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叶
春眠不觉晓 周叶互玩鸟
恳请所有文包工作者绕行

[周叶] 吉光片羽 12

第十二章

“证人,你是否愿意宣誓为本案作证?女法官严肃地问道。

“是,我愿意。”大学生挺直身板,抬着头,“我宣誓,为兽人韦真故意伤人案作证,我将如实陈述我所知道的事实真相,不做任何隐瞒,如违誓言,愿接受法律的处罚。”

韦真的案子第二次开庭,证人宣誓结束后,先由检方开始诘问。韩文清走到证人席:“请问证人,你是在24H便利店工作吗?”

“是。我在店里做收银的工作,是朋友介绍的兼职,已经做了一年多了。”大学生答道。

“5月23日的下午,你是在店里上班吗?”

“是。”

“那天店里的营业情况怎么样?”

“客人非常少,因为庆典活动嘛,难得清闲的一天。”

“那么下午两点左右,证人有看到对街发生了什么吗?”韩文清搭好堡垒,进入正题。

“我看到一群小兽人围着一对男女,双方好像在争吵。”大学生用清晰的语调描述着当时的情景,“那帮人站在自动贩售机旁,以东方和贩售机为参照物的话,便利店是在贩售机的前方,所以即使都围成一团了我也看得很清楚。不知道出于什么原因,兽人当中的一个男孩突然动手把那位女士推向贩售机,撞得额头流血,后来警察来了,把他们都带走了。”

“证人,你还记得那个男孩的样子吗?能够把他认出来吗?”韩文清坚定的声音响在法庭上,在场的人都知道他指的是谁,却还是被带动,悬起了心。

而大学生也正等待着检察官的这句话,他出庭作证就是为了这一刻,他要说出所有人都不知道,只有自己知道的真相。大学生肯定地点了点头,说:“就是被告席上的那个人。”

韦真的目光与大学生撞在一起,他凶巴巴地盯着对方,不明白他为什么那样说,自己明明没做过。

“谢谢证人的回答,我没有问题了。”韩文清向法官一点头,走回了检察官席。

接下来是辩方的反诘问。叶修走到大学生面前:“证人,听说你喜欢看网剧?”

“嗯,最近热播的几部我都在追。”

“你一定非常喜欢吧?我询问过你的同事,他们说你经常在工作间隙用手机看网剧,为此还被老板骂过,有没有这回事?”

大学生脸色一变,韩文清立刻举手抗议:“异议!辩方律师的问题与本案无关。”

“当然有关,我需要确定5月23日案发当天,证人在上班时间都做了什么,是否真如他所说看到了我当事人伤人。”两人寸步不让,一齐看向法官。

“异议驳回,请证人回答辩护律师的问题。”法官不带情绪地说。

“我是在上班时间用手机看过网剧,但那都是在店里没有客人,不忙的情况下。”话一出口,不止韩文清,他自己也觉得糟了。

果然叶修笑了笑,从辩护席上拿出一沓资料:“这是我从相关的视频网站调查的数据。数据显示,案发当天下午1:30分你追的网剧刚好更新了两集,每集时长45分钟。刚刚证人也说过,那天的工作很清闲,那么你有没有看更新呢?”

“我不记得了。”沉默了一会,大学生脸色难看地说,他的眼神有些凌乱。

叶修却不放过他:“是不记得了,还是不想承认自己并没有看到我当事人伤人。”

“不是的,我真的看到了!就是那小子打人。”大学生指着韦真,急切地辩驳。

“你看到的只是被告和他的朋友们与被害人夫妇争吵,所谓被告把被害人推向贩售机不过是你在回忆过程中产生的虚假记忆。你看到网络上关于本案的讨论,就把那些信息填补到记忆里,并深信这就是事实。你觉得自己是本案唯一的目击者,是唯一掌握真相的人,网络上的那些傻瓜什么都不知道。”

