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叶
告诉你一个秘密,周叶特别好
恳请所有文包工作者绕行

周叶 花雕

江湖行走,免不了有几个对头。譬如,江南第一山庄的少庄主周泽楷和北武林第一高手叶修就是死对头。

两人曾经也算交好,少庄主成婚前夜,叶修还曾来道贺。叶修骑桃花马,拎两坛花雕,踏月色而来。两人坐在回廊的台阶上,叶修道:“今夜且先尝尝我这坛花雕,待明日大喜之时,再讨你喜酒。”

揭开酒封,倒入白玉碗中,但见酒色澄黄,水光盈盈,倒映一轮弯月。

周泽楷不禁赞道:“好酒。”

叶修笑道:“那是自然,我费了好大力气,从温柔乡里挖出来的。”

周泽楷隐约记得那温柔乡似有什么典故,一时却想不起来,也没放在心上,与叶修举碗共饮。

两人年少时曾有一段渊源。多年前,周泽楷的父亲遭仇家追杀,为免连累妻儿,将他们送去一位退隐的老前辈那里寻求庇护。这位老前辈正是叶修的师父。叶修随师父在山中习剑,那时他不过十二、三岁,少年性子爱玩乐,只是山中除了师父,只有野鹿白兔相伴,很是无聊。周泽楷的到来,着实令他高兴一阵。不过他很快发现,这个姓周的小子不爱理人,整日闷声不响,也不知在想什么。他捉弄了他几次,又被报复回来,一来二去也熟了。

两个少年闲极无趣,共创了一套剑法。剑走轻灵,一招一式极尽狂放恣意。还起了个名字,叫天下无双剑。可惜的是,剑法尚未谱完,周泽楷家里便来人接他回去——那仇敌已被诛杀。

周泽楷和母亲坐进小轿,由家仆抬着下山。抬轿的家仆看似寻常,功夫却不凡,足不沾地在林间穿梭。叶修眼见追不上,不由急道:“你还来吗?”

周泽楷听到声音,从轿窗探出头来,大声道:“来!”

叶修心里一喜:“那我等你!”

少年琅琅的声音还回荡在林间,而那蓝顶小轿几个起落便不见了踪影。

叶修等了一个月、两个月,一年、两年,周泽楷没有来。叶修问师父:“江南离这里远吗?”

师父道:“骑一匹好马,日夜兼程,三四十天可到江南。”

很多个三四十天过去了,周泽楷却再也没有出现,天下无双剑的最后三式也一直没有完成。喝酒的时候,叶修道:“我学成下山,入江湖的第一站是江南。我骑了一匹好马,日夜兼程,三四十天便到了,师父果然没有说错。”

周泽楷道:“有好马,也不一定去得了想去的地方。”

周泽楷不好酒,但内功精纯,喝个三、五坛不再话下。现下,几碗酒入腹,他却觉得眼皮越来越沉,心道不妙。瞌眼前,他瞥见马臀上的桃花印和叶修似笑非笑的脸。

周泽楷醉了三天三夜,再醒来新娘子已经哭哭啼啼回家去了,还昭告武林,立下重誓:周泽楷辱她甚重,两人恩断义绝,此生永不相见。

“少爷,叶公子恁地奸诈!”洗剑的小侍都代他家少庄主冤,苦着脸道。

“叶公子将你灌醉后,命下人抬你回房歇息,我们哪里晓得他的奸计,翌日快到吉时仍不见你醒来,才觉得事情有异。叶公子倒好,反客为主,与众宾客闹成一团,群豪狂饮三日,今晨才离去。”

周泽楷静静听完,终于想起温柔乡的酒,饮一口醉百年。

“传令下去,不许叶修再进门!”

周泽楷提剑出门。他这把剑的剑鞘有些不同,寻常的剑,剑鞘多由铁铜或烂银所铸,他这把却是麒麟神木做鞘。剑是凶兵,用木头做剑鞘,是提醒自己不可滥杀。小侍一路跟在身后,忽听喀的一声轻响。那声响来自周泽楷手底,他定睛看去,木头剑鞘沿着鞘上花纹裂成几截,碎片纷纷脱落。剑鞘已碎,宝剑锋芒毕露,如虹如电,寒光霍霍。小侍不由得抖了一抖。

江湖风云涌动,武林再起干戈,江南第一庄下了千里决杀令,捉拿叶修。这一捉便捉了三年。

杭州城外的酒肆里,临窗的一位客人边吃东西边望野景,忽见极远处两个黑点移动。他心里奇怪,待稍近些再看,却是两个青年。那两人一前一后来得好快,似飞鸟一般,眨眼间便掠到近前。他们这样快速奔跑,足下却没有扬起尘土,功力可见一斑。食客不是江湖人,不解其中道理,只暗暗称奇。

