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叶
告诉你一个秘密,周叶特别好
恳请所有文包工作者绕行

[周叶] 吉光片羽 7

第七章

叶英俊皱着眉控诉:“他总揪我的尾巴,还跟我炫他的牙齿又尖又利,讨厌死了!爸爸,小时候有没有人揪你的尾巴?”

叶修低头整理资料,说:“没有,我是班级老大,谁敢揪我的尾巴。”

叶英俊的眼睛一下亮起来:“真的?真的?爸爸,你教教我怎么做老大。”

“做老大,要方方面面都叫人服气。首先,在学习上,要考第一……”叶修在资料上发现了一处在意的地方,说着说着就停下来了。叶英俊迫不及待地追问:“然后呢?”叶修的注意力还在那上面:“……然后,你先考个第一,后面的我再慢慢告诉你。”

叶英俊大失所望,又拧起眉头:“考第一……好难啊。”他翻完了漫画,又去拿别的书,看到一本画册,翘着脚去够。画册上面还塞了不少东西,他一抽出来,上面的东西就像雪片一样噼里啪啦掉下来。叶英俊抱着脑袋,蹲在地上叫唤。叶修把他拉起来,说:“叫你淘气,砸着了吧,疼不疼?”叶英俊不觉得疼,但这种时候他一定要撒娇的,可怜兮兮地往叶修怀里钻。

叶修倒是被骗过了,心疼得不行,给他揉了半天脑袋,才去收拾残局。掉下来的是一本毕业纪念册和一些信件,都是高中时候的东西。那些信是周泽楷写给他的,在他们成为同学之前,交过一段时间的笔友。当时,校园里非常流行交笔友。在信息爆炸的时代,不知从哪里吹来一股怀旧的风,人们突然对写信这种复古的通讯方式着迷起来,上班族还好些,学生之间尤为风靡,杂志甚至开辟了交友专栏。叶修就是在专栏上看到周泽楷的笔名,才开始和他通信的。

除了笔名和通信地址,想交友的人都会附带着介绍一下自己,星座、血型、喜欢的动漫、玩的游戏,涉猎的领域什么的,豆腐块一样登在专栏上,像一个个的小的窗口。但是周泽楷非常酷,只留了笔名和通信地址。别人从窗口探出脸张望,他只伸出一只手搭在窗边招一招。简短的信息夹在豆腐块之间,撞进叶修的眼。豆腐块字太多,反而被他略过了——太长,不看了。周泽楷的笔名叫游啊游啊游,叶修给他写的第一封信里只有一句话:“喂,你想游去哪啊?”他没想交笔友,他在自习课上看杂志打发时间,看到这个名字突然就想问这么一句,所以他写了信。他也没期待回信,因为信寄出去后,他就把这件事忘了。

叶修把信和纪念册拣起来,印象里这些东西他早就当废纸扔了,不知道为什么又会出现。也许他想扔掉,但最终又后悔了,就随手把它们塞进了书架。信封上的卡通图案吸引了叶英俊的注意力,他像发现了新大陆一样兴奋地叫道:“哇,是情书!我要看,我要看。”

“看什么看,就是几张破纸。”叶修把信放回去。儿子的话叫他小小的心虚了一下,最开始他和周泽楷的确是单纯的笔友间的交往,通信的内容也都很平常,但到了后来不知不觉信的内容就变了,好像白开水里搅进了砂糖,从外表看依旧是一杯透明的水,可是里面的浓度已经不一样了。

“给我看看嘛,是不是妈妈写给你的情书?”叶修越是藏着,叶英俊越好奇。

“你知道什么是情书吗?”叶修看他好像很懂的样子,不禁好笑。

叶英俊很认真地点头:“知道,就是恋人间爱的通信,像你和妈妈那样。”

叶修没想到儿子的认识这么超前,他感到了恐惧,儿子的经验不会比他这个爸爸还丰富吧!他严肃地看着叶英俊:“你不会在学校交女朋友了吧?”叶英俊摇摇头:“我都不喜欢她们。”样子还挺烦恼的。

她们……叶修受到了不小的冲击。他在心里默默补充,男朋友也不可以啊……然后摸摸儿子的头,无力地说:“遇到喜欢的人,要告诉爸爸哦。”看到儿子郑重点头,叶修的心里流下两行宽泪。

