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叶
告诉你一个秘密,周叶特别好
恳请所有文包工作者绕行

[周叶] 吉光片羽 10

第十章

“所以,为什么会发展成四人约会?”苏沐橙开着车往游乐园去,问叶修。

叶修坐在副座,偏着脸看路上的风景,风把头发吹得凌乱,人也凌乱,一言难尽的模样。事情要从几天前说起。

那天下庭后,叶修想给周泽楷打电话,但是又忙了一阵,等能拿到手机的时候已经很晚了。他想周泽楷一定先给他发了信息,要么就直接去了家里,后者的可能性更大一点,以前交往时也是这样的。

周泽楷一向是行动派,午休和放学时都要去班级找他,挎着书包,沉默地杵在教室门口。等他出来,也不说话拉着他的手就走,好像宣誓主权一样。

同学们都笑疯了,当然男生和女生笑的意义不一样。

叶修觉得非常丢脸,他又不是女孩子,还要男朋友接送。他抗议过几次,每次周泽楷都是哦,然后依然如故。后来叶修就放弃了,因为一看到周泽楷不高兴的样子就没办法说下去了。然后他明白,自己拿他很没有办法。

周泽楷是我的弱点,那时他是这么想的。弱点的话,一个就已经很够了,不能再增加了。

叶修查看手机,没有新信息也没有未接来电。这没什么,打过去就好了,他本来就要打过去的,只是觉得有点微妙。于是他去做了别的事,有意拖着,结果直到睡觉前,手机也没有响起。第二天,第三天……以后的几天里也都是如此。那一晚的事好像不曾发生过。不是不可以联络周泽楷,叶修却没有打那通电话。他们就这样僵持着。

打破僵局的是叶修。那天叶英俊拿着作业叫他签字,他写了周泽楷的名字上去,虽然马上划掉了,却留下了一团涂抹的痕迹,叫老师看见了实在不像话。他低声下气地对叶英俊说,要不你再重写一遍,加深印象。叶英俊夺过作业本,整晚再没跟他说过话。这件事促使他打了电话。那边很快接通了。

“最近你很忙吗?”

叶修用了一个老套的开场白。虽然这么说了,但他觉得他们没必要再互相试探、做作,他们已经快三十岁了,不用再玩小年轻恋爱那一套了。爱就爱,想在一起那就在一起。直接点,纯粹点。

“嗯。”那边这么回答。

“在忙什么?”他听到那个字,心忽然软了,几乎是笑着问的。

“陪女友。”

那几个字带着杀气。不过叶修没有注意到,因为他现在也是杀气腾腾。

“女友?是我理解的那个意思吗?”

“嗯。”

叶修觉得周泽楷非常的莫名其妙,从前是,现在更是。他完全搞不懂这个人在想什么。从前周泽楷突然对他提出交往,他同意了。交往了一年,周泽楷又突然提出分手。现在周泽楷说我亲口告诉你,和他过了一夜,几天后又说陪女友。

“你不会认真了吧?”苏沐秋的声音从记忆里响起,清晰地敲打在心头。那是他和周泽楷分手后,苏沐秋坐在双杠上,低头问他。

分手后,叶修做什么事都提不起兴趣,开始那段时间连游戏也不玩了,每一天不知道是怎么度过的。他不想被家人看出来,在家里还要装没事发生,在学校也要装,只有睡觉时能够得到短暂的解脱。后来他又玩起游戏,有事情做,就不用总想着,也不用那么痛苦。

“你是不是喜欢上周泽楷了?”苏沐秋又问道。

叶修觉得他问得真奇怪,不喜欢为什么要交往?还不如打游戏。

“你都没有发现吗?”苏沐秋敛起笑容,难得正经起来。

“发现什么?”其实他的心思完全不在对话上,分手后他总是这样。

苏沐秋担心地看着他,犹豫要不要说出来。

“周泽楷跟你表白的那天是愚人节啊,他们一年级就是想整一下高年级,说不定交往一年后分手就是约定整人的期限。”苏沐秋以为叶修知道的,会答应交往也是不想被一年级看扁。

不喜欢也可以交往,那么在一起的时候,是觉得好笑还是觉得恶心?