当前那人本已跑过酒肆,不知想起什么,又回转过来,扬起左手道:“停!停!停!我饿了,先吃饭。”言罢,走进酒肆。身后那人像是拿他没办法,也不得不跟了进去。

这两人正是叶修和周泽楷。三年里,周泽楷寻着叶修的踪迹,从江南追到大漠,又从大漠回到江南。两人刚从漫漫黄沙中走出,回到鸟语花香之地,此时正是一身尘沙,兼之前几日风餐露宿,形容之惨烈比丐帮弟子有过之而无不及。

小二正想将他们赶出去,叶修扔了一锭银子,道:“要间上房,备好酒菜洗澡水,再去锦绣阁买长衫一件,靴子一双,还有我那匹马,吃花不吃草。”

周泽楷也扔了一锭银子,道:“和他一样。我的马吃草。”

待两人焕然一新,坐到楼下吃酒时,众人均感眼前一亮。他二人一人穿湖色长衫,一人穿天青衫子,如芝兰玉树,交相辉映。酒肆里有几个江湖客,正在谈论崆峒派的大喜事,掌门千金要嫁人了。这姑娘正是周泽楷以前没过门的新娘子。叶修听到婚期将近,便道:“你再不快些,新娘子就成别人的了。”

周泽楷道:“谁说我去找她?”

叶修道:“那万里迢迢,你赶回江南做什么?”

周泽楷道:“抓你。”

叶修一声轻笑:“你抓了三年,抓得到便来抓。”

话音未落,他便吹起哨子,纵身从窗口跃出。桃花马听到哨声,早已等候在外,叶修稳稳落在马背上,正要打马冲出,眼前却是蓝影一闪,周泽楷追了出来。

周泽楷有一套掌法叫乱沾衣,是说掌如落英纷飞,拈在衣衫上。现下使出,果然令人眼花缭乱。周泽楷挥掌拈在叶修腰侧,五指用力一抓,把他从马背上扯了下来。本拟这次一定抓到叶修,岂料这一抓之下,竟将腰带扯落,周泽楷感到掌下一空,叶修已趁势逃了。

桃花马跟在身侧,叶修正待翻身而上,周泽楷看看手里的天青腰带,心里一动。他掌中带力,腰带受内力激发,挥出时便如长鞭一样,缠在叶修腰间,又将他拉了回来。周泽楷把腰带缠了一圈,手掌翻花似的系了个花结,冲叶修笑了笑。

叶修武学大成后,领悟到天下武功虽有诸多变幻,追根溯源本质却是相通的。因此各种兵器他都使得,也就没有特别专用的,常年拿把雨伞做武器。两人缠斗一阵,忽见天边铅云翻滚,向着这边涌来,不多时便下起雨。叶修当即撑开伞,一手举伞,一手与周泽楷相斗。

这雨虽然来势汹汹,下得却不大。周泽楷体内真气流转,雨水尚未落到身上,已化做烟气,自然淋不到他。但是周泽楷向虚空拍出一掌,雨水被掌力带动,嗖嗖向叶修射去,在伞面上钉出数个窟窿。雨水顺着孔洞灌下,叶修气道:“要不要这么狠。”

斗得百招之后,叶修忽然将伞合起,做剑使出,斜斜刺来。周泽楷觉得这一招的剑路十分熟悉,招式却不是他所知道的,不禁问道:“这是……天下无双剑?”

叶修笑道:“不错,正是天下无双剑的最后三式之一,这一招叫做向来痴。”

当年周泽楷离开时,剑法还没有完成,后面的三式都是叶修自创,周泽楷自然不知道。话说间又是一剑刺来,这一招却颇有缠绵之意。

叶修道:“这一招叫做从此醉。还有最后一式。”

普天之下各门各派的剑法无论有多么不同,这最后一式却都是收式。天下无双剑却不一样,周泽楷感到剑意从伞尖上绵绵不绝地传来,只听叶修说道:“最后一招叫做无计悔多情。”

剑招虽然不是收式,但叶修使出这一招后便停手不再打了。两人静默地站在细雨中,这时不再运功相斗,衣衫渐渐淋湿了。良久后,叶修转身离开,周泽楷追上去,道:“你毁我姻缘,便想一走了之吗?”

叶修道:“要钱没有,要命一条。”

周泽楷笑道:“我不要你的命,我要你的人。我追了你三年,你还不明白么?”

叶修停下脚步,定定看了他一阵,篷地撑起伞,遮在两人头顶。

春衫桃花马,花前雨下,细说风流。

 向来痴,从此醉,无计悔多情都来自《天龙八部》章回名

评论(30)
热度(921)
  1. 魔兮魂雷小菜 转载了此文字

© 雷小菜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