叶英俊嚷着要看信,叶修赶他去睡觉。叶英俊说:“那我要和爸爸睡。”叶修预计要工作到很晚,坚决拒绝:“不行,回房间自己睡,都有喜欢的人了还和爸爸睡,丢不丢人。”叶英俊不明白为什么有喜欢的人就不可以和爸爸睡觉了,不过他说:“我还没有喜欢的人呢,可以和爸爸睡!”父子俩讨价还价半天,最终叶英俊胜出,乖乖去洗澡。叶修要帮他,还被赶出来了。“爸爸,你放心吧,我自己会洗。”叶英俊打着包票,被身上的泡沫淹没了。

叶修关了房间的大灯,打开桌子上的台灯看资料。叶英俊躺在床上,看着爸爸被灯光笼罩的背影,想着要等爸爸一起睡,等着等着他就睡着了。叶修果然一直忙到深夜,他看了看表,时间的确太晚了,再不睡明早要起不来了,剩下的工作只好明天带去事务所再做。往U盘里存储文件时,他又想到那些信,想到儿子如同探询到大宝藏一样兴奋的神色,他觉得还是把那些信转移到安全的地方比较保险。

叶修把信拿下来,突然地,想再看一看它们。周泽楷写信时用的是纯蓝色的墨水,浅蓝色的笔迹经过光阴的洗刷变得很淡了,映着台灯的黄光,像太阳下,蜻蜓掠过湖面带起的点点涟漪。叶修寄出信后,过了几天就收到了回信。回信里只有三个字:“游回家。”叶修抱着玩的心态又回信说:“家在哪里?”周泽楷回信:“大海。”这一次写了很多。周泽楷说,他是一条美人鱼,不幸被渔民捕获。渔民要他唱歌,逼迫他每天吹海螺,有天夜里他挣脱鱼网逃了出来。现在他流落在人类社会,非常不适应用双脚行走,想回家,但是不记得路。

叶修越看越觉得眼熟,是从故事会上抄的吧!他燃起了斗志,翻出故事会,大笔一挥也来了一段。叶修回信说,看你这么坦诚,我也告诉你一个秘密好了,其实我是写诗机器人。人类把我创造出来就是为了写诗、吟诗,但是我已经厌烦这样的工作了,我逃跑了!为了不被抓回去,我正在努力伪装成一个人类。唉,做了人才知道,做人真辛苦。这句话引起了周泽楷的共鸣,他回信说,苦,还要读书。

他们就这样玩闹着、漫不经心地继续通信了下去,仿佛这世间的爱情都是不经意间种下的一颗种子,只有为它痛过,流泪过,才明白原来早已心动。叶修看到那句美人鱼,不由想起周泽楷在酒店留下的签名,原来是这个意思啊。他觉得欣慰又心酸。欣慰周泽楷还记得,心酸过去的一切一去不复返,纵然往事仍可追矣,往事里的人却再也回不去了。叶修静静品尝着这似水流年的感觉。一片丁香花从信纸里掉下来。叶修有点奇怪,怎么会有这种东西,难道当时他是在丁香树下看的这封信?学校里倒的确栽了很多丁香树。丁香花已经黄了,干枯了,叶修闻一闻,信纸上竟还留着极淡的香气。

他和周泽楷的通信关系结束在见面的那一天。在见面之前,他们一直以为对方是女生。

周泽楷只读了两年的初中,因为成绩优异他从初一直接跳到了初三,后来考到了叶修就读的高中。他的中考成绩是那一年的第一,加上跳过级,给人一种很厉害的感觉,火了一把。大家都知道有这样的一个人考到了他们的学校。叶修倒没什么感觉,这时候他还不知道周泽楷就是和他通信的美人鱼。

开学那天,周泽楷代表新生上台发言。开学式在电影院举行,先是校领导发言,然后是学生代表。轮到周泽楷,叶修已经快去会周公了。苏沐秋推了他一把,指给他看:“那个就是跳级生,和我妹妹一个班的。”

叶修的屁股快滑到椅子边了,被推了一下就坐直了些。他茫然地望了望台上,心想,还没结束吗?他们二年级坐在后方靠近门的地方,离舞台远,叶修看不清周泽楷的样子,只觉得他和自己差不多高,这让他有点意外。“咦?还以为是个豆芽菜呢。”他说。