大学生摘下眼镜,在脸上抹了一把。他被逼出一脸冷汗。

“异议!辩护人所说都是毫无事实依据的猜测,且试图以此影响证人的情绪。”韩文清沉声说。

这边话音刚落,叶修马上笑着说:“为了证明辩方所说并非无依据的猜测,辩方要求追加一名新证人,请法官准许。”

这样一来检方也无法提出异议,一环扣一环掉进叶修布设的陷阱。韩文清和张新杰低头商量着对策。法官敲了敲法槌:“既然如此,传唤辩方证人周泽楷。”

法庭的门打开,周泽楷在众人的注视下走了进来。那天叶修和周泽楷说的事,就是要他帮忙出庭作证。周泽楷是第一次做证人,事先叶修还和他排练了一次。过程很好笑,笑过后都想起那一年的暑假,那部电影。

“是因为它才选择做律师吗?”周泽楷记得,叶修很喜欢那部电影。

“不全是。”叶修看着他,笑了笑。周泽楷从他的笑容里品味出苦涩的味道。为什么那样笑?他很想抱住叶修,搂进怀里,但是不能那么做。

周泽楷是辩方证人,所以先由辩方开始诘问。二次开庭的辩论模式是检辩双方对证人轮流诘问。

“周先生,请问案发那天你在做什么?”叶修走到周泽楷身边,他没有看周泽楷。

“执勤。”周泽楷也没有看他。

“你负责的区域是?”

“爱圣路附近。”

“那天有庆典活动,应该很忙吧。”

“嗯,忙到下午两点才结束。”

“结束后你做了什么?”叶修仿佛闲聊一般。

“买午饭。”

“是在24H便利店吗?”叶修像发现关键所在,猛地转过身。

“嗯。”

“你还记得当时收银员在做什么吗?”

“玩手机。”周泽楷语气平静地说出了致命的问题,检方的立证被瓦解了。他们的视线终于对上,彼此相视轻轻一笑。

“谢谢周先生的回答,我没有问题了。”叶修笑着说。

之后是检方的反诘问。韩文清没有就此放弃,他问了一些类似的问题,寻找着突破口。周泽楷的回答都是嗯。韩文清和周泽楷同属公检系统,他听说过周泽楷这个人,但没有接触过,所以他不清楚周泽楷的说话模式就是这样。实际上,周泽楷作为负责此案的警官会出庭为辩方作证,已经让他很意外了。

“周先生,请你明确回答我的问题,不要再使用嗯一类的词语。”

韩文清刚说完,叶修就跳出来喊:“异议!检察官意图诱导证人。”

“我只是请证人明确回答问题,而不是用这种敷衍的态度!”韩文清强硬地说。

“怎么是敷衍呢?嗯是一个具有肯定意义的词,代表对,没错,就这样。”叶修也毫不示弱。

“辩护人现在的行为才是真正的诱导证人。”

“检察官可以问一问证人,他说的是不是这个意思?”

“说得对。”周泽楷突然发声。

“看吧。”叶修摊摊手。

苏沐橙低着头,掩饰着笑意。然而旁听席已经笑成了一团。张新杰以强大的自制力控制着自己不要冲上去帮忙。

“法官,辩护人和证人的行为是在蔑视法庭!”

“法官,检察官恐吓!”

两人当庭吵起来了。法官倒是不为所动,依旧镇定地说:“肃静!也请两位冷静,保持法庭的庄严。”

“保持庄严。”叶修警告韩文清,整了整西装,坐回去了。

韩文清哼了一声,也没再说什么,真不知道叶修激动什么。在他的检察官生涯里,最不想遇到的辩护律师就是叶修,他什么时候能退休。韩文清调整好情绪,继续问:“周先生,你说案发时你在便利店买午饭,看到收银员玩手机,是不是?

“是。”周泽楷说。

“从案发日算起,到今天,中间间隔了三个多月。这么久的时间,你怎么敢保证自己没有记错呢?”