“现在发现了。”他努力地笑了一下。

那通电话后来怎么会发展成互相比拼女友,叶修也说不清楚,他没有意识到话题已经朝着奇怪的方向去了。他说,带出来见一见啊,还不认识你女朋友呢。

“哦。”周泽楷还是这个字。

整通电话他除了说过女友几个字外,就都是哦。以前周泽楷不是这样的,虽然总是嗯啊哦,但是他是很认真地跟他说话。不,叶修现在也不能够确信了,也许从头到尾只是他一厢情愿的想法。就算是哦,笑着说和板着脸说也是不一样的,他觉得周泽楷生气了。周泽楷有什么理由生气?该生气的是他。

“周泽楷说他的女朋友很好,我当然说我的也不差,怎么能让他一个人嚣张!既然他说得那么好,就带出来认识一下啊,还没见过呢。”叶修点了支烟,狠狠吸了一口,对苏沐橙说。

“所以,你们比到最后就变成了四人约会?我又变成你女友?”苏沐橙无奈地说,有时候她觉得男人幼稚起来也是很要命的。

“是的,这种事你应该很熟练吧。”叶修完全没反省的意思。

当然熟练了,为了蒙混过福利院,她是他多年的挂名女友,不明真相的朋友们还等着喝他们的喜酒呢。不过也挂名不了多久了,她快结婚了,到时候很多人都会吓一跳吧。

“千万不要让苏沐秋知道,他防我就像防贼,总怕我把你拐跑。”叶修心有余悸地说着。

“可是他已经知道了,昨晚他打电话给我,问我明天有什么安排,我说和你约会。”

叶修的烟差点掉了。

“哥哥说他定了机票,会尽快回来。”苏沐橙笑道,看起来心情很好。

“你只是想让他快点回来吧!”

“被你看穿了。哥哥回来正好直接参加我的婚礼,给他一个惊喜。”

叶修无言地看着她,相交多年,他还是没有完全了解她。

“话说回来,是谁提出四人约会的?”她看了叶修一眼,“真不像平常的你,不过也难怪了。”叶修不想听难怪后面的内容,但是苏沐橙根本没理会他,接着说下去,“以前也是这样,只要碰到周泽楷你就变得不一样了。你和哥哥在一起就是打打闹闹,和周泽楷在一起就变得呆呆的,他让你做什么,你就做什么,他说什么你都听。”

从来他都没办法拒绝他。其实交往的时候有点别扭,那时叶修有种小孩子的想法,觉得和年纪比自己小的人交往很丢脸。

“快三十岁的人只谈过一场恋爱,说出去不会有人信吧,不过你们那算恋爱吗?”

叶修无法回答。大概大家都觉得不是吧,也许周泽楷也这样觉得。

他们约在游乐园,说话间苏沐橙已经把车开到了。周泽楷来得早,站在外面等他们。他找了没人的角落,但他好像发光体,站在那样的角落也频频引人回头。光是没办法隐藏的。游乐园外人很多,叶修还是一眼看到他。周泽楷身边没有人,他心里稍微舒服了一点。叶修走过去,朝周围看了看,说:“怎么就你一个?女朋友呢?”

“来不了。”周泽楷没有解释原因,只说了结果。看到苏沐橙时,他终于确定了。

叶修不明白他为什么露出那样的表情,他仿佛看到了那年分手后对一切事物失去兴趣的自己。

他们买了票,进了游乐园。周泽楷比昨天更沉默了,昨天电话里他还回几声哦,现在苏沐橙跟他说话,连哦也没了。他一向如此,苏沐橙也不在意。虽然他没说话,但叶修帮他说了。苏沐橙问周泽楷,打算什么时候结婚?叶修在一旁,结什么婚啊,你看他生无可恋的样,说不定女朋友跟人跑了。

你说什么呀。苏沐橙捶了他一下。

周泽楷一言不发地看着他们,阳光浓烈,却好像照不到他身上,他在一片阴影里。叶修不理解他为什么这样,他宁愿周泽楷把女朋友带来,也不想看到他现在的样子。叶修又抖出根烟,他抿着嘴,烟儿缓慢地喷出,像长长地呼出一口气。

始终都是叶修和苏沐橙在说话,周泽楷就沉默地跟着他们。这样的三人组走在游乐园里非常的突兀,苏沐橙无法对三人的行为做出合理的解释。这样无目的地乱逛也太傻了,她受不了地说,“接下来有什么安排?”

