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叶
告诉你一个秘密,周叶特别好
恳请所有文包工作者绕行

[周叶] 吉光片羽 5

第五章

周泽楷倒没怎么注意他。厨房的门是玻璃拉门,周泽楷坐在沙发上可以看到里面的情况,叶修正在烧菜,叼着烟,用锅铲翻炒着。炒了一会,烟灰结成长长的一截,他在垃圾筒上方弹了弹。周泽楷看到叶修站在门边向儿子使眼色,叫他和自己打个招呼,说说话。想必是想锻炼他一下。但是叶英俊好像不愿意,没有行动。叶修就打开门,笑着说:“再等一会,就可以开饭了。”

以前他们在一起的时候,两个人就只会泡面。这个煮饭的叶修,使周泽楷觉得有些惊讶和陌生。也许,每天下班后,叶修和他的妻子都是这样的一起在厨房烧菜,他们的孩子在客厅玩耍或做功课。周泽楷突然强烈地意识到,时光滔滔,过去的真的已经过去了,眼前的才是正在进行着的真实的生活。时光流逝带来的惘然感一下击中他。

门铃响了,可能是叶修的妻子回来了。周泽楷有种尘埃落定的感觉,其实他们之间早已经“落定”了。厨房里油烟机轰轰地响着,声音很大,叶修没听到门铃声。周泽楷正想去开门,叶英俊先跑了过去,踩着小凳子趴在门镜上看了一眼,又跑去厨房,叫道:“爸爸,有人敲门!”周泽楷有些奇怪,不是他妈妈回来了?叶修开了门,快递员站在门外,他接的一个案子的相关资料寄到了。签收后,叶修又进厨房忙了。

周泽楷忍不住问叶英俊:“你妈妈呢?”叶英俊趴在小木桌上写作业,听到这句话抬起头,狠狠瞪了周泽楷一眼。他虽然表现得超凶,但就像小兽遇到危险时,表现得凶悍只是虚张声势,心里还是有些怕的。这时候他也知道去警局是闯祸了,这个警察把爸爸抓走怎么办?他好爱爸爸,不要爸爸被抓走。

周泽楷心想,被讨厌了。他不知道怎么得罪叶英俊了。他知道自己性格沉闷,不喜欢讲故事,也不会陪着玩游戏,很不讨小朋友的喜欢,但是刚见面就被讨厌还是第一次。他来这里是要调查叶英俊的家庭情况,对方这样抵触,也没办法进行下去。周泽楷为了和叶英俊拉近距离,放轻了声音说话。他问叶英俊“你叫什么名字?”“今年几岁?”“为什么去警局?”叶英俊就像杜明所说的、笔录上记录的那样不说话。

叶英俊目不斜视只管盯着作业本,装着在写作业,周泽楷每问一句他就在心里默默地说“才不告诉你!”这样不专心,自然接二连三的写错。他用橡皮擦来擦去,本子那里就被擦破了。叶英俊气恼地翻了一页重新写,更加不理会周泽楷了。

周泽楷和小孩子的相处经验实在不多。他有一个上小学五年级的侄女,他曾去学校给她开过几次家长会。侄女很喜欢他。但是她喜欢他的理由,是因为他长得帅,去学校可以撑足她的面子。面对小孩子,特别像叶英俊这样不理人的,他很苦恼。他倒是没想过,他小时候也总是不理人,叫大人苦恼。周泽楷来时虽然带了礼物,但并没有特别为叶英俊准备,这时候就有点懊悔,早知道先送礼物收买对方。

叶英俊的兽耳敏感地动着。叶修的兽耳是仿真的,不知道他儿子的是真是假。周泽楷心想反正也被讨厌了,那么多讨厌一点也没关系。他伸手揪了揪叶英俊的耳朵。是真的。叶英俊对他怒目而视,把笔一丢,双手捂住耳朵。耳朵一下被压扁了,从手指缝里露出两个毛毛尖。耳朵被护住了,头发还露在外面。周泽楷又粗暴地揉乱他头发。叶英俊护住耳朵就护不住头发,气得逃走了。在沙发上缩成一团,藏在抱枕后。周泽楷觉得还真是可爱。他像敲门一样敲了敲抱枕,说:“出来吧,我不来了。”叶英俊等了一会,见他真的没有再乱来,才爬出来,抱着抱枕坐好。