韩文清会怀疑也不奇怪,因为到便利店买午饭,结帐时看到收银员玩手机,这实在不是一件会产生深刻记忆的事。这种微小的事可能在记忆里留存一段时间,但过了三个月还记得怎么都有点不合常理。如果周泽楷无法给出令人信服的理由,那么他的证词的可信度就将大大折扣。

“我能保证。”周泽楷肯定地说。

“你怎么保证?按照辩护人的说法,记忆是会骗人的。”

“那天我要去见一个重要的人,所以当天发生的所有事我都记得很清楚。”周泽楷注视着前方,他感觉叶修的目光看了过来。那天他正是去叶修,调查叶英俊的事。

“我没有问题了。”韩文清结束了诘问,他知道大学生的证言已经没有意义了。

律师不一定非要给出一个证据,证明被告无罪,也可以反向而行,动摇检方的证据,使它变得不可信。

下庭后,苏沐橙给韩文清、张新杰发喜帖,婚礼就在这周末举行。发到周泽楷,她笑吟吟地说:“送你一颗红色炸弹。”叶修也笑:“来喝喜酒。”周泽楷把喜帖接过来。他没有说话,怕一开口就露了底,也不知道自己该做出什么表情。大概没表情。人很奇怪,有时候心里越难过,表面反而越平静。

叶修请他吃饭,感谢他出庭作证。周泽楷没有去,他吃不下东西。

那天在法庭听到的话周泽楷并没有完全放在心上,但是约会的时候叶修带来了苏沐橙,而现在他们要结婚了。那天他没有带女友去,他没有女朋友,那样说只是赌气。虽然不怎么相信,但到底还是在意,高中的隔阂梗在心头,他无法确定叶修对他究竟抱有什么感情。

喜帖像折叠的贺卡,红色描金,精致喜庆。卡片外是一个镂空的心型,飞着两只小天使,里面写着新人的名字。周泽楷没有打开看——不可能打开的,也不想看,所以他没有发现新郎的名字并不是叶修。

婚礼一定要去,那是他最爱的人,人生中最重要的时刻,怎么都要看到他幸福。但是他不确定到时候自己说不说得出恭喜,就像以前他练习了很久怎么说分手,结果到了最后还是说不出。

他们能够交往要感谢愚人节。那天周泽楷被整得很惨,甚至连老师都没有逃过,不过老师留了多到让人哀嚎的作业,不是恶作剧。即便是这样,也无法阻止大家玩闹的热情。周泽楷的朋友说:“要不要整一下叶修,之前他不是吻过你吗?”

“去和叶修表白怎么样?看他怎么回答!”另一个朋友也两眼闪光,想出绝妙点子的样子。

大概全学校的学生都觉得他被叶修吻了是件很丢脸的事,所以理所当然地该找回面子。没人知道,他找机会接近叶修,和他一起排练节目,请他的朋友们吃好吃的,只是为了能够和他有相处的时间。他恨不得在叶修身上贴上标签——周泽楷所有。他一直苦恼着要不要表白,不知道叶修会不会答应,他还无法确定对方的心意。朋友的提议正中下怀。愚人节表白,被拒绝就当作玩笑,以后也有相处的余地。

中午吃饭的时候,周泽楷去叶修的班级表白。时间和地点都是朋友们决定的,周泽楷是想找个安静没人的地方,结果遭到朋友的一致反对,都安静没人了还有什么整人的效果啊。周泽楷再想想,觉得这样也不错。他们班的好事份子也跟着去助威,一伙人拥着周泽楷涌进叶修的班级。这边正在吃饭,一时间都停下来,很快男生都站出来,好像火拼一样。

“叶学长,周泽楷有话和你说。”周泽楷那边有人点火。

“哎呦,是要单挑啊!”叶修这边立刻跟着扇风。

“说什么?”叶修走过来。他看到周泽楷,心里就有些异样,但还是表现得很平常。发现自己喜欢上周泽楷后,他就不知道怎么办了,好像正常运转的机器,第一次遇到从没运行过的程序,无法解读出,就那样卡住了。如果是女孩子的话,他会去追,可是周泽楷是男生,还是比他小的男生,而且好像很讨厌他。

那句表白的话现在看来很傻,但是当时周泽楷拿出来了全部的勇气去说。他们立在人群的中央,周泽楷强迫自己看着叶修,看着他的眼睛。他说:“我喜欢你,和我在一起吧。”他觉得自己快烧起来了,又懊恼没能说得好听点,有一定会使对方答应的表白吗?