叶修和苏沐秋商量着去哪玩,准备开溜。两人弯着腰从一排大腿上蹭过,那一排的人都侧着身子让他们通过,人贴人的。移动到门口,叶修就笑着说:“有人趁乱摸我!”苏沐秋上下打量了他一眼:“醒醒吧你,刚才是我不小心碰到你的屁股,你以为我很想碰到你的屁股吗!”叶修也斜眼:“哦,还真难为你哦。”

台上,那个不像豆芽菜的豆芽菜开始发言:“未来的三年,我们会努力的。”声音冲进叶修的耳朵,经过麦克的扩散,听起来有点不真实。叶修看他说完那句话,就像完成任务一样,站在那里当人形板。周泽楷不说话,会场里静了片刻,跟着就响起嗡嗡的说话声。教导主任赶紧跑过去:“怎么回事?你没准备演讲稿吗?”叶修听周泽楷说:“说完了啊。”他还往后退了一步,把话筒让出来,以示自己真的说完了啊。

咦?这个人是这样的属性吗?叶修本以为周泽楷是故意的,看他无辜又无措地站在那里,才相信原来这个人真的就这样。

“走不走啊?你到底在看什么?”苏沐秋看叶修站着不动,奇怪地问。

“做好准备,我说完咱们就跑。”叶修回头,不确定地看了苏沐秋一眼,“你可别被抓住啊。”

“你又要搞什么?”苏沐秋虽然不知道他要做什么,却已经兴奋起来。

教导主任忙着救场:“同学们,安静,安静,我——”他要说“我给大家讲几句”,刚说了一个“我”就被叶修截断了。叶修给他补上后面的:“我宣布,全体解散!”

全场爆笑,还有人跟着起哄,别提多闹腾了。教导主任看到两个人影从门口一闪而过,偏偏他还没有看清这两人是谁,青着脸怒吼:“哪个班的?各班老师点人!”

周泽楷想笑又不敢笑,忍得很辛苦,看到教导主任狠狠瞪着他,彻底把笑容憋回去了。

“你一定要用这样的方式通知大家你溜了吗?”苏沐秋边跑别吐槽。

“刺激吧!”叶修笑。

“刺激你妹啊,会被抓回去写检查吧。”

新学期就这样的在苏沐秋的吐槽声里开始了。

叶修每次寄完信,隔个四、五天会到学校的收发室看看有没有回信。邮递员一般在上午十点左右给学校送信,那个时候正好是课间操的时间,叶修做完课间操就顺道过来:“大爷,有没有我的信啊?”大爷对他很熟,因为叶修和苏沐秋经常翘掉自习课从他眼皮子底下溜出去。大爷抬手指了指:“都在那边的桌子上呢。”

桌子上堆着一大堆信,叶修在里面找到自己的。他的笔名叫飘啊飘啊飘。他倒不是故意和周泽楷起一个好像情侣的名字,但他的确是看到周泽楷的笔名才对照着起了这么一个。最初,也只是觉得好玩罢了。叶修等不及走回教室就拆开信,靠在走廊的墙上看。他怀疑对方的钢笔吸了糖水,所以写出来的字才会这样甜,他看得嘴角上扬,走廊上吵吵闹闹的,他却仿佛听不见。叶修看到信末尾的一行字,心里不由跳了跳,信上写着:“我们见面吧。”

“你真的准备和他见面吗?”午休时,苏沐秋倒着跨坐在椅子上,问道。

“不知道啊……”叶修烦恼地抓了抓头发。书桌上摊着一张空白的信纸,他踌躇着不知道怎么落笔。其实他早有见面的想法,只是犹豫着没有说,反而叫对方先说了。这种事叫女生先说,总觉得很丢脸。而犹豫的原因也很矛盾,他想见面又不想见面。他对对方的认识来自文字和想象,不管这个人好与坏,见了面就会变得不一样,他不想破坏心里那份美好的感觉。网恋见面多数见光死,叶修扒扒头发,觉得自己绝对经得起检验,他倒是有点担心对方。不知道对方是什么样的人,从通信上看感觉很强,聊到游戏也在行,话术厉害,偶尔蹦出一句能噎死人那种,还有点可爱……

“你就没想过他可能是个男生吗?”苏沐秋打断了他的妄想。

“会有男生说自己是美人鱼吗?”叶修说。

“你还不是说自己是少女机器人。”苏沐秋一直觉得他们写信好像是在说相声。

“是写诗机器人,哪来的少女,哇——你好huang,好yin荡!”叶修受不了似的大叫,做瑟瑟发抖状。

“我只说了一个少女,好huang好yin荡的部分是你自己想的!”