两人挨着坐在沙发上,距离比刚才近了很多,叶英俊就更紧张了。周泽楷问:“你爸爸有没有欺负你?”他光顾着紧张,想也没想就点了头,随即想到这个人要把爸爸抓走了,又慌忙摇头,脑袋摆得像拨浪鼓似的。从周泽楷来到家里,他就开始担心,经过刚才那么一闹,再加上这句问话,气恼,委屈,不安,各种情绪累积到了顶点,爆发出来。泪水在眼眶里打转,啪嗒啪嗒掉下来。他看着周泽楷,眼里流露出哀求之意。

周泽楷有些无措。他本以为他们的关系已经贴近了,没想到下一秒叶英俊却哭了。叶修对他不好吗?但周泽楷觉得这种不好也是小孩子意义上的,不准看电视,不准出去玩,这一类的。虽然这样想,出于职业习惯他还往叶英俊的口袋里放了张卡片,真有事情可以联络到他。或许是因为被揪了耳朵,所以在生气?总之,他把人家的儿子惹哭了。叶英俊哭得那样可怜,他也不由着急起来。慌手慌脚给叶英俊擦眼泪,很怕被叶修看到。

结果叶修就在这时候端着菜走出来,周泽楷感到一阵绝望。特别那盘菜还是油焖大虾,他窘得就像盘子里红红的虾,他觉得被焖的仿佛是他自己。叶英俊见到爸爸就跑过去,用力抱住他,把脸埋在他肚子上。叶修说:“怎么了?好端端的,怎么哭了?”叶英俊哭了,他倒不觉得怎样,有时候小孩子的情绪来得莫名其妙,而且他也不想娇气地对待他。叶修抱着他晃了一下,说:“不哭了啊,周叔叔要笑你了。吃饭了,去拿筷子。”叶英俊抽泣了两下,边抹眼泪,边跑进厨房。周泽楷暗暗松了口气,走过去帮忙。

有叶修在,对叶英俊来说,周泽楷的陌生感就被稀释了。他不那么害怕,渐渐放开了。三人坐好后,叶修说:“给周叔叔倒饮料。”他倒了一杯可乐,有点讨好地看着周泽楷。

要开饭了,叶修的太太还没有回来。周泽楷心里有些奇怪,忍了又忍,还是向叶修说:“等一等他妈妈吧。”叶英俊听了就很不高兴,看了叶修一眼。叶修忙向周泽楷使眼色,叫他不要提这个话题。周泽楷猜,这里面一定是有隐情的,叶修和他太太闹矛盾?感情不合?分居?离婚?好像都有可能。但是,这种家事,况且当着小孩子的面,他也不便再说什么。叶修夹了一只虾,放在叶英俊的碗里,说:“爸爸帮你剥啊?”叶英俊摇头,只管围剿那只虾。那句话就被岔过去了。

叶修做了几道家常菜,有叶英俊爱吃的,也有周泽楷爱吃的。周泽楷看着那几道菜,再看叶修,很惊讶。是特别做给他的?叶修好像看出来了,微笑着说:“怎么样,是不是很惊喜。”周泽楷不免有些异样的感觉,又提醒自己不要沉溺,却还是开心,笑着夹菜。

他们这样吃饭,周泽楷就想起从前学校放假的时候,有时候叶修会来他家里玩游戏。他妈妈早上留好饭菜,他们玩到中午拿出来热一下吃。他叫妈妈做这个做那个,都是叶修爱吃的。他妈妈很奇怪,问他怎么突然想吃这些。他找不到借口,被问得多了就一脸难为情地说“就是想吃。”他不怎么喜欢去叶修家里玩游戏。叶修有个弟弟,周泽楷见到了就很惊讶,叶修那样好,想象不出会有人和他那么像。虽然周泽楷和弟弟也玩得很好,但是那时候他觉得全世界、所有人,对他和叶修来说,都是一种打扰。他恨不得他们流落到无人岛,这样睁开眼见到的就是叶修,闭上眼还是叶修。整个世界都是他们的,他们就是整个世界。