叶修很惊讶,那样看了他一会,别开脸。周泽楷听他说:“哦。”只有一个字,却好像说得结结巴巴的。

叶修同意了。叶修是他的了。这里的所有人都听到了,反悔不了了。

那件事引起全校轰动,他们被教导主任抓去听训。两个人站在办公室的两边,听主任念经,意外地都很沉默,连叶修也没有说什么气人的话。考虑到认错态度良好,主任没有叫家长来,不然周泽楷真的不知道怎么办,他还什么都没准备好呢。

他们交了厚厚的检讨书,从主任的办公室走出来。那层楼的楼梯是两侧的环型结构。叶修向一侧走去,周泽楷拉住他的胳膊,说:“那天答应的话还算数吗?”

叶修想了一下,反应过来他指的是什么后,就转开脸,说:“算啦算啦。”两步一个台阶地跑下了楼。

周泽楷也连忙从另一侧下去,到了下一层,叶修好像在那里等着他的样子。周泽楷试探着去拉他的手,叶修没有拒绝。于是他把叶修的手指攥在手心里,牵着手走了。

快乐没有持续多久,新的问题就浮了出来。周泽楷开始后悔在愚人节表白,如果叶修只是当作整人的游戏才同意呢?他不知道该怎么办,没有谁一定要喜欢谁,即使在一起了也还是觉得不安。那样的不安被埋在了心里,在以后的交往中,时而冒出来,时而被压下去。只有接吻的时候,他才觉得叶修是喜欢他的,直到那一天。

那天周泽楷抱着一沓卷子给老师送去。叶修的班级和老师的办公室在同一层,每次过去,路过他的班级,周泽楷都往里面看一眼。那一节是体育课,班级里没有人,叶修逃课没去,趴在书桌上睡觉。他的脸朝着门的方向,枕着胳膊,嘴巴微张,上嘴唇微微嘟起。他那个样子分明就是想让人吻他。周泽楷看了看,走廊上没有人。他走进教室,亲了叶修一下,又一下,然后捏住他的鼻子。叶修发出唔唔的两声,快被弄醒了。周泽楷跑出教室,藏了起来。他想等叶修出来找人,再突然出现。

然而就在这时苏沐秋晃晃悠悠地从楼梯上走来,正和叶修撞上。

“刚才不会是你吧!”叶修叫道,用手背用力擦着嘴,他又要用一卷牙膏刷牙了。

苏沐秋不明所以,不过他们早就玩闹惯了,他顺势摆了个暧昧的姿势,说:“阿修,你终于明白我的心意了吗?”

他说话的样子非常认真,叶修惊得语无伦次:“……什么心意?”

他们都没有注意到立在拐角的周泽楷,而周泽楷也不知道后面又发生了什么,他看到那里就受不了地跑开了。

苏沐秋捂着肚子大笑:“你不会当真了吧?都吓呆了。”他大叫可惜,没能把刚才的一幕拍下来。

“几天没收拾你,皮痒了是吧。”叶修有点心不在焉。他向拐角望了望,那里已经没人了。是谁呢?也许是错觉?如果不是呢?他摸着嘴唇,心里很不痛快。

周泽楷离开的时候没有弄出动静,脚步很轻,他不想那两个人发现他。他一口气跑到顶楼,前面没有路了,他坐在楼梯台阶上。埋在心里的不安像破土的种子从胸口钻出来,疯狂生长,藤蔓一般紧紧缠绕着他。周泽楷想起第一次接吻后,他摸着叶修的嘴唇说:“不可以再吻别人了。”

“我也不会吻别人。”他这样与他约定。

十七岁的周泽楷,心里盛满了对叶修的爱。只是十七岁还是一个太年轻的年纪,爱太满反而不知道该怎么去爱。他想原来他没有那么勇敢。

周泽楷不再去班级门口等叶修,学校里都传他们分手了。叶修来找过他一次。叶修说:“周泽楷,你什么意思?”