“你不要自己玩了人妖号,就以为全世界都是人妖。”叶修叹息着说。

“说了你的美人鱼两句,你就人身攻击啊!我玩人妖号是因为游戏里的男性角色太丑,比如你那个。”苏沐秋说。

“说谁丑呢?等着,上游戏打爆你。”叶修怒。

“来啊,怕你啊。”

叶修写完最后一个字,放学的铃声也响了。他连忙把信折一折,塞进信封,拉开书包,把桌上的东西一股脑扫进去,跟着看了眼黑板上的作业。“23p,1、5、7、8、9题……23,15789……21,35789……”叶修没注意到有什么不对,一边念叨着一边把书包往肩上一甩,冲出了教室。他赶着去学校外的小超市买酸奶冰激凌,刚才忙着写信,出来得晚了,也不知道买不买的到。叶修喜欢那款酸奶冰激凌,苏沐秋和苏沐橙就没什么兴趣,他请他们吃,还被苏沐秋取笑:“阿修果然恋爱了,都开始喜欢这种酸酸甜甜的东西了。”冰激凌就是要和朋友一起吃才过瘾,自己吃总觉得不爽。不过,美人鱼很喜欢。有一次美人鱼写信问他,喜不喜欢酸奶冰激凌。他高兴了半天,仿佛找到了盟友,拿着信在苏沐秋面前挥来挥去,“看到了吗?就是很好吃。”

叶修荡着双臂从二楼的台阶上一跃而下,站定后,他回头把车钥匙扔给还在楼上的苏沐秋,说:“帮我推车。”三窜两窜跑远了。他在回信里告诉美人鱼,他同意见面。想见面的念头最终压过了一切,他和对方一样的渴望,他想要见到他。

美人鱼又来了一次信,确定了见面的地点。这期间苏沐秋在叶修耳边各种念叨:“说不定你的美人鱼是那种很强势的女生,你根本搞不定。”“说不定是个暴力女,哎呀,阿修你好惨啊。”叶修本来对见面是很期待的,被念叨得都麻木了。“你知不知道你很烦!”他给了苏沐秋一拳。

见面那天,苏沐秋带着全班男生围观,一伙人藏在丁香树后的灌木丛里。虽然他使出浑身解数也没从叶修口中套出见面地点,但他确信就是这里没错。因为这几天里他不只一次看到叶修在这棵树前遛达,绕着树前前后后的察看,还装作偶然路过的样子。

叶修怀着异样的心情往约定的地点走。他们约在放学后,每一个往那个方向去的人都可能是美人鱼。一群低年级的女生从身边跑过,像是去看什么热闹,也往那个方向去。叶修心里七上八下的,也不知道那里发生了什么事。他跑过去,就看见那个跳级生周泽楷站在丁香树下,旁边还站着一女生,看情形正在跟他表白,表白完还亲了他一口。

这个跳级的为什么会在这里!

美人鱼,你亲错人了!我才是你的机器人!

叶修当然是在心里呐喊,没有勇气真喊。他大步流星冲过去,准备纠正这个错误,就看见女生一甩长发,从他面前走过。不要走,给我一个说话的机会,我才是机器人!叶修看看周泽楷,再看看走远的女生,绝望得快哭了。

