛铁甲一般坚不可摧。周泽楷没有看到叶修,也许恶龙把他藏在身后的洞穴里。

周泽楷架上黄金箭,拉弓如满月,弦松箭出,黄金箭闪出一道金光破空而去,正中龙头。

沉睡中的巨龙被惊醒,它恼怒地伸出龙爪,用两根尖尖的指甲捏起头顶的异物,黄金箭在巨爪之下小如树枝。它把黄金箭扔在地上,怒吼道:“哪里来的两只小虫子,扰我好梦,我烧死你们!”巨龙腹部一收,张嘴喷出火来。

“小心!”

一路都在说保护我保护我的稻草人挡在周泽楷身前,两人骨碌碌滚下山,一路不知撞上多少石子,周泽楷昏过去。

不知过去多久,周泽楷醒来,发现稻草人几乎散架了。他奄奄一息地躺在那儿,满地都是烧焦的稻草,脸上充当五官的物件在滚下山时丢失了,周泽楷觉得他好像有话想说。周泽楷在四周找了找,终于找到充当嘴巴的细细的西瓜条,装上去。

稻草人虚弱地说:“我要死了,王子殿下,你愿意吻我吗?”

“我不会让你死的。”周泽楷抱起稻草人,冲去找大夫。

大夫只能给人看病,当然治不好稻草人。大夫看着眼前明晃晃的剑和周泽楷冷峻的神色,战战兢兢地说:“要不你用稻草重新扎一个?”

周泽楷找来稻草和木棍,开始填补稻草人的身体,再给他穿上新买的燕尾服。稻草人活过来:“我都被你看光了。”

听到他轻松的语调,周泽楷稍微不那么难受了。稻草人围在他身边跳来跳去,砰地撞到身上:“没有眼睛,我看不见。”

周泽楷用黄金箭换来两颗黑曜石,给稻草人做眼睛。两人休整一番,再次向恶龙进军。

没有黄金箭,周泽楷只好换上羽毛箭,不过这更难取胜。

稻草人说:“这样不行,龙会喷火,用这个不行。”他找来喷水[木仓]。

周泽楷知道这一次一定凶多吉少,他唤来飞鸟,对它说:“请带话给我的臣民,我永远爱他们,但我决意和叶修同生共死。”

飞鸟振翅而去,他们爬到山顶。

“两只小虫子,还敢来送死!”

巨龙怒吼,张嘴就要喷出火焰,周泽楷看准时机,向龙嘴里猛灌水。巨龙哑火,牙缝间噗噗冒白烟。眼看就要功成,巨龙徒然吹起一阵狂风,一时间飞沙走石,天昏地暗,周泽楷和稻草人被吹下山去,骨碌碌往下滚。

稻草人说:“快吻我!”

周泽楷被风掀起,正撞上他的嘴唇。两片唇刚一触碰,稻草人的身体就射出强光,那片光四面八方,无处不在,将一切都笼罩进去。

周泽楷仿佛飘在暖洋里,浑身上下无一处不舒服,记忆回笼:邻国的公主示爱不成,盛怒之下叫巫师施法,把他的爱人叶修变成稻草人,还篡改了大家的记忆。

稻草人被爱人亲吻,魔法破除,叶修变回了原来的样子。

他们驯服巨龙,翱翔于天际,飞向家的方向。

 

评论(24)
热度(372)
  1. 炖肉君的流动摊点雷小菜 转载了此文字

© 雷小菜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