两个男人都不说话,好像没听到她说什么,各自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

“既然来了,我们也玩一玩吧。”她指那些游乐项目,“我去买票。”

人很多,买票用了些时间。苏沐橙回来时,看见那两男人站在树下,叶修依旧抽着烟,周泽楷也依旧沉默着,画面好像静止,只有烟在飘散流动。

苏沐橙叹了口气,然后笑道:“去坐旋转木码吧。”

叶修终于掐熄了烟:“怎么只有两张票?你的呢?”

“我穿裙子,不方便啊。”她看着自己的束身小短裙,朝叶修笑。

“不去,几岁了还玩旋转木码。”

苏沐橙拿着票像扇子一样捻开:“那就坐云霄飞车,激流勇进,我买了很多票呢。”

“还是旋转木码吧。”叶修把票夺过来,他不想回忆陪儿子坐了十几次云霄飞车坐得差点腿软的惨痛经历。

周泽楷不说话,却认真听他们对话,然后配合地和叶修去坐旋转木码。这种配合仅维持到排队以前。

队伍里都是家长和孩子的组合,两个大男人混进去格格不入,前面xi着 bing棒的小女孩不住地回头看他们。周泽楷想走了,他要去坐云霄飞车。

“别跑,要死一起死。”叶修一把拉住他。

得罪苏沐橙的又不是他,为什么叶修哄女朋友开心还要拉上他?苏沐橙坐在那棵树的花坛边上,看着他们,笑着挥手。

队伍排到头,他们和小朋友们一起坐上旋转木码。周泽楷坐在前,叶修坐在他后面。音乐响起,木码开始旋转,一圈又一圈,只是不管转多少圈,他们之间隔着的那段距离永远不会缩短。他抓不到他。木码停下来,他们转回了原点。

之后又玩了一会,在游乐园的餐厅吃过东西后三人就分手了。分手的时候周泽楷也没有说话,就只是挥了挥手,开车走了。

“刚才我没有把话说完,我又想起一件事。”回去的路上,苏沐橙犹豫地开口。她看着抽烟的叶修,不知道该不该说出来,因为就算说出来也没什么意义。

在餐厅吃饭的时候,他们看到小广场上,穿着白雪公主和小矮人道具服的工作人员为小朋友们表演节目,就聊了一会,想起以前他们也演过睡美人。苏沐橙要说的就是这件事。

那是为校庆排练的节目,为了劲爆一点,决定男女角色反串,投票叶修演公主。既然是男女反串,他也认了,王子却不是女生演,而是选了周泽楷。

“是故意整我吧,怎么不选女生?”叶修说。

“周泽楷得票最多啊,是大家选出来的。”

“说好男女反串。”

“女生都没有你高啊……”

那时苏沐橙是这么说的,但是现在她又想起什么,“投票的前一天周泽楷请我们吃东西,听说花光了他那个月的零用钱。”

“其实每次有活动他都提前请吃东西,你们就会选到一组。”

“哥哥觉得他是想整你,一直找他麻烦。我想他受了教训,应该不会乱来,就没有对你提起。”

年少时他们都觉得周泽楷想整叶修,但现在想起,如果不是呢。

“公演的时候你们怎么乱来,王子还没有吻你,你就自己醒了,是没掌握好时间吗?排练的时候明明很顺利。”苏沐橙问道。

这个问题当年她就问过,那时叶修没有回答,现在依旧没有回答。

王子要吻醒公主,这一幕做个样子就过去了,正式演出时周泽楷却好像要真吻下去。周泽楷越贴越近,近到能听到他的呼吸。叶修忍不下去了,跳了起来。在场面变得混乱前,周泽楷一把拉回他,紧紧抱住。大幕落下,演出结束了,周泽楷却没有松开手。

那时没有吻下去,交往后却吻了无数回。叶修把头靠在椅背上,烟向上方散去,极快地变淡,飘出窗外。他感到前所未有的疲惫,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进行这样的约会。现在他只想回家洗个热水澡,抱着儿子睡一觉。

 

==

长大后的苏沐秋去捉小精灵了

大概写了一半了,四舍五入就等于完结了啊

评论(17)
热度(385)

© 雷小菜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