“你这个家伙,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叶修揪住周泽楷的校服狠狠质问。

周泽楷没回答,用一种关爱神经病的眼神看着他。

“她亲你哪了?把美人鱼的吻还回来!”叶修悲愤地说着,狠狠拧着周泽楷的衣服,仿佛掐住了他的脖子。

“……一号机?”周泽楷听到美人鱼这个词,愣了一下,不确定地说。

一号机,叶修在信里给自己设定的出厂编号。好像有什么不对,叶修也愣住了。

“不会吧,你才是美人鱼?!”这一次叶修真的哭出声。

学校的保安检查完各班门窗的关闭情况从楼里出来,看到这边的树丛里好像藏着人就过来查看。苏沐秋他们一看保安来了,纷纷跳出来跑路,混乱中不知谁撞了叶修一下。叶修正处于当机状态,和外界断联,被这么一撞,他扑到了周泽楷身上。周泽楷也正石化呢,两人一起跌进了树丛。好巧不巧,他们的嘴唇碰到了一起。叶修接连遭受打击,撞墙的心都有了。

第二天,这件事就成为头条大新闻,在校园里传开了。

“听说了么,二年级的叶修因为嫉妒女生和那个跳级的周泽楷表白,强吻了他!”

“卧槽,这么劲爆!现在被女生表白完还要被男生强吻?嫉妒的方式有点另类啊。”

“什么啊,他说得不对,是叶修和女生争周泽楷未果,怒而强吻对方!”

“这样解释就通顺多了,理解力满分!”

“所以说,叶修喜欢周泽楷?”

“等一下……你们有没有感觉到一股杀气……”

大扫除时间,大家边干活边八卦,说着说着就感到一股杀气森森地扩散了过来,大家不由自主地抱成一团。

“南无阿弥佗佛,不听不听不听,放下屠刀立地成佛。”叶修面无表情念叨着,拖着拖把从人群中走过,地板上拖出一条长长的湿淋淋的痕迹。哇——看得人寒毛直竖。

“叶修大大,请问你亲了一个男生是什么感受?”

“叶修大大,听说你用了一卷牙膏刷牙?”

“叶修大大,你嘴上的伤口是当时留下的吗!”

苏沐秋拖着垃圾桶跟在后面,像蚊子一样在耳边嗡嗡嗡嗡,喋喋不休。

“吵死了!你鬼上身啊!”叶修忍无可忍,挥舞着拖把打过去。拖把好歹也属于长兵,苏沐秋就比较吃亏,只有一个垃圾桶。他摆了个造型,一掌拍在垃圾桶上,垃圾桶向前滑去,撞上拖把,于是就像打高尔夫似的,被叶修一杆击飞,顺着楼梯滚了下去。

“叶修,留了十七年的初吻就这样交代在一个男人的手里,你们这些暗恋他的女生,当年心里苦不苦?”

“当年我们暗恋的是你,苏沐秋你怎么就不相信呢?”

大家嘻嘻哈哈,偶尔在同学会上还会说起这段往事,当然叶修是重点调戏对象。

那次见面后,不要说再通信,他们连普通的同学关系都无法达到,甚至开始交恶。周泽楷怎么可能是美人鱼?一定是哪里搞错了。叶修接受不了这个打击,意志消沉。“你们这帮玩人妖号的骗子,毁人青春,骗人感情。”他向苏沐秋控诉。

“关我什么事?再说了,人家根本没说过自己是女生吧,是你以为他是女生。”

叶修无法反驳,因为苏沐秋说得都对。他去收发室取信,无数次撞见周泽楷,却没有一次想过他会是美人鱼。他只是惊讶,周泽楷也能跟人聊起来?还是说用写的话比较多?

叶修把那些信收进书柜的最底层,压上几本大字典,又在上面贴了一张鬼画符似的黄纸条狠狠镇压住。不要再扰乱我的心神!邪魔不侵!整理信件时,他还有那种饮了糖水的感觉,他没理由会对周泽楷一个男生心动!他感到羞耻和恐惧。虽然信都被收起来了,但是眼不见为净这种话也就是骗一骗自己,眼里的不见了,可心里的还在,依旧使他心烦。

他们先是故作冷漠,各种无视对方,以示自己对这个人根本无感。然而定力不够,很快就破功了,又开始针锋相对,虽然他们在不同的年级,这样的机会也不太多,但是偶尔有人提到周泽楷,叶修都要炸毛。有一次他们在走廊撞上,两人都当对方是空气,目不斜视走过去,眼角的余光却忍不住往对方身上飘,结果视线就撞到了一起。冷静冷静,叶修继续往前走,走廊上那么多人自己又不光看他,再说他也看过来了。