吃完饭,叶修打发叶英俊回房间写作业,和周泽楷坐在客厅聊天。周泽楷等着他向自己解释太太的事。叶修说:“小俊没有妈妈,他是我捡的。大学毕业那年,我接到第一个案子,忙着上庭,找证据,见当事人。有一天晚上我想着那个案子,思路有点打结,垃圾筒也好多天没倒了,就出去倒垃圾,借着整理思路。垃圾箱后面藏着一只狐狸,我没看到它,不过它看到我了,它叼了一只小狐狸出来,就是小俊。”他指了指叶英俊的房间。叶英俊正往这边看,爸爸和那个警察在一起,他有点担心,只是听不到他们在说什么。

那只狐狸为什么要把小狐狸交给他。叶修想,在他之前一定也有其他人经过,可能是他们对视的时候,狐狸觉得他可以信任。周泽楷说:“那是他爸爸?”叶修叹了口气,说:“也许是吧。它受了很重的伤,我发现它时已经晚了,把小俊交给我后它就……没想到倒趟垃圾,还被临终托孤。”他回忆着那一晚,路灯下,狐狸身上凝着血污,乌溜溜的兽眼里泛着一点水光,它撑着一口气等待着可以信任的人到来,终于它等来了。

周泽楷也知道,兽人伤害事件屡见不鲜。人类过度的开发与扩张,使兽人的家园被破坏,兽人不得不迁移进城市,与人类共同生活。两种不同的群体也不得不相互慢慢适应、接纳、融合,这一进程中必然会出现各种各样的状况,人对兽的歧视、兽对人的歧视,以及伤害;另一方面就是象牙、皮草等制品所带来的高额利益的诱惑。

叶修说:“小俊不知道这件事,等他长大一些,再告诉他。他以为我也是只狐狸,为了装得像点,只好戴上这东西。”他指了指头上的假狐狸耳。想当时,他走进qing qu用品店买兽耳,老板把他的不自在当成了不好意思,还安慰他说不用为自己的癖好感到羞耻。现在他去那条街办事都要戴上墨镜,还好付款时刷的是他弟弟叶秋的卡,没有留下他的名字。

叶修戴着这种暗示意味的东西去酒吧……希望他不是常去。周泽楷有点担心。叶修仿佛看出他在想什么,可能因为他也常常想起那一晚的事。叶修说:“戴习惯了,忘记摘了。我那天去酒吧,是因为手头的一个案子。”

周泽楷侧着脸看他,忍不住伸出手,用一根手指卷着他兽耳的耳尖。仿真款极为逼真,叶英俊小时候有一段时期非常喜欢咬他的耳朵,也没有发现破绽。只是仿真的毕竟不是真的,叶修也不会有什么感觉。但是,现在,周泽楷卷着他的耳朵,他仿佛是有感觉的。叶修笑了笑,说:“你干什么?”还没等他说点别的,叶英俊突然噔噔噔跑过来,一头扎进他怀里,紧紧抱住他。叶英俊转过脸,鼓足勇气对周泽楷说:“不可以欺负我爸爸。”

周泽楷在心里笑,两只狐狸。叶修的下巴搭在儿子的肩头,他指了指周泽楷,对儿子说:“他哪是爸爸的对手,爸爸一个可以玩转他两个,不要怕,去写作业,一会我检查。”叶英俊还是有点担心,但还是乖乖地去写作业了。

他一离开,两个大人忽然沉默下来。过了一会,叶修说:“小俊不喜欢别人提到妈妈,一提到就会不开心。”周泽楷打趣:“你给他找一个。”叶修就斜着脸看他,笑着说:“这也不是说找就找的吧。”周泽楷向他提供人选:“白兔老师。”叶修惊道:“你连我儿子的老师都调查了吗?”周泽楷说:“她对你有意思。”