周泽楷想说,我想你喜欢我,你能不能喜欢我呢?却说不出口。他去吻叶修,却被狠狠推开。叶修快要哭了的样子,用力擦着嘴走了。

叶修再没有找过他,他也没有去找叶修。偶尔在学校里碰到,叶修也好像看不见他一样。周泽楷看着叶修的背影,在之后的一年里他看到的都是背影,那个背影一次也没有回过头来。他们的故事早已经结束,周泽楷却固执地认定,没有说分手就不是分手。

周泽楷报考了外地的警官学校,没有人理解他的决定,以他的成绩可以去更好的学校深造,连一向支持他的爸爸都说,真想读这个专业,也不至于去那么远的地方。那所学校几乎在深山里,朋友也都笑他是去当和尚。

“训练有多辛苦,你知不知道啊!以后你执行任务出了事,要我们怎么办?”妈妈更是痛骂他一顿后,几天不再和他说话。

这些他都知道,就是因为知道才要去。周泽楷去了很远的地方,在那里接受艰苦的训练。真的很辛苦,比想象中得还要苦,有好几次都累得爬不起来了,可是他是自愿的。他想通过肉体的磨练消减对叶修的爱。

他剪了短短的头发,整个人瘦了一圈,却更精神了。和妈妈视频的时候,她几乎不敢认他。他变得像光一样锐利,像大树一样沉稳,笑起来却还是那个腼腆的周泽楷。

周泽楷执行过很多次任务,受过伤,也在生死的边缘徘徊过,他用学到的技能救过很多人,使他们能够平安的生活。艰苦的磨练和漫长的岁月并没有消减心里的爱意,而是使他成长为坚韧强大的人。天空还像那年暑假那样的蓝,任务中解救下来的人与爱人相拥诉说着劫后余生的喜悦,周泽楷望着天,沐浴在干净的阳光里。他想,我很好。叶修,你还好吗?

 

婚礼的前一天晚上,周泽楷准备好明天要穿的衬衫、西装,把它们熨得一丝褶皱也没有,挂在衣架上,然后在房间里坐到天亮。他是想去睡觉的,但是没有睡意,也肯定睡不着。他坐在那,想着他的人生——年幼的时候,年少的时候。高中以前他还不知道这个世界有个叫叶修的人,也不知道自己会爱上他。他出生,来到这个世界,是为了遇到他吗?

数亿年前宇宙发生了大爆炸,地球开始出现生命体,人类历经无数灾难后得以在这个星球上繁衍生息,父母相爱结合,朋友促使他刊登了交友的信息,他考去那所高中,从洪荒宇宙到人类的文明社会,他们的相遇经历了这样漫长的铺垫,是生命与命运的必然。像每一颗星星都有自己运行的轨迹,是从出生以前就注定好了的吗?

周泽楷又想,现在叶修在做什么呢?明天就要结婚了,他睡得着吗?这样反反复复地想着,天蒙蒙亮起来。太阳从东方升起,光芒万丈,天从灰蓝色变成明亮的蓝色,是个好天。他该去参加婚礼了。

出门的时候,周泽楷听到父母的交谈,说到他。妈妈的口气有些担忧:“泽楷是不是有什么心事?好像高中那时候,像要去很远的地方。”

爸爸说:“不是去参加同学的婚礼吗?”

苏沐橙的婚礼很盛大,婚宴厅里觥筹交错,洋溢着喜悦欢乐的气氛。周泽楷没有看到新娘子,距离典礼还有一点时间,她可能还在化妆间做着最后的准备。叶修在和朋友聊天。叶修说:“老韩,劝你趁早撤诉,和我打官司,哪次你赢过?”