叶修和苏沐秋住得顺路,两人骑单车上下学,有时候苏沐橙不和朋友一起走,就坐她哥哥的车子,三个人一起回家。后来,苏沐秋的车子坏了,他这台车也骑了很久了,不想再修理准备买台新的。要买还没有买的时候,苏沐秋就坐叶修的车子。周泽楷拔了叶修一个月的气门芯。放学后,叶修去车棚取车,发现车胎是瘪的,一检查气门芯被拔了。这个家伙非常可恶,拔掉了气门芯没有扔,故意放在车胎旁,留着气人。起初,叶修不知道是谁干的。

“会不会是游戏里那帮人?你上次不是在野外杀了他们好几次吗?”苏沐秋推测着。

“不至于吧,多大仇啊,还跑到现实里拔气门芯?也太无聊了吧。”叶修觉得不像。

“不能高估他们的下限。”苏沐秋严肃地说。

“说得也是。”叶修点点头。

每天叶修都被拔气门芯。到底是谁干的!叶修第N次从保安那里借来打气筒,吭哧吭哧打气,欲哭无泪啊。“我的修,你造了什么孽啊?”苏沐秋在一旁象征性地抹眼泪。

“我最造孽的就是生了你这个不肖子!”

“滚丫的。”

终于有一天,叶修翘掉自习课,和苏沐秋去吃烤串。吃完回来取车,就看见他的自行车旁蹲着一个人。可算逮到你了!叶修吼了一声:“混蛋,干什么呢?”跑了过去。那人听到说话声,抬头看了一眼,转身就跑。叶修看到他的脸,居然是周泽楷。怎么会是他?

“蹲在我车旁干嘛呢?还想拔几次气门芯?”

“说话啊,为什么拔我的气门芯?”

叶修追在后面,连问了两声都没得到回答。周泽楷很能跑,秋季运动会上,八百米他跑了第一。叶修觉得现在他比那时候还能跑。叶修追得有点喘,但是他不想放他走,虽然他也没想好追上以后要怎么办,但是不能放走,总之要出口恶气再说。他正想着,周泽楷在前面跑着跑着突然停了,他也没注意,一下撞到周泽楷背上。你的背是钢板做的吗!叶修揉着鼻子,郁闷地说:“靠,你怎么想停就停,都不打声招呼的?”

周泽楷转过身,用异样的眼神看着他。叶修被看得有点胆颤,后退了一步说:“……你想干吗!”他退后一步,周泽楷就往前上了一步,抓着他的肩膀,还是那样看着他。叶修感觉到周泽楷好像在犹豫着什么,是要跪地跟哥认错吗?看情形不像。叶修也看回去!但是要那样盯着周泽楷,他又莫名地觉得别扭。叶修左瞟一下,右瞟一下,最终把眼神定在周泽楷的脸上。看着看着,叶修忽然觉得脸有点热……他别开视线。他也搞不清自己怎么就脸红了!好在这时有人过来了,打破了他们之间诡异的气氛。

“我去,你们真能跑,都跑到这里来了。”苏沐秋人还没到,先嚷起来了。

周泽楷看到有人来了,狠狠地瞪了叶修一眼,转身跑了。这一次叶修没有追。苏沐秋跑过来骂道:“废物!这都抓不到?”叶修像没听见似的,魂不守舍地往回走。“喂——喂喂——”苏沐秋连叫了好几声,他都没反应。

叶修看着信,不由想起很多往事,他叹着气把那些信锁进了抽屉。光这样还觉得不保险,想了想又把钥匙丢进了零钱罐,这回叶英俊应该找不到了。叶修一直觉得周泽楷很讨厌他,不然为什么拔他的气门芯,还拔了一个月之久,如果不是被抓了现行,叶修怀疑他很可能会继续下去。所以,周泽楷向他提出交往时,他很惊讶。不过,后来他终于知道,那不过是个玩笑而已。

 ===

终于写到正题了T.T

1V1 无三角  这个文就是老叶一章,小周一章,这样交替着

小伙伴们你们还好吗,我今天刚缓过一点,大家也打起精神来吧

爱全职,爱老叶,爱小周,爱大家

评论(27)
热度(443)

© 雷小菜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