前几天周泽楷去了学校,向白兔老师了解他们父子的情况。老师说他们关系很好,还给周泽楷看了叶英俊写的作文《我的爸爸》。作文里写,爸爸送给他一只粉红色的布偶兔,他非常非常喜欢。周泽楷看着白兔老师一身粉红的毛,突然醒悟了。

叶修倒很茫然,笑着说:“是吗?我怎么不知道。”

那是因为你不喜欢她。不喜欢,就不会注意她,也就不会发现她的目光里、一举一动里藏着的爱意。周泽楷看了叶修一眼。叶修觉得他那一眼意味深长,然而又看不透他眼里的意思。叶修装着随意地问:“你呢?什么时候结婚啊?”周泽楷说:“没人要我。”叶修说:“装什么可怜,你会没人追?”周泽楷似笑非笑的,他既不想说自己没有女朋友,也不想说自己有女朋友。

叶修又问:“刚才,你和我儿子聊什么了?”

周泽楷无奈地说:“他不说话。”

叶修笑:“那你们不是应该很聊得来吗。”他想着,不知道周泽楷是不是还要去他办理领养的福利机构调查。那家福利机构一直觉得像他这样的单身情况不适合领养,对他颇有微词,他还和苏沐橙装情侣应付过他们,如果周泽楷去调查,对方更觉得他有问题了。他忙向周泽楷说:“你可不要去福利院,不然他们又要来找我麻烦。其实,我儿子去警局……”他解释原因,周泽楷觉得他这个爸爸当的也不合格嘛。

叶修取了相册,给周泽楷看儿子小时候的照片。叶英俊小时候就是一只毛毛的小狐狸,呆头呆脑的。有一次他跟着野猫爬到树上玩,下不来了,叶修叫了消防车才把他弄下来。其实,一开始叶修没有想要养他,他把小狐狸送去了福利院,但是好像预料到自己一定会后悔,送走前在小狐狸的脖子上系了一个铃铛,以便日后可以找到他。

周泽楷看着相册,听叶修讲他儿子的事,有点想笑。他想,天下所有家长都一样,连叶修做了爸爸也不能例外。在这样的相处中,时光所带来的陌生感渐渐消失了,年少的叶修从周泽楷的记忆里走出来,一点点充实起来,和现在的这个融合在一起。叶修说那些照片都是苏沐橙拍的,说是小俊的成长记录。周泽楷就有点别扭,总忍不住往一家三口上面想。

周泽楷原本的打算是,吃过饭坐一会就走,结果好像扎了根一样,坐一会、再坐一会,不断把时间往后拖,拖到快休息的时间才离开。他来的时候,心情颇为悲壮,知道叶修没有结婚,回去时心情就晴朗起来,虽然没结婚也代表不了什么。那点别扭也仍横在心里,到底还是被愉悦的心情盖过了。手机响了两声,是叶英俊发来的短信。看完后,他才知道为什么会被叶英俊讨厌,不由得笑起来。

周泽楷走后,叶修和儿子准备休息了。叶英俊洗完澡,也不把身上擦干,披着浴巾冲出来,像小飞侠似的往叶修的房间跑,宣布说:“爸爸,我要和你睡。”叶修在浴室里冲着水,说:“不行,我不和你睡。”叶英俊已经跳上床,抖开被子把自己裹进去,说:“不行不行,我已经躺在你的床上了。”叶修说:“你怎么这么烦呢,一会我就把你搬下去。”叶英俊大声说:“我已经睡着了!”叶修没再理他。

叶英俊想起什么,又偷偷跑下床,拿了手机和周泽楷留给他的卡片回来。他躺在被窝里给周泽楷发短信:“帅哥哥,你会把我爸爸抓走吗?”周泽楷回:“不会。”叶英俊终于放心了,淘气的小心思却也跟着冒出头:“帅哥哥,你能帮我管一管爸爸吗?”周泽楷回:“好。”叶英俊抱着手机贼兮兮地笑。

叶修洗完澡走进来,说:“咦,你不是睡着了么,这是谁啊还在玩手机?”叶英俊连忙把手机放在一旁,闭上眼,说:“我睡了我睡了,不可以把我搬下去。”

 

评论(15)
热度(445)

© 雷小菜 | Powered by LOFTER