韩文清没有理会这种低级的挑衅,张新杰在一旁笑笑:“上次就赢了。”

“那只是意外,就赢了那么一次,好意思总拿出来说。”

叶修的西装上别着一朵小花,花梗的部分太短了,头重脚轻,浅浅地插在口袋里,有点要掉出来的样子。叶修就一边调整花的位置,一边说着话,弄了几次都没有弄好。

周泽楷走过来。隔着一段距离和几个饮酒的人,叶修看到他,笑了起来,说:“小周,你来了。”

周泽楷拉住他摆弄花的手,带着破釜沉舟的决然,拉着他向外走去。

“去哪啊?婚礼快要开始了。”叶修不明所以,被迫被拖着走。他没有挣脱,因为拉着他的手很用力,而且手的主人是周泽楷。

周泽楷强硬地带着叶修离开了婚礼现场,上了路边的车子,卷尘而去。

满堂宾客都看到了这一幕,没有人敢出来阻止。面面相觑了片刻后,终于有人开口说:“抢亲?”

“那也应该抢新娘新郎啊,见过抢伴郎的吗?”

“今天不就见着了嘛。”

周泽楷把车开出一段距离,又停在了路边。他不能够带叶修去更远的地方。车窗是关着的,虽然依旧隐隐听得到马路上车来车往的声音,但车内是一个相对与外界隔绝的地方。以前,周泽楷觉得人与人的交流不一定非要靠言语,但是现在他觉得有些话是一定要说出来的。叶修和他的新娘有一生的时间可供度过,他只占用几分钟就好。

周泽楷看着叶修,说:“我知道我很卑劣,在你结婚之前还对你说这样的话。高中的时候,我说喜欢你是认真的,选在愚人节表白,是怕你不答应。

“我爱你,在分开的十年里一直爱着你。也曾试着忘记你,但是我做不到。

“真心地祝你幸福。

“只是想和你说这些。”

周泽楷的话说完了,他觉得他把一生的话都说完了。如果相遇是必然,他只是想让它有一点意义。周泽楷重新发动车子,调头,往回开去。

叶修一直没有说话,周泽楷想他确实也没什么话好和自己说。叶修表情复杂地看了他一会,然后把脸转向了窗外。周泽楷也就没有看到,叶修在笑,努力克制又克制不了的飞扬的笑容。

一路无话,车子又开回了婚宴现场。婚宴厅里新人正在举行仪式,苏沐橙被哥哥牵着走向她的爱人,叶英俊和另一个小花童拉着长长的婚纱。而外面,下车后,周泽楷也拉着叶修向婚宴厅走去。

“你又要做什么?”叶修说。

“送你去结婚。”

周泽楷拉着叶修的手,像很多年以前午休时放学时那样地拉着他走,只是这一次他要把他送去另一个人的身边,送去幸福的终点。

“我幸福了,你怎么办?你爱了我这么多年,就为了看着我和别人结婚?”

“我不想你结婚,你就能不结婚吗?我想你爱我,你就能爱我吗?”

周泽楷仍旧拉着他继续走。

“能啊。”叶修说。

周泽楷终于停下脚步。

“我答应和你交往也是认真的,因为高兴,没有注意到那天是愚人节。”

“我不是苏沐橙的新郎,也不会做其余任何人的新郎。

“除了你,我没有吻过别人。”

人生路上有许多岔道口,相遇得太早,因为太年轻,无法握牢对方的手,到了岔道口不得不分开走。长大后,兜兜转转终于又相遇。叶修发现,人生的轨迹虽然不断向前延伸着,周泽楷却依旧在原点等他。

“你愿不愿意和我在一起?”周泽楷看着叶修的眼睛,像多年前表白时那样问他。

“我愿意。”叶修也像多年前那样回答,只是这一次他不再慌乱。

欢乐的气氛从婚宴厅传出,新人礼成,接受亲友的祝福。幸福像那些撒下来的花瓣,飘啊荡啊,围绕在他们身边。

“我想吻你了,小周。”

回应他的是缠绵热切的吻。

 

评论(18)
热度(331)

© 雷小菜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